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吻香,我的心伤 第一章 第四节

王威子 收藏 0 0
导读:你的吻香,我的心伤 第一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1/


4

凌正男坐的火车是下午到的北京。

他没有回老家,直接从厦门坐的发往北京的火车,坦白地讲,凌正男当初当兵的目的就是能永远地走出家乡那片贫瘠的土地,在部队扎根干上个他几十年,在乡亲们的眼里他是第一个吃上皇粮的人,是最有出息的人。他也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在部队里入了党转了士官,本来到部队第三年凌正男报考了军校,考完以后,他自己也感觉不错,可结果出来的时候,没有他凌正男的名字,凌正男也知道部队跟地方有时候差不多,有些事得靠关系,得用钱,而他凌正男是一个穷乡下娃,于是考军校的事就不声不响就摞下了。

凌正男觉得不应该就这样穿一身退伍装回去,他应该用部队给他的这两万块钱的复员费去外面闯荡闯荡,趁着年轻。

北京,是凌天男很小的时候就梦想着能到的天堂。 站在天桥上,凌正男恨恨地把北京看了一阵,望着街上的人来车往,一阵阵热浪潮水般在让他的心头涌动,他有点激动,是的,从今天开始他凌正男就将成为这漂泊在京城中滚滚大军的一员,他将接受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这种挑战里充斥着新鲜,刺激,与未知,一想到这儿,凌正男就会禁不住地感到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兴奋与激动。

第一步,必须先找个住处, 这一点做为军人出身的凌正男很清楚,打仗,要想打一场胜仗,首先得有一个稳定的后方根据地。天色不早了,为了节省时间尽快地找到个栖身的地方,凌正男拐进了了一个行人比较少的街道,街道的另一头是个杂货市场,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生意显得有点萧条。

凌正男拎着 皮箱正走着,看见前面一堆人在那叽叽喳喳。

“嗳,这位兵哥哥(凌正男穿的还是部队里的迷彩服),来来来,免费摸奖,来来来,摸一下吧!”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长发女郎拦住凌正男。

凌正男看看了她,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凌正男看着那帮傻爷们争先恐后挤烂头地往一个女郎捧着的彩票箱里抻手,他心里直想笑:在北京混真不容易,人想钱都想疯了,免费摸奖,还不如回家捧个脸盆等着天上落钱呢?

“嗳,兵哥哥别走啊,另一个不知从那又冒出来的嘴唇摸得跟刚吃过死孩子一样红的女人又拉住凌正男,兵哥哥,看你这帅气十足,春风得意的模样就知道你今天准一定鸿运当头,来摸一下吧,”红唇女人死拉硬拽地不让凌正男走。

看来不摸一下,这人一时半会还真的走不了,为了早完事,好赶路,凌正男就索性在箱里胡乱地抓了一张。

“好了,好了,”红唇女郎喊,示意要这些头脑发热的彩民们冷静一下,“现在开始对奖了。”

“哎,这位小弟弟你运气真好,这是你中的一块金表100块,”“哎,这位老先生运气更好,您中了一枚金戒指200块。”轮到凌正男的时候,长发女郎看看了他,说哎字的音有点后托,可能她也看出凌正男不好对付,迟疑了一会才说,“嗳,这位兵哥哥的运气就不太好了,其实也不错,一条项链,50。”

刚才还热血沸腾的一帮彩民们这会彻底地变冷静,本兴奋有点变形的脸一下子变得傻逼一样全愣了,有人开始喊:不是说免费摸奖吗?怎么又要钱了?

“是免费摸奖,又没有说免费中奖,”红唇女郎不屑地瞄了一下人群。

“不行,没钱,”有人在喊,“这分明是在敲诈。”

“ 没钱,那你们跟他们说吧,”长发女郎招了招手,呼呼拉拉从周围一下子闪出来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青年,手里都拎着家伙。

“各位爷们,出门在外,混口饭吃不容易,大家图个和气生财,识相的别在这叽叽歪歪,痛痛快快地,拿了钱,货归你,大家一脚踢蛋(睾丸)上两清(青),你走你的人,我还这做我的生意,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都是常在外混的人,都利索点”一个留着板寸头、胡子拉喳的肥仔对着中奖的彩民们凶恨恨地发话,手里的家伙还不停地抖巴抖巴。

“没钱,”一个背着画夹的小伙子喊,可话还没有说完,嘴上已重重地挨了一拳。

“妈的,没钱那就拿命抵吧。”肥仔恶恨恨地说。说着话 ,十几个青年开始挨个地搜,稍有反抗或者动作迟缓的,便会遭一阵拳打脚踢。

搜到凌正男的时候,凌正男指着肥仔:你知不知道在中国还有一种东西叫法律?

“妈的,少废话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就是法律,掏钱。”

“要是不掏呢?”凌正男放下皮箱。

“不掏,那就怪咱爷们不给丫面子,”肥仔看出凌正男也不是个善主,使了使眼色,十几个人一下子把凌正 男给围住。说实话,凌正男根本没把这帮人放在眼里,在部队五年真枪实弹什么样的激战场面他没见过,况且在部队里练的那些东西,凌正男很清楚,不需要太大打出手,足以会让眼前这些看起来气热凶凶只会吓唬善良百姓的纸老虎们在不长的时间内躺在地上呻吟。

是肥仔先动的手,他也知道眼前这个穿着军装的兵哥哥不是个一般人物,但他仗着人多势众,不服气,他在这地方打了这么多年游击,还真的没遇到过像凌正男这要敢负偶玩抗不怕死的主儿,肥仔咽不下这口气。肥仔的拳还没到,已被凌正男给抓住,凌正男猛地一用力,顺势往怀里一带,膝盖跟着往上一顶,说实话凌正男根本没有用多大劲,他知道对付肥仔这种人力用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再看肥仔,人已呈狗啃泥姿势被摔到一米外的地上,脸痛得都有点变形。

当其他的人恶狼一样一起扑过来的时候,凌正男知道是得亮点真功夫了,几乎招招致敌。凌正男的身手,周围的人都看傻了,这些人只在电视上看过这种场面,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真给遇上了,太有点不敢想像。最终还是有人缓过了神,报了警,等到110赶到的时候,除了几个人跑掉外,剩下的统统地在地上痛得哼哼叽叽地爬不起来,凌正男除了手上擦破了点皮,身上没有什么大碍,警察要他坐车去医院检查检杳,凌正男摆摆手说不必了,经这么一折腾,天已快黑了,想起他还得找住的地儿呢,就拎起皮箱走了。

刚开始,凌正男并没有注意到被肥仔打了一个大嘴巴的那个小伙子在跟他,只是后来凌正男发现,他走他也走,他停他也停。

“有什么事吗?”凌正男猛地回头。

小伙子显得一阵惊慌,然后尴尬地笑:“哥们,我叫柯磊,北京服装学院的学生,刚才看见你的身手,实在是佩服,打小我就喜欢练武,可我妈不让我练,非得要我学画画,今天你算是让我开了眼界了,能交个朋友吗?“

“行啊,”凌正男笑着,很爽朗地说,“你是我到北京交的第一个朋友。”

“第一次来北京啊?”

“对。”

“那你住哪呢,以后我好找你讨教几招。”

“还没地儿呢。”凌正男笑着晃晃了箱子。

“真的,那太好了,”柯磊一脸惊喜,“要不你住我那吧,我和我一同学合租了的,房子大着呢。”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柯磊很健谈,他帮着凌正男一手拎箱子,一只手不停地指指划划地给凌正男讲解一路上碰到的东西。

跟柯磊一块住的还有一个,叫赵炎,学音乐的,个头不高,人挺胖。经柯磊一介绍,望着凌正男,赵炎有点慵肿的肉脸上堆满了笑,不住地搓手:欢迎欢迎,这下好了,我俩正愁这房租费太贵没有人帮交呢。

柯磊打了他一拳,你丫说什么呢?还不帮忙?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说着,赵炎忙不迭地去接凌正男的箱子。

房间里太乱了,地上到处堆着盛着染料的瓶瓶罐罐,还有扔得到处都是的废纸,画笔,破画夹,石膏像,凌正男望着眼前这些景物,想起自己几天前还曾在的部队,叠得豆腐块一样的被子,拖得干干净净的地板,擦得一尘不染的桌子床架,而眼前要住的这间房子说难听的,还不如部队的猪圈。

看着有些迟疑的凌正男,赵炎也悟出了点什么,不好意思地弯腰去胡乱地堆了堆地上的东西,还行,总算挪了个下脚的地方。

凌正男坐了两天的车,人的确有点累,但部队几年来养成的习惯,天不亮的时候,他还是醒了,看着柯磊,赵炎还在那横七竖八地睡得一身是劲儿,凌正男悄悄地起了床,简单地洗涮了下,就把房间好好地整了整,然后才出去跑步。

柯磊睁开眼看见房间里的布置,呀地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去拍赵炎:赵炎赵炎,快点快点醒醒,你丫别睡了,咱俩是不是昨晚上睡错地方了。

赵炎眯眯瞪瞪地一睁眼,也吓了一跳,这是哪啊?磊子。 就冲这房间的整理上,柯磊和赵炎不得不对凌正男更加地打心眼里佩服:军人就是军人,能上战场,能下厨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