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第二天上午9点,北京体育大学教务处办公室内,教务处处长将一张一张的表格放到档案袋中,肖海毅翻看着鲁炎的其他资料。

鲁炎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一举一动,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忽然有点后悔,就这样把自己交代了?

父亲的话在耳边响起,这是你的选择,没有人会强迫你。鲁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制钱包,打开,里面躺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子眉目清秀,穿着一套老式军装,背景是一片茂盛的椰树林,照片下角写着,1981年,南海留念。

他又侧身望了望门外,没有人,也没有脚步声,自己就这样离开了弟弟鲁寒,离开了父亲。

他知道,弟弟和自己虽然是双胞胎,但性格却迥然不同。自己喜欢安静,性格沉稳,爱看书,听音乐;而鲁寒却是个人来疯,个性张扬如火,敢说敢做,成天毛手毛脚的,从小就会给家惹祸,今天用砖头砸了东家的窗户,明天又把点燃的鞭炮绑在西家花猫的尾巴上。鲁寒的童年时光在乡下度过。兄弟俩的外婆家在江南水乡。父亲鲁正南看护一个孩子已是吃力万分,妻子又不在身边,于是鲁寒出生后就被送到了乡下外婆家。童年的鲁寒常常弄得整个弄堂鸡犬不宁。邻居们看到了安安静静的鲁炎后都说,这兄弟俩,一个属水的,一个属火的,这名字该换一换才对。

是啊,鲁炎想,我应该叫鲁寒,弟弟应该叫鲁炎。按照父亲的话来说,就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不过,鲁炎想,我不是龙生的,我是人生的。生自己的人叫林兰,是一名海军军官,已经失踪十几年了。鲁炎的童年记忆充斥着父亲的呵护,母亲林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点点的影像,他记得自己三岁时母亲曾穿着军装,将他搂在怀里,轻轻唱一首歌谣:

“中华龙,海里游,保人民,杀倭寇…”

那是母亲林兰在他心中唯一印下的烙印,这个烙印给了他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压抑了他许多年,他从内心强烈渴望找到自己的母亲,或者,继续母亲的梦想。

他不怪弟弟鲁寒说的话——“我没有妈妈!”。鲁寒从母亲那里得到的温暖太少了。生活在乡下的鲁寒最亲近的人是外婆与外公。对于亲生母亲林兰,他甚至一点印象也没有。

鲁炎低头看看照片,心中默念道,

“妈妈,我来了。”

鲁炎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站在他身后的肖海毅突然开口,问道,“鲁炎,你为什么愿意和我走?为什么愿意参军?”

“我…”鲁炎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我想找妈妈”,改口道,“我母亲也曾是一名军人,我从小就想继承她的事业。”

“那么游泳呢?游泳不是你的事业吗?”肖海毅背着手,反问道。他故意抛出一个又一个话题,意在摸清鲁炎的入伍动机,“我刚看了你的档案,你的游泳成绩从小学起就是全市少儿组的冠军,长大后更是一路辉煌,如果继续坚持下去,进入国家游泳队指日可待,为什么还要选择从军呢?你看你的弟弟,他没有选择从军,这是我们都可以理解的。”

“我…我喜欢军装。”鲁炎小心地问道,“首长,我要加入的是海军吗?是什么部队?”

“不要问,到时候你会知道。”肖海毅盯着鲁炎年轻的眸子,转身,看着窗外。

“但是有一点你可以知道,你将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肖海毅头也不回地说。

他对鲁炎最终同意入伍的选择很满意。

前天晚上,他以个人名义将北京体育大学的校长及鲁氏兄弟的父亲鲁正南请到学校内部的食堂包厢。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肖海毅将一封绝密命令拿给北京体育大学的校长看,这是一封盖着军委、总政治部和南海舰队三个单位红头大印的命令,命令讲得很清楚,凡是他肖海毅看上的人,无论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什么年纪,都必须无条件放人。那天晚上他以个人名义请校长和鲁正南吃饭,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指示。

我看上的人必须和我走,去我们那里工作。但“那里”具体是哪里,目前要对你们保密,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但现在是不允许的。

你们现在只需要知道,你们的孩子、学生将要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官。

意思就是,我看上你们的学生和儿子,要求他们入伍,正常情况下他们将在部队内提干,成为军官。我的要求代表国家,你们必须放人!

校长还没有多大的反映,可年过五十的鲁正南当即就火了,表示坚决反对,你代表国家,我代表家庭,孩子他妈已经失踪了十四年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又让我给你送去两个儿子,不可能!

晚饭后,肖海毅用国家责任和民族荣誉的双重意义向鲁正南进行说服。他们两人密谈了整整两个小时,校长在自己的办公室外呆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门开了,校长走进去,看到肖海毅默不作声。

鲁正南泪流满面。看到校长进来,他什么也没说,摇着头走出门去。

校长问肖海毅,肖旅长,谈好了?

肖海毅的表情依旧沉静,微微点了点头,说,我只要一个鲁炎。

其实,原本鲁寒也在肖海毅的考虑之内,后来经过短暂观察了解和深思熟虑,肖海毅发现这个年轻人的性格比较冲动,虽然游泳成绩很好,但是在做决定之时肖海毅还是迟疑了。正如鲁正南所言,鲁寒这个孩子从小缺少母爱,看似对什么都无所谓,实际上比谁都脆弱,让他和你走的话,我真的不放心。

肖海毅当然明白,自己需要的人是要在水下长期生存的沉默战士,必须性格沉稳低调,有坚韧的耐力和韧性,如同水一般,刀斩不断,枪捅不烂,能够面对各种突发事件并应付自如。而脾气火爆、内心脆弱的鲁寒也许会成为一名顶尖的运动员,但绝不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海军蛙人特战队员。

所以,与其说是鲁寒放弃了部队,不如说是部队没有选择他。

而鲁炎,却正是肖海毅需要的人。他虽然18岁,却早早当家,独立能力很强,又多次夺得国内游泳比赛金牌,心理素质可见极其稳定。

肖海毅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初春的景色,心中一片宁静。

鲁炎微微抬起头,顺着肖海毅的背影望去,窗外高大的梧桐树上,无数金黄色的阳光从刚刚露出嫩芽的树枝间撒下,撒进屋子,如同无数遥远的梦想撒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