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七章 权力结构

yuertou 收藏 34 50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七章 权力结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王一林再坐下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明显不同的气氛,虽然这仍然让他觉得有点紧张,但是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带着火药味的感觉,而是那种随时伴随在他身边,与政治有着密切关系的气味,一下子,他马上集中了精神。

“小王,知道为什么还要将你留下来吗?”老赵的态度很和蔼,但是突然改变的称呼,让王一林一点都不感大意。

这个称呼听起来很简单,而且也很舒服,但是在这个场合,却代表着完全不一样的意义。平时,无论是谁,一般都叫他总理,只有在很需要注重身份的时候,才称呼副主席。而“小王”这样的称呼,只有长辈,或者是最亲密的朋友才会怎么叫。而现在老赵既然这么喊了出来,显然就表示关系又近了一层。而这看似简单的进步,却有着很深刻的意义。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数千年延续下来的文化并没有完全改变,家与国的观念深入每一个人的内心。在很多人看来,家就是国,国就是家,家与国分不开,也无法分开。而老赵这一喊,显然是承认了王一林的地位,更是直接的表达出了对王一林的支持态度。

“今天,我将老赵叫来,并不完全是为了西部战区的事情,如果仅仅就那件事,还不用劳烦老赵费心了!”何永兴笑着,并没有对老赵那种明显的态度感到反感。

王一林一下豁然开朗,知道今天还要说什么事了。开始,当他们讨论完关于西部战区民事官员负责人的问题后,王一林就觉得有点奇怪。这并不是一件大事,怎么还要劳烦已经退休的老赵呢?这种简单的事情,就由王一林,最多也是由何永兴来做出决定就足够了。而现在一想,那肯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商量,而能够让老赵出面的事情,那还能是别的吗?

“小王,你今年46了吧?”老赵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

王一林老实的点了点头。他是年初满45周岁的,按照农历,他现在已经46了。而按照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国家元首必须要在45周岁以上,看来王一林才达标。

“呵呵,看来未来还真得靠这些年轻人了!”老赵笑了起来,目光转向了何永兴,显然两人先前已经商量了好些事情。

何永兴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王一林:“你对未来政府有什么打算?”

王一林一愣,这个问题也太直接了吧,而且这么直接,怎么好回答呢,就只有笑着说道:“我想现在的政府就已经很不错了,能够沾主席的光,我也没多少打算,就照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就好了!”

说实话,王一林是一位非常小心谨慎,而且深刻理解到为官之道的人,所以,他也才能够在45岁的时候就坐到了国务院总理的位置上来。而现在,他仍然表现得很谨慎,并没有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在这个时候,他这样的谨慎大概就没有必要了。

“小王,你不是这么想的吧?”老赵还更直接,一下就点破了王一林的心思,“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你有什么想法,就尽管说出来,你放心,我们都是支持你的,何主席,你说是不是?”

“当然,未来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只要不违背党与国家的利益,我们当然会支持!”何永兴看到王一林脸上尴尬的神色笑了起来。

王一林尴尬的笑着,一边是掩饰自己开始的谨慎态度引来的麻烦,一边也抓紧在心里重新痕量自己的话到底应该怎么说,所以就显得格外的小心了。

“你想好了就说吧,在我们两个老头子面前,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老赵见到王一林抬起了头来,再给他鼓了鼓气。

“其实,我想……”王一林终于想好了该怎么说,“现在正在进行的政府改革要坚持下去,只有更明朗的政府,只有更廉洁的政府,也只有效率更高的政府,才能够为人民提供更多的服务,才能够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也才能够带领我们的国家与民族走上更强大的道路!”

何永兴与老赵都点了点头。确实,在现在的政府工作中,改革仍然是主题,仍然是中心,而且仍然是重点。但是,这个重点却稍微改变了一点,由经济转移到了政治上。

在改革开放进行了30年后,中国的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国民生产总值翻了好几翻,人民的平均收入也由不到600美金提高了到了2000美金左右,现在中国已经站到了发展中国家的前列,距离一般发达国家也仅仅一步之遥。而在入世之后,中国以前问题严重的金融系统在经过了数年的改革,经受住了考验,现在正在逐步与国际金融体系接轨。随着民营企业的发展,政府在经济方面的投入也在逐渐减少,并且将主要的动力转移到了民营企业上来。而这一切,都已经表明中国的经济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市场化改革,今后,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只充当引导者的角色,而再不是主要的推动者了。所以,经济问题已经不再是政府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即使仍然需要花大力气来改善国内的经济条件,为人民创造更好的生活,工作与学习环境,那也已经不会让政府再感觉到那么巨大的压力,毕竟一切都已经走上了轨道,现在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

而在经济问题逐渐淡化之后,政治问题就凹陷了出来。从上个世纪末,就开始进行政府透明化改革,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让民众更多的了解政府,让所有纳税知道,他们交给政府的钱,到底用来做什么了,到底用到了哪些地方,而这只是政府改革的第一步,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受到阻力最大的一步。

仅仅一个透明化改革,就花了近8年的时间,历经三界政府,最终才在2004年王一林当上国务院总理的时候结束。随即,王一林又继续其对政府职能机构大刀阔斧般的改革行动了。

在政府机制透明之后,王一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变官民位置,将以前的官本位转变成民本位。官员不再是管理民众的,高高再上的那一小批人。他们是人民的服务员,是拿人民的血汗钱,为人民服务的人。在社会关系中,人民永远是主体,永远是最重要的,而官员,是从人民中产生,那么也就得为人民服务。本来,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这种民为重的思想就是共产党的主张,但是数千年来的封建腐朽思想是没有那么容易改变的。在十年动乱之后,在改革开放的经济大潮之中,人们的价值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就几乎成了一句口号,一句帖在墙上的标语。而现在,当王一林再次举起共产党员要为人民服务,是人民的儿女时,真要取得成绩,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仅仅是这一项改革,到现在还在进行之中,毕竟要从思想上改变一代人的观念,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通过教育,通过从小就树立一种新的思想,才能够让下一代人从本质上接受这种思想,那么这个改革就还需要持续下去,至少要坚持数代人,民本位才会成为社会的主流思想!

而在王一林的改革计划之中,对政府的行政体制,即公务员的任命,待遇,以及责任义务等方面进行明确的定义以及改革是最为实际的。当然,这种改革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更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因为这是对所有人利益触动最大的一项改革。所以,这也是王一林觉得压力最大的一项改革了。

出此之外,还有政府精简改革,财政预算改革,以及对地方与中央行政职能上的改革。而这每一项,几乎都包含着重大的困难,而要想在这条路上走好,没有超人的毅力,没有极强的驾御能力,以及没有强大的支持,恐怕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办不到!而王一林敢于挑战这些难度,就显示出了他超人的气魄,以及为国为民的那份赤子之心。

“但是我有个问题……”何永兴看了老赵一眼,对王一林问道,“不知道,你准备怎么处理现在的政府中的人际关系呢?我想,要完成这个宏伟的目标,挑除共和国这栋大厦上的蛀虫,那就必须要有一支精干的,强悍的,而且都在为祖国与人民服务的人员来进行,那么你怎么对现在的人事安排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呢?”

王一林愣了下,这哪是什么询问哦,完全就是一场考试,在考验他领导国家的能力。而在国家元首需要掌握的能力中,对人员的驾御,以及将合适的人安排到合适的位置上,这是最为重要的一项。显然,现在何永兴是在做最后的考察了。

“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不但我们会支持你,相信全国人民也会支持你的!”老赵见到王一林半天没有开口,还以为他在担心什么呢。

“我也知道大家都会支持我,而现在我走的这条以人民为本的道路,也绝对会得到全国人民支持的!”王一林点了点头,终于开口了,“但是我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想法,因为在人事安排上,需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我一时还无法完全考虑周到!”

何永兴并没有感到不满,而是很满意的点了下头:“确实如此,草率的决定意味着考虑不成熟,我也知道,在这个庞大的结构中,要照顾好每个人的利益并不可能。所以,你也不要有太多的顾虑,放手去做,相信大家都会理解与支持的。”

“主席,你放心!”王一林郑重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能够得到你们的支持,我已经很满足了。而我也会顾全大局,不会以个人利益为重。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能够让政府得到人民的支持与信任,而在全国人民的帮助下,我也相信,我们的政府能够做得更好!”

老赵的样子很欣慰,但是这些政治上的事情,他即使了解,也不好插嘴,毕竟他是一名军人,所以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对,我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办好我们所没有做到的事情!”何永兴赞赏的看着王一林,“但是我现在想提醒你一点,希望你注意几个人!”

王一林精神一震,知道现在说到关键点上来了。而由何永兴说出来的人,那肯定需要特别的注意。


西北,前线指挥部的直升机起降坪上。

“上将,这次中央派钱老来,他们难道还不信任你吗?”董震华顶着呼呼吹过的北风,剪趁板寸的头发上沾上了不少的风沙。

“不要乱说,中央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周国辉严肃的横了董震华一眼,顺着传来的声音,目光转向了东方的天空。

天地交际之边,一个小的黑点正在迅速变大,那是一架Z-11大型运输直升机。当直升机在停机坪上降落之后,他们两人迅速的走了上去。

“钱老,欢迎你来到前指,条件恶劣了点,但是还算不错!”周国辉热情的握住了钱老的手,这才发现这个以前在电视上非常熟悉的老外交家,此时胳膊上还挂着根拐杖,再看到跟着下来的两名医生,周国辉明白了过来。

“周总司令,你也太客气了,我什么苦没有吃过?”钱老笑了起来,在直升机刮起的狂风中向前指的入口走去,“想不到,当我再次为国家服务的时候,竟然能够与你们这些少壮派的代表合作,看来这一次我也不虚此行了!”

周国辉尴尬的笑了下,赶紧让董震华在前面开路,一行人迅速的走进了前指地下基地,而那架直升机在加满油之后,也飞走了。

“钱老,这次来中央派您来,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虽然已经接到了关于钱老前来主持民政工作的事情,但是周国辉有点不相信。钱老可是三朝元老了,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外交部工作,后来历任几个国家的大使,而在王一林当上政府总理之后,他已经先干了一界外交部长,所以王一林都得叫他一声“钱老”。在周国辉看来,即使是要重视民政工作,那随便派个这方面的官员来就好了,何必要出动这么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人家呢?所以,周国辉总觉得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不然也没有必要麻烦钱老出山了。

“指示?有,当然有!”钱老笑了起来,他一眼就看出了周国辉在想什么,“这次我来,中央有2个指示,一是让我配合你的工作,而应该以你为中心,我只是辅助你进行工作的,这二嘛,就是要我们高度重视民事工作,不能忽略掉民间的问题!”

“就这些?”看到钱老那个样子,周国辉有点半信半疑,一时不知道他的话有没有完全说出来。

“对,就这些!”钱老摇了摇头,知道这次的合作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其实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当初能够将这次的任务交给你,那中央就是绝对信任你的。而现在派我来,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忙不过来,让我来帮助你搞民政工作,是为你分担压力,所以你不用多想,指挥好部队打仗,后方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处理好了!”

“这……”周国辉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但是他还是有所顾虑的,“那我就要向钱老学习了,而这次的民政工作又应该怎么搞呢?”

钱老笑了下,一眼就看出了周国辉还是有顾虑,但是想到这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除的,也就不再解释,而是把自己关于民政工作方面需要注意的地方说了出来,说得周国辉连连点头。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而中央在我来之前就已经说明了,这里一切还是你做主,一切以战争为重,到底要怎么办,还是由你来决定,我只是你的参谋加助手!”为了让周国辉放松下来,钱老故意降低了姿态。

其实,在到这里之前,老赵就与钱伯清好好的谈了一番。钱伯清其实也很想再继续为国家,为党服务的,好趁着还能动,再发挥出自己的余热,多做一点贡献。而在说到关于西部战区的民事权力时,老赵就表了态,这应该由钱伯清自己做主,因为周国辉并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本来老赵准备亲自给周国辉通个电话,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周国辉,但是钱伯清没有让老赵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种依靠命令来达到目的的手段并不高明,甚至还会因此在他与周国辉之间产生隔阂。而现在看来,老赵没打电话是对的,不然周国辉的疑惑就会憋在心里,最后肯定会影响到双方的合作。而现在问题摆了出来,那自然需要解决,而他们两人只要把问题说清楚了,那就自然有解决的办法。所以,现在钱老主动降低了自己的姿态,显然就在为双方的合作铺平道路。

“钱老,你这就太客气了!”周国辉感受到了钱老表达出来的真诚态度,心里也就轻松了下来,而且不得不佩服钱老在民政工作方面的经验,“我虽然是总指挥,但是我也仅仅是个军人,在民政工作方面没有多少经验。而现在钱老来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今后这方面的工作,还是由你来做主,你管民,我管军,我们两个分工合作,这样才能够让前线的将士更放心,胜利也更有保障!”

“呵呵,上将,你太客气了!”钱老笑着点了点头,“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但是大事还是要由你来决定,我只提供参考意见。一军不能有二帅嘛,如果让大家知道接受我这个老头子的指挥,恐怕没多少人会服气哦!”

“呵呵,钱老说的是,那我们也不再客气了!”周国辉很直接的答应了下来,“那今天就暂时先说到这,我带你去看看给你准备的房间,等你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再开始工作吧!”

在两个医务人员的搀扶下,钱老跟在周国辉的身后参观了这个并不显得多宽大的地下指挥所,他也看到了这里的艰苦环境,而对周国辉的印象更好了一份,只有这种能够与将士同甘苦的统帅,才能够带领大家走向胜利!


印度,新德里。

从下飞机,到走进印度总理的办公室,奥斯受到了几乎国家元首般的待遇,显然印度人对这个带着大把钞票与大批军火而来的美国人非常的欢迎,几乎拿出了他们的一切来款待这位美国国务卿。

“奥斯先生,很高兴你能够来访问印度!”印度总理甘德嘴笑得都合不上了。

在来印度之前,奥斯就已经通过驻扎印度大使,传达了这次访问的目的,同时将美国准备送给印度的礼物清单也送了过来。而甘德知道这次美国是来讨好印度的之后,那自大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然,他也知道,这不仅仅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美国送来的礼物,对印度确实有巨大的帮助。不说别的,就看那笔数百亿的援助,以及可以出售给印度的武器,那就足够印度人捧着肚子笑好久了。

“甘德总理阁下,我也很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奥斯赔着笑,他知道对方的笑容是用金钱买来的,“我想,这次我的到来,将为我们两国的关系写下新的篇章,为我们今后的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吧!”

“当然,当然!”甘德一点都不觉得拘束,认为美国现在讨好印度是应该的,“我们也很感谢美国提供的帮助,当然,我们的关系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且这也会为我们今后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机会!”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就抓紧时间吧!”奥斯看了下手表,显出时间很紧张的样子,“关于我这次访问印度的目的,相信总理阁下应该很清楚了。我们希望印度能够给巴基斯坦施加一点压力,为我们在中亚的行动提供帮助!”

“这个……”甘德顿了下,“当然没问题,只是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并没有多少能够对巴基斯坦构成直接威胁的手段,现在双方手中都有核武器,我相信美国也不希望看到我们两个国家开战吧?所以,至于行动嘛,我想还应该等到我们的导弹防御系统建立起来之后,才可以为美国提供更大的帮助吧!”

奥斯心里笑了起来,这印度人还真是直接,似乎以为自己手里拿着有利的东西,就什么都敢要,但是现在美国确实是需要印度的支持,这是没办法的事。

“好吧,我相信,以色列很愿意为印度提供导弹防御系统的,而且他们的导弹专家的工作效率一定很高!”奥斯很无奈。

虽然“箭”式反导导弹系统上贴的是以色列的商标,但是里面很大一部分技术都是来自美国,特别是“绿松石”雷达,几乎都是以美国的技术为基础研制的。所以,以色列如果想将这种武器系统出口,就必须要得到美国的授权。而就这如同当年的“费尔康”预警机一样,也因为是有着大量美国掌握专利权的技术,所以以色列想出口要得到美国的同意。当年,中国就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的阻拦,最后没有能够买到“费尔康”预警机,转而购买了俄罗斯的A-50,最后走上了自研发展的道路。也许,这对中国自己发展武器装备还是有很大的帮助吧!

而这样的时候,也在印度身上发生过,特别是印度核试验之后,更是受到了美国的封锁。当初,印度也想从以色列购买“费尔康”预警机,但是随后因为核试验引来的军事封锁,这个计划泡汤了,印度也与中国一样,转向俄罗斯寻求帮助,但是他们自己研制的预警机却连影子都见不到了。而随后,因为阿富汗反恐战争的需要,美国部分解除了对巴基斯坦的武器禁运,而为了保持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也同时放宽了对印度的军事封锁。而印度就是趁这个机会购买了“绿松石”防空雷达,但是在“箭”式导弹的购买上,却遇到了麻烦。而这次,美国表示可以让以色列出售“箭”式导弹给印度,显然为印度人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印度人梦寐以求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终于有了眉目了。

商谈到这,美国与印度的这笔交易就很明显了。美国希望印度马上开始行动,让巴基斯坦感受到压力,以此来达让巴基斯坦从新回到美国怀抱的目的,从而可以向中亚地区大规模派遣军队。而在印度这边,他希望能够在国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成型之后,才开始行动,毕竟巴基斯坦也是有核武器的国家,同时有着强大的导弹突击能力,在没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印度是不想冒险的。所以,现在关于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问题,就已经成了阻碍美印合作的关键了。

奥斯使出浑身解数,在答应在几个月内帮助印度完成新德里地区的导弹防御系统之后,印度才同意向西部地区以及克什米尔地区调遣军队,向巴基斯坦施压,但是更大规模的行动,还要等到美国的承诺兑现之后,印度才会开始。显然,印度这次是留了一手,他们知道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在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会拼命的利用你,而且做出很多承诺,但是你的利用价值没了,那么美国连甩都懒得甩你,更别说他的承诺了。所以印度紧紧的捏住了手里的筹码,他们肯定希望巴基斯坦不要那么快的软下来,不然美国又要失信了!


俄罗斯,莫斯科。

普金总统看着在坐的这些官员,目光最后留在了外长普加乔夫的身上。

“相信你们也已经知道美国最近在印度以及巴基斯坦,还有中亚那几个小国的活动吧?”普金有点提不起精神来,在中国的军队进入哈国之后,这位俄罗斯总统就像是被人用刀顶着背心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轻松下来。

“对,美国现在正在南亚与中亚地区进行广泛的活动!”普加乔夫也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美国已经答应向印度出售F-35空军与海军陆战队型战斗机,这将严重的威胁到我们在印度的战斗机市场,F-35远远的超过了我们的Su-35MK1以及Mig-29K战斗机,会让印度放弃大批的意向合同。另外,印度也表示会考虑购买美国的E-3来代替他们现在使用的A-50,以色列的‘箭’式防空系统也将严重的威胁到我们S-300防空导弹的市场。所以,美国在印度的行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们的利益,正在改变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

“仅仅就这么一点吗?”普金看了眼这位头发白了一半的外长,“如果仅仅是向印度出售武器,那根本就不能给美国带来多大的利益。美国现在的注意力放在了哈国,这一切都应该是在威胁巴基斯坦吧!所以,美国在哈国方面的动作,应该更值得我们关注!”

“其实我们更应该关心中国在哈国的行动!”这时候,俄罗斯东乌拉尔战区的司令契科夫中将发言了。

“是吗?那你说说你的意见!”总统的目光转移到了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将身上。

“中国这次的目的显然是要借助这个机会,控制中亚!”看来契科夫有个不错的参谋,这些事情可不是他一个军人能够完全看穿的,“虽然中国的目的是在争夺里海的石油资源,并且打通到中东的线路,取得与伊朗联系的办法。但是,我们并不能仅仅只注意到这一点。如果中国控制了哈国,那么就将封死我们南下的大门,让我们失去了中亚这块重要的战略点,而且,今后我们是很难再将自己的力量伸入到中亚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阻止中国人前进的步伐!”

普金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表示出任何意见,而是询问道:“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阻止中国呢?与中国开战?”

“不,不,不!我们当然更不应该与中国开展!”契科夫连忙否认,他可知道,现在的俄罗斯军队绝对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现在我们是无法与中国对抗的,而且我们国家需要依赖中国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们只能从别的一些地方给中国制造麻烦,让中国知道,想要控制中亚地区,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那你说说是什么方面?”普金笑了起来,但是仍然没有表明他的态度。

“首先,我们应该帮助美国,借美国的力量去挟制中国!”契科夫见到总统那感兴趣的样子,也兴奋了起来,“只要我们将美国人放进去,那么中美两国必然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到时候,以他们两个国家的实力,必然会两败俱伤,而这就是我们需要得到的东西,到时候我们就能够趁机会控制中亚地区了。所以,我们要帮美国,让哈国南部的那几个小国提供通道,另外,我们可以继续向印度提供支持,让他向巴基斯坦施压!”

总统笑了下,目光在房间中每个人的脸上转了一圈。大家都观察着总统脸上神色的变化,他们知道,总统每次在观察大家的时候,就表示他要做出决定了!

“好吧,我也是这个意思!”普金终于开口了,“我们国内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根本无法直接参与到这场角力之中去。所以,我们只能够利用我们手中的砝码,来改变中美这架天平的倾向。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支持美国打击中国,只要他们两方都再没力打下去的时候,那么我们的机会就到了。所以,就按照契科夫的意见办,普加乔夫外长,这些事情就要麻烦你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去印度与那几个中亚国家跑一趟,用上我们的力量吧!”

普加乔夫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一直是这个意见。看来,现在在俄罗斯这方面,他们确实没有多少选择,不然大家的意见不会这么一致,而且,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可以使用的办法,也是对俄罗斯最有利的办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