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7节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不笑生 收藏 0 18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7节 恶人自有恶人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黄固军汉出身,加之又当了几年的山贼,做起事来自然是无所顾忌。岳效飞派他来也是没办法。最初想派徐烈钧来,可因头一想他的实战经验还是太嫩,而且这也不是战场上做战,这样的事变数太多,派他来还真不放心又不敢让陈天华跟着,倘然他跟着到头来还不定会做出什么来。本来慕容卓要在的话也是干这个事的行家,只可惜人也没在,无奈之不只好派黄固来,没最先考虑他,倒不是怕他不行,只是知道他素来行事心狠手辣,来了还不定闹出多大动静。

黄固狠,但他不莽。到了福州安顿下之后,第一件事先是弄清楚先是到大牢里看看,那几个人怎么样。花了几十两银子的进门费他算没费什么事就见到牢里那几个人。

但凡这个年头做狱卒的衙差,没个不在犯人身上打主意弄银子的。只要你掏钱不该见的让你见了,不该办的也让你办了;只要你不掏钱不该死的会死,该见的见不着。狱卒头领是个广东人,不怎么爱干净,一身衙差的衣服被他揉的个乱七八遭,估计打穿上就没脱过。看那颜色估计打做好见过几水也还不一定呢。

得了银子,他点头哈腰把黄固向里让。

“这位爷,您里面请,你可快着点,这里我可担待着呢。”

“没事,我就是按家主人吩咐问他们几句话。”黄固点点头。

待走到牢门前,挥着手臂大声骂道:“喂,你们几个王八羔子,怎么当伙计的,他老板的事丢下去干那没来头的事,误了老板的事你们几个该当何罪,你们对的起老板吗?如今知府老爷也生了气,要好好收拾你们几个,你们等着吧!”

狱卒只远远的瞅了一眼,见黄固离那牢门也还有点距离,也就没有过来。

杜唯他们几个一付唯唯喏喏的模样,个个都不吭大气,不过眼中可看的清楚,黄固手中做出手语,“注意,待机而动”。

杜唯递过话去,“是啊,我们可把老板的羊丢了一只,现在就剩下这几只了。”

黄固知他问刘、姜二人的情况。

“是啊,你们可真不让人省心,那两只羊一只自己跑回去了,另一只还没找到呢!”(一个已经回去了,另一个不见了)

“喂呀,有只羊可是有病呢,喂了姜也不见好,跑不见了可就坏了,别是给拐了去。”(姜勇带伤呢)

“这个我可不知道,反正回去那只要好好的,没病”(回去那个没伤)

“行了,知道了老板会想法找的,听说给别人窝家里了,回头我去问问看”(姜勇的事家里已经知道,听说让人救了,现在还在找呢)

“哦!那就麻烦你了,回去了给老板说我们会在这好好反省的。”(会做好准备配合行动)

黄固满意的回到船上,再踩了两日“点”后下一步就是要杀鸡给猴看。

傍晚是马尾这边人最多的时候,一是正值船坊那些工匠下工的时候,二是那些做小生意的也为了趁这个当,加意的吆喝起来,三是那些赶海的女人孩童们都提了桶篮满满的海菜、小鱼等等鲜物来集市上来卖。

码头上,两艘船上的士兵们列好队伍,听着黄固这“土匪头子”给他们训话。

“记住,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是”手不的士兵杀气腾的齐声应道。

在岸边看见这情景的人,都忙着吆喝自家的婆姨、孩子回家,又或是那些帮众们飞报祖天杰得知。有不知情的看见这不用牲口自己会动的车,都跟车后面看西洋景。

十辆战车寂静无声的行向祖天杰的长乐帮的总舵。

“快,快那怪车已经向总舵那边去了,敢是谁活的不奈烦了,找咱们长乐帮的麻烦,叫齐了兄弟们快去总舵帮忙。”

长乐帮的帮众也不傻,看那些怪车的架势定然是要对总舵不利,所以都拿了家伙蜂拥向总舵所在。

祖天杰在家中正在逗弄廊下挂着的鹦鹉,另一只是须弥不离手的那把宝刀。

“帮主……帮主……”看门的手下全然忘了规矩,直接跑入了内宅,口中只管大叫。“帮主……帮主……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呃!”祖天杰听着那看门的所发出杀猪般的声音,自己也稍稍的悔了一下,“嗨!真是那日真是叫那娘们的颜色给迷的昏了,怎么就把老爹交待的‘三不得罪’中的第一大项就给忘了,不明来路的不得罪,那日那十个身穿怪异衣服的人却不正是不明来路之么!”其实他要知道内情的话,恐怕可悔青了肠子才合适。

“嚎什么嚎!”他嘴里冲那大叫的手下一巴掌挥去。

“啪”那手下只捂了脸,一句多余了话也不敢多说,只是张嘴吐出两颗牙齿来。

九辆战车已分了四面围住长乐帮的总舵,都待黄固的信号便就开始杀人。

黄固站在大门当前的一辆战车的车顶之上,冲着那门口拿着刀枪棍棒的一群长乐帮手下喊道:“叫你们帮主出来,告诉他祸事来了,立即双手抱头滚出来投降,否则杀无赦。”

“呸!也不看看你的斤两,就敢在我长乐帮门前撒野,弟兄们给我做了他们。”

一个小头目越众而出,向着黄固唾了一口唾沫,挥着兵刃口中大叫。

“好,给你们脸不要脸,让你们知道知道刀子是铁做的。”嘴里轻蔑的说了一句,拉着手中用来做信号弹的烟花。

“噗——咚”

随着声响,战车之上的炮塔开始转动,效飞神弩开始射击。因为来时岳效飞说的清楚:“黑社会,我没什么好感,这些人又当不得兵,身体早让酒色掏空了,这种人渣留在世上纯粹是浪费粮食。”

当一朵朵血花当空绽放时,当一条条凶恶或狠毒的生命只扭了几扭就此消失时,福州马尾的百姓感觉到了快意,可是同时心底里也冒出了深深的恐惧。他们,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比那些被他们杀了的人更为凶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