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8节 我是恶人人怕谁

不笑生 收藏 0 5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8节 我是恶人人怕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一句闲话:最近有很多书友在问,主角到底打算如何做?其实这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主角一个工人他能想怎么办,一个没什么王者气息的人,他会怎么办!这是其一,其二,倘若我直白的把他的伟大理想说出来有有何意思,请注意他和他手下的作法。正所谓理念是在作为当中体现出来的。

长乐帮的帮众、门徒们在长乐帮总舵的门口展开了一场血战,不应该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横七竖八的尸体几乎要将长乐帮的门口堵住,血水汇在一起,几乎要成为一条小溪,它们奔腾着,席卷着生命呼啸着流入清清的闽江。

长乐帮的帮众们从未想过,只因为一个小头目的几句话,只因为他们的勇悍,他们就付出了一百多条人命。

长乐帮的门徒们在箭雨中扭动身体,向下倒去,身上的血早因为几个窟窿而几乎要流的尽了,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看见了他们的帮主,那个平里显的如此牛B的人物,这时显的更是牛B,因为他害怕的方式也显的那么的与众不同。

祖天杰跪在地下,抱着头口中大叫“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裤裆下显湿淋淋的,原来他已经被这满地的鲜血吓的尿了。

“看你那没出息样儿,就这个德性还出来混黑道。”嘴里轻蔑的说了一句,拉着手中用来做信号弹的烟花。

“噗——咚”

天空再次绽放了一朵礼花,箭雨如同来时的那样,无声无息的停了。战车门开处,一群绿衣人从战车中涌出来,嘴里再次大叫起老军营的“格言”。

“双手抱头蹲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惨叫声再次响起,这是反应慢了半拍的人的下场。地下又多了几具还在作死前最后扭动的尸体。

剩下的人学这次学乖了,一个个都抱着头,蹲的规规矩矩。可以保证就算训练上半个月也不会比他们做的更好。

黄固对血流成河的场面见的多了,这对他来说是小场面。经过这么一闹连个看热闹的都没了。他跳下战车,也不顾现场上的人并未全部搞定,只管一步三晃走到祖天杰面前。

“大……大……大……大爷,别杀我……”

祖天杰现在对犯了他老爹给他说的戒律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没好好记住,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怕……怕……怕什么呢!你们长乐帮不是在福州很牛B么,怎么就这么个草包首领。别怕,现在我不杀你,但你得明白,从即刻开始,你们长乐帮在福州的所有产业都归我们所有。”

祖天杰一听今天不用死,喜出望外,他心里明白,眼前这些人杀人跟杀个鸡一样。若说自己在福州办点事还要上下打点的话,这伙人别说有没有银子,恐怕他们有银子也不会上下打点罢。

“师爷,快……快拿账薄,着人领着诸位大爷清点产业。”

“是……是”师爷由两个战士押进帐房去了。

黄固笑吟吟的坐在长乐帮门口的石狮子头上,他在等,等那些个来找倒霉人来。

原来祖天杰一听被人围了大门,冲着手下喊道:“这还不是造反么,快叫邹大人率了他的衙差们赶来,小的们打起精神好好把门口这些人给料理了,一会那些官差来了也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日后省的还有那等不开眼的来找麻烦。”

邹维文坐在那辆“满街跑”当中,向长乐帮的总舵赶去,车后跟着一齐跑来的大约一百多官差,二百多官兵。这不是他全部的人马,可是福州是个大城,各个地方的人手不能抽出太多,这些也是他仅能凑出来的手下了,有一点他可以保证,这些人十个中九个是他的铁杆。

细石路面上,三四百人乱糟糟跑起来,也能趟起一阵极高的灰尘。

黄固看的出来,那边趟起的烟尘,可他毫不理会,他是来讨帐的,有什么比欠债的自己送上门来更好的事呢,这足以说明邹知府的忠厚。

三百多人好大的一堆呢,要说这三四百官差的装备恐怕还不如那些长乐帮的人呢,可是官差是“官”哩!他们凭的不是手中的刀枪、铁尺,他们凭的就是那个字“官”,在以往的日子里,这一个字就可以使他们无往而不利,今天他们靠的就是这个字。三四百人围成了一个月牙形,半包围着在长乐帮总舵门口的战车。

黄固乐了,为什么?因为邹知府不但来了,而且他来的方向、方式跟黄固估计的一模一样。

“噗——咚”

再一朵礼花升天,除了大门处的四辆战车而外,其余的六辆战车飞快的绕过大街,他们要绕到官差的队伍另外两个方向,如果他们想要跑的话,除了向闽江中跳以外,另三个方向就是自杀。

“你们可是要造反么”邹维文壮着胆子,排众而出,站在官差队伍的最前面。

“我们声明,我们是延平老军营的人,我们的人身、财产必须得到保护。”黄固大声叫出老军营的人经常说的一句话,随后接着说:“邹知府这话你听过吧,当时你手下的官差不是还有人说‘去你妈的吧!什么狗屁老军营’这样的话,你不会忘了吧!我这可是有人证的。”黄固微微扬了杨手,他的手上抓着的祖天杰的头发,牵着祖天杰,好比在牵一条狗。

邹维文记起来了,那时抓那九个怪人的时候,他们似乎是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过到底一样不一样他现在可没心情去证实,因为他看见了长乐帮门前大堆的尸体,以及蹲了一地的长乐帮的帮众。心中盘算,自己可没祖天杰那么耐打,要让他如此折磨,只怕一条命也就不见了,可是自己好歹是个“官”哩,这面子当然是不能丢的,否则可是丢朝廷的脸呢!

“是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造反不成。”

“造反不敢,讨债而已,明告诉你,今个你不还清债,你和你手下的人全部都得死。”

邹维文比之祖天杰到底是多了一点点的见识,当他见了黄固这个阵仗,知道自己来错了,而他手下那些官差们发现面前这此凶神恶煞的人把“官”字根本就不放在眼中时,他们傻眼 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