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这年初冬,日寇又进行规模空前的大扫荡,国民党郑维屏残部改编为“抗日游击队第六区混成总队”,下属10个大队,共300多人。在日寇扫荡中,他们投敌的投敌,溃逃的溃逃,最后只剩下两小股流窜到南台村附近,骚扰乡里,与抗日军民为敌。这对饱受日寇摧残的百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次大扫荡中,日寇采用拉网、消灭“灯下黑”的恶毒战术,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胶东人民造成了巨大的苦难。

文海城党组织一面领导人民坚壁清野,一面扩大了武装力量,开展反扫荡的敌后斗争,吉顺和保林、二胜他们参加了文海城抗日大队,分在第三连。

鬼子从桥山据点调来伪军一个小队在几个村抓了民夫,开始修筑南台村的据点。杨华分别召集三个村的骨干开了碰头会,布置了区委的指示:鬼子白天建,我们带领乡亲们夜里拆,决不让鬼子把这个据点修筑成功。

连着几天,据点白天刚垒起几圈石头,夜里就被杨华、喜子、富得、俊子他们带着人拆掉,修了拆,拆了修地折腾了两个月,鬼子和伪军好不容易看着炮楼建起个外壳,这天下晌,杨华接到内线送出来的消息,参加监修的一个中队的伪军全部回到桥山据点休整,南台据点只剩下十几个鬼子和十几个伪军住在炮楼里头临时搭建的军用帐篷里。杨华迅速利用建起来的交通线把情报送给区中队,高亮请示大队后,派人把当晚端掉敌人南台据点的具体安排传给了杨华。

夜里两点,据点里的鬼子汉奸睡的正香,杨华带着三个村的抗日民兵和区中队一小队在南台村头汇合,中队长高亮把用地雷改成的炸药包,放到据点下点燃引信子,一声巨响,围墙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民兵守住各个路口,区中队冲进据点高喊:“缴枪不杀!”鬼子们拒不投降,开枪打伤了冲在前头的一个战士,又向帐篷里外扔手榴弹,高亮一见战士负伤便红了眼,掏出手榴弹扔进帐篷,只听轰的一声,鬼子的军用帐篷碎成破片飞上了天。活着的鬼子们哇哇叫着向战士们扑过来,双方展开了肉搏。

在外头正守着几个路口防备敌人增援部队到来的喜子和富得,听着据点里枪声和喊杀声越来越激烈,急的摩拳擦掌地跑到杨华面前要求进据点参加战斗,杨华点了点头“注意安全”,喜子和富得跳跃着飞快的冲进据点,正赶上高亮和一个鬼子在地上撕打着滚着球,喜子瞅准鬼子的脑袋给了他一枪托,那鬼子松了手翻着白眼昏死过去了。高亮一个翻身从地上跃起来,端起刺刀把这个鬼子刺了个双眼透!

富得朝着正顽抗的鬼子喊着:“要命的把枪交出来,不要命的老子这里有俩炸药包侍候着!”一个鬼子一枪打过来,枪子擦着富得的右胳膊飞过去,富得的胳膊上流出血来染红了半截袖子。富得一咬牙:“我操你小日本八辈祖宗!”他不管子弹擦着耳朵和头顶乱飞,一个高跳过去掐住这个鬼子的喉咙生生的把他掐死了!

大约半个钟点,结束了这场战斗,区中队打扫战场收拾好缴获的枪支弹药,出了据点,在据点周围放上几包炸药点燃,轰的一声巨响,鬼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修建了两个月的据点变成了一堆废墟。

高亮和杨华他们告别,然后押着俘虏带着区中队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南台据点被八路端掉的消息很快传遍十里八乡,极大的鼓舞了各村的农救会员、民兵们的士气。饱受据点鬼子汉奸烧杀奸抢摧残的乡亲们有了出头的希望,他们从忍受、等待、观望中觉醒,积极参加各村地下党组织的抗日活动,青壮年纷纷报名参加抗日队伍、加入农会。

紧接着抗日大队联合了几个村的民兵把国民党郑维屏残部藏身的南台村山洞围困了三天两夜,到第三天下晌,大队长王铁山继续向洞里喊话:“我们是文海城抗日大队,老子没那耐心等了!想活命的把枪扔出来,在头顶上拍着巴掌一个一个走出来!不想活了言语一声,爷们送你们上西天!”。洞里传出有气无力的喊声:“大爷饶命,我们投降!”二十多个饿的有气无力的残兵高举着手,排着队走出了山洞。

几次漂亮的战斗,使抗日大队和各区中队充实了武器装备,特别是在南台山洞那场围困战中缴获了不少轻机关枪、手提式枪和弹药,抗日武装越来越壮大了。

各个据点炮楼的鬼子汉奸经常受到民兵的袭击,吓的他们不敢单个出据点。日本鬼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