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毕竟不是有草就能活的老黄牛

CPLA老班长 收藏 0 44
导读:新能源?!汽车毕竟不是有草就能活的老黄牛

在接受《中国汽车报》的采访时,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认为,中国汽车产业的下一步发展中,最需要协调好的关系当属能源和环境的关系。“汽车燃料不能完全依赖汽油。汽油既不清洁,中国又紧缺,一定要结合中国资源情况寻求新能源,走多种替代的方式。”






从大的方面讲,我认为何老的看法是高瞻远瞩式的,其立足点之高,其着眼点之准,以及视角之广,也只有亲自掌管了汽车产业这么多年的何老能够达到,寻常人等未必说得出这一番真知灼见。况且,能源和环境的关系,确实也是各国都在关心并且急需解决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过,从小的方面讲,有一个小问题却还是想与何老商榷一下的。


在谈到车用新能源的问题时,根据我国煤资源相对丰富的现状,何老表示自己“很关注新的煤基液体燃料”。何老介绍说,“煤的液化主要走煤变甲醇的路子,这个技术已经很成熟,一吨甲醇等同于0.6吨汽油。我在山西考察试点的甲醇客车,票价从4元变成了2元,而且没有汽油味”。在比较敏感的排放问题上,何老透露说甲醇的“常规排放优于汽油,不加净化装置能达到欧Ⅱ标准,净化后可以达到欧Ⅲ。非常规排放中有甲醛,但也低于普通柴油机”。


以我国煤资源相对丰富的现状为前提,提倡煤变甲醇作为替代燃料显然是符合我国目前的能源战略的,何老显然也是用心去实地考察过的。但是,就汽车工业的长远发展来看,也许我们可以先别忙着下结论,再商量商量?


我只提一个简单的问题:煤变甲醇作为替代燃料,是基于我国的能源储备现状上的。对于我们来说,煤变甲醇确实是“既安全可靠又经济的”,但是,去到其他国家,这样的替代能源还是安全可靠得长用长有,经济得比汽油便宜一半吗?估计得打个问号。


如果只是我们自己用得上,那么,对于需要走出国门的中国汽车产业来说,煤变甲醇的技术,在别人那里到底还有多大的生命力呢?


在日本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中,我们注意到,2006年日本汽车出口连续第五年实现增长,出口量自1987年以来再次超过国内总产量的五成。另外,2006年,日本汽车的海外生产已经接近1100万辆,虽仍未超越其国内1148万辆的生产水平,但也相差无几。设想一下,如果哪天我们把日本从海上和天上都给封锁了,日本国内的汽车工业会是个什么生存状况?


就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去年销售的700万辆汽车,绝大部分是在国内消化的,但谁都知道,中国汽车产业要发展壮大,走出国门是必经之路。日本,韩国,还有欧洲那些老牌车厂,大家都在走这样的路,中国显然也不能免俗。在这种情况下,以煤变甲醇作为替代燃料之一,在国内使用,可能没问题,但对于那些必须走出去的企业来说,在巨大的研发成本和配套成本面前,煤变甲醇的价值怎么体现?


更何况,煤变甲醇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何老自己也说了,“比如生产甲醇需要大量的水,同时排出大量二氧化碳。”


问题是,我们缺石油,水,我们也缺呀!二氧化碳是造成地球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之一,涉及到这个与子孙后代有关的东西,我们同样也得慎重。所以,至少从理论上讲,煤变甲醇还不是最理想的替代燃料。其实,我们可以关注一下国际上寻找替代能源的各种努力,或许从中能获得一些启示,毕竟,中国的汽车产业,最终还是要发展成全球性产业的,眼光仅局限在国内,也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对生产和排放中的两个问题,何老还专门解释了一下:“现在发明出了全新的甲醇发动机,来解决这些问题。”在这里,何老显然出现了一个逻辑错误:不管是需要大量的水,还是排出大量的二氧化碳,这都是甲醇生产环节中的问题,与发动机的性能无关。再新的发动机,还是不能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根本不在一个环节上嘛。


这里说明一下,我之所以提出一个与何老不同的意见,并非对何老有任何不敬之意,恰恰相反,对于何老,我始终是很尊敬的,这位年过花甲的老头,至今依然在为中国汽车产业的未来鼓与呼,一片赤子之心,令人感动。


我只是觉得,现在国内到处都是这种替代燃料那种替代燃料的新闻,出发点是好的,但千万不能一窝蜂乱来。既然是替代燃料,你要真能长久替代才好,可不能替个三五年又过时了。并且,最好能全国一盘棋,不要各自为战,汽车发动机毕竟不同于有草就能活的老黄牛。不然,又会是更大的浪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