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节 美人恩(一)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节 美人恩(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俗,老脱不了英雄救美的桥段,大家再原谅我一回,以后改正。

头沉重的像要掉下去,下面仿佛是个深不见底的深渊,隐隐传来阵阵怪异、凄惨的声音。风也显的冷清,凄凉。

口中显的木纳非常,嗓子眼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燃烧,居然好似要把灵魂也要烧掉似的。姜勇拼命挣扎着,他想喊,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他急的想要伸手掏出喉头那团火炭,可是如同没有手一般,一动也无法动,他彻底绝望了。

回想当日临江楼上遇到的事情,现在还是心有余忌。后来在楼下遇到那些匪人更令她胆战心惊,幸亏有他救命,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起自己和小眉两个把他拖进临江楼对面的药店之中的时候,还差点没人为难死了去。

一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药香气,开门的是个老婆婆。

“呀,闺女呀这……这可怎么了?”

“婆婆……快关门……外面……”

其实不用她说,那个老婆婆一见他和眉儿把姜勇抬了进来,就忙把大门关上。

“老婆子,是谁啊!”老大爷可是真老了,一头发须全都雪白,手中拄着拐扙走起来也是颤危危的一付就快要倒下的模样。

“老头子快进去吧,这个……这个……闺女,还是把他挪进去,不然让人见了……”

“砰……砰……砰……”重重的敲门声。

“天……天王老子啊……这……这可怎么办哪!”老婆婆吓的嘴唇都变了颜色。

“娘……娘快开门,是孩儿回来了。”

“哦!闺女别怕,是我儿回来了。”

“娘,娘,你不知道,刚才在酒楼……”

外屋的说话声传来进来,纪敏萱放心了,她听的清楚,这个声音却正是刚才在楼上伏义直言的青衣书生的声音。

只是眼下姜勇的脸色呈现一层淡淡金色,嘴唇上的血色已然渐渐退去。

眉儿这里也缓了过来,一叠声对纪敏萱道:“小姐,小姐,只怕他这样流血怕都要流死了呢,这……这可怎么办啊!”

“啊!”纪敏萱解开了姜勇的护甲,里面露出的是样式古怪的衣服,可是现在顾不得这些了,她再解开下一层的时候见到了那个上伤口。

一道三角形的伤口,里面不停的涌出血液来,有如一道细细的红色溪流,顺着姜勇健壮的身体流向他的身下。

“这……这可怎么办啊!”不谙医理的纪敏萱慌了手脚。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公子,公子你来的正好,你行行帮帮忙救救他吧!”

“姑娘,姑娘你别着慌,你先坐在一旁歇息一下,待在下来看看。”

那青衣书生看来必是个深谙医道之人,来到姜勇身边先仔细查看了他前胸后背的伤口,微微皱了皱眉,急忙走到一旁自药柜之中取出些丹药丸散。

回身仔细替姜勇用药敷了伤口,再用干净白布替他裹了,才回过头来。

却见一付惨淡花容之上的美目只是盯着躺在那里的姜勇。

青衣书生年纪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多岁,正是个风华正茂的多情年纪,见她此景只觉心中稍妒,心中埋怨:“怎的是一样的恩人,两样的待遇。”

想着,嘴里低低咳了一声,“姑娘……姑娘,他现下暂且没事了,只是……只是”

纪敏萱也算是个冰雪聪明的少女,不然的话她怎么能帮他爹打理通海船坊。

“今日还要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请公子受小女子一拜。”说着一个万福就拜了下去,一旁的眉儿自然有样学样,跟着她家小姐拜下去了。

“不敢,不敢小生哪敢受姑娘的答谢,其实全是这位壮士的挺身相救,小生虽有心有余实在是力有不逮,险教姑娘受辱,实在是惭愧,想来确是这百无一用是书生,惭愧……惭愧。”

“公子实不必过谦,只公子这份胸襟,胆气已是常人望尘末及了,又何来惭愧之理。小女子还求公子告知大名,好让小女子好好报答才是。”

“姑娘不必介意,我家浩文只是做他该做之事,何劳姑娘如些挂怀呢”一旁老婆婆听了了儿子和这位小姐模样的美貌姑娘的对答,暗暗替儿子着急。真是,这漂亮的小姐哪里去找呢,真是傻儿子只知在那里凿四方眼。

“甘婆婆,原来公子是咱们这里的那位甘名医呢!小女子纪敏萱也是如雷贯耳呢,这里对婆婆和甘大夫多多有礼了。”着又是一福。

“哦!原来是通海坊纪大掌柜的千金呢。统是咱们这里的人,说来也不算是外人呢,这可好了,咱们今天也算了认识了。”一旁的甘婆婆一个劲的笑着,那眼睛看着就几乎没了缝了。是啊,儿子年纪也不小了,前些年忙着钻研医道,误了亲事,现如今也算小小有些声名,再对这位纪小姐有救命之恩,这纪家要是感恩的话,让这才貌双全的小姐以身相许,那不就全齐了。

这个时候的礼节是又多又麻烦,好不容易大家见礼已必,纪敏萱才搭着茬问道:“甘大夫,不知我这位朋友现下如何了。”

要说纪敏萱心中也非常为难,这里的都算是熟人了,好在都在这马尾附近住了。为救自己受伤的这位壮士眼下还不知伤情如何,倘若真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可不就对不起人家了。而且要说是个陌生人的话,照刚才外面的阵势,他必会被官府拿了去,所以只好冒了朋友的名。

“哦,他是纪小姐的朋友呢,只是不这位朋友姓甚名谁,这朋友的伴当都被官府拿了去,只怕会有些事情发生呢,纪小姐还是早些通知他家里人为好。这位壮士的伤倒是不打紧,幸亏他的盔甲他才没事,这伤并未伤及他的内腑,只是他失血过多怕要慢慢调养才是。”

甘浩文心中稍稍一冷,暗暗告诫纪敏萱,他这样的人可能是什么山贼又或是什么海匪之类,可要小心不要误交匪人才是。

“甘大夫说的是呢,小女子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海大夫相助才好。”

“纪小姐旦说无妨。”

“不请海大夫能为小女子雇辆大车回来,我好将我的朋友送回去休养。”

甘浩文心中一叹,“看来这位纪小姐已是铁了心要帮她这位恩人了,即便是救了官府要拿之人也在所不惜,算了我又何必做那坏人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