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一章:并肩浴血(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这绝不可能!真正拥有激光武器实战能力只有美国和前苏联,莫斯科是绝不会将这方面的技术和中国人共享的,各国的激光武器都还在实验阶段,一定是中国人的心理战,我绝不相信。命令,命令要塞各炮兵部队继续炮击,将整个滩头化为一片火海,火海……。” 拉维. 萨蒂亚准将声嘶力竭的对着身边的部下们大声的咆哮着。

“司令,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的炮击对中国人滩头阵地的杀伤效果已经在他们的激光拦截之下,降低到空前微弱的薄弱。与其再这样胡乱的炮击,将更多的炮位暴露在中国人的海空打击之下,不如保存实力来应对下一个阶段的岛内地面战。”亲自去过前沿的印度空军少校阿德瓦尼此刻不得不站出来制止了自己上司的疯狂。

虽然他和拉维. 萨蒂亚准将一样清楚今夜的炮击对印度陆军是否可以坚守下去具有致关重要的意义。但是此刻他们却必须面对现实,用炮火突袭将中国人赶下海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了。印度陆军只能依托着岛内的工事群尽可能迟滞中国人前进的脚步,等待那子虚乌有的反击。

“竟然中国人拥有如此先进的战术高能激光武器,为什么仍在我们的‘台风’打击之下损失惨重呢?”虽然在前线亲眼见识了中国军用战术高能激光武器的威力,但是此刻一个难以释怀的疑惑却开始环绕在阿德瓦尼的心头,的确拥有如此连火箭弹幕都能够轻松拦截能力的中国海军没有理由会对“泰帆”攻击无人机的攻击素手无策。

“如果早一点对‘玄橹’系统进行调试,进入战斗状态。恐怕我们在白天的抢滩作战中就不至于如此的狼狈了。”而与此同时在全通甲板式的两栖攻击舰“浙江”号的甲板上,望着海面三三两两借着夜幕掩护向东航行的负伤跛舰,战区总指挥胡维风中将无不遗憾的感叹道。

“没有一场战争是按照指挥官脑海中的计划进行的,总司令也用太过介怀吧。”站在甲板上感受着迎面吹拂的温热海风,战区参谋林太平少将劝慰着自己身边的这位领导。虽然中国军队曾在登陆战役发起之前考虑到遭遇对方远程反舰导弹和火箭炮的阻击,但是按照印度守备部队的装备情况来看,100~200公里之内的范围内对于登陆船团具有实际威胁的只能是印度陆军的岸舰导弹系统,而对其的防御任务由护航舰艇的防空火力即可胜任。

而激光武器最大的缺点在于能耗较大,调试时间长,所以中国军队决定将战术高能激光武器在进入100公里的近海海域才正式启动。所以当印度军队使用“泰帆”攻击无人机群发动攻击之际,大部分的“玄橹”战术高能激光武器仍处于调试和发射准备阶段,无法投入拦截作战。

“是啊!不必介怀啊!对了,上次你想跟我讲的农夫和驴子的故事,我现在倒是有兴趣一听了。”面对已经岛群方面上逐渐稀稀拉拉的炮声,胡维风突然转身对林太平笑道。

“想不到总司令倒还记得!” 林太平也报以一个微笑,徐徐讲述起来。“有一天某个农夫的一头驴子,不小心掉进一口枯井里,农夫绞尽脑汁想办法救出驴子,但几个小时过去了,驴子还在井里痛苦地哀嚎着。最后,这位农夫决定放弃,他想这头驴子年纪大了,不值得大费周章去把它救出来,不过无论如何,这口井还是得填起来。于是农夫便请来左邻右舍帮忙一起将井中的驴子埋了,以免除它的痛苦。农夫的邻居们人手一把铲子,开始将泥土铲进枯井中。当这头驴子了解到自己的处境时,刚开始哭得很凄惨。但出人意料的是,一会儿之后这头驴子就安静下来了。农夫好奇地探头往井底一看,出现在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当铲进井里的泥土落在驴子的背部时,驴子的反应令人称奇──它将泥土抖落在一旁,然后站到铲进的泥土堆上面!就这样,驴子将大家铲倒在它身上的泥土全数抖落在井底,然后再站上去。很快地,这只驴子便得意地上升到井口,然后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快步地跑开了!”

“太平啊!你这个人就是喜欢故弄玄虚,这不就是兵法所云的:置之死敌,而后深的道理嘛!” 胡维风静静听完整个故事之后,哈哈大笑之余倒有些失望。的确在登陆战开始之初,自己所指挥的登陆部队所处的困境何其类似于掉落深坑的驴子,但是三军用命目前还是打开了一片生天,不过他却有一种直觉,林太平今夜所要跟自己说绝不只是这么简单。

“其实农夫和驴子的故事并不只有这么一个版本。《伊索寓言》里有个故事,一个农夫牵着一匹驴子走过悬崖,农夫恐怕驴子跌下去,牵它靠里面一点,驴子坚决不肯,越牵它,它越向外挣扎,最后它跌下深谷,粉身碎骨。农夫只有探头苦笑着说:‘你胜利了!’。其实很多时候国家、民意也便有如这倔强的驴子,往往很多老成谋国的意见反而不为人所接受,而一些埋葬共和国的策略却因为其短期的效应而被羊群般的群众广为传诵。”林太平终于图穷匕现,终于揭开了自己的底牌,他所要讲的并非“军”事,而是“国”势。

“十三翼将、强势崛起、环南中国海防御圈……。”回到自己的坐舱里,胡维风中将小心的打开自己贴身的记事本,写下了一串令人匪夷所思的名词。其中胡维风在“十三翼将”四个字上重重的画了个圈。这个自己再三听到的名词显然脱胎于成吉思汗的“十三翼之战”,虽然那场决定性的战役以铁木真的战败的结束,但显然今天以之为名的这十三个人却代表着中国军队内部一股新兴的力量。更为可怕的是,虽然自己即将被指定为这股力量的领军人物,但自己直到现在对这个十三个人的身份却依然一无所知。

林太平应该是这十三个人唯一一个自己可以确知的人,那还有十二个人是谁呢?任令羽?虽然他遭到被这个集团明显的打压,但是这未必不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而已,即便任令羽也在其中,那么还有十一个人究竟又会是谁呢?此刻胡维风唯有等待。他明白从自己跟林太平今夜的谈话结束之后,他就无法回头。否者只会成为另一只跌下深谷,粉身碎骨的驴子,他已经在任令羽身上听过一遍令人毛骨悚然的“你胜利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