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八节 经营北疆

panzergu 收藏 0 4
导读: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八节 经营北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速射枪表现出的恐怖火力彻底吓破了帖木儿的胆!识时务的帖木儿当场就滚鞍下马、跪地抱拳道:“侯爷威武——我鞑靼岂敢有借汴州之心,帖木儿愿向大铁血朝皇帝称臣——愿为大铁血朝镇守西北边疆!”

看到大汗下跪,脱脱木和勃尔术也从马背上翻下来跪到在地!“我等愿向大铁血朝称臣——”

接着——一幅壮观的场面上演了!帖木儿、脱脱木和勃尔术下跪后,他们背后的鞑靼铁骑也纷纷从马上下来跪倒在地——这种待遇恐怕整个大铁血朝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享受过了!十多万人齐刷刷地跪下的场面——何其壮观——不客气的讲!大铁血朝皇上登基大典和这场面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

“尔等既愿归顺我朝——当安分守己,镇守西北,如若再叛,天理难容!”

“鞑靼人从不打诳语!说出去的话就好比射出去的响箭!是决不会回头的——我不允许侯爷怀疑草原鞑靼人的信誉!”

“好!大汗既然如此说了!本侯爷再不相信就不尽情理了——”

“侯爷如此——本汗还想高攀一步!本汗敬侯爷如草原雄鹰一般的勇武和如万里白云一般的心灵——本汗希望依照草原之礼,和侯爷结为安答!不知侯爷意下如何?”

“能和‘草原雄鹰’结为安答——也是在下之福也!”对帖木儿的这个提议——我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

看来非常有戏剧性!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双方,现在却在摆放着牛头、羊头和猪头的案几前对着鞑靼人的图腾——长生天,结成鞑靼人的最高友谊——安答!按照年龄算——帖木儿为大、我为老二、脱脱木为三、勃尔术老么——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不伤一兵一族,仅仅消耗了不到千发的格林炮弹,(事后精确统计为875发)就平定了比金卑强大数倍的鞑靼威胁!

“长生天在上!我——帖木儿,领兄弟脱脱木、勃尔术于今日与大铁血朝汴州侯爷Panzergu结拜为安答!天地共鉴、日月可表——”

“好——本侯爷今日就入乡随俗,在你们的长生天面前——我——大铁血朝汴州侯爷Panzergu愿与鞑靼大汗帖木儿、脱脱木、勃尔术结为安答!天地共鉴、日月可表——”

“脱脱木、勃尔术,还不快见过二哥!”

“二哥在上!受小弟三拜!”脱脱木和勃尔术从命向我行了三叩大礼!

“三弟四弟免礼——快快请起!”我扶起脱脱木和勃尔术,准备向作为大哥的帖木儿行礼——

“侯爷千万使不得!您是天朝之人,我一个蛮夷,如何受得了你一拜——”

“现在,你不是大汗!我也不是侯爷!我们是安答——刚刚结拜的安答!”

“侯爷肝胆相照——帖木儿心领了!但这礼帖木儿决不敢受!您是侯爷,是这一带的最高长官,草原再大——也是您汴州侯爷的领地!帖木儿虽然是大哥——但是决不敢受侯爷之礼——”

“大汗既然如此——你我就不分什么大小吧!都以‘安答’相称吧!”

“如此甚好!”帖木儿转过身,对着身后的鞑靼骑兵高声宣布:“长生天作证!在我帖木儿和我兄弟脱脱木、勃尔术的有生之年,决不与大铁血朝刀兵相见!各位在此做个见证——我帖木儿违反誓约,让长生天的霹雳将我的灵魂劈出我的躯体!”

“大汗英明——大汗英明——”

……

这恐怕是我从军以来“打”得最漂亮的一“仗”!以最小的消耗达到了最大的目的,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一举解决了西北边疆的问题!而且还成功收服鞑靼‘草原雄鹰’帖木儿三兄弟。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的数十年中——鞑靼族不会成为大铁血朝的心腹之患——这也得感谢他们开明的大汗!如果他冥顽不化下令骑兵冲锋的话——他带来的120000骁勇的鞑靼铁骑将不会有多少再回到草原和他们的族人团聚了!这也是我和帖木儿英雄惜英雄的共通之处——

天池的‘罗刹之冢’让罗刹人至少两年不敢再踏入大铁血朝疆域半步,(事实上确实如此——)鞑靼草原此刻也臣服大铁血朝!因此,目前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并不是如何防御——而是如何经营从汴州到天池那漫长的、延绵万余里的北部边疆!汴州——天池一线常年战乱,早在史家军当政时代,就有将近四成的边民为了逃避战乱而迁徙到了山海关以内,基本的生产秩序遭到了彻底的破坏——残破的村落和荒芜的田地随处可见!(以至于史家军的爪牙们一时间连壮丁都抓不到、赋税都没办法横征暴敛——)虽然朝廷免了史州地界的赋税,而且每年还调拨军费黄金500万两、赈款黄金200万两,数量虽然可观、但是由于被史家军上层高级将领层层盘剥转扣,真正到兵丁或者百姓手里的不过百分之二到三而已!如今随着史家军的覆灭、金卑族的灭亡,流离失所的百姓开始陆续返回自己的家园,开始恢复生产和生活。有基于此,我除了上奏朝廷请求继续免除北疆百姓赋税的同时,还效法诸葛亮之法——命令各镇驻军除了日常训练之外也必须帮助百姓从事放牧、屯田等生产。当然,这不是白干的,生产所得百姓得七成,兵丁得三成——此举既能帮助百姓重建家园,又能让驻军获得计划之外的补给,再者可以大大增进北疆的军民关系,真可谓是皆大欢喜!

自我成为北疆最高长官以来,沿着汴州、山海关、宁远、辽阳、安东、天池一线新构筑了一道长城!辅以完备的要塞系统。目前300000人的彪骑营队伍中有280000人被部署在新长城一线的各个永备要塞之内!目的就是为了让边民能够放下心来,重建他们的家园!两年的时间内,大铁血朝北部边疆区的生产秩序基本恢复,作为对我军屯政策的回报——彪骑营新招募的10000人侯爷卫队就全部由当地小伙子组成!随着“军民共建北疆”(观众:晕——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运动的深入,北部边疆的部队就被当地人称为“北侯军”,(由于我的两个侯爵封地都在北疆,因此我被当地百姓称为“北侯”!)同时随着我正式退出了北府军,“北府军彪骑营”——这个饱含着荣誉、自豪、勇武和英雄的名字也完成了它的使命成为了历史名词!

……

远离权力中心的我在群山环绕、四季如春的天池静静地观看着大铁血朝立国以来最大的一场风暴!军政分离所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朝廷做梦也没有料到几乎五成的高级将领撂了挑子,其中以朔州影响最为严重!作为知府的‘燕双鹰’和兵马节度使的‘杨小七’先后挂印辞官、回归影子军,使得朔州的行政和防卫瞬间处于瘫痪状态!这让朝廷手忙脚乱了整整一个月!同时朔玄郡王‘笑漠红尘’奏请调天下兵马大将军的奏章得到了朝廷的批准,这么一来,整个朔玄郡也处在了‘无政府’状态!(观众:晕菜——那时侯“无政府”这个词发明出来了吗?)严酷的现实让朝廷一边破例发榜天下招贤,另一方面竭力安抚交出军权留下当官的高级将领们——以免再生祸端!

对于我这个边疆大将他们自然不会不管不顾!由于职位缺口巨大!朝廷委我全权管辖幽州的行政和防务!(同时兼任一个地区的知府和兵马节度使——这在大铁血朝是不多见的!也就是说:在幽州这一亩三分地,我说了算——与我的采邑无异!)并且在当月就发了三倍的俸禄和军费。(什么?朝廷为什么这么‘大方’?废话!本候爷坐拥北疆、双料侯爵、一等功勋尉、手握重兵,还有一个号称‘草原雄鹰’的安答!如此势力即便有二心也必须极力拉拢为上策,更何况拥有如此势力的我还对朝廷赤胆忠心呢!)嘿嘿嘿——这下子爷也尝尝封疆大吏的滋味——

但是伴随着这好消息的同时——我也得到了一条自认为不那么好的消息:朝廷委任的新任朔玄郡郡王竟然是在我的天池侯府被夫人萧嫣然和二夫人‘财神’手下丫鬟们一顿暴打之后扔出大门的原朔州兵马节度副使‘鄂狼’。

“哎哟我的妈呀——居然是他——当了郡王还不找我算旧帐啊——”我想着,“来人!马上派人去朔州打探——探得速速来报!”

“领命——”

……

但愿这家伙别记着旧帐——我跺着跺着,觉得应该和夫人嫣然商量一番,想到这——迈开步子朝嫣然的房间走去——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