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五章 宠物心理医生

独孤雄 收藏 0 18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五章 宠物心理医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紧跟在苦菜花身后,二人刀砍枪挑,所到之处,骑马的契丹兵犹如熟透的大桃子一样乒乓坠地;没有马骑的契丹兵就像被野猫追咬的鸡鸭一般互相挨挤践踏,死伤不少。契丹兵的强项是拉弓射箭,使用刀枪的本事只有三俩下,除了致人死地外再没有别的招式,和苦菜花独孤雄他们的精湛武艺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而且独孤雄的坐骑楚霸王还时不时瞅准契丹人的胯间狠踢一脚,已经有好几个变成太监。契丹兵见状更是缩头不敢向前,生怕没了玩女人的本钱。现在公主又命令不能放箭伤人,真是有力无处使,见独孤雄和苦菜花来得凶狠,抵挡不住,纷纷让开道路让他们通行。

野驴小王爷耳听小兵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眼看独孤雄他们就要逃得性命,心里很是火冒,捂着血淋淋的驴嘴抬头对少女道:“表妹,再不放箭他们就要跑了!”公主讥笑道:“他们跑他们的,不关我的事情。”野驴无比委屈地指着自己的烂驴嘴道:“可是他们把我的嘴打烂了,不能便宜他们。”公主道:“那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但是你别忘了,太后此次派我们南下是要办很重要的事情,可不是来和不相干的汉人斗气的。”野驴嚷道:“怎么不相干了,把我伤成这样,是我的仇人,我一定要抓住他们,剥皮抽筋。”公主道:“你有本事就去抓他们,我可不管。”野驴火冒三丈,吼道:“弓箭手,立刻去把那两个汉人的人头射下来!”公主喊道:“你敢,我看谁敢!别忘了,我是这次南下行动的总管。谁敢放箭,格杀勿论!”众将缩身不前,问野驴道:“射不能射,怎么办?”野驴骂道:“笨蛋,不准我们用箭难道不会用刀枪?一样把他们杀死。快去追啊!”

此时独孤雄他们已经冲出重围,见契丹兵追来,独孤雄把手伸进怀里抓了一把忍者的暗器撒回去,契丹骑兵立刻掉地一大片。后面的追兵立刻萎缩不前。独孤雄得意道:“想不到倭奴的东西还很能唬人的。”苦菜花白了他一眼道:“逃命都来不及,还有心情嬉皮笑脸的。”

独孤雄看见契丹骑兵逼近就撒一把暗器,就这样把契丹兵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进了雁门山。而追他们的契丹兵早已杳无踪影。

二人在树林大石下下马生了堆火,两人坐在火堆旁边搓手呵气边说道:“还没有到冬天这里就这般贼冷,往北去还不知道会冷成什么样?怪不得契丹人一入冬就想往雁门关跑!”苦菜花的肚子一阵雷鸣,独孤雄奇道:“你早晨吃的什么?放这么响的屁?”苦菜花红着脸打了他一掌骂道:“小王八犊子,老娘是肚子饿了在叫呢。放什么屁?放你娘的屁!”独孤雄故作恍然的样子道:“哦,我还以为是你背着我偷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呢。”苦菜花道:“你还有没有吃的?”独孤雄道:“没有了,驮吃的马屁股被宋兵射成刺猬,可能已经死了。”苦菜花捂着肚子叫道:“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再不吃东西可是会饿死人的!”

正说间,前面的山谷中传来哞哞的牛叫声。苦菜花大喜道:“真是菩萨保佑,老天给我们送吃的来了!”二人循声寻去,在一潭水边找到一条老牛。牛鼻子上还有绳子,显然是为了躲避契丹人打草谷的汉人在慌乱中丢下的。

苦菜花舞动双刀高兴道:“我们立刻把它宰了烤吃。可惜没有大锅,要是能熬一锅牛肉汤,那可就美极了。”独孤雄不忍道:“老百姓丢了牛,不知道有多心焦,我们这样做不大好吧。”苦菜花道:“罗嗦什么?我肚子饿瘪了。”说着递给独孤雄一把刀道:“你赶快把它杀了。”独孤雄道:“你来,还是你来。”苦菜花道:“还是你来,你是男人,哪有让女人操刀的道理?”独孤雄道:“你年级大,是长辈,你不杀谁杀?”苦菜花火冒三丈,握刀在手,上前一刀切断了老牛的喉管,老牛惨叫几声,鲜血喷洒满地,跌跌撞撞奋力往前冲行几步,栽倒在地。独孤雄凛然喝彩道:“六姐真是宝刀未老。”苦菜花不理他,上去割下一条牛腿抬回去剥皮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独孤雄缩头缩脑地走到火堆旁坐下。苦菜花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突然间变得婆婆妈妈的?鸡鸣狗盗偷宰耕牛的事情以前你还干的少啊?以前每次都是你做贼头的。你今天是怎么了?”独孤雄不好意思地翘起无名指抹了抹眼眉毛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最近思想境界升华了不少。看不得歪门邪道的东西。”苦菜花冷笑道:“该不是背诵老子的道德经背出毛病了吧?肯定是刘方那个小丫头教的对不对?”独孤雄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苦菜花酸文寡醋地撇撇嘴道:“我看你是着了那个小丫头的道了。你还是拉倒吧,你再怎么学好也就是个混混。你和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也根本就不可能学乖变成好人!”随后死盯着独孤雄的眼睛道:“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独孤雄作色道:“岂有此理。哪有做哥哥的看上自家妹妹的?”苦菜花道:“可她又不是你的亲妹妹。”独孤雄一本正经道:“我独孤雄是永远都不会做出禽兽之事的。”苦菜花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一拍大腿叫道:“糟糕。我们只顾自己逃命,把你妹妹给落在契丹狼窝里了。”独孤雄这才发现少了个人,急得不行。像是热锅里的蚂蚁,又像是被关进蒸笼里的老猫一样,横走个来回,竖走个来回,然后团团徘徊几个来回,嘴里念叨道:“怎么办,怎么办?”苦菜花道:“你累不累?”独孤雄道:“怎么了?”苦菜花指着被他拎在手里的牛腿道:“总共就烤了一条牛腿,你老是抬着它来回转个不停,还想不想让我吃了?”独孤雄恍然大悟,连忙把牛腿递给苦菜花。

苦菜花坐下啃了一口牛肉看着独孤雄道:“要我说你把妹妹丢了才好呢,应该放鞭炮庆祝才对,省的你脚踏两条船、左右为难。”独孤雄怒道:“你说的那叫人话么?哪有做哥哥的丢了妹妹还放鞭炮庆祝的?从古至今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没良心的女人。人家丢了妹妹你还幸灾乐祸。”苦菜花振振有词道:“我说错了么?你今天和骑在北极长毛象上的什么契丹公主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早就恨不得脱光衣服并在一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要不是她对你一往情深,下令不让契丹人放箭,我们早就被射成刺猬,怎么还有性命来这里吃烤牛肉?”独孤雄语塞。

苦菜花不依不饶:“所以说,你们男人就是靠不住,就是花心。老牛啃嫩草,老树偏偏爱发嫩枝。这就是你们男人的真实写照!”正说间,大麻袋突然从树丛里蹿出来涎着脸来回甩动着屁股向独孤雄献媚。独孤雄喜出望外,以为刘方回来了,站起身四周跑去找寻喊道:“妹妹,妹妹,是你回来了么?”但是喊了半天,哪有刘方的影子?回头看看大麻袋身上血淋淋的几道刀伤,可以肯定刘方已经落进契丹人的手里,大麻袋也是奋力拼杀才逃得性命的!

独孤雄刚才被苦菜花奚落得昏天黑地,气破肚皮。看见大麻袋仿佛看见了战场上的逃兵、出卖百姓城池的叛徒汉奸。指着大麻袋的鼻子尖声尖叫道:“大麻袋,刘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负全部责任!”大麻袋似乎很是委屈,不满地翻眼哼了几哼,似乎是说:“你一个大侠都保不住,凭什么让我承担责任?”独孤雄大怒,一巴掌将它打得飞出。苦菜花连忙跑过去抱住大麻袋怒道:“它一个不会说话的畜生,你一个大男人和它斗气很光彩么?”

独孤雄不吭声,用手撕了牛肉只顾往嘴里塞。苦菜花抱过大麻袋哄着道:“不要和花心男人一般计较,你跑了一天,肚子一定饿了吧?”说着递给它一块牛肉。大麻袋眼睛泛着泪花不肯吃。苦菜花塞进它嘴里,大麻袋把嘴扭过一边。苦菜花把大麻袋扔在一边骂道:“真是有其主必有其狗,和你的主人一样都是死牛脾气!逗到嘴边的肉都不吃,你以为你是皇帝老子么?老娘还不伺候了呢!”说罢把手里的牛肉远远的抛了出去。

独孤雄递给大麻袋一块肉喝道:“你吃不吃?你敢不吃我把你的皮剥了烤!看见没有,这条牛腿就是榜样!”大麻袋依然无动于衷。独孤雄叹气道:“人是你丢的,你总要负责的吧?等下我就要去救你干娘了,你也要和我一起去的。我的鼻子没有你的鼻子好使,没有你我找不到你干娘啊。你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找你干娘?你干娘那么疼你,你难道忍心让她在契丹人手里受苦?”

苦菜花奇怪道:“刘方是什么时候变成它干娘的?”独孤雄白了她一眼道:“大麻袋这个名字就是我妹子给它取的,不是它干娘又是什么?”苦菜花哈哈大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收狗做干儿子的。刘方是大麻袋的干娘,你岂不就是它的干爹!”独孤雄道:“大麻袋可不是一般的狗,它是狼王的后代,你想做干娘还没有资格呢!”

独孤雄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大麻袋吃东西:“你想想,说不定你的干娘现在正在契丹人那里受苦呢。被他们打,被他们踢。然后又剥下衣服用鞭子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不愿意再往下说。独孤雄本以为大麻袋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苦衷,但是大麻袋却正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为了让它对契丹人的下流残忍有更深刻更具体的理解,尴尬地接着说道:“嗯、嗯,契丹禽兽这一剥她的衣服可不要紧,立刻就发现她是个女的。你想想,契丹人比黄河船工还淫荡,比仁义县城里的杀手还要下流。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他们看见女人就像是你走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水也喝光了,口渴得冒烟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汪清水,没命地扑上去……”

独孤雄以为大麻袋已经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低头看时,发现大麻袋正歪着脑袋奇怪地盯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反应。于是道:“怎么,不明白?哦,我忘了,你没有走过沙漠,你也没有尝过口渴是什么滋味。这么说吧,契丹人看见你干娘的身体后,就像是你饿肚子的时候,突然间看见一只兔子?”大麻袋歪头。独孤雄继续耐心开导:“一个骨头?”大麻袋依然摇头。独孤雄吼道:“就像是你饿了突然间看见一泡人屎一样,这下总该明白了吧?”大麻袋拼命点头。独孤雄骂道:“贱人,一定要老子说出不好听的来才能明白!”苦菜花捧腹大笑,笑着笑着不知不觉就流出了滚滚热泪!

苦菜花一边看着大麻袋狼吞虎咽地吃烤牛肉,一边揩干眼泪笑着对独孤雄道:“你回去以后也别干保镖了,现在东京城里养宠物的阔太太越来越多,你就当个动物心里医生,可是很吃香的哟。银子都花不完。”独孤雄怒道:“我像是给动物看病的人么?”苦菜花看了他半晌摇头道:“不像。像你这样的懒人,不让动物给你看病就很不错了!”独孤雄哈哈大笑。

苦菜花问道:“你找到妹妹后还到野狼山去找人么?”独孤雄摇头道:“不去了,现在的情形,能否保住性命都成问题。”苦菜花道:“你先前不是说刀山火海都不回头的么?”独孤雄尴尬道:“人不能让困境束缚手脚,要想办法从困境中走出来。”独孤雄问苦菜花道:“你呢?还找不找宝藏?”苦菜花摇头道:“契丹兵来搞破坏,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找什么宝藏。人的命比宝藏重要。先保住小命,来年再来挖也不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