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三章 台湾(四)

lovedxy2003 收藏 9 16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三章 台湾(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二十三章 台湾(四)


6月23日上午,石门滩头。

敌人的滩头阵地被解放军海空军炮火来回犁了不下十数遍,地表的工事已经荡然无存,负责滩头防守的第十一师第561团两个营伤亡大半,但此时负责进攻滩头阵地的先锋营却并不轻松。尽管海军和空军都全力对隐蔽在大屯山半山腰峭壁后面的敌人岸防炮兵进行打击,但效果似乎很不理想。敌人的岸防炮兵继续向滩头发射,每分钟起码丢下60毫米以上的炮弹五六发。

“团长,战士们冲不上去啊!”尖兵连连长李大胆跑到刚从登陆艇上跳下来的陆战第一师先头登陆部队长官、第三团团长王根生面前,“在我们那么猛烈的炮火的轰炸之下,狗日的滩头第二道阵地还有不少敌人!”

“我们陆战师又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我们是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你们不会呼叫空军支援啊①?你们啊,脑壳里要尽快摆脱这种陈旧的观念。”王根生对着连长训斥道,这个李大胆,在陆战第一师都呆了半年了,还当自己是陆军。

流弹不断划过耳畔,发出尖锐的“嗖嗖”声,让人心绷的紧紧的。

“团长小心!”空气中传来炮弹飞行时沉闷的尖啸,王根生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王根生推出四米远。王根生回头一看,李大胆正望着自己笑,漆黑的脸上那两排大黄牙分外的醒目。

“李大……!”

“轰……”一颗炮弹突然在李大胆刚才站的那个位置炸了开来,地面猛地震动起来,剧烈的震荡将原本已经撑起来的王根生震倒在地上。炮弹近距离爆炸时所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淹没了王根生的呼喊声,耳边像是响起了火车汽笛般撕心裂肺的呼啸声,差点把王根生直接震晕过去。

“团长,团长……”先锋营营长跑了过来,抱住王根生使劲地摇晃着,不停地呼唤着他。王根生的脑子里嗡嗡地响成一片,只看见一张花脸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着,嘴巴不停地张合着,根本就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团长,你怎么啦?团长,你快醒醒……”先锋营营长使劲地拍着王根生的脸,掐他的人中。

“啊……”王根升终于回过神来,“张营长,李大胆呢?”

“大胆同志牺牲了……”张营长垂下了头,他手下三个连长已经死了两个了,另一个还没上岸就挂彩了。

“大胆……”刚才李大胆所站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圆坑,人已经消失不见。

王根生紧咬住自己的下唇看了一眼刚才李大胆站的那个地方,站起来猫着身子向前冲去,在离敌人第二道阵地三十米远一处半米高斜沙丘后面扑了下来。沙丘后面已经挤满了士兵,大家都蜷缩成一团,尽量为冲上来的占有腾出空间。

“团长,左边60米的沙包后面有一挺机枪,右边100米还有一挺,狗日的封死了我们前路……”先锋营张营长声嘶力竭地在王根生耳边说道,“那几个火力点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我们应该用火箭筒或等坦克上来敲掉那几个火力点。”

“通!”敌军的阵地上响起了那种刺耳的响声,紧接着又是第二响,第三响,第四响。再紧接着王根生就听见头顶传来了尖啸声,就像汽车在相撞前的一刹那排命刹住,那尖锐的呼啸声直让人摧心裂胆。

“迫击炮,是敌人的迫击炮,大家快趴下!”王根生本能地向四周喊道,然后就地俯倒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在沙坡上。

“轰。。。。。。”耳边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王根生只感觉到好大一阵狂风吹了过来,几乎要把自己吹走。紧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又使一阵狂风,又是爆炸,又是狂风吹过来……一阵紧接一阵,似乎没完没了。

机枪虽然打不到趴在沙丘后面不出来的解放军战士,但是曲线弹道抛射的炮击炮却能轻而易举地打到。沙丘后面叠满了解放军战士,随便一发炮击炮掉下来,起码就要报销七八人。

好不容易等敌人的炮打完了,王根生抬头一看,只见原本这条长约30米、躺满战士的沙丘后面留了四个大坑,二十几个战士在刚才敌人四发炮击炮中报销了。

“XX你妈B的!”王根生吐出了嘴里的沙子,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快把敌人的炮击炮给老子敲掉,狗日的空军在干啥子JB?把无线电拿过来,老子要和李二娃那狗日的通话!”

通讯兵立刻背着无线电爬了过来,接通了和空军第四混成师第10飞行团的频率。

“李二娃,你狗日在干撒子?没看到敌人像下雨一样朝老子打炮啊?”接通和混成空四师10团的通讯频率,王根生立刻破口大骂起来:“瓜娃子你跑到那里去了,快点把飞机开过来,把老子前面那几个火力点搞掉!”

“离敌人的距离太近了,会误伤到你们的。”无线电里,一个声音说道,说话的人正是王根生口中的李二娃。这李二娃本名叫李鲜云,空10团的副团长,和王根生是同乡。当年两人一起投奔红都延安,一起在抗大学习,后来王根生进了陆军,李鲜云进了后勤部军工机械处,后来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混进了空军。

“妈B的老子又没有叫你丢炸弹,你可以俯冲用机枪沿到敌人的战壕扫射撒?”

果然一分钟不到,就有几架飞机低空俯冲下来,从敌人的阵地上空掠过,在敌人的阵地上扫起几行一米多高烟尘。两颗小型炸弹从飞机肚皮下面掉了下来,立刻将敌人的迫击炮发射点笼罩在黑烟之中。

“好!”看到敌人迫击炮的威胁没了,王根生一拍大腿,叫道:“一排冲上去!”

一排十几个战士立刻站起来望前冲去,刚冲出不到十米就被敌人的隐蔽在地堡里的机枪打倒在地上。

“XX你妈B,居然用高射机枪来平射,叫空军继续给老子炸!”王根生用手扶正了钢盔,“坦克和装甲车上来没有?”

“先锋营只带了四辆坦克和三辆装甲车,有一辆坦克被敌人的击中丧失了动力,上不来了。”

“先把坦克给老子开上来,我上去看看。”

三辆坦克冲上滩头越过沙丘,战士们忙跃出沙丘呈散兵线地跟在坦克后面,向第二道阵地逼去。尽管坦克皮粗肉厚,机枪拿他无可奈何,但毕竟能遮挡的地方有限,呈散兵线跟在坦克后面进攻的士兵不断有人被击中,倒在地上不断发出惨叫声。

“火箭弹!”一名在坦克后面的士兵看见前方飞来一发火箭弹,立刻叫了起来。

“轰……”来不及躲避的坦克被直接打中,尽管没有被打爆,但履带却被炸断了。40吨重的庞然大物向前冲了半米才晃悠着停了下来,当固定炮台使用。里面的驾驶员立刻旋转炮塔,对准了前面的一个地堡口开了一炮。

“轰……”炮弹直接从地堡口飞了进去,在里面爆炸开来,地堡被掀上天空……

“突突突……”另一个隐蔽地堡里用来平射的高射机枪开火了,子弹打在坦克身上叮当直响。跟在后面的步兵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高射机枪的子弹打在身上就是拳头大的一个洞。只要挨上一颗,结果必死无疑。

高射机枪一响,跟在坦克后面的士兵立刻趴在地下,向坦克后边爬过去。

“火箭筒,叫火箭筒小组上去,那那几挺机枪给我敲掉!”看着敌人的机枪像割麦子一向收割着战士们的生命,王根生抡起拳砸在沙坡上。两个战士立刻抗起火箭筒从沙丘后面站起来,结果刚直起身子还没口动扳机就被敌人的狙击手击倒了。

“第二组!”

结果还是像第一组一样。

“第三、四、五三组同时射击!”

这次尽管成功地发射了火箭筒,但不幸的是结果却打偏了,还牺牲了两个战士。

“XX你妈的!”王根生一拳打在沙丘上,难不成真要和敌人对射比枪法不成?

“团长,用枪榴弹和烟雾弹阻碍敌人的视线,集中狙击手和火箭兵同时射击!”

“妈的,不早说!”王根生立刻用步话机通知将及格狙击手和火箭筒小组叫到这里。在甩了两颗烟雾弹之后,火箭筒小组和狙击手一起发力,终于将敌人那个用高射机枪来平射的火力点和敌人的狙击手拔除掉。

先锋营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之后终于占领了滩头第二道阵地,伤亡达到600多人,站先头部队的十分之六七。占领第二道阵地后,战士们开始沿着战壕扫荡龟缩在第二道阵里的敌人。凡是遇到地堡,先不管三七二十一丢两个手雷进去,然后再用火焰喷射器往里面喷火。全身带着火焰的敌人嚎叫着从地堡里冲出来,战士们往往在他身上补上两枪,让他们死的痛快些。

…………

台湾海峡上空的空战已经接近了尾声,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人民空军最终击败了国民党残余的空军,彻底地夺取制空权。刘云接到空军方面发来的电报,心中兴奋不已,由于国民党方面没有对付空降兵的经验,所以第一伞兵师在台北的空降行动非常的成功,顺利地夺取了松山机场和四周的建筑,运输机已经可以直接在松山机场降落。

“司令员,第二批登陆部队已经顺利上岸,正在向第三道阵地进攻!”戴仙兵将电报递给刘云。

“恩,好!”刘云接过电报,“先头部队伤亡如何?”

“先头部队被打残了,一营伤亡400多人,牺牲了两个连长,二营稍微好一点。”

“将伤员运回船上好生治疗,加快速度将第三批登陆部队送上岸。占领敌人第三道阵地后,立刻对已占领的滩头阵地进行巩固,注意敌人的反冲击!对了,敌人的岸防炮兵被消灭没有?”

“敌人很狡猾,我们侦察机花了好大的劲才发现。原来将他们的岸防炮兵阵地修建在大屯山的岩石峭壁后面,我们的飞机在进行轰炸的时候炸弹直接掉下了峭壁,只有海军舰炮才可以直接轰在峭壁上,飞机在打击的时候也只能在俯冲的时候用机枪扫射!”

“他们的岸防炮兵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啊!”刘云感叹道,先锋营的人马起码有三分之一是死在了敌人岸防炮兵的火炮之下。幸好石门滩头不是基隆、淡水那样的主防御点,要不然损失还不止这么点。

1948年6月23日下午1点,第五野战军台湾兵团在付出一千多人的伤亡后占领了石门滩头阵地。并且顶住敌人几次反冲击,巩固滩头阵地,保证后续部队的登陆安全。到23日傍晚,台湾兵团第一梯队登陆人数已经达到五千人,第二梯队三万余人亦到达台湾外海,准备开始登陆。

第一梯队前锋已经开始向大屯山推进,与敌军第561、562团接触展开激战。

23日傍晚7点,第五野战军司令刘云下了“中山号”,乘坐登陆艇向石门探头驶去。在舰桥里呆久了,一到外面就感觉冷嗖嗖的。刘云站在登陆艇前头,看着四散的海面上的船只残骸,深深吸了一口这带有浓腥味的海风。

海面上一片大战过后的惨淡,距滩头一千多米的海面上到处都漂浮着船只的残骸以及被敌军岸防炮击中死去的战士浮尸,偶尔还有几条鱼翻着白肚点缀其间。十几艘小船在海面上来回穿梭,打捞烈士们的遗体,寻找可能的幸存者。

夕阳的余辉斜照在海面上,将海面映的通红,从滩头到眼前似乎都被无边无际的红色所融化——这分明是战士们的鲜血染红的啊!一阵卷起腥浓味的海风迎面吹来,刘云的眼睛不禁湿润起来,眼前的景象宛如裹在一团模糊难辨中。

“呜。。。。。”又一排炮弹越过海面,向大屯山飞去,那是随后赶到的海军第二舰队在对大屯山进行炮击。远远望去,大屯山上到处都冒起了小朵火苗,然后升腾起一根根烟柱,整个大屯山都笼罩在褐色的烟雾之中。

天空中不断有炮弹飞过,刘云在海军炮弹的护送之下登上了石门滩头。

“司令员,到岸了。”

岸边早有得到消息的参谋前来迎接,将刘云带到在滩头搭的临时指挥所里。临时指挥所离滩头有200多米,就是这200多米的距离,可是伤亡了一千多战士才夺取到手的。在去临时指挥所的路边躺满了先锋营的士兵,大家都有气无力地躺着休息,只有那面锈有“海上先锋”的红旗在迎风飘扬。

滩头上空还飘荡着淡淡的青烟,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紧靠海滩的一带丛林是一派光秃秃的残破景象。棕桐树的叶子已经脱尽,只剩下柱子般的一截截了,烧的一团乌焦了。

截至23日晚上8点第五野战军台湾兵团登陆人数达到一万人,前锋已经推进纵深两公里达到大屯山脚。夜幕降落,不便在山区展开夜战,刘云下令除特种部队渗入敌阵地进行骚扰破坏外,其他部队就地构筑工事加强防御,防止敌人的反冲击。各级部队在接到命令立刻开始修筑工事,炮兵持续对大屯山进行炮击,前线防守部队不断将照明弹打上天空,照的大屯山脚一带雪亮如白昼。

23晚9点,刘云和台湾省委地下党的同志联络上,地下党的同志带为刘云带来了敌人最新的消息。听陈诚将所有的部队集中起来,准备困守台北,和解放军大巷战的时候,刘云的脸色开始变的沉重起来。

巷战,刘云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巷战,巷战对进攻方是非常不利的,对平民的伤害也非常的大。但对于防守方来说,在人数不占优的情况下和对手展开巷战是最好的选择,刘云当初在哈尔滨对付苏联红军的利器就是巷战。风水轮流转,想不到这次论到自己破解陈诚的巷战战术了。6月23日整个晚上,刘云都和参谋们都在研究破解对手的战术,大家一致认为在台北再次实施空降,破坏和削弱敌人的防御系统是非常不错的办法。

刘云在分析了敌我力量对比之后,立刻发电报给空军司令刘压亚Lou,要求在6月24日凌晨在台北实施第二次空降;同时要求已经占领台北松山机场、降落在台北城内的伞兵部队,立刻纠集起来,主动向敌人发动进攻,破坏敌人的防御系统;而登陆完毕的台湾兵团留第72集团军和特种部队一部准备攻占大屯山,主力绕道进攻台北。

1945年6月24日,第五野战军台湾兵团主力第72集团军、装甲第一师饶过大屯山,从万里方向向台北推进。第74集团军继续清剿大屯山守敌,然后饶三芝和第72集团军会攻台北。如今国民党台湾守军除了在高雄的几千敌人外,其余的都盘踞在大褪山和龟缩在台北,只要攻占大屯山,拿下台北,那第五野战军解放台湾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6月24日下午5时,第72集团军开始进攻台北外围最后一道屏障——阳明山。

注释:①刘云为了让解放军也享受一番美军的待遇,利用自己和史迪威“良好”的私人关系花重金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里聘请了退役的教官帮助训练,可以说陆战第一师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翻版。部队在进攻受阻时,不是在冲锋号响了之后义无返顾地向前冲,而是用无线电呼叫飞机支援,飞机冲过来对敌人一通轰炸扫射,部队再趁机冲上去。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