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三十二、困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第二天清晨,鬼子约组织了近四五百人,差不多一个大队的规模开始向团里的阵地发起进攻。从整个战场态势来看,鬼子一方面是想多路并进,威胁到古北口的守军。同时也有点对团里昨天敢于主动出击的袭扰行动进行报复的意思。

上午进攻的主要方向是团里二营所在阵地,狄爱国对于二营的战斗力还是比较信任,而且王相勇也是他手下的老兵,据险防守一个大队的鬼子应该还是能顶上一个上午的。狄爱国让其他各部从侧翼为二营提供火力支援。鬼子第一轮组织的步兵冲击受到了左右两翼及正面二营的顽强阻击。战斗刚刚打响不到一个小时,二营正面就扔下了几十具鬼子的尸体。面对必须向上仰攻的地形劣势,鬼子毫不畏惧,再退下去之后又从后方要到了炮火支援,开始准备下一轮的进攻。

这次进攻的炮火准备非常充分,从声音上判断,约有十几门山炮在向二营阵地上猛轰。二营的阵地主要是依托长城的城墙,然后再布设沙袋。所以防炮能力很差。一时间二营在炮击中伤亡严重。第一轮二十分钟的炮击下来,二营就伤亡了不下上百人。

更严重的是,二营据守的长城被炸开了宽约十几米的缺口。

骄横的鬼子不待炮击结束就开始朝二营的阵地上冲,第一排的鬼子全部由军官组成,个个脱了呢子大衣,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端着刺刀朝长城上面被炸开的缺口涌了过来。

在团部的工事外面,狄爱国看到二营阵地马上要被突破了,顿时心急如焚,火速将作为预备队的教导队,并一营的孙寒部调过去补充教导队,务必增援二营守住阵地。

等教导队赶到二营阵地的时候,整个阵地上已经打的白热化了。二营东侧两个阵地相继被突破,成群成群的鬼子像蚂蚁一样顺着缺口处往长城上爬。

潘云飞看到这个景象不禁心里直打鼓,从来没见过打仗这么凶狠的。教导队就地展开,一部固守住现在的阵地。另一部潘云飞打算从山下面穿过去,然后攀援到另一侧的二营阵地。部队刚待展开,陈锋跑过来找潘云飞。

“长官,我能说两句吗。”

潘云飞不熟悉陈锋,只知道这个军官是新来的,但指挥带兵都还不错。

“你说,啥事。”

“长官,现在咱们教导队不能分,一旦分了就成了添油战术,扔上去多少,就被鬼子打掉多少。倒不如集中起来一鼓作气把阵地上的鬼子撵下去。”

好大的口气,潘云飞心里嘀咕着,他打量着陈锋。

“别瞎鸡把扯蛋了,就现在的兵力,守都不一定守得住,你还反攻呢。”

“长官,刚才鬼子和二营已经拼了那么长时间了,弹药估计也剩不了多少,刚才他们能突破我们,主要是炮火厉害。现在我们冲上去和他们搅在一起,他们的炮火反而就没有优势了。我们拿手榴弹开路,然后逐次射击投弹,最后冲上去和他们近战。”

潘云飞心里一咯噔,豁出去了,现在如果固守剩下的阵地,没准儿鬼子还要用炮火炸,与其那样还不如和鬼子搅到一起。

这时涌上二营阵地的鬼子正在拼命向纵深和两翼猛攻,尽管他们突破二营阵地后已经很疲劳了,但攻势丝毫不减。三十多个鬼子在两挺机枪的掩护下,拼命朝一处屯兵洞猛攻。突然,从屯兵洞里扔出来十几枚手榴弹,顿时阵地上面砖块、弹片纷飞。

爆炸刚停,从屯兵洞里冲出来五十多个彪悍的爷们,个个腰间都插着手榴弹,端着刺刀扑了过去。

这五十多人和鬼子正好撞到了一起,双方很快开始了白刃战。就见到长城上面近百名不怕死的男人拿刺刀、手榴弹在血拼厮杀。片刻之后,从屯兵洞的顶上,一挺马克沁重机枪被十几个兄弟用绑腿绳吊了上去,重机枪架设好之后,迅速压制住了鬼子的火力。

从屯兵洞里源源不断地冲出教导队的兄弟,白刃战主动权迅速易手,狭窄的空间里面,鬼子被逼得步步后退。

冲在最前面的陈锋浑身是血,他手上端的步枪上面,刺刀早已被鬼子的肋骨别弯了。他一边投弹,一边招呼身边的兄弟向前冲。陈锋边上的兄弟举枪打倒了一个向他突刺过来的鬼子,但他左前方的另一个鬼子不待他重新上膛就一刺刀扎穿了他。那个兄弟发出一声惨呼,紧紧攥住鬼子的枪管,然后愣是把刺刀从自己的胸膛上拔了出来。他纵身扑向鬼子,两个人搂在一起从被炸开的缺口处滚下了山崖。

后面的兄弟个个奋勇,一排密集的子弹打了过去,把盘据在缺口处的鬼子短暂压制住了。鬼子的指挥官嗷嗷叫着,拔出指挥刀带着剩下几十个鬼子扑了过来。又是一阵密集的子弹,手榴弹像雨点一般落了下来,鬼子顿时被炸翻了十几个。其余的鬼子还是玩命的死冲。

这时赶过来增援的鬼子也在山脊上朝二营的阵地上冲,而在二营的侧翼,一营长狄满仓指挥全营火力努力压制鬼子的进攻队伍。但一营距离过远,增援的鬼子丝毫不理会从侧翼打过来的子弹,被打倒一个,后面的鬼子看也不看,跳过地上的尸体继续前进。

眼看着鬼子的增援部队就要涌上来了,这时长城上的战斗发生逆转。打得精疲力竭的教导队的后面出现了一支生力军,团直属卫队的五十多人由王卫华带着增援过来。卫队里面全是一水的德国造快慢机,子弹像泼水一般朝剩下的鬼子打了过来,瞬间彻底压制住了鬼子的火力。

教导队此时也打红了眼,由陈锋带着二十多个兄弟光着膀子,每人背着十枚手榴弹,短短三分钟全扔了出去。鬼子最后据守的工事被炸得一片火光,尸首横飞,教导队的兄弟端着刺刀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眼看着本来已经夺下的阵地重新易手,增援的鬼子也陷入了癫狂。他们不待机枪火力压制,就朝长城的缺口处涌了过来。

教导队分出三十多人堵在缺口正面,用密集的子弹封锁缺口。长城上的兄弟拼命朝鬼子投弹,打倒最白热化的时候,有的兄弟身上挂满了手榴弹从长城上面往下跳,一声轰鸣后炸倒了一片鬼子。

围绕着短短十几米的缺口,两军反复争夺十几次,整个缺口处尸体堆积如山。最后冲上来的鬼子根本不用架设云梯什么的都能踩着尸体冲上长城。教导队并二营剩下的兄弟一直和鬼子血战到了傍晚。最后鬼子累计丢下了一百多具尸体撤了下去。

这次团里的兄弟学精了,只留下少数观察哨,其余的兄弟全部撤入二线阵地。部队刚刚进入工事,就听到长城上面炮声震耳欲聋,火光冲天,腾起一道道巨大的烟柱。

当晚团部开了个会,狄爱国非常奇怪,一个四百多人营,怎么在鬼子一轮猛攻下就垮了。他让王相勇把上午的战斗经过详细说了一遍。狄爱国听完之后仍然很是纳闷,又让王相勇把二营的布防画成草图。

狄爱国看着草图听王相勇说布防和火力、兵力配置,越听越奇怪,他让其他人先走,然后看着浑身是血,脑袋上缠着绷带的王相勇。

“小王,咱俩儿也是多少年的兄弟了,你跟我说句实话,二营为什么这么快就垮下来了。”

“长官,我不是说了吗,鬼子的炮火实在是太猛了。”

“不对,按照你的兵力配置,一次的齐射火力怎么着也能把鬼子的攻势压制住,别忘了,鬼子是仰攻。你肯定还有什么没说的。”

王相勇脑门子开始冒汗。

狄爱国是行伍多年的老兵油子,这些猫腻还看不明白吗,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兄弟能够坦白说出来。

王相勇汗越出越多,“长官,真的不是不拼命啊,实在是鬼子的炮火太猛了。”

狄爱国端起酒碗慢腾腾地喝下一口酒,热辣辣的烧锅子从嗓子烧到胃,再从胃里面冒出一团火,烧到脸上。狄爱国猛地把酒碗一摔,“操你姥姥的,死到临头你还在跟我磨叽,你说,你他娘的到底吃了多少空饷。”

空饷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打在王相勇脑袋上,王相勇脸都吓白了。

“长官,饶命啊。长官,我再也不敢了。”

其实狄爱国是在诈他,没想到不幸被他猜准了。二营之所以一轮猛攻就败了下来,是因为二营的兵力根本和实力簿上的不相符。狄爱国强压住自己的怒火,“你说,你吃了多少空饷。”

“长官,二营编制五百一十二人,但,但是实额只有四百零七人。”王相勇面如死灰的说。

狄爱国怒有胆边生,一个五百多人的营,居然吃出一百多人的空饷,而这样的部队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居然浑然不知。

“来人啊。”

门外哗啦一下进来四个卫兵。

“缴了他的枪,押下去。”狄爱国脑子里面一锅浆糊,作为自己多年的老部下,现在吃空饷,导致部队打了败仗。照理说不杀不足以正军纪,但人心毕竟都是肉长的,多年戎马,何况王相勇当年还有过救命之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