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无人侦察机飞快的抵达日本军港附近,导弹团的接到上级的发射命令,辛胜没有迟疑迅速指挥发射车进行了第一波发射,因为知道是打击军舰目标,个别导弹车上的导弹还需要换装半穿甲战斗部,但是先打三个目标还是没问题的,发射连的三台导弹车依次输入参数打开保险。

“一、二、三号发射车准备,各车连续发射,间隔两秒,开始发射。”辛胜下达完命令出了指挥车,亲自观察发射情况,漆黑的海边被导弹尾的火焰照亮了周围,三辆车上的十二枚导弹依次飞出发射箱子,然后装弹车迅速开到发射车后边开始装备用导弹。

导弹团发射出导弹,导弹以高亚音速冲向日本的军港外,侦察机抵达后几十秒,导弹就飞到军港附近,企图逃回横须贺的三艘两栖战舰上的水平听到了夜幕中的发动机噪音,柔和的侦察机噪音外夹杂着导弹快速俯冲的声音,大隅号本部号根宝号上的防空机关炮和防空导弹进行着徒劳的抵抗,他们的搜索雷达捕捉到导弹的时候导弹已经以超音速俯冲下来,随后四枚导弹打一艘军舰,铁锤般的砸在两栖战舰的甲板上。

吨位一万吨左右的两栖战舰根本没多少防空武器,对空搜索雷达发现导弹太晚了,所以密集阵火炮的准备时间不足,等机关炮开火的时候导弹已经距离甲板十几米远,瞬间战斗部砸在甲板上,半穿甲战斗部里边是五百公斤烈性炸药,砸到甲板上的是两吨炸药,贯穿了甲板后在舱内爆炸,战斗部瞬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爆炸声在几公里外都听的见,大隅号两栖战舰跟两艘同级舰是空船,没有装载部队,他们来九州岛之前运输来大批陆军部队,陆军是防备登陆用的,所以舰队回去的时候是空船,这也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人员伤亡,舰上没有什么容易爆炸的,可是轮机舱燃料舱被半穿甲战斗部引爆,海面上一下多出三艘火船,大爆炸后连跳海的水兵都很少,剧烈的爆炸不是把水兵炸成一块块的尸体,另外冲击波把远处的水兵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刚出港的摩周级战斗支援舰出来两艘,该级别的舰计划建四艘,每个八八舰队一艘,可惜因为财政上有困难就建立了两艘,为了支援前线也被调动到九州岛,也参与了运输陆军部队的任务,并在九州驻防了一段时间,因为日军防空圈的彻底崩溃,他们也想后撤,躲避到美军的港口内,可惜他们运气不好。


在东海联合指挥部的精确指挥下,第二批侦察机两架分别用激光指示器锁定两艘万吨补给舰,这两艘船是日本最大的军舰,帮助陆军运输完东西以后也在今天撤离,八枚巡航导弹俯冲下来开启末段激光制导设备,导弹接收到侦察机发出的激光束,然后精确的命中补给舰的中段,巨大的威力将两艘船都切成两段,两艘单价四亿美圆的补给舰遭到毁灭性打击,八亿美圆就变成两堆火,体积巨大的补给舰迅速沉入海底。

因为先出港的大型军舰被导弹命中,其他体积小的军舰企图绕开沉没大船的航线逃避导弹打击,十和田号、常磐号、滨名补给舰在摩周级被击中后几分钟就又遭到下一批导弹的袭击,打击他们的还是海军导弹团一连,负责发射导弹的是第六第七号导弹发射车,他们把八枚导弹打向三艘补给舰,引导完第一波导弹的侦察机发射出的激光束照射到三艘舰上,导弹的命中精度达到米级,误差不超过三米,三艘补给舰瞬间化为乌有。


“将军,不能出港,天空中可能有侦察机引导导弹,我们还是不出动为好。”日本海军支援群的指挥官央求着佐藤昭上将。

就在两位将军研究的时候,几艘接着出港的相模级补给舰也被导弹重创,两枚导弹命中了相模号舰体的中段,几艘宗古级扫雷支援舰也被导弹纷纷摧毁,港口内还有几十艘千吨到百吨不等的扫雷艇,以及三艘三浦级登陆舰、贺埔级扫雷支援舰,日本海军非死即伤,这些船就成了最后的本钱,总共也就四十多艘船,他们正纷纷起锚按计划出港口,港内的陆上自卫队的几十辆87式高炮胡乱的对空射击,93式防空导弹车也盲目射击,还有不知所措的爱国者导弹连,他们的雷达看不到目标,不知道该打谁往那打。

东海联合作战指挥部亲自指挥的十几架侦察机先后抵达九州岛南部的军港附近,鬼子的防空部队不知道怎么打,可解放军的导弹团知道往那打,根据联合指挥部的命令,导弹团的剩下的十八辆发射车把车上的所有导弹都打向日军海军基地,基地内的五十多艘军舰全成了这七十枚导弹的靶子,这简直是一次昂贵的火力表演,中国使用昂贵的射程近两千公里的红鸟3巡航导弹打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主要是为检查导弹的性能,方便以后的改进,这次战斗一下就发射了一百多枚,一枚巡航导弹的价格可是一百万人民币,虽然比不上战斧导弹一百万美圆的造价,可在解放军的武器库里,红鸟也是最贵的一种巡航导弹。

中国军队用价值一亿人民币的导弹摧毁了日本大量的扫雷舰艇,大到五千吨的贺浦级扫雷支援舰,小到三五百吨的扫雷艇都被导弹依次点名,另外把扫雷支援舰上的价值一千万美圆的MH-53J扫雷直升机也一起炸掉,军港顿时着起大火,个别导弹还向着弹药库油料库给炸掉,军港四周迅速蔓延起大火。


深夜,首相官邸内除了值班的保安的房间还亮着灯,其他房间已经全部漆黑一片,首相已经临近议会选举,他很少继续考虑战争的事,他希望下一任内解决这些事情,反正有美国军队在中国不敢登陆。

佐藤昭忘着军港内的大火,拿起卫星电话给参谋总部的大岛纯上将打紧急专线电话,接通以后他声音低沉的说:“阁下,请报告首相吧,我们的海军剩余舰队遭到中国导弹部队猛烈的进攻,现在日本已经没有千吨以上的军舰了,请速让内阁与中国展开谈判吧。”

“你我是军人,怎么能左右文官政府,我会报告的,现在你详细写下损失,我会递交给驻日美军司令部,我们损失的军舰他们会补充,你处理一下现场的搜救吧。”大岛纯早在战争开始就预料到拼光的结果,看见了没有,什么叫盟友,这就是盟友,坐看中国打击日本海空军,美国军队摧毁过一部中国的导弹发射架么?主动打击过中国的作战平台么?中美不愿意闹翻,中国选择的打击目标果然谨慎,只局限于军事目标。

日本国内的右翼政客总在叫嚣美军撤离,现在你喊叫的多了美国人自然不高兴,让你挨打让你承受损失,现在怎么样了?愚蠢的文官还认为日本可以说不么?说不的结果就是美国作壁上观,日本只是美国安全链上的一环,日本不可能独立保护自己,中国没有大动作,几次小战役就消耗光了日本的战力,现在怎么办,中国收兵美国不打,唯一承担损失的就是日本,该死日本政客,大岛纯无数次想过发动政变企图改变文官政府的政策,日本无力保护自己就因为该死的文官,把美国人得罪了现在怎么样,倘若中国登陆美军在不管那就是坐看日本亡国。

大岛纯从床上起来给首相打电话,“阁下,我们现在基本没有海军了。”

“什么?”被从梦中惊醒的首相不知道该说什么,缔结任何与中国的条约都对他的执政联盟不利,他不想跟中国人有任何交易,他想把事儿拖到下届政府解决,现在怎么办?美军承诺建立空中保护,中国只剩下导弹一种武器,现在日本怎么办?

不与中国谈就这么拖着,玩焦土政策打到美国人不能容忍的时候借助美国打击中国,天知道美国军队什么时候出手,现在怎么办,继续拖下去还是与中国人谈?他自己宁可死也不愿意谈,反正他估计中国人不打了,因为日本值得骄傲的军队已经完蛋了,以后再想有什么企图也是不可能,现在除了美国开出的空头支票什么都没有,估计美国不支持日中签定什么协议,所以他们会在下阶段抵御中国的进攻?

可万一中国停止进攻也不与日本谈,那日本不是吃了大大的哑巴亏么?美国人现在沉默的不出声,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寻找反击中国的手段,自己听技术部的木村太郎说日本开发出射程抵达中国上海的导弹,现在不行在赌一把,用导弹还击一下中国军队。

他想好以后给参谋总部又回了一个电话,“大岛纯将军,我听说我国还有很多导弹武器可以用来反击,我相信美国不会同意我们跟中国谈,也不希望我们签定不利于我们的条约,我更相信中国军队不会登陆,请你调动导弹部队对中国军事基地进行报复性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