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六节 传奇将军<上>

狂师 收藏 0 15
导读: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六节 传奇将军<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1/


三界碑城里现在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李老将军亲自在城外迎接回归的将士,他这一生中,经过的战役无数,象这样的经典之战,还是头一次碰上,也可以说作为主帅,有这样的战功,足可以吹嘘一辈子了,在从京都出来时,他都写好遗嘱,安排好了后事,没想到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把老爷子乐的,嘴都根本就合不上。

武刚看着士杰,下了马来到他的身边,用手用力的拍了他一下,“好小子,真有你的,这次你可立了大功,本来我还怕将军处罚我呢,现在看来,恐怕还要赏我点什么,走,咱们回去喝庆功酒去。”

士杰整理好队伍,与众将士一道回了三界碑,虽然民团的队形还是很乱,走的也是歪歪斜斜,但那些正规军可不敢小看他们,在刚才的厮杀中,他们一个个的象野兽一样,那神情和精神,叫这些正规的军队都敢到害怕。

三界碑城门外,三军将士站立成几个方队,龙之队也自成一个方队。

李老将军骑在马上,身穿了一身崭新的战袍,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将士,高声的说道:“我桃园国的将士们,你们要记住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在我桃园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以不到六万军队,击溃了敌军的十五万精兵,你们都是英雄,那些战死的将士也能冥目了,他们的血没有白流,在这里,我特别的要说一下我们的民团,是这支队伍改变了整个战局,我要奏明国主,给你们大家请功。”

老将军激昂的声音感染着每个人,众将官都感到自己的热血在沸腾。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城门还是闭守,等待着援军的到来,敌军虽然溃败,但实力还在,李将军到是不敢追杀。

士杰把‘龙之队’民团全部圈在民团大营里,下令一个都不许外出,他知道娇兵容易出事,反正你在大营里喝酒,耍酒疯,驴打滚,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准外出。

他自己到是忙的不可开交,参加完李将军的庆功会,又参加三界碑代表的庆祝宴,到处是一片赞许声,什么年少有为,少年壮志~~~。

一天下来头的大了,都快半夜了才回到大营,一进大帐,累的倒头就睡。

桃园的援军终于到来了,这次领兵的是驻守在毛利国边关的周德忠将军,带领了十万大军来接手了李老将军的兵权,留下一万人守城,其他将士继续追杀桑里国的敌军,李老将军带着皇家卫队及民团‘龙之队’浩浩荡荡的反回了国都。

桃园的国都里,杀退敌军的消息早就传遍了,一听说英雄们就要回来,民众们早就在家门口摆好了香案,等待着英雄的到来。

太子张剑代表父皇,亲自带队到城外三十里迎接,民团们也都换上了一身新的兵服,李老将军更是把自己一身心爱的银色战袍送给了士杰,看着穿上银色战袍的士杰,老将军是越看越喜欢,差点就想认士杰当干儿子。

军队来到太子处,众将官下了马,李老将军上前就要见礼,被太子张剑一把扶住了,“老将军德高望重,不必多礼,我今奉父皇之命,代父前来迎接将军与众将士,请老将军上马,我要亲自给您牵马入城。”

老将军一听,吓的赶紧说道:“不敢有劳太子殿下,杀敌报国,是军人份内之事,太子出城迎接,老臣就知足了。”

太子张剑又看了一下众将官,当眼神看到士杰的时侯,两个人同时一愣,“是你!!”

太子笑着过来拉着士杰的手,两个人相对一笑,士杰说道:“那日不知是太子殿下,失礼了。”

“哈哈,没想到兄弟你还是个文武全才,难道他们奏表上说的民团少年英雄,不会是你吧。”

太子话音刚落,李将军就接口哈哈笑着说道:“太子殿下,那个少年英雄正是士杰,没想到你俩认识。”

太子看着一身银袍的士杰,不住的点头,看的士杰心里都有点发嘘,这个太子不会有什么不良爱好吧。

城内的老百姓是夹道欢迎,路两边站的是人山人海,将士门进城后胸挺的比任何时候都要高,一个个的脸上冒着红光,李老将军向四周的百姓挥着手,太子骑在马上,和士杰并肩走着,两个人亲热的说着什么,不时的太子还拍拍他的肩。

军中的士卒和民团暂时先回到了京都军中大营,太子引领几个将军前往皇宫进见,其中也包括了士杰。

皇家议政大殿,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到的地方,上次士杰和父亲只是在国政园里吃过饭,不过这次,却是在桃园国的最高行政机构等待着国主的接见,旁边的几个将军脸上都冒着红光,以他们的级别,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可能就这一次了,有的人竟然激动的腿在发抖。

听到国主的宣招,李老将军领着众将官,大步走到议政大殿里,士杰跟在最后,他也没见过什么正试的参拜,只是跟在后面,反正前面跪他也跟着跪,前面起他也跟着起,上次见到国主的时后是穿着一身的便服接待的众商绅,这次国主穿的非常正规的皇家朝服,整个大殿里文武百官站列两旁,这到是和以前戏文里没什么两样。

一位公公细着嗓子高声宣读了众将军的封赏,李老将军也被受了护国大将军的称号,只是士杰站在那里竖着耳朵也没听到有他什么事,不一会儿,众将官谢主龙恩,该站哪站哪,大殿中间只剩下他一个还站在那里,非常尴尬的被众人看着。

哈哈哈哈,随着一声爽朗的笑音,国主安平皇帝终于开口了,“众位爱卿,就是眼前这为少年,带领着民团,断了自己的生路,勇猛的和敌军拼杀,并射杀了桑里国名将大元帅察里,使我军众将士人心大振,杀退了察里十五万大军,你们说,我该怎样赏赐呢。”

安平皇的话音刚落,文官之首国相郑读站了出来,“启奏吾主,这次民团的英勇杀敌,正是我皇德感天下,才使的人人奋勇,老臣以为,当今战事不断,民团应做为后备力量保留在国都之中,以备不策。”

成立民团本来就是国相的提议,这次民团大出风头,老国相也是非常高兴,很想把这支队伍保留下来,作为文官手里的一支力量。

“禀报吾皇,臣弟也很赞成国相的建议,只是民团应归属于兵部,做为一支后备力量,在需要的时后,为国出力。”镇国王一句话就点破了国相的意图。

老国相急着眼说道:“民团来自民间,本该属于地方都府管辖,怎么能属于兵部,镇国王这话说的可不对了。”

正当国相和镇国王争辩不休的时侯,安平皇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两位不必争了,朕已决定,这支民团不属于兵部,也不属于督府,就叫他们跟着玉戈将军吧。”此言一出,满朝文武包括士杰都大吃一惊。

安平皇当即下旨,赐民团‘桃园龙军’称号,册封孙士杰五品带刀护卫,赏金牌一面,可带刀出入皇宫,统领‘桃园龙军’直属于玉戈将军府。士杰叩谢完皇恩,出了议政殿,满脑子的奇怪念头,这皇帝是怎么了,把我归到了玉戈将军的手下,什么意思。

在桃园国都里,没有不知到玉戈将军的,一提到玉戈二字,就叫人想到了酗酒,痴情,但人人都非常尊敬他。

玉戈将军少年跟随前皇征东伐西,立下了赫赫战功,为人正直,铁面无私,非常受人尊敬,是前皇的心腹重臣,被前皇受于安国大将军称号,并受与打王鞭与免死金牌,可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玉戈将军中年时爱上了一位青楼女子,顶着众人的压力,放弃了军中的权力,终日里泡在青楼,被众大臣联名上奏,当时的安平皇刚坐上皇位,也不能不听,但也惧怕玉戈将军,所以派人秘密处决了那位青楼女子,玉戈将军一怒之下手持打王鞭,在大殿之上当场打死三位言官,追的安平皇到处乱跑,自那时起,玉戈就不再上朝,并且与青楼女子的遗骨举行了大婚,终日里抱着那女子的灵位喝的不醒人事。

许多年过去了,国都里年年流传着玉戈的痴情,也经常有人看到玉戈将军在某酒楼里醉倒,被家臣抬回去,都教诲自己的子女,长大后千万不要学玉戈。

自那时起,在朝中玉戈二字大家都闭口不提,没想到这次安平皇却亲自把民团封给了玉戈,这到好,‘桃园龙军’无形之中成了独立的一支军队。

士杰刚回到家,就看到满园张灯结彩,好象要办什么喜事一样。

一进家门,旺财管家笑着站在那里,一看到士杰进了门,高声的喊道:“老爷夫人,士杰少爷回来了。”

呼呼啦啦从正厅里出来一大群人,都是些左邻右舍和老爸的一些好友,老爸笑的嘴都快张到耳朵根了,“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儿子,今天和太子并排走的,你们谁家的儿子敢。”士杰赶忙和各位叔叔伯伯的见礼。

在一片夸赞声中,大家又回到了正厅,一听说我被封了个五品带刀护卫,老爸端茶杯的手都打颤了,激动的说:“你们听见了吗,我儿子才十四五岁就是五品了,还是带刀护卫,最起码可以拎着刀在议政殿门口溜哒,别人别说带刀了,就是拎着半拉砖头也非当成刺客抓起来不可。”

老爸读过几年书,平时也算是知书达礼的人,但只要一夸耀起他这个儿子,那根本是收不住口,士杰这次又是立了战功,少年得志,可把老爸高兴坏了。

“儿子,你也算是有功名的人了,以后不管跟着哪位将军,都要好好的跟着人家学习,做人一定要谦虚,一定要以将军为榜样。”看来老爸以为我是跟着李老将军混了。

“老爸啊,国主把我交给了玉戈将军了,你说我要好好的跟他学吗?”

‘扑’的一口,老爸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天啊,玉戈将军,儿子跟了玉戈?能~学什么?混青楼找女人?还是喝酒闹事?这一下子老爸哑口无言了。

既然安平皇把士杰交给了玉戈将军,说什么也要去见上一见,作为一个下属军官,怎么的也要给未来的上司好好的聊一聊吧。

士杰只身来到了将军府,这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平时根本就没人到这里来,四面高墙环绕,门口两只石狮到也有几分没落的威风。朱红的大门紧闭,门的上方写着‘将军府’三个有点脱了漆的大字。

就要见到这个在桃园国里有着传奇般的人物,士杰心里也有点激动,他对玉戈的传说说不上印像的好坏,但对这样的一位痴情老人却感到由衷敬佩,在那种年代里,敢冒天下之大不为,放弃大好的前程,一辈子终身不娶,守着一个美好的梦了度余生,这种做法,放眼未来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玉戈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士杰心里非常想解开这个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