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4节 美人恩(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夜已经深了,对于白天的事纪敏萱还是难以完全忘怀。

这个小跨院中有她和眉儿两个,由于她在家中的地位,一般没经过她的同意是没人会进来的。晚间还有人来打探这位壮士的事,让她给回了。因为纪敏萱并不清楚来的是什么人,找壮士有什么事,如若在自己家中在让他被抓走确也是实在对不起人了。

眉儿经过午后的心吓,已然显的有些不支,站在一旁直打跌,只是自从她们回来姜勇就一直在发烧,主仆两个只好不停的用凉手巾给他降温,按照甘大夫的话这也是眼下唯一能做的,只盼他命大、福大能熬的过去罢。

“眉儿,你快去歇歇吧。”

“不,小姐都没有睡,哪里还有我去睡的道理。”

“你去睡吧,要不明日里壮士这里要没了人了,我们又不敢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只有你我二人,我们不换着又有什么办法呢。”

“那,小姐你先去睡吧,我在这儿瞅着呢。”

“眉儿听话,这事你可要听我的才是。”

“是,小姐。”眉儿应着,还是给换了一盆凉水才去休息。

夜深了,月儿也渐渐沉了下去,劳累了半晚的纪敏萱实在支持一住的情况下伏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爹……爹……”姜勇冲着梦中那个远去的背景大声叫着。他没看清这个人的脸,因为他似隐在雾里,教他无论怎样睁大眼也是看不清楚。不过他心里清楚,这个人是他爹,而且内心深处好像还有些什么急迫的事情要对他说。可是到底是什么呢,姜勇不知道。

“壮士……壮士”姜勇在梦中的急切,反映在他身体的时蠕动上,这惊醒了伏在床边的纪敏萱。

喉头的火烧火燎的感觉让姜勇说了第一句话“水……水……”

纪敏萱忙端过来泡了许久的山楂水,(注:山楂具有消炎、止渴的功效),用勺子舀出来,小心的滴入姜勇的口中。

得了水的姜勇,在喉头的灼热得到缓解后,又沉沉的昏睡过去。

这个当儿,天色已有些蒙蒙发亮。

纪敏萱伸了个懒腰,摇摇发晕的头,再回过头来看躺在床上的姜勇。

“要说这位壮士长的可是够俊的,剑眉虎目端的一付大将模样……”

红烛缓缓的烧着,烛泪也在缓缓流着,夜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慢慢的过去了。

姜勇的伤并没有多严重,只是有些失血过多,发烧也只是因为伤口的缘故而已,第三天的时候,他醒来了。

眉儿坐在订边的凳上,目不斜视的看着姜勇的一举一动。这丫头不过就是个十六七岁的模样,一张宜娇宜嗔的小脸倒是出落的十分标致,不过要放她家小姐跟前,又显的稍稍失色。姜勇昏迷的这两天,把纪敏萱给熬累坏了。原本红白的小脸,硬是显的憔悴了几分。

“真不知道他醒来了,记不记得人家好处呢。”

明朝的时候,比较流行俊男美女的游戏,否则就不会出现唐伯虎同志那等风流才子了,相对以前或以后的一些年份,这个时代也还算是比较浪漫的年代罢。

眼见救命恩人,似是动了动,侍女眉儿高兴了,连忙提了嗓子叫道:“小姐……小姐,他醒了呢!”

那边纪敏萱闻言喜孜孜的闯进来。

姜勇迷迷糊糊的只听耳边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说话,“咦!这是谁呢?”当他的眼睛睁来是,他彻底愣了。“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扪心自问之下,终于给他想起来那日的壮举以及造成的后果。

时光在飞快的流逝,姜勇和纪敏萱、侍女眉儿这三个看戏看的不少,年纪相差不大的人言谈不多几句,哪用的了半日早熟络了起来。

“姜大哥,你喝茶”

“姜大哥,这是我家小姐亲自做的,你可要尝尝呢,我们家小姐手艺可好了。”

主仆二从的热情让姜勇这从小只知习武、读书(读兵书)的人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纪小姐、眉儿妹妹,你们……你们这样倒叫再下真不好意思。”

眉儿是性格爽利的小丫头,不待纪敏萱开口早接过话来。

“姜大哥,你是我和小姐的救命恩人,小姐和我对你好那还不是该的!”

纪敏萱被眉儿说的脸儿一红,心里想“这话说的不着要,倒好似我们要以身相许似的。”遂低了头道:“眉儿说的是呢,姜大哥看你也是豪杰之士,何必拘这等小节呢。”

“纪小姐说的有理,不过呢我姜勇又算是什么豪杰之士呢,不过是我们老军营的一个小兵罢了。”时下的姜勇还真有些想念老军营,那里的明快、那里的安全在这个时代里是别处难以寻找的。

“姜大哥,总听你说会么老军营,老军营的,那是个什么地方啊!”

倘若是别人开口的话,姜勇定然以为是要打听他的底细的,自然三缄其只,可是话出自眉儿的口里他却是非答不可的。

“哦!老军营是延平城外的……我们那里……我们那里可是真好呐!”

眉儿支着下巴,眼睛已然朦胧起来,许是脑海中不知想把老军营想成怎样的世外桃源呢。

纪敏萱听姜勇说起老军营时一脸自豪的样子,心中自也然也是悠然向往的感觉。而且‘老军营’这个名字越听越是觉的熟,“老军营?呃!我想起来了。”说罢回身走向一旁的柜子。

姜勇看她拿出来的产品笑了,那个正是独一无二的老军营产品——风扇。

“噢!这个东西原来是你们那里造的,可是谁想出来的,真是……”

纪敏萱家里是造船的,多多少少在技术上也比别人多些心眼。自从有了风扇她就在心中赞叹,“不知是何有有这个本事,造出这么精巧的玩艺。”

“那姜大哥,你们来这福州可是来发货的么?”按着纪敏萱的想法,姜勇他们是来护送货物的。

在前面闲聊时,姜勇知道了她家里是开船坊的,听她这一问心中忽而一动,“这样行不行呢!”

“纪小姐,你说过你家是开船坊的。”

“是啊!”

“呃,有这么个事,我来说与你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