[原创·新兵征文]一发子弹换来一盆红烧肉·外一篇

饮尽孤独 收藏 85 18124
导读:[原创·新兵征文]一发子弹换来一盆红烧肉·外一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虽然六年前已离开了部队,但十年的军旅生活,在我心中早已刻下深深的印记,那一个个可亲可敬的军中的兄弟,那一件件至今想来都忍俊不禁的军营住事,至今犹在眼前。三个月的新兵生活,更是让我记住了大李那特殊的叠被子方法,记住了第一次扣动扳击时听到的不同往常的枪声,记住了连长那挂在嘴边的“养成”教育……


·被子是这样叠成的·

记得那是刚到新兵连的第七天,结束了一上午的训练,我们正跟着班长往楼上走。“七班长,你们班大李的被子让扯了”,听到连部文书这话,班长脸刷的一下白了,什么也不说,拔腿就往班里跑,当时我也愣住了,扯字在我家乡话里是撕的意思,什么人敢这么做?!等冲进屋,才看到大李床铺上的被子没撕而是被人扯开乱放在床上,因为连队有规定,非休息时间不允许破坏内务,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大白天把大李的被子拉开摊床上。“谁干的”大李吼了一声。“闭嘴!”班长的声音低沉的吓人“这是连长在表扬我们”,说完,就不再说话……小值日打饭的哨子响了,班长抬起头“走,吃饭!”。


连队集合带到饭堂前,还是那雷打不动的“饭前一支歌”,当值班排长起了一个歌后,一直沉着脸站在那里的连长闷着头说了句:“今天唱个短的,学习雷锋吧”一段歌唱过,连长站到队列前:“讲一下”,面对立正站好的队伍,他甚至没有象几天来那样说句“稍息”,就开始了连珠炮是的讲话“今天检查各班内务,我扯了两床太不象话的被子,别小看这看似小事的叠被子,别说叠被子是什么形式重于内容,别说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开始,被子就是这么叠的,为什么?因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因为部队就必须整齐划一,因为军人就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在我理解,叠被子就是为了通过这每天都要做好的小事,来培养大家一个良好的养成!开饭!”这是我当天记在日记本上的原话,(那本子上还有后来连长说的“行不行,试试你就行,赢不赢,争争你就赢!”,“见红旗就扛,见困难就上!”等等乐观向上型“名言警句”。)至今想来,那段话对我以后的为人处事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良好的养成”也深深地印在我脑子里。


当天晚上,熄灯前的洗濑号吹响后,大李第一个端起脸盆拿着拖把冲了出去,却在大家都躺下后才回来,一个人闷声不响地在那拖地,“李子,先睡吧”班长说了句。“没事,班长,我擦完就睡”。新兵连训练强度大,新兵的觉自然长。当第二天早晨我睁开眼时,却发现地上蹲着一个人,一看是大李把被子铺在地上,一个人在那里静悄悄地叠,这时才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晚上擦地了,“嘘,”大李看我醒了,轻轻地说“上铺太窄,二个人在下铺叠时间又太短,我先压压被子,弄出个形来”。呵呵,因为上铺的兵一般都是等下铺叠好再把被子拿下来叠,有时时间真的不够用。这家伙倒真是个有心人。从那天起,连着几天,班里都有人抢着晚上擦地,最有意思的是一周之后,要检查内务的那天早晨,一个家伙怕在地上抢不到好位置,竟直接把被子飞了下来,结果正好盖在要起身的班长头上,“形式主义!”班长嘟囔了一句,哼着歌出去了,新兵们都愣了一下,因为想不到班长居然没发火,更想不到班长会这样说………


后来想想,不只是整理被子,至今还记得新兵连的内务设置规定,班内牙具统一放在脸盆里,牙刷象放在桌子上的杯把一样,一律向右看齐,床下依次摆放的大头鞋、胶鞋,拖鞋等必须全部鞋尖朝里。当时感觉确实有走形式的嫌疑,但十几年后想来,正是在这刻板简单的做法,让中国军人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培养了步调一致的战斗精神,使军人在潜意识中的养成严格的纪律性,甚至可以说,部队的战斗力,有时真的就体现在叠被子上面。


·一发子弹换来盆红烧肉·

晋北的冬天,头场雪过后,直到第二年开春雪都不会完全化去,一场压着一场,军用铁锹砍在地上,只会泛起一个白碴。我们也进入到了轻武器使用训练阶段,在经过例行的枪支构造、分解结合、验枪等室内科目的学习后,新兵连续一周时间都是趴在扫去雪的地上瞄靶,现在还记得趴在冰冷的训练场上瞄靶时的感觉,还记着那时在心中默念着的“枪要正,手要稳,枪响全在无意中”、“有意瞄准,无意击发”的动作要领,也还记得那些和我们趴在一起的老兵班、排长。为了让我们尽快熟悉枪支性能,掌握击发时一瞬间的感觉,同时也因为是训练用枪(就是说部队淘汰下来的枪支,虽然各部件构造良好,但已不再用于实弹射击。),连长允许我们拉扳击向后,上空膛,找击发的感觉。所以,每天的训练场上都是一片哗啦哗啦的拉枪击的声音,因为没有火药的后坐力,所以每次击发完一次后,就必须将枪机手动上膛,才能完成下一次的击发,于是我也就养成了每扣动一次扳击就拉一次枪栓的习惯,就是无意中养成的这个固癖动作,成就了我第一次实弹射击时的一个小插曲。


训练快结束时,因为我们下连后全部分到全训连队,所以团领导特别允许我们进行一次体验实弹打靶,既不是一练习的一百米卧姿胸环靶,又不是规范的打点射的二练习,而是十发子弹,单发射击,完成二百米卧姿三次击发,一百五十米跪姿三次击发,一百米立姿四次击发。当在发弹区领到了十发沉甸甸的冲锋枪弹压入弹匣后,当时真的只有一个感觉:紧张。虽然从小跟着老爸没少看打靶,但一向严肃刻板的老爸从不允许我摸他的手枪,干部打靶时,也只是让我们几个孩子远远的站着,待打完一组,才叫我们拿着小篮去捡弹壳,记得那时的手枪弹二种,一种是铁壳的,一种是黄铜的,先打铁的,大家都去抢,一会就把手里的小篮装满了,等开始打黄灿灿的铜弹壳时,大伙又赶忙倒掉篮里的铁弹壳去装地上还烫手的黄铜壳,呵呵,题外话了。


二百米距离,直到今天,在我的感觉中,如果用五六式冲锋枪打,即使是1.5的视力,也无法完全看清靶纸,打的更是一种感觉。记得打第一发弹时,瞄准、预压扳击,“嘣”枪想了,当时确实想了一下,原来,近距离的枪声并不是我原来听到的那样,不是“呯”或者“啪”,而是一种火药爆炸的闷响。当听到带队干部下达“关保险,向一百五十米地域前进”的口令时,二个班的新兵,端着枪,保持好间距一起向前,当时真的也只有一种感觉:真威风!一百五十米地域,跪姿射击,还是移动靶,就是几秒钟靶子出现一次那种,当时已经有了手感,第一发顺利的击发了,但就在这时,问题出现了,因为训练时养成的打完一发就习惯的拉枪机上膛的习惯,在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下,我再一次习惯性地拉枪机向后,我清晰地听到一发因为火药后坐已上膛的子弹从枪里蹦出来,掉到附近一块铁板上的声音,我当时晕了,因为记得当时不记环数,但记上靶数,这样浪费一发子弹,很可能就意味着不及格。当时,也是因为平时所接受的射击场注意事项严格训练,我甚至没有回头看,还是跪姿端枪在那里,等第二靶的出现,“关保险”我听到了连长的声音,以为要我退出,下意识地将保险关好,“退弹匣”又一个口令传来,当我退下弹匣时,一发子弹交到了我手中,我明白了,连长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并且把我掉的那发弹捡了回来,当把弹匣再装上时,“还有时间,别再拉枪机了,膛里有子弹”后来想想,连长也有些婆妈了。呵呵,可也就是连长递给我的这发子弹,为全班换来了一盆红烧肉。


全连都完成射击后,我们静静地等着自己的成绩,团参谋长过来了,那个后来成为副师长的老兵站在那里是笑的,“打的不错!没有出现不及格的,特别是七班,全部都是优秀!”说真的,射击时,根本无法凭借溅起的土花判断弹着点,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成绩,当听到这句话时,班里的兵都跳了起来,“我宣布一项命令,团里口头嘉奖七班一次,中午多一盆红烧肉!”听完参谋长的话,大家哄的笑了,呵呵,精神的、物质的奖励都全了。在当时,一洗脸盆红烧肉已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大的奖励了。中午吃饭时炊士班长亲自端来的那盆红烧肉,至今还有印象,肥肉多了点。呵呵。……


好久不发帖子了,论坛的征文活动,真的让我再次想起了那段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想起了当兵那年,我们正是年少时,是部队的训练,是老连长的养成教育成就了一批成熟的青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