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三十、狼烟再起

雪亮军刀 收藏 4 70
导读: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三十、狼烟再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元旦刚过,日军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攻下山海关,整个华北危急。


团里的兄弟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新年。刚刚过完年,局势变得更加紧张。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报纸上登了消息,几天前国联对满洲问题进行表决,结果41票对1票通过了日本必须从东北撤军的决议案。其中唯一支持日本的那一票是日本自己投的。但日本政府松冈洋佑却微笑着宣布日本就此退出国联。自此日本全国上下被拉上了军国主义的侵略战车。


也就是二月底,日军关东军调集重兵进攻热河。东北军汤玉麟部和万福麟部相互猜忌,加上崔兴武、董福亭投敌叛变。十几天后,热河几乎全境沦陷,张学良被迫辞去北平军事分会委员长职务,汤玉麟也被撤职查办。


关注时局的狄丰城敏感地看到自己所部即将被派上战场,所以团里根据时局的变化也作了相应调整。陈锋所部五排编入潘云飞的教导队,以充实教导队的力量。而孙寒所部则加强到一营,警卫连连长狄满仓调任一营营长。警卫连连长由团部参谋闻天海接任。


闻天海升为警卫连连长让大家都感到很突然,但狄丰城此时需要自己的绝对亲信来保证团部直属的警卫连时刻掌握在团部的手中。


三月中旬,张学良调集重兵开赴长城迎敌。团里临开拔的时候,驻地的老百姓夹道送行。狄丰城走在全团行军队伍的最前面,刚刚出了团部营房,就见路边的老百姓把煮熟的鸡蛋、烙饼往团里兄弟的口袋里面塞。行军队伍根本走不动。


中国的百姓就是这么爱戴着保卫自己的军队,而且爱戴得那么朴实。有些老百姓来不及做烙饼,就把生玉米棒、生葵花摘下来往大车上面扔。好多兄弟几乎是留着眼泪离开驻地的。


刚刚出城,就看到路上黑压压地跪了上千人在那儿,把路堵得严严实实的。狄丰城走近了一看,领头的是个年近七十的老人,花白的胡须,将一把宝剑高举过头顶。


狄丰城一看,连忙滚鞍下马跪倒在老人面前。“老人家,这可使不得,您老赶紧起来。”


“狄将军,请您先收下老朽赠与将军的信物。老朽才起来,要不然,老朽就跪倒不起。”


狄丰城顿时也乱了手脚,“老先生,您有什么话慢慢讲,先起来讲话。”


“将军,老朽今天特地和父老乡亲一起来送将军,并把先祖留下的宝剑赠给将军,祝愿将军马到成功,剿灭倭寇。”


一听是老人的先祖留下的,狄丰城更是不敢收了。只见老人神情严肃,呛啷一下,把宝剑拔了出来。这是把翠玉装饰,云龙吞口的古风宝剑,约长三尺两寸,剑峰处寒光逼人。“将军,先祖明朝时曾在戚继光帐下做一员偏将。当年戚大人念先祖作战有功,特赏赐此剑。这柄宝剑曾经斩杀过十几个倭寇的头颅,宝剑赠壮士,希望将军佩戴此剑后能够爱国杀敌,为我中华民族添光彩。”


说完之后,老人郑重将宝剑还与鞘中,然后凝重地递给狄丰城。


听到这席话,狄丰城如同惊天的响雷在耳边打过一般,感到血腾腾地向脸上涌。他接过宝剑,只见熟铜皮勒口的红木剑鞘上似乎还残留着当年倭寇的斑斑血迹。他抽出宝剑,杀气迎面扑来,真是把好剑啊。


狄丰城细细地观察着剑身,只见宝剑靠近吞口的地方用发丝粗细的铜钉装饰着几个字。再一细看,竟是颜真卿碑刻中挑出来拓印的四个笔酣墨饱字样:逐日神剑。


看到这四个字,狄丰城刷的一下眼泪夺眶而出。他将宝剑挂在自己腰间,然后朗声说道:“乡亲们,我狄丰城带兵打仗,打鬼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想到会被大家如此抬爱。既然如此,我狄丰城自今天起改名为狄爱国。谢谢老先生将家传宝剑赠给我狄爱国,谢谢大伙来送我团将士出征,大壮我团士气。这次出征,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和鬼子血战到底。”


此时跪倒的乡亲都纷纷鼓掌,狄爱国让大家都起来,拉了半天,老先生带头,跪倒的乡亲也都起来了。


“全团整队,向乡亲们敬礼。”


片刻之后,一千五百多号兄弟列成整齐的方阵向送行的乡亲敬礼。狄爱国刷地抽出宝剑,走到路边砍倒了一棵碗口粗的树。


“全团的兄弟们,这次我们奉命去策应长城的友军抗击小鬼子,全团上下,只许进不许退,敢于临阵脱逃者,斩!”


快到三月底的时候,团里刚刚调防新防区就遇到鬼子全线猛攻长城沿线。局势千钧一发,团里的驻地加设双岗,部队按照基数下发弹药,各个连队备足了三天的干粮,日夜军服不脱,绑腿不散,时刻准备驰援长城友军。


四月初,团里奉命增援古北口西侧阵地。全团连夜急行军四十多里进入友军阵地。而此时,坚守该阵地的友军部队已经独力和日军血拼了三昼夜。第二天,日军的攻势稍稍减弱,团里赶忙抓紧时间休整工事。一连数天,日军都没有向团里的阵地发起像样的进攻。


直到第五天,鬼子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组织了三百多人向团里的阵地发起猛攻。鬼子的炮火非常猛烈,整个炮击持续了近十分钟。炮击中团里依托古长城构筑的工事损毁严重,刚刚休整起来的一处长城缺口又被炸出一个五六米宽的口子。团部急调作为团预备队的教导队待命,时刻准备组织反冲锋。


炮击一结束,鬼子的步兵就涌向了缺口处,还有一百多个鬼子顺着炸塌的缺口爬向长城城墙上,与团里的兄弟开始短兵相接。


按照团里预设的计划,教导队等鬼子冲进来一大半的时候开始反冲锋的。只见团属炮兵分队开始了三分钟左右的炮击,将涌入缺口的鬼子炸死了二十多人。紧跟着,教导队队长潘云飞亲自带队,两百余名全团骨干端着刺刀扑向了缺口处。


这次反冲锋组织的很严密,加上教导队进攻能力很强,剩下的鬼子很快被赶了回去,在缺口处丢下了五十多具尸体。


吃了亏的鬼子很快总结了经验,第二天的进攻改变了战术,他们并不盲目突破一点,而是不断吸引团里暴露火力部署位置。然后用步兵炮、山炮、迫击炮进行轰击。而我方也用迫击炮进行还击。第二天整个防线变成了一场炮战,双方都消耗了大量弹药,但团里因为弹药补给不足,再加上迫击炮射程和鬼子的步兵炮、山炮相比要短很多。所以这一天团里的损失可能远远超过了日军。


第三天鬼子故伎重演,狄爱国决定避免和日军进行火力对抗,而是依托地形优势尽量拖住鬼子。第三天上午和下午,鬼子分别组织了两次规模约为一个大队的进攻,但因为缺少地形优势,往往在防区缺口处成了添油的逐次用兵态势。挣扎着冲进来的鬼子往往要面对人数十几倍于他的反冲锋,所以尽管鬼子战斗意志异常顽强,但还是没能够突破团里的防线。


进攻受挫后的鬼子也改变了战术,从一开始的积极进攻变成了防御休整。这次休整也让团里喘了口气,从后方补充了一部份弹药和给养。团里同时抓紧时间修复工事,沿整个防线布设鹿柴、铁丝网,重点进攻区域一些老兵用手榴弹做成了诡雷。


此后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团里的防区成了整个长城沿线各部队防区中相对来说较平静的区域。鬼子除了炮击之外一直也没有组织起其它的进攻。听协防的兄弟部队说,中央调了二十九军到平谷、三河一带,估计上面是打算和鬼子打硬仗了。


但团里并没有掉以轻心,狄爱国从教导队里抽调了陈锋等人组成了一个侦察小队。之所以抽调陈锋,狄爱国是看中了陈锋的毅力以及出色的指挥能力。侦察小队不在于人多,而是要绝对精干,所以陈锋这个人选是再合适不过了。


狄爱国在地图上重点指出了侦查小队要搜索的位置,以及怎么识别鬼子的装备、规模等常识,然后还帮侦查小队规划了几条进出的路线。


当天晚上趁夜侦查小队出发了,他们悄无声息地顺着绳子爬下了长城,绕开鬼子的警戒线向鬼子的防区搜索前进。侦查小队这一走就是好几天,狄爱国心里一个劲的犯嘀咕,难道被鬼子抓住了?


其实恰恰相反,侦查小队的行动非常顺利,他们昼伏夜出,在鬼子的防区按照既定范围仔细地进行了侦查。而且还利用鬼子的守备疏忽成功地炸掉了鬼子五六辆大车。


这次行动也给陈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经过实际侦查,地图上面的很多标注都和实际地形不符。而且通过侦查,也对鬼子的实力、兵力、部署等有了更加准确的认识。此后陈锋也养成了重视看地形,重视侦查搜索的好习惯。


直到第三天的清晨,侦查小队才回到团部。过警戒线时惊动了鬼子,顿时枪声大作,鬼子派了十几个骑兵尾随过来。幸亏团里的兄弟接应及时,不然侦查小队可能就被鬼子的骑兵断了下来。


狄爱国在团部里面喜出望外地盼来了侦查小队的兄弟,招呼大家换掉湿衣服,赶紧喝点酒驱驱寒。陈锋大口喝掉了一茶碗烧锅子,然后把侦查得来的情况作了汇报。原来,鬼子这段时间正在积极地备战,眼看着一场血战就要打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