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9节 路在前方

不笑生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姜大哥……小姐……姜大哥……小姐……”眉儿一叠声的叫着,闯了进来“你们不知道……今天可厉害了……长乐帮全完了……知府也……”

“慢点……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纪敏萱手中正端着一碗药,递给姜勇。而姜勇正听眉儿说那没头没尾的话,一双眼睛直看着眉儿由于跑动添了些红润的小脸。结果纪、姜两人的手阴差阳错的抓要了一起。慌忙躲闪之下,一碗药汤洒了大半,把两人给搞了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搞了半天方才搞好,两人都无奈的看看还准备喋喋不休多嘴的眉儿。

眉儿俏皮的吐吐舌头道:“这……也不能怪我,只是今天咱们福州是出了大事了。”

“今天有一大群穿了和姜大哥一样怪模样的绿衣服的人,不但对长乐帮大施杀着,连知府的官差都给押了起来,说什么那里参予临江楼的所有官差要做什么三年工来还,邹知府还被讹了很多银子才罢休,据说现在又和郑将军的军队在江边对峙呢,听人说郑将军的兵马只是和那些人相互看着,谁都不动手。”

“这个自然,他是朝廷命官,自然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动手,他也得敢才行。”姜勇一付鼻也朝天的嚣张模样。

纪敏萱真的没想到。当时姜勇给他说老军营的报复会很快来到时,她还不怎么相信,据她的经验来讲这个朝代里哪个首领又会为了自己手下小兵的“公道”出动大军呢!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不由的她不信。由此她对于老军营的期盼更甚,也坚定了她将这四海坊的命运交付给老军营的决心。

他猜的不错,郑鸿逵的军队是和黄固领的战车在江边对峙。郑鸿逵不是不想动手,就算对方有九辆战车,自己的人多势众,淹也淹死他们了,不过他还是怕,他怕的是在船上已做好了发射准备的火箭炮,据朝中的可靠消息,这个东西的威力太大,一瞬之间自己点来的这两千兵马只怕剩不下几个,他不知道的是这玩艺要装填的,而这次炮排只来了炮,那几辆弹药车是一辆没来,所以这火箭炮只能发射一次而已。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岳效飞在延平大闹的事此时已传遍了整个闽地,而且他那战车和初次露面的火箭炮的射程、威力等隆武朝廷的官员还是知道的比较清楚的,这全都得归功于陈天华的爱国忠君之心,只是不知道朱聿键记不记得他的‘好’呢。不过当官的都清楚,这种事听可以,传不行,有损皇家的威严呢!将来谁要传了出去,皇上还不知道要怎样处理呢!

黄固来时就做了和郑鸿逵对峙的准备,这火箭炮也是用来压住阵角的宝贝。之所以选择黄昏才动手,就是因为要与郑鸿逵对峙为目的的。你想天黑之后,郑鸿逵的军马未必擅长于夜战,就算真打起来天黑后明军也难以摸清他的实力,再者火箭炮的威力尤其恐吓的作用夜间更大。一炮下去,定然是一片鬼哭狼嚎的惨叫,就这份气势也能震慑对方。最后就是真的是打不过的话夜里跑好跑些。

七八百人被黄固手下逼着写下了“卖身契”,上书因本人不慎,导致福威镖局损失若干,愿三年劳作补回,云云。

“郑大人,久仰、久仰……”办完了这些事的黄固一付嘻皮笑脸的模样,只不过黑夜之中郑鸿逵未必看的清罢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老军营的黄固黄铁马,阁下如此做为怕有损阁下威名吧!”

“小子哪里有什么威名,要说损的话也是人家不还债才会损的,这些人已写下了契约,愿以劳做还债,我的威名又到哪里去损呢。”

“哈……哈……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黄固黄铁马也是如此贪财好利之徒。”

“过奖、过奖,郑大人实在是太看的起在下了,郑大人也替在下想想,在下这些兄弟可是要吃饭的,在下比不得大人,大人是官家,官家是由百姓养的,在下可是要全靠自己和一班兄弟拼命呢!”

“好了,黄固闲话休提,我等俱是明白人,你且说个明白,你到底意欲何为?”

“如此说来全是误会,在下只不过是讨债来了,这债已讨了在下自然是想回船上睡觉了,只是大人在这里,在下又哪里敢呢!”

“好说,只要你守咱们福州的法纪,我郑某又哪里愿意大半夜在这里喝西北风呢。”

郑肇基就着灯笼火把的光亮,瞅着父亲的脸有脸颊,因为咬紧了牙而显出一道道颤抖的肌肉。

“父亲,孩儿请战,求父亲让我率一队敢死之士从侧后袭击这些屑小之徒,待他们队形大乱父亲再趁机掩杀,定可一举歼灭这些反贼。”

郑鸿逵盯着儿子的脸,他清楚的知道儿子并不想知道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只想为老父亲争回颜面,可不是,这个黄固黄铁马太也不把镇守这福州的郑家子弟放在眼中,只管就此胡为。可是他在心中叹息,那老军营的那些人连皇上都不放在眼中,一个不好就会兵戎相见,真是太也嚣张。可是人家是有嚣张的本钱,试问当今世上有谁可在鞑子精骑之中杀进杀出而一卒不损,人家老军营的人就做到了。(有书友提出南下最急的是明军的降军,这是对的,可是清对于降卒并不信任等缘故,骑兵还是大都由满人来担任的。)

“此事不宜鲁莽,我也曾听人说过延平老军营中尽是些好汉,他们到此目的我们并不明确,些些虚名又哪里值得我等拼命,正经的守好祖宗基业最为重要。”说这话时他深深的看着儿子,他清楚儿子的想法,而他现在也打算这么去做的。也就是说无论朱家、明家这天下都是汉人祖宗留下的基业。

纪敏萱几乎整夜都没有睡,她不但在支起耳朵听,还不断派出得力的家丁出去打探消息,直到天将放亮才放心睡下,临睡前她想:“姜大哥的那个建议固然值得考虑,可是我还要见了老军营的首领看看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