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武的人

518aa 收藏 1 519
导读:练武的人


--------------------------------------------------------------------------------

练武

今年清明修坟,搬运砖砂石料,搬不动,看着雇来的几个人那么能干活,这才首回发现自己确实不能干体力活了。这个发现令我十分难过,就像一个怨妇突然发现春天来了一样,被撞得不轻。失去了体力劳动能力,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得而知,对我来说不仅难过而且绝望。在我的意识里,不能流汗不能经受阳光烤晒不能握着扁担(或武器)而青筋暴露的男人又怎么能叫汉子呢?

其实不能干体力活是长期的,只是长期以来,仗着年轻没有去思考关于力量的问题。而且确实我的生活与体力劳动没什么大关系(当然,也不能说我就多么“脑力劳动”)。在当代社会,活条命并没有我们经验言论中的那样困难。放弃体力劳动完全是不自知的,而且我确实也活得好好的,一顿一海碗,健步如飞。但这又怎样呢?不能干活了,像个从田地里爬到门槛上唉声叹气的老农那样唉声叹气。

惟有所谓回忆。我记得自己小时候崇拜的人,他是我们村的老大,大家都这么喊他,因为他身高体大、肌肉纵横。他满身油污地开着拖拉机飞驰而过的身影至今深刻。不仅如此,他还常蹲在那里给大家讲他东奔西跑听到和遇到的故事,在那些故事中,他一个人曾经打倒了前来挑衅的三个小流氓。那时候我的理想就是长大了能像他那样有力气,能弯起肘把小孩子吊起来,能开着拖拉机把一大片荒地开垦为良田,也能打倒三个或不止三个前来挑衅的小流氓。那是在八十年代中期,港台武侠片大量涌入。我们小孩子很激动,所以想练武,练就一身功夫闯荡江湖。言谈无非少林武当之类。带领我们练武的是村里一个比我长六岁的家伙,当时他初中毕业,暑假,无所事事,于是把我们招到门下教我们“功夫”。在我看来,他固然无法与老大相提并论。我们之所以拜他为师乃是因为他可以一掌将平放在地面的整砖劈为两半,而我们连一块土坯也劈不断。那他就师傅吧。

先练基本功,师傅说,如下:

打沙袋。沙是从盖房子的人家偷来的,灌在蛇皮袋子里,吊于师傅家门前的树上。大家轮流暴打之。但他那沙袋里沙不够,还添加了许多煤渣,很快我们的手就打破了,鲜血直流。有个同伴以至哭了起来,从而最先退出师门。后来大家都不再打那沙袋,即便师傅自己,也从来不去碰它。他说,因为沙袋只有他家有,而练武需要长期训练,所以他教我们回家捆几本破书在树干上打。这还真不错,不至于流血了。关于那沙袋,经过风雨,到了冬天,经过树下我曾趁人不意捣过一拳,硬如岩石,立即泪流满面。

压腿。师傅在这方面确实很厉害,他可以单腿独立而把另一只腿抱在胸口。在我们看来,如果那样,起码“胯子要撕裂了”。但还是得练,我们就站成一排压。后来果然能吱吱嘎嘎直腿弯身手掌着地了。但师傅那功夫,始终无一人可及。我们担心胯子撕裂,鸡巴落地。

捆砖跑步。这一招练的是“轻功”,为飞檐走壁服务。具体是在腿上绑上几块砖(具体数目由年龄、身高决定),然后就那样跑。那时候小学教材和小学生作文常出现的一句话是“腿像灌了铅似的”,一直不理解,练“轻功”,算是体会到了其中奥妙。

这么练了,暑假结束,我们的师傅就出去找事干了。并再也没能回来教我们“功夫”。我们的练武生活也就此告终。后来他在外地入赘当了人家的女婿,更是难得一见,包括此次回乡上坟也未遇见。看来他果然成了人家的人,连祖宗都不要了。

不过,老大还在。因为女儿上高中,花钱很厉害,他一副愁状。说起他的弟弟老二近年是否还在外面给人家当保镖,他直撇嘴。我就说,老二在大厂正经学过擒拿格斗,功夫了得,比你还狠,哪里会混得比你差呢?老大道,功夫有屁用,你就是一拳把一头牛打死也没用,还得赔人家牛呢。

如此如此。


2004-4-5








本贴由曹寇于2004年4月05日19:44:01在〖他们论坛〗发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