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1章官兵情谊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曲华带着不满两岁的女儿,随我们来到城市。受部队条件所限,冯志强目前达不到家属随军的资格,曲华的要求暂时无法满足。另外一方面,军营是男人的天地,她不能进新营区,只好住在附近的小旅店里。利用私有房屋开设的小旅店环境极差,每天的费用还不算低。

我在连部协助马亮起草士兵文化活动室守则时,听到冯志强和曲华为住房的事在电话里争执。

“说过不叫你来,偏来。这阵子脚打后脑匀地忙,哪有空顾你们,净给我添乱。”冯志强生气地埋怨着,说完重重地摔下电话。

记得在北京读书时,一些交上异性朋友的同学到学校周边的居民区租房住。等冯志强平静下来,我建议道:“连长,给嫂子租间房子吧。嫂子下岗了,孩子又小,她一个人在外挺不容易的。”

冯志强看着我,半天没说话。我猜,他个人的事情不想在连队里张扬。刚才马亮悄悄把旁听到的一些隐情统统告诉了我。

“现在脱不开身,没有时间。”冯自强说。

“我来想办法。”

我打电话找到王辉,委托他利用随时可外出的便利,寻找合适的住房。王辉一口答应下来。三天后,他在市区内租到了一处两室的房子,房价也不高,相当于住旅店所需花销的一半。只是离我们驻地稍远了些,不过有公交车,还算方便。

冯志强抽调几名战士帮助打扫,布置房间。曲华指名让我去。

马亮说:“咱连长嫂子可不止一次夸你。她说你最有军人气质,在杜参谋长面前不亢不卑。”

王辉租下来的这间房子空了有一段时间。我们在曲华的授意下,清扫、布置着。她先到旧物市场挑选了几件拆迁居民淘汰下来的旧家具,我们七手八脚地搬上楼摆好。接着,我又陪她去了一趟日杂商店,买回生活必备的日常用品。经过超市,趁曲华拣选油盐酱醋时,我一下子捧走十袋奶粉。

曲华很过意不去。“这……孩子都大了,不怎么喝奶粉。”

“钱已经付过了,不能退。”

“不好意思,让你破费。小刘,以后有事你尽管说话。”

曲华是个手脚麻利的人,吩咐我哄着她刚睡醒的女儿,自己到厨房连洗带涮。 冯志强的女儿很乘,默不做声地摆弄着我递给她的新玩具。

“她呀,从小被她爸爸吓着了,见了穿军装的,不敢说话。你们连长在家里也忘不了自己是个军官,总拿女儿当士兵对待,动不动就开口训话。他总说,军人的女儿不许哭。”

果然,冯志强的女儿怯生生地看我们这些穿军装的人,我抱起她,也不反抗,后来还尿了我一身。温热的尿液在我身上迅速扩散、渗透。

我大声喊:“嫂子,不好了。”

几个战士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着。

“小刘,你挺识‘浇’啊。”曲华急忙拿毛巾擦拭我军服上的尿迹:“听志强说,你在北京读过大学,后来退学了?”

我点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曲华用理解的口吻说:“不往下读也对,现在就业挺难的。就连我这个大学本科,不也下岗了。我才参加工作不到五年,赶上单位缩编裁人,我又舍不得花钱疏通关系。”

曲华和冯志强是通过别人介绍相识结婚的。几年来,夫妻一直过着劳燕分飞般的别离生活。怀孕、生小孩、休产假,正赶上曲华单位改制。冯志强从军多年,不但没有一点积蓄,还要分担家人经商失败后带来的大笔债务。即使日子过得冷清、艰难,曲华仍无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虽说如今不是军人吃香的年代了,但我始终认为军人靠得往。你看现在有些男人,事业一旦成功,人也就变坏了。我大学时的同寝姐妹,不是离婚,就是成了怨妇。守着一堆金钱,精神空虚得要命。回过头一看,我到成了最幸福的。小刘,将来你有一天发达了,可不能变质。你毕竟在军营受过锻炼。你们的军人誓言里不是有“绝不背叛祖国”一句吗。爱人也不可以背叛。”

看来,曲华好久没和人聊天了,心里埋藏着许多话,我成了她的倾诉对象。除了一些生活上琐碎,她不加保留地谈了冯志强与她在结婚前后的一些趣事。

冯志强第一次登门拜见岳父岳母,进门先敬礼,喊“首长好”,把一家人都吓愣了。谈起话来,他腰板挺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目不斜视。

“最可气的是他经常说梦话,还直喊口令,立正、稍息、齐步走,就跟正在整队集合似的。有一回,我半夜起来给女儿把尿,嘴里吹着口哨,人家‘腾’地从床上跳起来,套上衣服就往外跑,边跑还边喊:一排、二排……吓得孩子直哭,我还以为来了坏人呢。唉,嫁给你们军人,有时免不了提心吊胆的。”

我饶有兴致地听着。冯志强在基层军事主官中,最令我敬佩。

“以前,他上街就爱管闲事,好打抱不平。一次帮警察抓歹徒,差点被刀捅伤身体。我阻拦过,他说军人就该这样。依我看,都是你们身上的军装惹得祸。这么多年在部队,他别的没剩下,身上净是伤疤。”

“我们连长经常带头训练,磕磕碰碰的也难免。”我说

“有段时间,他张口闭口不离王惠萍,我还以为他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呢。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当代军嫂的楷模。他总让我向人家学习,我侍弄孩子哪有空上网啊。小刘,有时间你帮我查一下王惠萍的事迹。”


我试探着让马亮替我向冯志强请求利用一下连部电脑。

冯志强和指导员协商后,叫我到连部。“刘海涛,如果你要给连里的战士上军事课准备材料,这没什么不可以的。快到年底考核了,你多收集一些资料,做好宣传鼓动工作。”

这算是一种特许吧。对外界而言,内部军网上涉及部队的情报很多,我要求自己,不看那些机要内容。

我详细阅读了一遍《兵役法》,然后盘算该如何向徐副团长求助。自从来到新的驻地,我一直没在营区看到他。拨通手机后,徐副团长问清我要办的事情,同意与地方协调。

“刘海涛,你这是头一回找我,尽管不为你自己,也不能不给面子。这件事我尽量去办,结果如何,不能保证。”

我顺便又了解一下《现役军官法》,向曲华建议道:“嫂子,根据《军官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军官的家属随军、就业、工作调动和子女教育,享受国家和社会优待。你可以要求单位重新考虑……”

“多谢了,小刘。你心里有我这个嫂子,我就心满意足了。等孩子再大一点的,明年吧,我必须找到工作。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哪,靠他那点工资,除了每月替家里还债,根本不够用。”

我看到冯志强和曲华生活拮据,才予以关注。“你们自己决定吧。嫂子,连里最近事务多,连长忙。家里有事,需要人手,我和战友们可以利用休息时间过去。”

“好的,我以后会找你们。”曲华加重语气说:“忘了件事。小刘啊,如果你想得到照顾,求谁都可以,就是别找你们连长。不要问为什么,你按嫂子的话做,记往啊!”

不知曲华的叮嘱出于何种原因,既然她不让问,我也就不必乱猜。跟曲华相处,觉得她就象是一位非常亲切的大姐,我为冯自强有这样体贴人的军嫂欣慰。

国庆节连队搞活动,曲华应战士的请求赶来参加。这些蓄谋已久的家伙,在节目中百般刁难,曲华巧妙周旋。全连官兵被逗得捧腹大笑。我站在曲华一边,试图帮她解围。冯志强却作壁上观,任凭士兵胡闹。

官兵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