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30节 新的开始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30节 新的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老军营号”从延平起程,他们回来带来了黄固给岳效飞的信,使他知道了福州事情的进展。所以他会在船上的心情非常写意轻松。脑海中全是对于到了福州后的发展的憧憬,是的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并且到那里才算与“国际接轨”。

王婧雯、宇文绣月陪他站在船头。风迎面扑至,揉动两女额前发丝,湖绿色的裙和白色的长裙也在风中轻轻飘动。两女遥望着江面,虽然不在有了离别的泪水,可是显然却还沉浸在离愁中没有回过味来,显的有些意兴澜珊的样子。

江边,是老军营长长的车队,几百辆旅行车在所有军队的保护下拉开了长长队列。家就在车中,这样的旅行这个时代的人不要说做过,恐怕想都没想进,以至于老军营的这次迁徒所用的旅行车,经过再次改造后,成了许多商贾的抢手货。

车队里的人不时向船上的人挥着手,呼喊着。

王婧雯的心还在延平的码头上。

短短时日里娘新的额上,眼角上似乎添上了些细纹,不顾自己的眼泪湿沾巾还一个劲的叮嘱自己的女儿。“婧雯,那个岳家小子要欺负了你可记着给为娘来信啊!……婧雯娘知道你性子烈,可也要容让着那个山里来的野小子……婧雯……”听着娘的一声声叮嘱,王婧雯只知嘴里应着,眼中泪水如泉涌出。

我们年轻人在离开父母时往往少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相信看我书的朋友中有不少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父母出来追寻自己梦想。那么请写封信或是打个电话,要知道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无论我们是否成功,他们只在家那个温暖的彼岸默默的看着我们,心里在祝福、在思念。

宇文绣月虽然也有些离愁,不过她比王婧雯更加会掩饰自己的心思。反观王婧雯,情绪就明显的相当低落。而岳效飞这不怎么会照顾人的家伙只顾与岸上的人相互大声吆喝,或开着玩笑。看着姐姐眼中的幽怨,宇文绣月被岳效飞拉住的手,轻轻摆了罢,并向他示意要他多多关心王婧雯。

岳效飞扭头望向王婧雯,他很清楚她心里的苦楚,远离家、远离父母远离她所熟悉的那些亲人。在岳效飞眼中,王婧雯不单上个女强人,不单是个……她是他的妻子,一个需要他痛,他爱护的小女人。

“安仔去拿我吉他去”想了一下,什么能比一场的晚会更加使他放松心情。

岳效飞船上加上水手大约有近百人,男性的单身都被安排在车队之中,所以船上的乘客里面有很多都是女性,更有大批宇文绣月手下的人,故此一台晚会是很容易举办的。不过这样做也有了一个不好的后果,岩上的赶车的青年人不少因此出来车祸,眼睛只顾看着江面上的船队,一个不留神赶着马车闯江里去了,引来一阵欢笑、怒骂,好在一旁军队跟着呢,这些也仅是些些小事不值一提。

好歹把王婧雯的情绪从离别情节中抓了出来,岳效飞得犯自己的愁了。

到了福州第一是圈地盘,马尾区是一定要全部拿下的,至于那里的船坊只好让他们去死了,有了地皮先期要做的把各项工场的生产先恢复起来,不过靠自己的财力是不怎么够的,除了过去那些工厂而外,第一个新工厂应该是灌头工厂,虽然暂时没有铁皮,可以先以竹筒和瓷瓶哄哄人,比没有好。而且这个在福州肯定是适销对路产品,航海么!光吃那些没营养的哪行啊!第二个该是搞什么呢?我们钢产量还是太少,缺啊!我那会上什么钳工,学采矿和冶炼多好啊!

“嗯!我出技术,他们出地皮和人力,相信有那些人愿意来做作的。”

夜了,路上的人燃起枝枝松明、打起灯笼,排着队在军队的炊事车前排起长队,五个炊事班要供应几千人的饮食,这饭吃的可是有些时候了。

岳效飞的饭是在船上吃的,安仔把饭给他端来后,就跑到一边去当他的花心了,现在有两个小丫头那么多,小叶子似乎也比过去要温柔许多,“看来岳大哥说的对,有竞争才会有提高。”

手中的筷子就不往饭上落,脑子里还在那瞎想呢。“将来我造的船……”岳效飞一直就喜欢当时在网上看的那些帆船模型,现在眼看就要到福州了,到了这个地方一不能离了海运,二不能少了造船,那制盐也是要插一手的。钱嘛谁嫌多啊,还有什么呢?

“到时候我们建的城,可不能再按地名叫了,我们的城就叫……就叫神州城,那我们的军队不就叫神州军了,呵呵……还有我要有大量的船队,澳州不知道现在被西方世界发现了没?管他呢,打呗反正我只要一个港口城市,多的我也不要,有个立足点就行。……那美州……有点太远了吧!……”

“夫君,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宇文绣月笑嘻嘻的笑在他身边,另一边王婧雯接口道:“我们夫君还能想什么,还不是想着怎么把别人的钱哄到自己荷包里去么!”

戏弄自己的男人,可能永远是当妻子的权力。

朱聿键的宫人分乘了两艘大船,其他的官员无一不是一家一船,“真不知道他们哪那么东西,哪来那么多人。”

江边大大小小停上一长串的大小船支,岸边也停了一片大的车阵,只不过官军、官、宫里的人和老军营人的那些人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分界线。

老军营这边传来的是人的吆喝声、谈笑声、孩子的哭声、牲口的声音,外围老军营的士兵们往来巡逻,不时发出喝问口令的声音。

反观官家这边却是笙歌声,酒宴声,可是就整个营地来说显的那般冷清,并隐隐透出一分凄凉的模样。黑暗中,人影幢幢,那是巡逻的兵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