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六章 激战黄河岸(中)

丁老大 收藏 27 238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六章 激战黄河岸(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王耀武的五十一师追着日本人的屁股猛打了几个昼夜,来到一个叫王村的村庄。只见到处都是死人。王之干营长口渴要喝水,韩文德找了两个井,井内都有死人,他就用一根细绳把水壶吊下去,在尸体旁边吊了一壶水,拿给营长喝,人渴了也不管水脏不脏,“咕咚咕咚“喝了一气,把水壶交给韩文德,韩文也“咕咚咕咚”的喝了,营长然后命士兵们掩埋尸体。

他们在庄南边发现了一堆妇女的衣服和鞋袜,村东有三十多棵大椿树,椿树下是个土壕,壕内躺着四十多具妇女的尸体,最大的六十多,最小的才八九岁,全部脱得光溜溜一丝不挂,明显的是被日本人糟蹋以后再杀死。有的被刺刀划开了肚皮,露出肠子,有的下身还被塞入一段木棍。韩文德想起家乡的亲人,流了眼泪,心说,如果日本鬼子打过黄河,进了陕西,陕西人就要遭殃。只要把鬼子挡住不让过黄河,家乡的父老就没事。

他们一路前行,边走边掩埋尸体。有日本军人,也有中国军人和老百姓。

当时正是农历的四月底,麦子已快黄了,天气很热,一路的尸体比麦捆子还多,有的已经腐烂,散发出的臭味熏得人头疼。埋尸体的的时候,韩文德觉得手抓着不干净,就拣铁丝做了一支铁钩子抓。在埋日本人的尸体的时候,还搜出来三块手表,两只怀表,一个金箍子,两支钢笔,领头的李班长给了韩文德一个大怀表,韩文德很高兴,因为那几个都是小表,三块小表合起来也没有他一个大。韩文德还在一个鬼子的裤口袋里弄了一把小手枪,偷偷藏在怀内,没人时看了一下,里面还有三棵小子弹。

第二天跟上部队,来到一个小村,猛然响起了了机枪声,韩文德听出是鬼子的歪把子,“嗒嗒嗒“的响得很难听。营长王之干用望远镜察看,不见鬼子的踪影。与韩文德一块掩埋尸体的李班长在村外一个炸弹坑里大便,忽然提着裤子跑过来喊,营长,敌人在南边村里那棵大树上,你看。那班长用手一指,营长一看有五百多米,举起望远镜察看,骂声,操你鬼子的奶奶。命令重机枪瞄准大树上的人打。

这时候敌人的机枪又响了,因为土地是沙地,机枪手架了好几次才把机架摇稳,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从树上掉下了三个鬼子。一个班的人冲过去,提回三个鬼子的人头,李班长掰开一颗头上的嘴,说,营长你看,这鬼子还有一颗金牙,随手就把金牙扳了下来。说,这鬼子还打死了我两个兵,我去埋啦。

韩文德跟上去看,死的一个他认得,是桑家村的桑群来,他们一块当壮丁来的。坑挖好了,把尸体抬进坑里,韩文德用帽子把桑群来的脸盖上,埋好,部队正准备前进,师长王耀武带着炮兵拉着炮上来了。

王耀武命令王之干的三营暂时停止前进,他用望远镜观察后对王之干说,侦察兵已经把前面的情况侦察清楚了,那个村子叫三义寨,四角都有炮楼,中间的较大些,鬼子的炮弹就是从三义寨的炮楼里打出来的,一股日本兵可能就盘踞在三义寨。

正说着,鬼子的炮弹又打过来,师长和战士一样,都同时趴下,炮弹响过之后,王耀武起来,掸掸土骂,他妈的,狗日的是活腻了。然后问炮长说,你几炮能把这个发炮的炮楼打掉?

炮长说,三炮。

王耀武说,你五炮打掉我赏你五块银元。

炮长回答,我如果三炮打不准,你把我的头割下来做尿壶。我要打掉了炮楼,你给我一盒纸烟,一张饼子。部队追击敌人,炮长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王耀武说,说定了。

炮长把大炮架好,瞄准后,摇摇炮身高声喊,目标正前方,炮楼一千五百公尺,试弹一,放。“咚“的一声炮弹出膛而去,冒出一股火。师长举起望远镜看看,笑了,说,打中了,打得好。炮长又喊,连放三发,只听“咚咚咚“三声。师长又喊,再打二十发,狠打。炮长又喊左梯子炮、右梯子炮、透深炮,打了约两小时,部队冲进三义寨,日本人虽然挨了炮击,火力依然很猛,又被打了出来。

战斗打得很艰苦,鬼子的火力强,战斗力很强,王耀武的部队虽然是生力军,又是蒋介石的王牌,配备当时最先进的武器,但是没有鬼子的炮火猛,也没有鬼子的战斗力强,伤亡很大。

一天晚上,营长王之干在一个沙窝里指挥战斗,派韩文德去给八连送口信,韩文德回来已不见了营长,也不见那个沙窝,后来找到营长,营长问他要云南白药,韩文德说,丢了,韩文德确实丢了,连他的背包和枪都丢在那个沙窝里。营长气得骂他说,混蛋,那两瓶云南白药是在汉口花两块银元买的,是我的保命丸,你要找不回来就枪毙你。

韩文德丢失云南白药的那块沙地正是双方争夺的地区。韩文德趁黑夜偷偷摸到那块沙地,不但找到了背包和枪,还顺手拣了一支日本鬼子的三八步枪。回来的时候鬼子一颗炮弹落在他身旁,多亏跟前一棵大树根挡了一下,他才没被弹片炸伤,但是也被炮弹的爆炸声震昏过去两小时。被当伤兵送了下去,苏醒后想起营长还在前线,心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执意要同伙夫上前线给营长送水送饭,前方的将士三天没见到食水,已经快渴死饿死了。

韩文德的水壶丢了,他找了当地老乡一个大葫芦,盛了一葫芦水,背了一袋干馍蛋,随营部的通讯员和两个伙夫摸着电线来到营指挥所。

营指挥所是就地挖的一个坑,用木板盖在坑上,木板上又撒了沙子作掩护。坑内最多只能容两三个人。

营长见韩文德来了,忙问,炸得不要紧吧?说,多亏那一个大树根,要不然你小子早报销了。

韩文德说,你快喝水。

王之干营长捧起葫芦,一口气能喝四分之三,这才停嘴缓了口气,韩文德把干馍蛋给营长泡了一茶缸,营长狼吞虎咽的吃完,说,这一下又能维持两天。

韩文德取下一袋生米,一袋馍蛋,还有一葫芦水,交给营长,说,营长,我不回后面去了,跟着你打仗吧。

营长说,不中,你头上受了伤,要好好养,快跟着伙夫回去,你不要再送饭来了,让他们大人送。

韩文德从口袋里掏出两瓶云南白药,对营长说,这是你在汉口买的药。

营长说,你不是失掉了吗?

韩文德说,我又寻回来了。

营长王之干很激动,一把把韩文德抱起来,说,你真是我的好兄弟。你快下去,想打仗杀敌,你送饭也是打仗,你把水饭送上来了,大家吃饱了,多杀几个敌人,其中也有你的份。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让鬼子的炮再炸了。

韩文德说,不怕,你和我都不会被敌人打死的。

五十一师有一个团守卫仪封,打得人不多了,王耀武师长派传令兵传达口头命令,让他们撤离。团长想,这个命令是口头命令,又没有派部队接防,如果我撤出阵地,鬼子必然以这儿为突破口,强渡黄河,牵动整个战局,后果不堪设想。一旦上司追究责任,有口难辩。所以暗下决心,即使死在战场上,也不撤出阵地。就没有执行师长的撤退命令,继续坚守阵地。

午夜过后,王耀武派张灵甫三零五团来阵地接防,这个团长才率残部撤离。韩文德亲耳听说了这件事,亲眼见了这个场面,心想,打仗原来也可以不服从命令。

兰封会战以中国军队的失败而告终,但是,中国军队却成功地从徐州撤出来,保存了实力。

部队撤退的时候,传令班长对韩文德说,把你一家子枪毙了。

韩文德很纳闷,问,谁是我的一家子?

传令班长说,韩复榘呀,你一家子是山东省主席,不抵抗日本,被蒋委员长枪毙了。

韩文德说,我就不爱听你这话,不杀日本鬼子,光杀自己人。

传令班长说,你小子敢对委员长有意见。

韩文德说,委员长啥都对,杀人就不对。

传令班长说,你小子还有些歪理。

韩文德说,委员长要听我的话,不杀人,一定能把日本人打败。

传令班长哈哈大笑,说,委员长如果听你的话,大概连委员长也当不成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