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种战略轰炸机-轰6K横空出世 ZT

wqllxl 收藏 104 51515

作者 化外


西飞“某重点型号”神秘飞机揭秘


歼十高调公布之后不久,最近又有一次高调公布西安飞机公司“某重点型号”飞机试飞成功(见附后报道原文),用辞之夸张,让人觉得应该是和歼十意义相当的什么新飞机,也就是把空军某方面的力量跨时代提升。


但是什么呢?歼十在官泄之前早已人所共知,所以飞机本身对关心者而言毫无悬念。但这次突然杀出一个“载入西飞、乃至中国飞机发展史册的一个永恒的瞬间”,但西安市副市长都能去,应该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创新,所以搞得军事发烧友们一时不知所措。


轰六改进型?靠,几十年的苏联老型号还改鸟啊改?即使官泄喜欢夸张一点,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而且还用了十三年,西飞怎么这么笨笨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上流传的轰6K照片


大型运输机?靠,听起来过瘾,但未免过于空穴来风。大飞机十年之内能搞成就不错了。


轰九大型远程隐身超音速战略轰炸机?靠,你何不干脆就说F-22,更过瘾。


我跟踪搜索了各种猜测报道(所以没有马上说话),估计是传说中的轰六K。


根据如下:


1。首先,根据官八股报道,这是大飞机(领导上去和机组人员握手合影),但又不是全新的绝密机型(西安市副市长都能去)。


2。运输机除非是大型,否则即使官八股也不至于如此重墨。但大型运输机不可能如此毫无征兆出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试飞员李中华曾经在采访中对轰-6某改型有过描述


3。歼十试飞员李中华有过一段采访报道,谈他去西飞试飞场的经历:“试飞机场,座车在停机坪上缓缓驶过,我的脸不由自主地贴在车窗上,随着眼前闪过的一架架飞机,心跳不停地加快——单座的、双座的歼十;漆成黄色正待试飞的改进型国产双发三代战机;等待交付的改进型歼轰七;身背“大蘑菇”“小蘑菇”和扛着“平衡木”的大中型运输机;不远处,一个庞然大物正在跑道上缓缓滑行,乍看上去十分眼熟,但细加分辨,却发现发动机和机翼挂架又有不同……长久以来,许多被认为是网络神话的东西,竟然全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 ”


关于庞然大物的描述,和网上流传已久的六挂架轰六K是一致的。


4。最直接的证据,是该报道同一天,央视露点,亮出轰六改型的透视图:


5。最近网上刚出现一套扫描的文字照片,详细描述“西飞某重点型号历时十三年研制过程”,其中提到“用我们的青春让某重点型号焕发青春”、“新型号70%使用新部件”,至此轰六K无疑。


但是,轰六改型如此重墨描写,是官八股吹牛走火吗?


不一定,看轰六K性能如何、设计目的是什么。


1。航程:根据零星报道和谣言,轰六K改用大推力涡扇发动机(原来是涡喷),推力加大5吨,而且省油,所以航程肯定远大于原来的6000公里。这一点从照片上明显增大的进气口可以得到辅证。10000公里航程应该是有可能的,因为中途流产的轰六I航程已达8300公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轰6是中国空军已经使用几十年的一款老式轰炸机


2。载弹量、升限:推力加大5吨能干什么?既然气动外形基本不变,超音速可能性不大。那么增加的推力是用来增加载弹量或者提高升限的。原轰六最大载弹量9吨,实用升限13公里。现在使用复合材料,据说机身重量降低6.3%,也就是4吨左右,那么估计载弹量至少能达到13吨,升限希望能达到20公里以上。原轰六一个致命的缺点是机身不能气密,所以升限很低,而现在已经有“某重点型号”气密试验的报道(见附后),所以升限提高肯定是设计改进重点之一。


3。其他:据传,轰六K在气动外形基本不变的前提下进行了局部隐身改进、使用隐身涂料,雷达反射截面降低到原来的一半左右。使用地形匹配雷达和其它现代航电系统,能在海面50米、地面100米超低空高亚音速突防。


那么,轰六K能有什么用处,值得如此吹嘘?


一个字:空射远程巡航导弹。


既然已经超标了,那就干脆再加一个字:远程战略轰炸机。


对台湾地面目标攻击,空射比陆基导弹精度高,杀伤力大。对航母攻击也如此。但解放军原来一直苦于没有大型轰炸机,远程巡航导弹即使造出来也飞不上去,现在轰六 K出世,获得空射远程巡航导弹能力,填补了一个巨大的战术空白。虽然这个平台本身在当今世界上达不到歼十的相对水平,但在台海战争中的战术价值和阻吓美国介入的战略价值非常现实。


中国空射巡航导弹一直很神秘,传说中的包括红鸟系列对地导弹和鹰击系列对舰导弹,其中最神秘的是和俄国联合研制的红鸟2000超音速隐身对地巡航导弹。现在看来,至少红鸟2000已经有了发射平台。


有了轰六K,台东机洞就可以解决了。


附:相关新闻


西安飞机公司某重点型号飞机3月1日首飞成功(飞豹 — 歼轰七 — 改型)


2006年3月1日中午,和煦的阳光、轻快的乐曲给开阔的机场平添了一派喜气。某重点型号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腾空而起,经过18分钟的飞行后,飞机平稳着陆,安然降落在跑道上,现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中午12时,被喻为“英俊少年”的某重点型号飞机静静地停在机场的西边,银色的机身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地勤人员在做首飞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后,驾驶员立即就位,随即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霎那间,飞机迅速爬升离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豹战斗轰炸机是西飞的“拳头产品”之一


9分钟后,随着一阵轰鸣声传来,开始低空飞行的某重点型号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飞机发射出的12颗信号弹闪烁着、拖出长长的白色“尾巴”,在空中划出几条优美的弧线,转眼间飞机又消失在碧蓝的天际。


又一个9分钟过去了,圆满完成首飞任务的某重点型号飞机满载着人们期盼和欣慰的目光,缓缓降落。


该型号总设计师周振国介绍说,该项目是国家重点研制项目之一,研制周期短、任务重、技术难度大。在该重点型号从立项到成功首飞的一年多时间里,西飞集团公司、配套的厂所通力合作,顾全大局,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攻克了设计、制造、试飞中的各项难关,确保了研制工作的顺利进行,按计划实现了首飞。


首飞结束后,试飞员汇报了首飞情况。空装科订部陈国友宣读了空装科订部对首飞成功的贺信,中国一航产品部刘春晖宣读了一航对首飞成功的贺信。 首飞仪式由西飞集团公司总工程师杨尤昌主持。


西飞某重点型号试飞报道原文:


2007年1月5日14时55分,随着某重点型号飞机腾空而起,这一刻成为载入西飞、乃至中国飞机发展史册的一个永恒的瞬间。2万多西飞人13年的期盼凝聚在这一刻:某重点型号飞机首飞圆满成功!


掌声与鲜花、笑语与自豪装点着冬日暖阳照耀下的机场。中央军委首长、空军装备部首长、国防科工委领导、陕西省委副秘书长、西安市副市长、中国一航、中航二集团等单位领导与数百名西飞参研人员共同见证了这激动的时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轰6M的原型机 该型可外挂4枚导弹


14时50分,随着首飞仪式主持人、中国一航副总经理李玉海宣布:“首飞开始!”。银灰色的某重点型号自西向东,穿过观礼台,缓缓滑向跑道。随着优美的滑跑,在一阵轰鸣声中,飞机昂首直刺蓝天,在观礼台前腾空而起!顿时,全场掌声雷动。人们仰首目送着飞机矫健的身姿融入在碧空之中……


15时06分,飞机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打出的一串彩色信号弹在空中散开、飞舞,飞机开始通场飞行,如潮的掌声再次响起,激动、自豪洋溢在人们的脸上。


15时15分,飞机打开两个白色阻力伞,平稳着陆,减速滑行。经过蓝天洗礼后格外雄壮的飞机,稳稳停在观礼台前方。至此,某重点型号首飞圆满成功!现场的领导兴致勃勃登上英姿勃发的某重点型号飞机,与机组人员亲切握手、合影留念。


首飞仪式后,西飞集团公司总裁高大成汇报了某重点型号研制过程和体会。中央军委首长、国防科工委领导在发言中充分肯定了某重点型号研制的重大意义与前期的工作情况,对后续工作提出了希望与要求。一航副总经理李玉海代表西飞以及各参研单位做了表态发言。


西飞某重点型号大型飞机冒着雨雪进行气密试验


11月8日中午,某重点型号飞机被牵引车缓缓地引入阎良机场跑道的东侧试验场,即将进行的全机电子系统综合调试是整个型号研制中最关键、最重要的环节。西安飞机工业(集团)公司作为该项目研制的主要单位担负着试验的总体协调和相关项目的配合。有效地组织调动参研的多家单位按计划、高质量地完成试验,这对西飞的调配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是一次考验。



空旷的试验场上,巨大的飞机迎着冬季的寒风昂首挺立,电源车、空调车、通风车、加油车等十几台不同的车辆围在飞机四周,发出轰鸣的响声,机上机下几十名专业人员在紧张地忙碌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轰6挂载反舰导弹


重点型号研制一天天地逼近计划最后期限,西飞与各方参研单位每天的作业已不分白天黑夜,按小时进度排定工作,多项程序并行展开。


11月12日清晨,气温骤降,入冬以来第一场雨夹雪突然降临。而各项试验仍在继续。西飞项目执行经理韩一楚跑前跑后地协调着,守在现场的高级项目经理拜明星和项目经理陈中革的手机几乎成了热线,他们与各个部门不停地联系,一天的电话量多达上百条。


由于受外场条件的影响和机场飞行任务的制约,一些重要的试验项目大多安排在夜间进行。白天,大量的准备工作和局部试验在紧张进行。西飞试飞站承担着为现场的空调车、电源车等各种车辆加油的任务,两三天的加油达上千公升。负责人员接送的西飞运输分公司老司机杨关海每天天不亮就到现场,夜里十一二点才走,一趟趟往返于机场和公司各单位之间,一天的行程多达200多公里。夜里,机场的四周被夜幕笼罩着,寒风阵阵,大家不畏严寒,常常工作到半夜12点。



几天来,在西飞高效的协调下,各项试验有序地进行着,但由于电源车超时间供电,出现电压不稳的现象,影响了试验的正常进行。


11月16日上午,心急如焚的西飞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该型号研制现场副总指挥杨尤昌召集西飞项目办、试飞站、维修分公司、设备分公司、动力分公司和一飞院、试飞院、电子系统等各单位,??改为地面电源。


西飞设备分公司副经理王新民和53厂厂长李林快速组织人员赶赴西安进行采购。当晚7点,1600米的专用电缆送入试验现场。第二天,在西飞和试飞院的努力下,4组粗大的电缆从200米外的配电站接入试验现场,保证了试验项目继续进行。


经过14个日夜的鏖战,大量的试验科目逐一完成。


11月21日晚,飞机从机场牵引回西飞停机坪,随即进入整机气密试验。



11月22日上午,一根白色粗壮的风管伸入机身底部,随着阀门开启,强大的风力顺着管道吹入飞机,压力表的指针一点点移动着。西飞飞机维修分公司的工人们在飞机四周仔细地检查着漏点并做出标记。


11月23日晚,几组探照灯将气密现场照得如同白昼。19时50分,西飞副总质量师廉锦带队登上飞机与电子部门的技术人员进行电子系统机上交接。21时,气密试验再次开始,隆隆的送气声在夜幕中回响……


11月24日,冒着雨雪,气密试验仍在继续。(吴宏伟)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