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上校:谁失去了太空,谁就失去了未来

云随风而逆风飞舞 收藏 62 25055
导读:中国空军上校:谁失去了太空,谁就失去了未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太空是战争最后的高地 失去太空者没有未来


全世界都在谈论信息化战争的问题。但大部分国家和军队的注意力仍集中在传统作战空间常规武器平台和系统的信息化技术的改造和构建上。就在这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一片混沌中,世界军事按照自己的发展规律,已悄悄穿越了传统的作战空间,进入一个深不可测的全新领域。


1月22日美空军参谋长迈克尔·莫斯利将军签署的新版《太空行动》毫不掩饰美国独霸太空的野心,强调巩固美国军事航天优势地位,允许“先发制人”攻击他国卫星或地面指挥站,剥夺对手太空对抗的能力。此前6年间,美国已在科罗拉多州施里弗空军基地进行了3次太空战演习。据最新的消息,美国准备在今年3月份,再进行一次太空战演习。有军事分析家认为,如果把太空战这种新型战争样式当作一种新式武器来看,经过20世纪冷战年代漫长的孕育和21世纪国际政治、军事格局及高新技术的催生,现在它已经接近正式定型了。


在几百公里甚至上万公里的太空,一双双深蓝色的眼睛已经把人类的战场看得清清楚楚


人类走到哪里便把战争带到哪里的历史事实让关于太空战的话题不绝于耳。一则因为这的确是未来战争发展的必然趋势;二则截至目前,真正意义上的太空战争还没有发生过,这不免让枕戈待旦的人们充满紧张和好奇。


如果从头梳理美国近20年来所向披靡的战争,我们就会发现,隐藏在胜利背后的太空因素十分突出:海湾战争,美国动用卫星100余颗;科索沃战争,美国及盟国动用70余颗卫星;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也动用了50余颗卫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卫星,美国实现了夜晚单向透明,实现了远距离精确打击,实现了数字铰链,并最终使战争呈现出“三非”――时下非常时髦的名词――特点:非线性、非接触、非对称。


看看阿富汗发生的事我们就明白,当太空力量介入现代常规战争,战争的样式和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一定对20年前苏联红军的折戟沉沙记忆犹新。所以,我们就对这样一幕场景非常难忘了:一个漆黑的夜晚,美国侦察卫星锁定了几个逃跑的塔利班士兵,因为其中一个人是大个子,看上去很像本·拉登。一枚联合直接攻击炸弹而不是一枚洲际导弹,在卫星的导引下,准确地飞向目标。


有些人只看到美国的飞机在阿富汗上空炸来炸去,而没有看到几百公里甚至上万公里的太空,一双双美国式的深蓝色的眼睛已经把战场看得清清楚楚――


佛罗里达坦帕湾,风景迷人的海滩上,棕榈树随风摇曳。美军中央司令部――阿富汗战争美军指挥中心就坐落在这里。作战室里,指挥官们像度假的游客悠闲地欣赏电影一样,观看并谈论着来自世界各地、主要是阿富汗的图像,然后由弗兰克斯上将对全球美军发出打击塔利班的命令。通过卫星,美军可以对监控区的每一个人进行跟踪。阿富汗崇山峻岭的每一个山洞都清楚地显示在巨大的屏幕上。攻击指令下达给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机场和印度洋上的美军航母、美国本土的飞机,甚至情报人员。


由于卫星的参战,飞机也不再是像越南战争一样,飞临敌人头顶,雨点般的普通炸弹画着抛物线尖叫着落下。美军特种部队用激光把地面目标“绘制”出来发给卫星。卫星通过数据链将数据分发给攻击机。然后精确制导炸弹或巡航导弹通过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依靠自身操纵,准确扑向目标。


如果说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还是以天空对地面、战场呈俯冲态势的话,到了阿富汗战争,已经是以太空对山洞的完全垂直态势。前北约科索沃战争指挥官克拉克将军不假思索地说:海湾战争的模式过时了。


凭借着太空系统支持下的信息技术以及这些技术和战术的完善统一,使美国军事力量与它的对手以及潜在对手相比,具有了压倒性的优势。也正是有着这种压倒性的军事优势,美国的右翼政客们在国际事务中时常流露出狂妄的自信,其使用武力的门槛也越来越低,甚至呈现军事手段外交化的特点。西方媒体评论认为,要不是美军占领伊拉克意外遭遇游击战的老难题,谁也不知道美国战车今天已经开到了哪里。


相当程度上,由于20年来美国的战争表演,世界兴起了新军事革命。举世公认的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核心是信息化。而作战系统网络化又是信息化的核心,即人们耳熟能详的C4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侦察的英文简称)系统。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正是依靠战略、战区、战役、战场4级C4ISR系统,通过数据链把空天地海、本土统帅部、前方司令部和战场上每一个士兵和每一个作战平台连为一体,从“战斧”巡航导弹的海上“斩首”、“地堡克星”的空中“斩首”,到地面“灰狐”影子部队的特种“斩首”,反应灵敏,随心所欲,灵活采用各种有效的作战方式,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最大的战果,“结束了战争”。


如果说由美国牵头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是以信息化为特征的话,那么,这场革命的终点应在太空。在C4ISR系统中,几乎所有方面都依赖于太空那些各司其职的卫星。毫无疑问,卫星系统是获取信息的源头。有人把这个系统比作一张挂在太空钩子上的天网,其实它更像照亮大战场的天灯。谁有了这样一盏灯,谁就能把自己和对方看得清清楚楚,而同时却让对方的眼睛睁不开。战场上,机动权就是军队的生存权。你无法发现和控制对手的机动权,你就无法消灭和战胜敌人,还可能被敌人所战胜。这就是美国在越南和朝鲜战争中的教训,也是近年来美国战争胜利的经验。美国为什么现在有了这样的经验?就是因为现在的美国有了这样的太空力量和以其为基础的C4ISR系统,可以让自己耳聪目明同时却让对方耳聋眼瞎。这样美国就可以在不流血或少流血的情况下,轻松地赢得战场的胜利。


就像鹰是所有食物链中最高端一样,太空也处在战争“食物链”中的最高端。没有空中优势,就不会有地面和海上的优势;没有信息优势,就不会有空中优势;而没有太空优势,就不会有信息优势。制太空权成为制空权、制海权、制信息权的前提。正因为如此,有着一定军事实力的国家不约而同地把战争的首要战场瞄准太空,以收事半功倍之效。可以想象,对抗双方都瞄准太空的结果是战争必然首先从太空打起来。


美国非常清楚,它迄今为止取得的所有的胜利有着很大的运气的成分――它所有的对手都没有太空实力。它用自己的太空实力,剥夺了对方的空中实力,再用自己的空中实力,去剥夺对方的地面军队的实力,运用不对称原理,一个个地剥夺了对方的常规战争能力。


它已经这样拿下了海地、巴拿马、格林纳达、南联盟、阿富汗、伊拉克等等它不喜欢的政府,还几次严惩了它不喜欢的利比亚。它还在准备拿下或严惩另外一些它不喜欢的同时又是弱小的对手。


但是,美国为自己预备的将来的对手并不总是像那些过去的和眼前的对手一样弱小。美国人知道,今天拥有太空能力的并不是美国一家。一旦拥有太空能力的国家之间发生冲突或战争,太空战争将不可避免。在《全球作战:21世纪空军远景》中美国空军明确提出要作好准备,一旦需要则毫不犹豫进行太空作战。


看来,美国并不只有NBA篮球争霸赛和拳王挑战赛,它还有一个毫不隐瞒的独霸太空的军事行动计划。这是一个虽然和其他比赛同样精彩但却无法让人喝彩的节目,可是全世界又不能不全神贯注。当美国还在进行激光打卫星试验时,就有人预言美国是在打开“潘多拉盒子”。迄今,世界各国成功发射4500多个航天器,其中2150多个在轨道上运行,大部分为军事用途。


在相对和平的烟幕下,世界大国对太空的角逐一直没有停,有时是轰轰烈烈大张旗鼓,有时是悄无声息紧锣密鼓。世界第一颗卫星是苏联1957年10月4日发射的。1958年美国的卫星上天。之后,军备竞赛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如火如荼地展开。从本质意义上说,美、苏当年的军备竞赛是一场太空竞赛。虽然美国后来“把苏联摔倒在月球上”,但是这场竞赛并没有结束。美国《空军2025》研究报告认为,在未来战争中,军事对抗双方很有可能将斗争的空间向“远地”拓展,甚至达到星际空间。


当年欧洲由于在工业革命中超过东方,而独领风骚;后来美国和欧洲在电子技术革命中超过苏联,傲睨群雄;现在,美国又在以太空领域为高端的信息化的新赛跑中,超越欧洲和全世界。

太空时代已经到来,太空战离人类还远吗?


从美国在近年来战争中展现出来的太空优势,到它不断的NMD试验成功以及澳大利亚、日本、欧洲的纷纷加入美国倡导的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再加上还有美国令人眼花缭乱的太空战略举措,所有这些都在说明一个问题:太空时代已经到来。


太空战场的军事活动不受地球、国界、气候等因素的影响。通信卫星可以使上至宇宙、下至大洋海底所有的军兵种联为一体。导航卫星可以为地上、海上、空中、水下所有的兵器或士兵精确定位。太空武器可以光速作战,对于数万公里的目标,可以在瞬间予以消灭。


1月24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简氏防务周刊》报道说,美大型军火商已经开始生产100千瓦级的激光武器。它可分别部署在太空、飞机、战舰和陆地,利用定向发射的激光束攻击目标,快速而精确,几秒之间就可以使目标化为灰烬。


美国负责研制新一代激光武器的主要科学家是一对父子。父亲唐·罗伯逊早年在空军参与武器发展计划,包括为F-5“自由战士”式歼击机研制激光制导炸弹,儿子史提夫则是美国太空武器专家。父子兵接力上场,把美国军事带进一个杀敌不见血的激光时代,同时也形象地说明了美国从天空到太空的持续不断的努力。


但是,这还不是唯一的、更不是最后的计划。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指示国防部研究的“对实施全球快速打击有价值的次轨道太空飞行器”能以15倍音速以上的速度,在100公里的高度投放武器。由于它的速度和高度,它投放的武器不需要安装弹头,到达地面时威力就已经可以击穿地下400米的掩体。根据设想,这种“太空飞行器”一天可以往返3次。它可以像普通飞机一样起飞,在高空可达到十几倍音速以上的速度,能直接进入地球轨道,成为航天器,然后又可以像普通飞机一样重返大气层,在机场着陆。它可以作为战略轰炸机、战略侦察机和远程截击机使用,比现有的航天飞机具有更大的成本优势和战斗威力。有报道称,它“可以以武器攻击地球上任何地点的目标”。


有军事分析家认为,这种空天飞机一旦用于实战,将从根本上改变太空与天空的概念,也使迄今为止的所有关于空战的理论瞬间成为过时。据称,美国还有研制航天母舰的设想,让其作为空天飞机起降和运载的平台及宇宙飞船、航天飞机停靠的太空基地。

由于整体实力和总体战略的差异,俄罗斯对未来太空战的设想没有美国那么“豪华”。在有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参加的俄罗斯军事科学院50周年大会上,俄罗斯军事专家认为,未来战争将在太空至地面的立体展开。战争将从航空航天部队集团的打击开始,将旨在消灭军队和武器的管理系统,然后可能展开电子斗争,摧毁防空系统。整个国家同其工业设施、交通基础设施等都将变成战场。


西方各国军事理论家设想的太空战模式也体现了鲜明的全维对抗的特点:如太空支援陆海空军作战,包括天对地、海,地、海对天,天对空,空对天;反卫星作战,包括拦截、捕获、布设天雷等;弹道导弹突袭;反弹道导弹;以太空为战场、以天基兵器为手段进行的太空格斗,如太空保障战、太空封锁战、破袭战、防御战、电子战等等,不一而足。


谁失去了太空,谁就失去了未来


以《时间简史》闻名于世的霍金认为,因为地球面临气候变暖、疾病、战争、灾难等挑战,人类将来的出路在于开发太空。人类20年内可能在月球立足,40年内在火星建成永久基地。如果这一预言有着某种科学性,那么我们又要回过头看了――历史表明:向边界之外的未知世界迁移,总是伴随着大国的崛起。不同的迁移方式往往决定着移民集团及其母国的命运。18世纪时法、德人口远多于英国,但因为制海权在英国手中,在移民北美的过程中,最后却是讲英语的民族战胜了讲法语的民族。这一结果在过去100年的国际政治中有着怎样重要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从迁移方式来说,往外太空长距离移民和当年跨海移民相仿佛,而如今的太空探索计划也类似于地理大发现时代的航海探险,所以美国有一架航天飞机以当年库克船


长乘坐的“奋进”号命名就不足为怪了。可以说,现在的美国太空技术霸权一如当年英国的制海权。假设若干年后人类真的兴起向外太空移民浪潮,历史会不会又重演当年的一幕呢?


美国是在太空军事化方面走得最远、走得最快的国家。但它的危机感比谁都强烈。五角大楼公开说:我们不得不停止去想明天,而去想后天。杜黑在《制空权》里有一句名言:在空中被击败,就是战败。现在我们则可以说,未来,在太空被击败,就是永远的失败。战争的高度在几乎永久的时间里,将停留在太空,战争的结果也将几乎永远地固定在那里。一战后,德国卧薪尝胆,在20年的时间里突破《凡尔赛条约》的限制,秘密地准备起一支复仇的大军。但到了太空时代,这将不可能。这是因为,太空将时刻布满监视的眼睛,还将高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那些在太空战争中败下阵来的国家可能永远都不再有翻身的机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想想在伊战中美国为什么不需要夺取制空权,伊拉克就如此被摧枯拉朽?那是因为美国和英国对它搞了12年的“禁飞区”。美、英不是靠飞机完成“禁飞”的,而是靠太空那鹰眼一样犀利和警觉的卫星,飞机不过是拳头和子弹。


看看伊拉克国土的山河破碎,看看南联盟国家的分崩离析,看看塔利班政权的灰飞烟灭,想想未来也许会有更多活着就已经“死去”的国家和民族,也许就不会有多少人对这样一个武断的结论――谁失去了太空,谁就失去了未来提出疑义了。


80年前,杜黑就说:“胜利只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才去适应的人微笑。在这个战争样式迅速变化的时代,谁敢走新路,谁就能取得新战争手段克服旧的带来的无可估量的利益。”


把眼光放远些、放高些吧!接着杜黑的话,我要说:太空是战争最后的高地。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