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十七、审查

雪亮军刀 收藏 3 14
导读: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十七、审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你们是当兵的?有多少人?”对面停了一会儿,然后喊,显然是偷偷相互商量了一下。


“兄弟,我们是在嫩江打鬼子的时候被打散的,好不容易才撤到这边的。”孙寒恨不得把他们这几个月来的委屈全喊出来。


“别鸡把废话,你们有多少人。”对面好像有点怀疑他们。


“兄弟,我们大概有一个排。”


“你们等着,我回去找大车来接你们,别瞎鸡把跑,不然找不到。”马蹄声又响起来,慢慢地远去消失在夜色中。


孙寒兴奋不已,让兄弟们整理好着装。尽管大家都是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样,但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整理了一遍武装带、帽子,有的兄弟还有绑腿带的,就把绑腿散开又重新打了一遍。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远处又传来了马蹄声。这次声音很密集,听上去好像几十匹马朝这边跑过来。孙寒此时反而心里矛盾起来,既然是回去赶大车,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他让兄弟们分散开,听他的命令,随时准备战斗。命令一下,兄弟们立刻分别端好了枪,分散趴了下来。


远处的马队越来越近,最后停了下来。显然马队已经发现孙寒他们在戒备。马队过了一会儿跑过来一匹马,上面的骑兵探头看了看,然后拨转马头又回去了。没过一会儿,对面马队又在喊话,“你们说你们是东北军的,有什么凭据没有,你们怎么拿枪指着我们啊。”


孙寒此时警惕性丝毫没有放松,他千辛万苦地带着兄弟走到这里,当然不能让鬼子或者伪军占了便宜。他高声喊道:“兄弟,别误会,我们不知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所以我布置了一下,防止鬼子和伪军冒充我们东北军啊。”


“操你姥姥,你见过鬼子说话是我这个口音吗。”对面喊话的有点儿气急败坏。


孙寒一时没了主意,这时边上的武鸣说:“长官,要不我过去看看,他们要是东北军的,我一看就知道了。”


“算了,还是我过去。”


“别,长官,你别冒这个险,我过去看看。”说着话武鸣已经站起身,然后高声朝对面喊:“兄弟,我过去和你们唠唠,你们别开枪啊。”


“你过来吧,我们不开枪,但你们其他的人不许动。”对面很快应答道。


武鸣偷偷把手榴弹盖子拧开,然后弦套在手指上,手榴弹塞在袖笼里,然后双手插在袖子里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寒觉得怎么武鸣一去怎么好像过了好几个时辰一样。其实武鸣也就过去了不到十分钟。慢慢地传来了马蹄嗒嗒的声音,武鸣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骑兵。等走近了,孙寒注意到那个骑兵的手指搭在扳机护圈的外面,随时准备开枪。


“老武,咋样。”孙寒关切地问。


“我看了番号,他们确实是自己人。”武鸣回答道。


这时孙寒才松了口气,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一切好办。


武鸣看了看马上的那个骑兵,无可奈何地对孙寒说:“他们要缴我们的械,说是不缴械不放心。”


孙寒沉吟了一下,照道理说,一支番号不明的部队经过友军时,如果搞不清楚来历,缴械很正常。但孙寒情感上却很难接受,他和兄弟们吃了那么多苦,结果刚刚看到自己的兄弟部队,马上就要回家了,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被自己人缴械。


但是他转念一想,要是换上自己,冷不丁在荒郊野外碰到一支搞不清楚来路的部队,肯定也会先缴了对方的枪。想到这里,孙寒高声命令,“全体注意了,把枪横着举起来,然后全站起来,慢慢朝前走。”


兄弟们尽管心里都不大乐意,但还是都照办了,大家把枪横举着朝前面走。


没走几步,就见着五六十个骑兵哗啦一下把他们围在队伍当中,这么一来队伍就把夹在中间走,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孙寒心里觉得窝囊,但又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队伍被骑兵押着沿着长城往东走,一直走到天亮才走到一个半大不小的镇子。这时镇子上的店铺陆续都开了,很多老百姓伸着脑袋看热闹,有人议论这是不是抓来的土匪啊,还有人说,这个是抓来的汉奸部队。有些话故意说的很大声,听得兄弟们个个气不到一处来。


最后到了一处拿关帝庙改的指挥部前面,门口设的是四人岗,看上去至少是一个团级的指挥所。边上呼拉一下过来一百多号卫队,都端着镜面驳壳枪,把兄弟们的枪全给收了,然后让兄弟们全蹲在地上。其中一个卫队长模样的,个子不高,但长得却很魁梧,他是卫队长王卫华。他以前叫王焕文,后来东北沦陷后,他激于义愤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王卫华扫了一眼这群和叫化子差不多的部队,他感觉这群人简直是丢尽了东北军的面子,想到这里气都不打一处来。他看了看孙寒,感觉孙寒像是他们的头,“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怎么跟群叫花子似的。”


“你妈勒比骂谁呢,你他娘的才是叫花子。”李雄明早看王卫华不顺眼,就顶了一句。


王卫华见有人居然敢还嘴,就笑眯眯地走到李雄明面前,“我骂你叫花子,你还委屈啦。操你姥姥的,还敢顶嘴。给我站起来。”


李雄明刚刚站起身,王卫华腾的一脚踢了过去,李雄明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扑通一下倒在地上。他刚想爬起来和王卫华拼命,就见着王卫华的枪口正好指着他的鼻子,“牛比啊,继续给我他娘的牛比啊,你妈勒比的算老几,老子开枪崩了你信不信。”


“操你姥姥,你妈比的不开枪你是我孙子。”李雄明是有名的吃软不吃硬,一把攥住王卫华的枪口大声吼道。这么一来顿时场面大乱,本来大家就憋着火,这下彻底炸了锅。卫队的兵一通拳打脚踢,把他们三十多人打得够呛。


“妈勒比的,全关起来,什么破兵,一群土匪。”王卫华一脚把李雄明嘴角踢叉了,然后冷冷地看着孙寒的部下,高声地命令。


卫队一哄而上,把孙寒一帮人押到边上的营房里面关了起来。一直关到下午,才陆续提审孙寒、武鸣、曹猛这些人。孙寒是最后被提审的,武鸣和曹猛回到禁闭室的时候脸上都带着伤,显然刚才提审的时候挨了打。


几个膀阔腰圆的卫队士兵把孙寒架出禁闭室,然后带到一个小房间里。房间不大,对面坐着三个,身后横着膀子站着一排。坐着的人正中的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吊角的三角眼,目光中透着龌龊和猥琐。


孙寒被卫队士兵摁着坐在一条板凳上,那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冷冷地盯着孙寒,掂着二郎腿一颤一颤。


“说说吧,为什么好好的汉奸不当,跑过来投奔我们啊。”那个胖子冷声问道,声音中透着纵欲过度的那种虚弱。


孙寒被问得摸不着头脑,只好老老实实说:“我是东北军的排长,在打嫩江的时候被鬼子打散的,然后翻过了大兴安岭,一直往南走,就是想投奔大部队。”


“操,怎么不去当汉奸啊,吃香的喝辣的,多舒坦啊,费了这么大劲,我看恐怕不是投奔我们这么简单吧。”


“长官,我孙寒虽然是个大老粗,不过也知道当兵吃粮,对国家尽忠,对爹妈尽孝的道理,那种一枪不放,撒丫子滚蛋,不忠不孝的王八蛋我还当不了。”孙寒炮筒子脾气,当场就顶了回去,而且言语中很明显在暗示自己好歹还打过几仗,总比一枪没放的强。


这些话果然刺伤了那个胖子,他腾地站起身,啪的一下把一支左轮手枪拍在桌子上,震得瓷茶杯子一颤。“你他妈比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跟个叫花子一样,也跟我叫板,信不信我毙了你。”


“开枪啊,来,朝爷爷这打,有种你就来,怂蛋,你他妈的杀过人吗。”孙寒猛地扯开衣襟,挣脱的扣子迸到了地上。


那个胖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他本以为能够吓住孙寒,那知道孙寒这种刀头舔血的人,拿支枪指着他丝毫不起作用。胖子喀吧一下掰开枪机,这时边上人开始劝,不能在审讯室杀人。


孙寒笑眯眯地看着他,胖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怂蛋,没杀过人吧,你看你,手抖个鸡把啊,不就是手指头一动的事情嘛。”


胖子脸上汗直冒,心里恨不得杀孙寒七八遍,越紧张手就越抖,银亮色的左轮枪好像死沉死沉地在向下拽着他的胳膊。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被一把推开了,胖子和其他的人一见进来的那人都纷纷起身敬礼,长官长官地叫。孙寒假装没看见,硬着脖子也不理睬。


“出什么事了,唱二人转啊。”进来的那人声音不高,但却很威严,听上去好像是双河一带的口音。孙寒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那人个子不高,但显得威武干练,微微有些胖,半秃顶,但目光炯炯,让人不敢逼视。


屋子里面鸦雀无声,那人又说道,“闻天海。”


“有。”


“你别审了,瞎鸡把折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