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自从在舞会上狠狠地耍弄了赵飞龙以后,彩云在神喻之城已经成为了众多青少年心目中的新偶像,身边围绕着众多的少男少女粉丝亲卫团,也却成为各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俊杰的噩梦,天天领着一大群人到处捉弄那些有成就的年轻人。

赶了月余的路,彩云出发时对于为知的那一丝好奇兴奋,早已经被四周白茫茫的单调消磨干净了,打了个哈欠,彩云无聊地对赵飞龙道:“飞龙哥哥,我们究竟还要走多远嘛?云儿已经无聊死了,早知道还不如在家里耍弄我的几只可爱的小白兔。”天风横刃自闭关后就一直没有启关,彩云虽然很单纯爱玩,但是毕竟是天级高手,有她跟随一定级数的高手一定不敢轻易出手。

赵飞龙忙不及跌地道:“快了,听说那里有很多奇珍异兽,会说话的鸟儿,三个头的豹子,到时候你捉到几只绝无仅有的奇兽作宠物,一定会比你的小兔好玩。”

彩云怀疑地盯着赵飞龙,在赵飞龙心虚地快移开视线的时候,彩云清澈单纯的眼神中落寞、委屈一闪而过,跳下自己汗血宝马,“我到前面探探路,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说完几个闪身已经消失,身法奇快赵飞龙连出声阻止都来不及,望着彩云的靓丽动人的背影赵飞龙愣愣有神,这小妮子只怕真的已经张大了。

卸下重担,虽然全身穿得厚厚的皮毛紧领胡衣,赵飞龙却一身的轻松,有张巡和高礼等人看家,内外政上彩梦把关,赵飞龙非常放心。作为一个强者,自己最差也应该有自保的能力,能够守护自己所有要守护的东西。哪怕是为了简单的复仇,自己要想恢复能力也必须亲自前往天下医者的圣地,天医教的圣坛一探究竟,还有沉睡中的玉儿,那里是自己的希望,是自己强大,是能够永保自己心爱的人在身边的希望。

赵飞龙此行可以说阻力重重,属下大将属臣纷纷出来柬策劝阻赵飞龙,因为这一行要秘密穿过吐蕃,吐火罗、浊跋等国,不说若是走露消息让敌人知道后的后果,只路途中莫测的雪坑、冰裂还是雪崩遇到哪个,只怕都是让人九死一生的结局,冬季成千上万聚集在一起狩猎,饥饿的狼群也是外出人恐惧的一个噩梦。赵飞龙还清晰地记得行前那一夜,与彩梦抵死缠绵,那种美妙的滋味至今仍燃烧着他的神经,两个人不知道究竟爱了多少次。赵飞龙和彩梦都明白,这一分别最早也要大半年才能相见,这一个多月的发展已经使他们一见钟情的感情更加的深厚,如胶似漆到了离不开彼此的地步了。

赵飞龙记得当日自己腥来时,彩梦正甜美地睡着,恬静柔嫩美丽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赵飞龙微微叹息一声,在她滑嫩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以他超越天级高手的灵识,怎么会不知道彩梦根本没有睡着。自己从颈间取出自幼挂在自己脖里的护身符,自言自语地道:“这个护身符一直都在我身上,就让我不在时,让它来保护我心爱的妻子吧!”说着,轻轻挂在彩梦胸前,猛地走下床,掀帐而去。彩梦猛地坐起,望着赵飞龙消失的地方,手中握着尚有赵飞龙体温的玉菩萨,眼泪涮涮地止不住地落了下来,这些赵飞龙的都能够感觉的到,但是为了以后不再让自己留下什么遗憾硬是没有回头。

闪静牵着战马,用力地把自己的腿从深深的积雪中拔出来,抱怨道:“族长,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你能骑在马上,而我们只能艰危步行?连飞龙卫都可以轻松地在雪面上飞过,特战队更是舒服地在树上飞来飞去,闪静知道错了,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小人吧!。”

赵飞龙手拂闪电的鬃髻,嘿嘿一笑道:“公平吗?你也穿得如此厚试试,如果闪电愿意,你也可以有战马骑。”闪静还没有说话,闪电已经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呼呼喷着粗气。闪静苦笑道:“算了我还是自己走吧!”

伦多看到闪静狼狈吃厥的样子,哈哈笑道:“竟然敢打闪电的注意,看来你还是没有吃够苦头,回来再让闪电给你来一次万马冲击。”闪静脸色发青地瞪着伦多道:“你要害死我啊!呵呵……若给我找到机会看我怎么整治你。”

正直隆冬,山风呼啸,闪光却是大汗淋漓,喘着气道:“我说两位大人,你们功力高深,我们可是在集体才开始修炼踏雪无痕,你们以为我们真的轻松吗?”见飞龙卫都跟着大点其头,闪光接着道:“我现在只想躺下舒服地睡他一觉,你们就不要再调侃我们了。”说话间真气外泻,踏在雪上的脚印不由深了几分,见赵飞龙懒散地望向他,立刻吓得禁口不言。

闪雨微微一笑道:“看来你们的精力还非常旺盛嘛!翻过前面的那一座山,就到了吐蕃国境的北方重镇木儿错,吐蕃怕吴起春季闪击他们,派出大将军回历隆奇正在北部检查边防,你们要不要去和他打一个招呼,我们的五百特战队分给你们二百?”闪雨瞄了一眼在树上灵敏地穿行的特战队,感觉可能性颇大地问道,为了赵飞龙的安全,这次秘密行动还是推迟了三天。

柔然出动了五百特战队,五百飞龙卫,而这些特战队和飞龙卫是经过柔然、高礼那里的高手大拼三天选拔出的,不但是整个柔然中的精锐,放眼天下很少有人的护卫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绝对可以抵上千军万马的冲击。这么多人当然不敢集体行动,目标太大,容易暴露行藏,因此总共分成八个分队,已经有五个分队五百多人提前出发在前方打理,左右后面近百里的路上各有百人平行而行,赵飞龙这一队不过百多人而已。

赵飞龙眼光一亮,随又摇头否决道:“我们紧要至极乃是赶快找到当年天医教的总坛,其他的就不要多事了。听说这个回历隆奇足智多谋,能征善战,在吐蕃军方有很高的威信,是吐蕃军方三大支柱之一,和吐蕃善于内政外交的二殿下松赞名关系非浅,据情报他乃是松赞名的亲信,先让他支持松赞名为难一下松赞云吧!吐蕃人我要亲自对付!”赵飞龙回头望了一眼目光迷茫沉默无语的高非凡,心中颇不是滋味,高非凡的伤寒在天恩长老的妙手下,只三日便没有了什么大碍。大病好后人却清瘦消沉了许多,得知赵飞龙要前往天神山后,连高礼的命令也不听,坚决要求跟从前往,却不说什么理由,一路来高非凡都是沉言寡语,赵飞龙心中暗叹都是性情中人。

赵飞龙轻点闪电,闪电会意地放慢脚步,等和高非凡并驾齐驱,沉声道:“翻过这座上,前面就是吐蕃人的险要关卡哀劳关,非凡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过去?”高非凡的目光慢慢聚集,茫然地盯着赵飞龙,赵飞龙无奈只有把话再说一遍。“非凡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再强留也毫无意义,我也不想对你隐瞒,想来你也明白我与紫玉、冰月之间的关系,你确实应该恨我,是我破坏了你们之间青梅竹马的感情。作为一个男人我不想虚伪否认,我确实深爱着她们,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却如经历了一生的漫长,爱狠交织之间的感情怕比普通人复杂千百倍,如果与紫玉的死离让我倍受打击,冰月生离让我情何以堪?对冰月我也是一个失败者。”

高非凡望着赵飞龙坦城的神情,锐利的眸子内的温柔与痛苦,心中叹了口气,勿论流天城的数十万百姓生命已和赵飞龙寄与一身,只赵飞龙毫不做作真诚相待,就使他根本就无法狠心动手。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微笑,高非凡把目光移开,语气缥缈地道:“飞龙不用说了,我知道那件事情不能怪你,虽然我很爱着冰月,其实我心中明白,她心目中爱的人并不是我。”高非凡语气一顿,吁了口气,一舒心中的郁闷,接着道:“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我在她的心目中更像一个哥哥而已,宠着她,护着她,当她有什么心事可以与我说说。她和我在一起从来没有什么激情,或许飞龙不相信,我们相恋五年我连吻也没有吻过她,每当那个时候她总在下意识的躲闪。而当她和飞龙相遇后,我在神喻之城下见到她时,在她的身上见到了幽怨期盼,忧郁难决的样子,我知道我已经失败了,那才是陷入爱河的少女应该有的神态,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赵飞龙心中松了口气,高非凡能想到这些,证明他已经想开了,只听高非凡接着道:“冰月的事情我不想再探究谁对谁错,紫玉的事情却绝对是你的错,作为一个男人你有义务守护好你的女人,你却眼睁睁地看着仇人扬长而去,不理你心中如何决定,这次神山之行我希望你能够手刃鹰飞。否则将来我无论如何也会阻止冰月和小妹和你在一起,家母听到紫玉的离去大病一场,可见你对我们的伤害有多么的深。”赵飞龙脸色惨白,艰难地点点头。

闪静目光犀利地盯着高非凡,真想把高非凡一掌拍死,在柔然谁不知道和赵飞龙谈论紫玉是一大禁忌,这家伙竟然还如此刺激族长,这次神山之行只怕要多出许多波折,现在有情报显示,鹰飞这次大战后竟然得到突破,得到袄火教尊蒙巴可的指点,已经进入先天境界,翌日稍稍努力不难成为人级高手,若像彩云般幸运连跳两级进入天级,以鹰飞的心性只怕是会成为比天风横刃还要恐怖的人物,赵飞龙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前去复仇雪耻岂非和送死无疑。

“高兄,同为人臣,主上的有些事情作为属下不便过问,高兄深受中原文明的熏陶,君臣之道应该比伦多更加清楚,犯上逆乱的话语最好不说。”伦多冷冷地回头对高非凡道。正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一阵十分尖锐凄厉的狼嚎声,声势骇人,怕有千百只,众人齐齐惊愕,狼夜间活动的习性很少有在白天大规模行动的。

特站队的队长赵谦,足尖轻点树枝,身躯灵活胜过猿猱,几个腾身来到赵飞龙身前,俯身跪倒在地,禀报道:“族长,在前方有一支数十人的大唐商队正在受到狼群的攻击,损失惨重,情势十分危机我们是否救援?”

赵飞龙疑惑地道:“大雪封山,在这深山老林中,一支数十人的商队怎么可能独自行走?你们看的可清楚?”

赵谦点点头,肯定地道:“属下确定他们是商队,看其遗落在地上的香药、象牙、琥珀、水精、苏木等物品,只怕是刚从西方归来,而且行色疲惫憔悴,像是迷失了路途在山中已经徘徊有段时日。”闪雨欲言又止,这个时候实在不应滥施好心。

赵飞龙沉思片刻点头道:“那就救他们吧!你们出动数十人和我们一起,记着我们现在是附近猎户,不要暴露我们的实力。”赵谦答声是,飞快地掏出一个竹笛放在嘴边有节奏地吹了起来,声音清脆悠远,即使很远也可清晰耳闻,同时身子一折原路返回。赵飞龙轻提闪电道:“我不希望在内部再听到不和的声音。”闪电身子微张,身轻似燕,如履平地般飞快跟着赵谦向前跑去。虽然一个国家难免出现不同的党派,党派之间的争斗更加再所难免,而且可控制的出现党派之争有利于更好的统治,但是赵飞龙心目中还是希望手下能够和睦相处。

赵飞龙率领闪雨、闪静、伦多、高非凡及十八铁卫等四五十多好手,飞快地出现在前面的山谷中,当然彩云也无聊地跟着,因为她被赵飞龙限制出手,以彩云恐怖的伸手,只要一出招立刻让人怀疑他们的身份。只见眼前数百近千只恶狼把十多人围击在一个石台角边,四周松散地躺着几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残肢断臂的。肠子内脏到处都是,还有尚未死透的几匹马匹,正在抽搐弹瞪着蹄子,场面非常的惨。在抵抗的十多个人也全部是浑身挂伤,更有一人手臂被咬断露出深深百骨,一人的肠子被掏了出来挂在衣服上,仍在苦苦挣扎抵抗。归功于赵飞龙的集训,与狼群作战这些好手都不陌生,迅速做出一个优秀的猎手应有的反应,看到情势危急,五十支利箭呼啸着射向攻击正凶的恶狼。

赵飞龙又射出一箭:“高声道,壮士坚持住,尝试着向我们这个方向杀来,我们马上就杀过去与你们回合。”听到赵飞龙的声音,数百双贪婪凶恶的眼睛散发着回头向赵飞龙一行望了过来,狼王威风凛凛地跳到一个高地,仰天一声长嚎,立刻分出数百只与最外围早就发现赵飞龙一行的向这里扑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