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64节 武备坊(四)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64节 武备坊(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老赵倒给我说这个东西,听起来是挺蝎虎的,就是不知道实际用起来咋样。”

说着老郑就拿起那个圆陀陀,翻过来请岳效飞看。

底下是个手柄样的竹管,上面伸出来很多根细铁丝。

“老赵说是这模个样子,这些细铁线很长,大概有个五六米的距离,把这些铁线成圆形铺开,当有人从或坐骑从这里跑过时,只要踏住任何一根,就会击发里的子弹,把上面这个大坛子给射个七八米高下,然后在空中爆炸,向四面八方射出许多磁珠去,真要用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说的那般厉害模样。”

“发财了,郑师我们发财了,要说么我们用不了太多,那个谁的新军可是要用不少呢,这还不发财了。”

“不会吧,你要把这么个东西给他们用去?”郑忠汉不高兴了,他不喜欢把刚造出来的新东西给别人用。

“郑师你说的也有道理,出许我是不该给别人用这个东西……”岳效飞说着脑子里想到自己的游骑兵路过时,自行车要是压上了这玩艺,那不是麻烦的很。

“不过么,赵师额外的研究出这个东西要给奖励才好,别冷了大家的心。”

“这样的东西有奖励?那我也有,只是没给你说罢了。来、来、来我给你看看。”郑忠汉一听说有奖励来了精神,把岳效飞拉回到自己的房子。

“你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带着长绳子的东西拿在手中,前面显是个榴弹。

“我记你一向不是嫌手雷那玩艺扔不远嘛,那天我在别处看见有他孩子在绳子上弄块石头,远远扔过去砸他管的牛。回来我就做了这么个玩艺。”

岳效飞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郑忠汉,心说:“这伙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歹毒,造杀人的武器一个比一个强,不过也是暂时来说武器的研制是在第一位的,建设么是个长远的问题。”

“不用你说,我知道,这个是50毫米榴弹,拉着后面的绳子,就可以远远给他扔过去。”

“嗯,我试过了大概可以扔60米上下。”

“郑师你造的这个东西好,它可是给我们赚钱的好东西啊,你想咱们有了榴弹发射器,这样的东西当然只好便宜了那厮的新军,想想吧,多少银子一个才合算啊!”

想着白花花的银子,岳效飞笑的眼睛里面冒的全是外圆内方的星星。

在回程的“满街跑”上,岳效飞一把抱住打算闪躲的王婧雯装出一付恶狠狠的模样。

“臭丫头,你胆子可是真不小啊!胆敢和外人串通起来陷害你老公我,你说你该当何罪啊?”王婧雯死命压下岳效飞唯恐天下不乱的手说道:“真的,我真有正事给你说。”

“真的?”看着王婧雯非快点头的惶恐模样,岳效飞才心安理德地说:“那你说吧!我听听是什么正经事,先说好要不是正经事,你可别怪我不正经。”

“那你把手先放开嘛!”王婧雯娇嗔道。

“放手?为什么。你又不用那里说话。”岳效飞装疯卖傻道。

“讨厌”王婧雯娇呼,料是躲不过魔爪,于是伸手压住他的坏手,正色道:“大侠,你先老实一会儿,我把事交待完了再说。”

岳效飞现在犹如一只嗅到咸鱼的猫,看的见吃不着,急得他只是围着打转。耳朵里听王婧雯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了转机的,便不暇思考的胡乱点头。

“好,你老实点告诉我,你和纪敏萱那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岳效飞搂住王婧雯柔软娇嫩的身体,在她耳边轻语道:“想什么呢你,有你和绣月我就够满足了,再说了就她那个样儿谁敢要啊!”

“哼,我才不相信呢,看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打情骂俏的,还说什么不敢要。其实你心里早就想了吧。不过你要是想要她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想来那个把你看的跟天一样大的绣月更不会有什么话说。你一个堂堂男子汉,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啊!”

“婧雯,有你这样当人家老婆的嘛!还……还鼓励你老公去外面搞七搞八的。”

“什么叫搞七搞八,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

“你当我是什么,超人啊!有你和绣月就够了。再说了那个臭丫头对着姜勇的救命之恩不以身相许,在这跟我起什么劲啊!哎,早知道这样就不把姜勇派去姑苏那边了。”岳效飞想到这儿,低下头却发现王婧雯已然被自己侵犯的满面潮红,现在整个一付待宰羔羊的动人模样。心中一动,“管他那么多,先当回公车色狼再说”。

岳效飞下了车抺了一把头上的汗,随手递给车夫几个铜板,转身扶住脚步稍稍有些散乱的王婧雯。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车夫甲说:“乙兄,这两口子在车上那个架打得可真是历害了。”

“你怎么知道?”车夫乙将信将疑地说。

“没听说过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我方才听到那男的说,他没在外面搞七搞八的,可是那个女的就是不信,结果两人就在车上打起来了。你没看到那个女的被那个男打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第二天,神州真理报八卦版上写道:“神州城城主果然雅人,众目睽睽之下,鲜花送上舞台,无怪乎绝顶美女宇文绣月甘为其妻。”一时之间神州城时花店是开了个满街,送花逐渐成为时尚。

满街终于按时赶到,台上白毛女刚刚被她的阿牛哥救了,这会儿阿牛哥哥神气的拿着一面大红旗可劲在那儿舞呢!

朱聿键看着台上,嘴里轻轻骂道:“他妈的岳效飞,你这个小子又把大哥我给骗了”

台上阿牛哥正舞的欢的那面大红旗上一个字都没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