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风云际会(21)

辛十三郎 收藏 0 17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风云际会(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进攻的军队无伦是步兵还是骑兵,冲破守军外围,始终突破不了骑兵据守的核心。

“姥姥,夫人,末将夜观天象,从中得出启示,演化成此阵形……”周瑜得意了:“它能守能攻,变化莫测。现在我以两万人的阵形,抵挡数倍于它的敌人的进攻,阵脚可谓固若金汤;等到敌人久攻不下,死伤惨重和疲惫、急躁之时,我由防守转为反攻,与外来援军对进攻之敌形成夹击,一鼓作气,可将进犯之敌全歼!”

罗伊感兴趣了,注意观看周瑜指挥阵法变幻。冲进方阵的骑兵,失去步兵的依托,被手执盾牌的步兵团团围住,在狭窄的范围内左冲右突,仍然动弹不得;而步兵没有骑兵在前冲杀、开路,也被守军分割包围。周瑜看时机成熟,令旗一挥,隐藏在远处的一万轻骑兵,呼啸着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进攻一方的军队此时阵脚大乱,在内外夹击之下,溃不成军。

周瑜看演练非常成功,命令呜金收兵。七支颜色不同的队伍,根据不同的鼓声、号角,很快寻找到所属的军队,站成整齐的方阵。罗伊不由敬佩地望着周瑜,这个仅仅比他大四、五岁的年轻统帅,训练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铁军!

大乔看了水上与陆地的军事演练,对抗击青州道强敌压境,增加了不少信心,她由衷地对周瑜说:“都督训练有素,指挥有方,我着实放心不少。大战在即,都督还需小心!”

“夫人,末将受命于危难之际,蒙夫人与大将军之厚爱,”周瑜对着大乔,孙权抱拳在胸:“拜末将为都督,虽肝脑涂地,也不能报知遇之恩于万一,末将敢不用命?今日江边,天下英雄雄聚会,就是振我江东郡雄风!夫人请看,”周瑜指着台下一侧,站着黑压压的一排将军:“三十二路诸侯,带着各自的偏将,己在台下等候多时!恭请姥姥,夫人,大将军移步台下,受诸将参拜。


罗伊跟在众人后面,下了高台。台下三十二路诸侯,每人都有五、六名偏将,一百多名骠悍的将军立在台前,令人望而生畏。将军们看见姥姥,夫人,大将军,都督出现,全部整齐的单腿下跪,仰慕地望着一行人从他们身前走过。数万名士兵此时发出一声吼,吼声像晴空一声惊雷,士兵们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敬意。

周瑜把众人领到点将台上,待众人一一坐好,他禀报说:“将军们要为姥姥、夫人、大将军一展身手,以示抗击曹操的决心!”

乔国太高兴了:“好啊,就让将军们比试比试!”

大乔看见将军们手中闪着寒光的刀枪,有些不安:“都督,叫他们点到为止,不可伤人!”

“是!”周瑜应了一声,面向台下喊道:“夫人有令,诸位将军比武中切莫伤人,点到为止!”

军士们在台前的平地上,立起一根三丈多长的木杆,七十二把锋利的短刀,刀刃朝上绑在木杆上;木杆下摆着一溜离地六尺,直径约五十厘米的九只燃着烈火的火圈。这是将军们表现勇敢的即兴之作,也就是民间所说的——上刀山,下火海,表演者要赤脚爬上木杆,光着身子钻过火圈。

一位身着红袍的将军脱去铠甲,退去战靴,大吼一声,光着脚就往木杆上爬。才开始爬得很快,还不到一半动作就慢了下来。当他终于爬上杆顶,再顺杆而下后,人们发现他的脚己被鲜血染红。这位将军不顾脚上的伤,向九只火圈跑去,他双手往前一并,纵身一跃,连过三只火圈,赢得一片喝彩。也许是脚上有伤,他奔跑的速度慢了,在钻第四只火圈时未能过去,身体被火圈卡住。烈火烧得他皮肉吱吱作响,他竟然一声不吭,挣扎着从火圈上爬下来,跌坐在地上。几名军士赶紧上前,把这位将军扶了下去。

罗伊被这位将军的精神感动了,上刀山、下火海需要有一定的轻功基础,看来这位将军不谙此道。然而,明知是刀山火海,他就敢上敢下,什么叫军人,他就是!忽然,台下一阵骚动,继尔发出一片欢呼声。罗伊往台下望去,竟然是波尼跑在空地上。它什么时候跑下去的,罗伊一点儿也不知道。波尼放开四爪飞奔,金黄的长毛在风中起舞,它纵身一跃爬上木杆,踩着一把把短刀的刀刃,嗖嗖嗖的就上到杆顶。坐在姥姥身边的小乔,看见波尼如此敏捷,高兴得跳了起来,高声向波尼大喊:“波尼,英雄!”

波尼快速爬下木杆,它以骄健的姿态,一口气连续钻过九只火圈,人们被波尼的神勇所震惊,发呆似的望着它,等它跑向点将台时才发出欢呼声。小乔迎着跑上台的波尼,一下抱住它的脖子,亲吻着它的脸。波尼圆睁着蓝色的眼睛,得意的看着罗伊。罗伊向波尼伸出大拇指。

孙权走到波尼身边,大将军抚摸着它的头:“真是一只神犬!”波尼闭了闭眼睛,向他表示谢意。大将军惊讶了,对乔国太说:“它,它听得懂我的话?!”

乔国太望着波尼:“如此神奇,真是人间少有!”

小乔梳理着波尼脖子上被风拂乱的毛发,怜爱的看着波尼:“波尼,你真是好样的!”波尼用头在小乔的脸上挨了一下,小乔紧紧把它搂在怀中。


噹噹噹,三声锣响,一员黑袍将军倒提狼牙棒,跨骑一匹白马奔入场中,他用一纱巾从眼睛以下把脸遮住。黑袍将军勒住马,放声大叫:“尔等谁敢上前,与我较量?”一身着绿袍的将军手执月牙禅丈,拍马上前:“你是何人,为何将脸蒙住?”

“都督吩咐,点到为止,我怕失手伤人被人忌恨,因此不让人识我面目!”

“狂妄之徒,受我一丈!”

绿袍将军手舞禅丈,向黑衣人铲去。黑衣人躲过,反手一狼牙棒迎住禅丈,噹的一声在空中溅出火星。黑衣人扭转马头,未等绿袍将军转身过来,照着他身后就是一棒,绿袍将军听见身后呼呼风响,知道黑衣人在偷袭,身体往边上一侧,躲过这一棒。两人战了七、八个回合,未能分出胜负,黑衣人趁绿袍将军一个疏忽,一棒打在他的腿上,将他打下马来。狼牙棒的钢牙上,沾满了绿袍将军被钢牙撕扯下来的衣襟、皮肉,鲜血淋漓。

黑衣人高举狼牙棒,发出狂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