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八十年代初的基建工程兵部队的新兵(俗称八一年兵)八零年十一月到的部队,当时的驻地是辽宁省本溪市福金沟,北国的冬天冰天雪地银装素裹,气温一般都有在零下十多至二十来度,所以我们身着典型的寒区着装:大棉帽、棉衣、绒衣、大头靴。由于地处东北我们的伙食标准是百分之七十的细粮,百分之三十的粗粮,其中细粮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面粉。对于我们来自湖北、江西的兵来说在家吃惯了大米饭,面食只是我们无奈的选择(我们这一年的兵来自湖北[含武汉]、江西[含南昌]、河北三省),更不用说高梁米或玉米与大米掺着煮的所谓“二米饭“了,菜呢,几乎每天都是水煮白菜梆子另外加点肥肉什么的。总之,新兵边里的生活那个苦啊。。。。。。

我们团共有三个新兵连,和支队吊装连同住在一幢四层楼里,一楼住的是老大哥,二楼住的是湖北兵,三楼住的是江西兵,四楼住的是河北兵,老大哥的食堂就在一楼前。一个星期天我们的晚饭吃面条,是那种煮得粘粘糊糊的没有一点汤的那种面条,不用说,我们几个老乡顿时没了味口,于是下到楼下转悠,恰好老大哥也是开饭时间,顺着香味望过去只见老大哥们手里的铁桶里装的是香喷喷东北大米饭,脸盆里装的是猪肉炖粉条,心里的那个馋哪,其中一个老乡眼珠子一转点子就来了,他向哥几个招招手问大家想不想吃大米饭,那个时候谁不想,就问他想又怎样,他说道:“如果你们不怕的话只要有一个人陪我去就行了”,说着眼睛不住的往老大哥那边瞅,顿时大家都明白了,这时有人问这么做合适吗?这个老乡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主意拿定,于是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回班里拿了铁桶和脸盆,将棉帽的护耳放下来,走到吊装连打饭的队列后开始排队。终于轮到我们了,两个老乡将家伙递了过去,不知是面生还是我们没有老兵的气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我们的桶和脸盆被“老炊”们扔了出来,同时伴随着一串语音响亮的呵斥,引得周围的各种目光纷纷投向我们并引起一阵善意的笑声,羞的我们赶紧捡起东西落荒而逃,当然出主意的老乡也免不了我们一顿埋怨。当天的晚饭就此泡汤,只好从身上本就不多的零花钱中拿出一点来买点饼干充饥了事。

一晃这事过去都二十六年了,可我始终都忘不了新兵连的这幕活剧,看了“铁血”关于新兵生活的征文决定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尽管时代不同了,但我仍无悔于我的从军岁月!

注:我们部队当时的番号是基建工程兵第三支队第十五团,不知“铁血”是否有我们那时的战友?

本文内容于 2007-6-4 15:31:36 被我是一个工程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