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一章 台湾(二)

lovedxy2003 收藏 9 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二十一章 台湾(二)


是金子总是要闪光的,是英雄总有大显身手的时候,用这句话来形容空一师护航海军第一舰队的第一飞行团团长赵宝桐、第三大队大队长刘玉堤是绝对没有错的。他俩是43年延安航校培育的第一批飞行员,是那批飞行员中最先放了单飞的,早45年就开始驾驶飞机和美国援华飞行队一起执行任务了。日本投降后,美国飞行队撤走,他们只留了几架教练机以及对在日空战中损伤严重而不能修复的老式战斗机轰炸机给延安航校。当时国民党又在南边虎视眈眈,每天都派飞机到延安上空悠转,为了保护刚刚才起步的人民空军,延安航校迁入长春,改名为东北航校。

航校迁入东北后,因为有强大工业基础和技术人员的支持,东北航校的规模和飞行员数量都成倍数增长。后来我们能自己生产飞机了,以前一直忙于学习机械理论的飞行员们开始独立驾驶战机,练技术练战术,飞行员的素质和综合技能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在47年12月到48年2月国共两党在东北华北两地为期三个月的惨烈的空战(也称‘三月空战’)之中,赵宝桐以击落敌机6架、击伤2架成为人民空军首位王牌飞行员,而他也凭借此战绩荣升空一师第一飞行团团长。刘玉堤在那次空战中的战绩也不弱,共击落敌机4架,击伤1架,差一点就成为人民空军的第二位王牌①。

这次护航海军第一舰队的就是空一师第一飞行团第三大队,外加一个中队侦察飞机(4架)共24架飞机。为了保证海军第一舰队能顺利南下到达台湾,空一师可谓是精锐尽出——由第一飞行团四个大队轮番护航。这次替换第二大队护航的阵容是空前的强大——护航海军舰队的第三大队是空一师王牌中的王牌,第三大队中有一位准王牌大队长不说,而且还是王牌团长亲自带队。

6月23日凌晨5点15分,由青岛②起飞的空一师第三大队接替了第二大队的工作,替海军第一舰队护航,并最终掩护台湾兵团第一梯队登陆。到6月23日凌晨5点45为止,整个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第一舰队逼近台湾海岸线十海里的地方,台湾守军还没有发现。

情况在5点45的时候出现了变化,海军雷达发现了从西北方向逃窜来的国民党飞机,立刻开启无线电将消息报告给了护航的第三大队。由于空军飞机上没有安装雷达,所以护航的空军第三大队还要依靠海军军舰上的雷达来提供消息。尽管刘云很想在飞机上安装雷达,但由于当时条件所限制,没有机载雷达的详细技术,在飞机上装雷达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赵宝桐他们得到消息,立刻就猜到他们是在我人民空军“台风行动”中紧急起飞逃窜的飞机。他赶紧用无线电用暗语通知刘玉堤和其他第三大队的飞机飞行员,现在敌我数量是1:2,第三大队有一个两个中队的J-1③,完全有能力歼灭那惊惶南逃的12架国民党飞机。赵宝桐和刘玉堤商量一下,决定第三大队三个螺旋桨飞机(美国P-51)在前面伏击,两个中队的J-1抢占制高点从后面攻击。

从西北方向飞过来的飞机由国民党空军王牌张伟成少校带领,包括从南京、杭州和舟山空军基地机场逃跑4架F-86,8架P-40,P-51。今天凌晨GCD空军杭州空军基地的时候,他正在雷达控制塔监控室值班。参加过对日空战和国共“三月空战”的他经验老道丰富至极,看到雷达上从北方飞来的飞机的瞬间,他就知道是GCD飞机大举前来偷袭。于是在按下了空袭警报后,立刻跳上飞机紧急起飞。

GCD飞机的来势很快,自己刚飞上天空,他们就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许多动作缓慢的的老式螺旋桨在地面和半空中就直接被摧毁了,即使少数几架幸运飞上天空,也在GCD飞机密集的炮火中被击落。张伟成见势不妙,匆忙凭借着F-86本身的速度优势向舟山空军基地逃窜。幸好舟山空军基地没有遭到GCD飞机的攻击,在舟山基地降落的他不久就接到了空军总司令部的命令,要求张伟成在舟山空军基地汇合从南京、杭州逃脱的飞机向台湾松山空军基地转移。

果然在他们刚飞离舟山空军基地,GCD空军第二波针对中小机场的就到了。原本已经汇合了20多架飞机,南逃途中被GCD飞机的追击,又损失十几架,现在除了4架花大价钱从美国买来的F-86(美国第一代喷气式)外,就是老式的P-40、P-51了。

由于要掩护速度缓慢的P-40、P-51,四架F-86飞在了最后。摆脱了共军飞机的纠缠,子弹也花的差不多了。为了尽快避开GCD飞机的追击,张伟成他们一路向南急飞,现在离台湾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

正东方向忽然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海天交接之处宛如忽然挣开了一只眼睛。张伟成转过头向东方望去,只见初生的旭日正努力挣脱大海的怀抱,它所发出金属一般的红光着泄在大海上,随着飞机的位置而缓缓地移动着。

然而此刻张伟成少校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海天交接之处美丽的景色,他只想早点飞到台湾松山空军基地,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空军的损失怎么样。

“猎鹰,猎鹰,前方发现共军的飞机……”无线电里那个声音立刻消失了,张伟成只看见原先整齐地飞在前面的P-40和P-51正匆忙地做着避规的动作向两边散开去,其中左下方的两架凌空爆炸成了美丽的烟花。

只见正前方的云层下面,十几架GCD的飞机扑了下来。张伟成急忙翻滚着侧飞,准备抢占制高点。

“噹噹……”几发机枪子弹打在自己的机罩上,张伟成吓出了一声冷汗,继续向右上方翻滚。趁着凌空右翻的时候,张伟成向后一看,只见一架J-1正从后面追了过来。在“三月空战”中张伟成没少和这种飞机交手,这可是传说中GCD集合五国专家技师研制出来的第一代喷气式飞机啊!

张伟成有过和J-1教授的经验,所以他不慌不忙地连续在空中变换姿势和方向前急飞,脱离交战区域。

追击张伟成的是第三大队大队长刘玉堤,他躲在制高点准备从后面偷袭时就是看上了张伟成这架飞机。奈何对方和自己同样为喷气式飞机,而且驾驶技术非常的精湛,刘玉堤始终咬不住他,反倒浪费了许多的子弹。

“下面是什么?”做翻滚动作躲避刘玉堤的时候,张伟成发现了在海面上正向台湾急驰的海军舰队。“难道是GCD的军舰?”张伟成心中略一迟疑,立刻转身向第一舰队飞机,同时接通了台湾松山基地的无线电呼叫。

对方的驾驶技术非常精湛,刘玉堤在浪费了数百发子弹都没打中对方后,已经准备打算放弃了。但是没想到敌人的飞机却突然翻滚着折回来,向海军第一舰队飞去。刘玉堤心中大喜,立刻追了上去。

海面上那只舰队的军舰上站满了观战的人。见到自己向舰队逼近,军舰上的高射机枪也开始向自己开火,这让张伟成更加相信下面那只庞大的舰队就是GCD的海军舰队。

“松山,松山,我是猎鹰,我是猎鹰,听到请回答!”张伟成立刻用无线电呼叫台湾松山空军基地起来,由于今天凌晨4点15分5大空军基地和首都南京在遭受到GCD优势空军的空袭后,空军司令部已经发布命令要求各中小空军基地打开无线电联系,以便随时报告状况。

张伟成连呼叫了三次,才和松山空军基地通上话。

“我是猎鹰,我是猎鹰,在台湾北海岸十海里处发现GCD舰队……重复一遍,在台湾北海岸十海里处发现GCD舰队……”

“噹噹……”军舰上的高射机枪将原本已经被刘玉堤打裂的机罩被打破,右翼发动机也被打中,正往外冒着浓烟,失去平衡的飞机左右颠簸。张伟成右胸也中了一弹,剧烈的疼痛让他呼吸为之停滞,进入自己肺部的空气仿佛不是自己吸进去的,而是逆风飞行时倒灌进去的。

“松山呼叫猎鹰,松山呼叫猎鹰,请报告GCD舰队的位置、规模!重复一遍,请报告GCD舰队的位置规模……”

“台湾北海岸十海里,很多船只……很多……”

张伟成费力拉开了飞行面罩。初升朝阳的光芒非常的刺眼,这大概是自己今生最后时刻的阳光吧!

“呀~!”张伟成咬紧牙关,全速向海军第一舰队的旗舰“延安号”冲去。

…………

“中山号”(海军第一舰队的旗舰是“延安号”,但台湾兵团司令部却在“中山号”)军舰炮塔上面,刘云正举着望远镜观看西北方正进行的激烈空战。只见那些飞机在空中来回地翻滚、盘旋,来回冲刺,空中的搏杀进入了白日化的阶段。国民党飞机尽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他们依旧上下翻飞地和人民空军的飞机绞杀在一起,为同伴争取逃跑的机会!

天空中不断地有飞机凌空爆炸成一团火球或者拖着黑烟向大海坠落……惨烈与华丽、血腥与壮观、短暂与永恒,是那么不和谐地出现在这个空间,人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纷争呢?

“司令员,你看!”身边的参谋指着“延安号”驱逐舰上方,只见一架拖着黑烟的飞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逼近了舰队上空,正在向“延安号”俯冲。

“他想和延安号同归于尽?”刘云将望远镜放了下来,视野里那架飞机已经变的非常的清晰。尽管“延安号”的高射机枪已经将那架飞机的机罩打飞,但它还是固执地冲向自己的目标。

刘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去看“延安号”被撞中的瞬间,想不到国民党中还有这样烈性的飞行员。

最终那声巨大的撞击声并没有传来,因为拍马赶到的赵宝桐从正前方冲了下来,一连近百发机枪子弹打在张伟成和他的飞机上,干净利落地将他击落在距离“延安号”一百米远的地方,所有人都暗呼了声“侥幸”。

“司令员,有新情况!”无线电监听小组将刚才监听到张伟成和台湾松山基地明语通话告诉了刘云,刘云暗中叹了一口气,看来登陆计划要提前半个小时行动了。原本在海军雷达探测到从西北方向逃窜来的国民党飞机后,护航第三大队将战场设置在了海军舰队西北方向二十海里处。本来按照护航第三大队的实力,全歼那惊惶失措的12架国民党飞机应该没有问题的,那知道居然有一架飞机突破了伏击圈,跑到海军的头上,让海军虚惊一场不说,还将消息报告给了台湾松山空军基地。

“真是失算啊!”刘云感叹了一句,现在陈诚应该得到消息了吧!

“司令员,三军联合指挥部发来电报。”一个参谋拿着电报跑进了“中山号”舰桥。

“念~!” 正俯首研究台湾地图的他连头都没抬。

“是,‘台风’空袭行动进行顺利,我军损失轻微。”

“好!”刘云高声叫了出来,敲掉了蒋介石的空军,看他还拿什么来支援困守台湾陈诚。就算GMD在台湾还有几十架逃跑过来的飞机,但在人民空军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情况,那几十架飞机又能起什么作用?

6月23日上午6点25分,前来支援登陆的空军战斗机和轰炸机越过海军第一舰队。轰炸机开始对三处登陆地点和松山、台北机场进行轰炸,战斗机负责掩护轰炸机和寻找从大陆逃窜到台湾的GMD空军残余做最后的决战。

刘云抬头望着天空,除了护航第三大队和才赶来的第四大队外,其他参与对地轰炸和掩护轰炸机群、寻找国民党残余飞机的战斗机如蝗虫一般向南飞去。

“司令员,开始了。”

“恩……”刘云举起望远镜,到达石门上空的轰炸机已经开始丢炸弹,石门探头接连升腾起火球。两分钟不到,升腾起的烟雾就掩盖了石门滩头阵地的表面,石门滩头完全被掩盖在了浓烟之中。

海军第一舰队在逼近到石门二海里处,然后一字排开,准备参与炮击。

炮塔上的警报声开始响了起来,海军的第一次齐射马上就要开始了。

“司令员,回舰桥去吧!”海军200毫米以上大口径火炮在齐射时所发出的巨大的声浪和气压对人、对设备造成的伤害都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参谋才要刘云不要呆在炮塔附近。

炮塔在警报声中慢慢旋转起来,黑洞洞的炮口指向石门小港。

…………

海军第一舰队旗舰——“延安号”。

第一舰队常司令举着望远镜站到舷窗前面,望着硝烟浓罩中的石门滩头。

“传我命令,开始!”

“是!”传令参谋飞快地走向旁边的电话,用简短的话语传达了命令。

“轰。。。。。”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一排巨型炮弹钻出炮口,掠过长空,向石门滩头的GMD守军阵地飞去。常司令立刻举起望远镜,心中倒数着炮弹落在国民党守军阵地上的秒数。

“……三……二……一!”烟柱应时升腾而起!

常司令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爱死这种海军大口径炮弹在敌人的阵地上剧烈爆炸开来那种痛快的感觉了。

“传令,继续实施齐射,十分钟后向大屯山延伸!”

“是!”

十分钟过后,海军开始向石门滩头的大屯山自由射击。

飞机马达的轰鸣,炮弹飞行时间的呼啸, 炸弹、炮弹的爆炸,合奏成一台声势浩大的交响乐。仿佛有一个巨人将大海当做鼓面,在使劲地擂槌!

“司令员,第一批登陆部队两个营已经准备好了!”参谋长戴仙兵对刘云说道,“可以开始登陆了!”

到现在为止,石门滩头的国民党守军反击非常的有限,空军方面只损失了3架飞机,海军方面只有2艘军舰被国民党守军零星反击的炮火击中。见到国民党守军的炮火如此的虚弱,刘云心中反而有一丝不安。

“司令员,可以开始了!”

“恩,开始吧!”

刘云一声令下,上百艘装载着陆战第一师登陆部队的灰色登陆艇,如一支支向箭齐刷刷地向石门滩头射去!共和国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的最初一役就此拉开了序幕!

注释:①国际惯例,凡击落敌机5架以上的飞行员被称作“王牌飞行员”。

②大空袭开始后,为了缩短战机回飞距离,在袭击任务完成后空一师没有飞回原哈尔滨空军基地,而是转移到了济南、德州和青岛等空军基地。

③由刘云牵头,聘请中美苏三国飞机专家技师和留在中国日籍飞机技师共同研制的喷气式飞机,是中国空军装备的第一代喷气式飞机,暂命名为J-1。但由于工艺过于复杂,制造起来比其他螺旋桨飞机困难的多,所以现在装备不多。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