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三章 会晤(上)

angryfox 收藏 7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华夏国科技大学的常务副校长熊庆来是云南人,曾经作为华夏国公费派往法国的留学生,主攻数学,归国以后,先后在云南、东南、西北等大学任教,后被聘为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数学系主任。吴有训筹建华夏国科技大学初期,他和胡刚复是头一批被邀请参与华夏国科技大学筹建的学者,作为华夏国近代数学的奠基人之一,熊庆来在国内数学界有着崇高的地位,门生弟子极多,遍布海内外。自熊庆来任华夏国科技大学副校长以来,华夏国科技大学的数学系极其兴旺,不断有海外留学的学子以及国内外知名数学家前来任教,各地的优秀学子也对华夏国科技大学数学系极为向往,这其中就包括了也曾在法国留学并出任过上海公学教授的王维克推荐的19岁的江苏丹阳学子华罗庚。历史在异时空中的扰动,改变了这位未来华夏国数学大师的命运,他的左腿不会再因为1930年的伤寒而残疾,他的学历也从那个时空中的初中变成了大学。在所有的学生中,华罗庚最得到熊庆来的欣赏,认为华罗庚是最能领悟现代西方数学思想的一名学生。此前华罗庚不过是初中毕业,只凭借三本书接触了现代数学,《范式大代数》、《解析几何》、和一本只有50页的《微积分》,他的日常工作是会计,天天与算盘为伍。金子一般的人才从尘土被发掘出来,熊庆来是非常欣慰的。熊庆来对于人才的态度感染了数学系得其他教员,华夏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在短短两年间,已经成为国内首屈一指在亚洲也是第一流的数学系。

叶江明给熊庆来留下的印象极好,和其他华夏国的地方势力不同,无论是兴办实业还是大力发展教育,叶江明更多的给熊庆来感受到一股学者的气息,这可能因为熊庆来本身也是学者的缘故。本着华夏国人传统的士为知己者死的理念,熊庆来益发不遗余力地为叶江明以及华夏国科技大学主动延揽一些精英学者,包括李四光在内,已经有一批国内的知名学者加盟华夏国科技大学,刚从法国回来的数学家劳君展也是熊庆来争取的目标。

劳君展原名启荣,湖南省长沙县人,1900年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青年时代就读于长沙周南女校。五四运动期间,任长沙学联宣传部长,创办《女界钟》杂志。1919年秋劳君展考入上海东南大学。同年底,劳君展赴法国勤工俭学,先后入里昂大学、巴黎大学专攻数学,并师从居里夫人,攻读放射性物理学,1925年后工作于居里夫人的镭研究所,成为其亲密助手。劳君展是当时教育部长蔡元培的学生,精通数学和物理,是为数很少的近代华夏国女性科学家之一。早在法国的时候,熊庆来和劳君展就有所接触,私交也很好,接到熊庆来的来信,劳君展即辞去了武汉大学数学系教授的职位,和丈夫一起在1928年六月来到了泉州。

说到劳君展在当时的国内政界丝毫没有什么名气,不过他的丈夫著名社会学家许德珩就不同了。许德珩,字楚生,九江人。许德珩幼年聪颖,6岁随长兄德琛在家馆启蒙。后入私塾,深得塾师刘畅春赞许。第一年就读完了《三字经》、《幼学琼林》。第二年老师给他开讲《诗经》、《左传》、《四书》。以后又自学了《纲鉴易知录》等。几年私塾,给他打下了深厚的典经研读基础。父亲从绍兴回来,指导他读《新民丛刊》,邹容的《革命军》,严复译的《天演论》和梁启超的文章,这些新书给他灌输了民主革命思想,对他启发很大。 许德珩于光绪三十二年向在九江小学读书的同学学会了英文字母。宣统元年(1909年),许德珩考入九江中学堂(前身为濂溪书院)。这期间,颇受杨秉笙(地理教师)、王恒(图画教师)两位曾留学日本的老师器重。经他们介绍,许德珩参加了同盟会,剪去了长辫子,立志改革。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九江光复。许德珩以许础的名字,投笔从戎,参加宪兵队。李烈钧任九江都督其间,他由当时宪兵司令、革命党人廖伯琅推荐,在秘书处当秘书。次年,九江中学开学,他又到学校读书。1913年,在孙中山的领导下,国民党人发动了”二次革命“,李烈钧在湖口宣布独立,任讨袁总司令,并发布讨袁檄文。德珩再次投笔从戎,第二次到李烈钧部,参加湖口讨袁之役。 1915年初,许德珩考入北京大学后,组织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向人民群众进行宣传,以扩大新文化运动和爱国民主运动的影响。他是当时全国学生统一组织“学生救国会”创办的《国民杂志》负责人之一。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学生爱国运动。在“五四”运动中,许德珩是著名的学生领袖之一。他受北京学生联合会的委托,起草了《五四宣言》。

1920年,许德珩为继续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赴法勤工俭学,在法国他结识了同在法国留学的劳君展。许德衍自1915年丧偶,便立志求学与学生运动,改字“楚僧”,以示无意续婚。不过劳君展在于许德衍的通信中,她把德珩署名“楚僧”的“僧”字圈掉,写上“生”,改为“楚生”,表露了姑娘的爱慕之情。从此,他们友情进入爱情,在感情上深入一步。1924年夏,劳君展在法国里昂大学毕业,得到了硕士学位,入巴黎大学理科,并从居里夫人学习镭学,他们经常会面,经过五年多时间的互相了解,在蔡元培的极力撮合之下,于1925年在巴黎华夏国饭店举行婚礼。蔡元培赠十六字红缎题词:”爱结同心,互助互励。学术事业,勤奋无已“。1927年春,许德珩夫妇受国内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的鼓舞,酝酿回国,后因劳君展正从居里夫人研究镭学,于是决定德珩一人先行回国。回国后,他应恽代英之邀到武汉,担任武汉中央政治学校政治教官,武汉第四中山大学教授,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在邓演DA离开武汉国民政府后,他还一度接替邓演DA任武汉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代主任。后来因为不满汪精卫离开武汉来到了上海。许德珩是五四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对于国民革命抱着极大的期望,随之而来国共分裂以及国民党内部的宁汉对峙都让他的一股热情变成了满腔忧愁,情绪十分低落。彷徨中,劳君展给许德衍来信,道是已经决定接受熊庆来的邀请,去华夏国科技大学执教。于是许德衍也抱着散心的目的从上海出发,与劳君展在泉州汇合。

一到泉州,他就大吃一惊,泉州的繁华程度已经直追当时远东的金融中心上海。在他看来上海的繁荣多少有些畸形,地方上黑恶势力横行,证券交易所等金融机构缺乏必要的监管体制,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一点也不奇怪。金融投机炒作在上海风靡一时,投机家搧客聚集在这个旧华夏国的金融中心,他们心中梦想的是一夜暴富,整个大上海的繁荣像是空中楼阁,缺乏实业基础。而泉州的繁荣则是建立在雄厚的工业基础之上,整个城市干净整洁,路上的行人多是受聘于各大企业的蓝领工人,行色匆匆却极有秩序。一条宽阔的水泥大路连接着泉州、晋江和尾头、深沪码头。道路之上重型卡车运来回运送着各种工业机械和原料,并且把泉州生产的工业品通过码头输送到全国乃至更远的范围。那些在上海经常能够看到的工人罢工,在这里闻所未闻,人们都在忙碌中生活着。到了夜晚,许德衍观察到泉州的夜生活并不丰富,舞厅麻将馆几乎没有。他每天都能看到成群结队的蓝领工人参加政府免费组织的文化扫盲和职业技能培训,这些身上还有汗臭味的工人们兴奋的议论着这一天晚上的课程,相互交流学习心得,不时还能蹦出几句英语。

这样一个紧追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城市出现在华夏国的东南,让许德珩惊讶不已。他不由得对叶江明的执政策略产生了几分好奇。经过走访和阅读当地的报纸,这些他一手搜集起来的资料让他更惊讶了,每天八小时每周48小时工作制,工人最低工资,农场集中承包制度,免费教育制度,这些以前想也没想过的全新的制度都呈现在他面前。他逐渐把注意力由那些新奇制度转移到了转移到制度制定者叶江明的身上,对于这个海外富商的好奇越大,他想和叶江明见上一面的渴望也就越大。

经过许德珩的观察,泉厦行政长官公署并不像当时旧华夏国的其他地方政府行政机关一样,戒备森严,叶江明在一进门的拐角处甚至设立了一个投诉处,处理普通百姓对于政府机关的投诉。听说有的时候,叶江明还亲自聆听普通百姓的意见和建议。而叶的办公室就设在楼上,直接上楼进到叶的办公室似乎没有大的阻碍,或许这样,他就能和这位被许多媒体称为华夏国最具有神秘色彩的人物见上一面,解除自己心中的许多疑惑。尽管这样会有些冒昧,受好奇心折磨多日的许德衍也顾不上许多,决心要闯一闯泉厦行政长官公署。

泉厦行政长官公署的戒备确实不严,许德珩很轻松的就进入了一层,并同样轻松地通过楼梯来到了二楼,叶江明的办公室在二楼东边的把头,就在许德珩正准备进入叶江明办公室的时候,冷不防后面被人抓住了胳膊

“先生,您到行政长官办公区找谁,事先预约了吗?“

一个警卫模样的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出现在许德珩的身后。当下许德珩神色大窘,无法和这名警卫解释他的来历,那名警卫似乎早就知道许德珩想混水摸鱼,拖着身体算不上强壮的许德珩一直来到楼梯口。许德珩知道这次试图解开心中迷底的希望基本上算是破灭了,当下很自觉地准备顺着楼梯下去,

一个正从楼梯上来的中年人,盯住了这在下楼德许德衍,立刻叫住了他

“楚生兄,怎么你也来泉州了?“

许德珩这才抬起头一看,大吃一惊的说道

“正成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警卫一看两个人是老相识,当即放开了依旧扭住许德珩的手,向季方敬了一个礼,

“季主任,原来你们认识,那我就下去了。“

许德珩的这个老朋友被警卫唤作季主任的,本名季方,字正成,早年先后在南京陆军小学、保定军官学校学习。1916年身在南通警备营的季方,因为组织反袁活动,被北洋政府逮捕,送入苏州陆军监狱关押,在此之后他曾经当过教员,信仰过佛教,为了了解普通工人的活动,他还曾经到工厂中当过工人。1921年,由资历颇深的国民党党员茅祖权介绍,季方在上海正式加入了华夏国国民党。1922年经洪罗曼推荐,又被吸收到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总务部工作。在总务部,季方任书记(相当于文书干事),主要办理海外华侨支部的文件收发。1924年。邓演DA受命到上海为黄埔军校招考学生和物色教职员,季方受到邓演DA的赏识,参加了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他被任命为少校特别官佐,派在训练部办公厅(也是学生总队长的办公室)工作,负责处理日常文件,受邓演DA的直接领导。其后邓演DA任北伐军政治部主任,季方则担任新编二十二师政治部主任,由于宁汉对峙,他离开新编二十二师来到武汉,担任总政治部下属军事指挥科科长,不久邓演DA秘密出走,季方也离开了武汉国民政府,许德珩因与邓演DA交厚,又在北伐军政治部长期工作,自然与季方也非常熟悉。现在突然看到与自己一样离开武汉国民政府的季方,不由得几分欢欣几分惊讶。正在愣神之间,季方已经将许德珩拉到了自己办公室之中。许德珩一看门口的牌子,是泉厦行政长官公署办公室,看来这个季方,正如刚才那位警卫的称呼,已是泉厦长官公署的办公室主任。

“楚生兄,多日不见,自武汉一别之后,你我各自散落天涯,今日相见,正可谓故友重逢,当真是一件大喜事。“

许德珩已知季方在泉厦身居要职,好奇心更起,简单叙述了自己离开武汉国民政府以后的经过,之后,将话题一转

“正成兄,我随夫人来到泉州,却不知正成如何来到泉州的,还在这泉厦政府内身居要职。我自来到泉厦以来,对此地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十分佩服,泉厦真不愧为华夏国东南的一片净土。因此也对海外归来的叶长官充满了好奇,本来想今日冒昧拜访这位奇人,不料却遇上了故友,不知能否为我引见叶长官。“

“楚生兄在法国研读社会学多年,难免对于泉厦的发展产生浓厚的兴趣。目前泉厦正是发展之时,对于人才十分渴求。生兄左右闲在家中无事,总不成靠夫人养活,何不在此谋个职位,一同为中华的崛起出一份力。叶先生目前正在厦门巡察,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到时候,少不了为楚生兄引见,他可是一位奇人。“

“正成兄这样一说,倒更增添了许某的几分好奇,记得正成兄为追求富国强民的道路,不惜到上海的工厂做一名普通工人。如今叶江明能够得到正成兄的赞赏,我想定是有其过人之处。不知道正成兄是如何来到泉州的?“

“自武汉分共以后,革命形式毁于一旦,你我均是灰心丧气离开武汉。现在仔细想来,国共两党分裂在所难免。国民党内派系林立,于各派均采用调和的手段,因此需维护各派所代表的阶级利益,共产党却一味激进,完全听命于第三国际,不能结合华夏国国情,照搬苏俄的套路,甚至放弃民族利益迎合苏俄的要求,这样不分裂才怪呢。说到叶先生的主张,丝毫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他主张抛弃意识形态的界限,把主要精力用于发展工业、教育、科研这些直接与中华民族未来发展休戚相关的方向上来,这样才能提高中华民族的竞争实力,这样才能不被动挨打。用他的话来讲,发展才是硬道理。至于经济主张,叶先生认为经济学同其他科学一样有他自身的规律,从目前来看,自由的市场经济是华夏国的经济发展方向,政府的任务是不断完善相关的法律和制度,做一个好裁判,防止有人在竞争中作弊。苏俄的计划经计虽然一时有效,到底违背了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好比是一个国家的战时经济,短期虽然有效,长久必将带来严重的后果。实行市场经济并不是违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只为少数几个资本家服务,反而使尊重经济学的客观规律,普通的民众也可以在地方的经济发展中获得收益。在市场经济中,企业领导人和职工之间应该建立荣辱与共的合作关系,这样得企业才能长久发展。政府为了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可以采取限制工作时间,禁止童工,规定最低工资的办法来维护工人的利益,并且为工人提供接受职业教育的机会,提高他们的技能以便更好地为企业服务。说穿了一个民族、一个企业之间的竞争都是人才的竞争,资本家也只有靠提高待遇,鼓励进修等政策,才能笼络住人才,维持自己的竞争水平。现在在泉厦投资的许多大老板,如陈嘉庚先生、郭乐先生、简氏兄弟、荣氏家族,都接受了叶长官的观点。“

季方侃侃而谈,让许德珩不由得不对季方另眼相看,有很多观点许德珩闻所未闻,当下赞叹道

“看来正成兄在叶先生手下不过短短时间,却受益匪浅。只是不知道叶先生既立志报效中华,没有政治主张,何以立足。又当今国民政府中,蒋介石独揽大权,意图实行独裁统治,恐怕泉厦虽为东南净土,到底是过眼云烟,不可能维持很长的时间。“

“楚生兄此言差矣,叶先生认为华夏国目前最不需要的就是口号。他有一句笑谈,若是口号能够打倒列强,那么华夏国人何不每天早上朗诵口号百遍。如今日本占据我济南、台湾、窥视东北,凭的是什么?日本区区岛国,人口不过华夏国的八分之一,岛内物产匮乏,却数次击败我国,迫使我们不得不割让领土。说穿了,从国家整体来看,无论经济、军事、教育、科技,日本都远远在我之上,方才敢如此嚣张。我们中华民族要同日本竞争,夺回失去的领土,也应该脚踏实地,提高民族的竞争力,而不是空喊口号,口号远远没有实干重要。至于国民党政权,由于内部派系林立,蒋介石自顾不暇,短时间之内,也只能在形式上统一华夏国,再加上共产党在江西、湖南的活动,近期决不可能干涉泉厦,我们正可趁此时机加快发展泉厦,为华夏国其他城市树立一个发展的榜样。“

两个人均对蒋介石不满,季方的这番话说得十分在理,许德珩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听正成兄说了半天,还没有回答我是如何到的泉厦。“

“说来话长,也是一位好友的引荐,他和你我二人均十分熟悉,说不定今天晚上就会登门拜访。“

待许德珩追问,季方却怎么也不肯说,问了许德珩的地址之后,托辞有紧急公务要处理,下了逐客。许德珩虽然知道了一些叶江明的政治经济主张,却更加疑惑,回到家中和劳君展说起,两个人将自己的朋友圈子想了一遍,包括出国和参加共产党的,却无论如何想不出那人是谁。晚上九点多钟,许德珩两口子听见了怦怦的敲门声,难不成真如同季方所讲,真有人登门拜访了。许德珩打开大门,来人一脸的络腮胡子,带着帽子,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许德珩毫不认识,当下客气的问道

“先生,你找谁。“

那人粗声粗气的说道:“找谁,就找你。“

来人不由分说,挤了进来,随后将门带上,摘下眼镜,取下帽子,又变魔术般的将络腮胡子从脸上撕了下来,许德珩这才惊叫出口

“怎么是你,择生,你不是去苏俄了吗!“

劳君展闻听许德珩惊呼,从里屋中走出来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德珩的老朋友、老上级原北伐军政治部主任邓演DA。许德珩又惊又喜说道

“季方说的好友原来就是你,我真是糊涂,我早就应该想到,有季方的地方就应该有你邓择生,有邓择生的地方就有季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