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十四、除夕佳节

雪亮军刀 收藏 3 37
导读: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十四、除夕佳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孙寒带着兄弟们连着又走了半个月的样子,前面远远地有一座小城,终于能休整一下了,大家都挺高兴的。但孙寒还是加了点小心,天亮之前他把部队驻扎在小城边上的山坳里。让武鸣、曹猛看着兄弟们不要乱跑,自己带着丁三来到城边上侦查。


天麻麻亮,远处赶过来一辆大车。孙寒看的清楚,大车上拉的好像是几大铁桶牛奶。这种桶都是白铁皮打的,上面是黄铜的箍,几年前孙寒在抚顺换防的时候曾经见过。他示意一下丁三,等大车近了,两个人从路边站了出来。赶车的三个牧民一看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吓得腿都软了,叽里哇啦的也听不懂在喊些什么。


孙寒心说对不住几位了,把人挨个拉下车检查了一下,这几个牧民除了刀之外没有带其他的武器。孙寒手势示意他们跟自己走,然后和丁三一起押着他们把大车赶到部队埋伏的山坳。


兄弟过去要抢牛奶桶,孙寒只让搬下来一桶,其余的不让搬了,他还有其他的用处。然后又把牧民的衣服扒了,自己和丁三换上。孙寒把手枪用布包好,放在车辕后面的粪袋里,当时大车经常挂个粪袋,因为大粪收集起来可以烧。


到了小城边上,孙寒老远就看到前面有几个穿着东北军军服的人在站岗,但走近了一看,帽子不对,大檐帽的帽圈是白色的。孙寒就此长了个心眼,心说该不是在这地方还有伪军吧。那几个伪军看了一眼孙寒和丁三,两个身上穿着脏了吧唧的牧民衣服,脸上全是土,摆摆手让他们过去了。


两个人赶着大车在小城里面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处有两个伪军站岗的地方。他们不知道,再过几个月伪满洲国就要成立了,这些伪军以前都是东北军,最近刚刚被鬼子收编过来。


孙寒心里在计算,进进出出的伪军算在一起,这个小城里面驻扎了大概一个连不到的伪军。但始终没看到鬼子。


街市上慢慢热闹起来,时不时有人摆出春联摊子在叫卖。两人都很愣了一下,敢情马上要春节了。因为身上没有钱,只好把几桶牛奶全给卖了,然后换了点盐、火柴之类的东西。


到了中午人渐渐少了下去,孙寒估摸着兵力侦查得差不多了就赶着大车又往回走。一直走到半下午才回到山坳那里。因为牛奶都没了,孙寒凑了四十发子弹补偿给了牧民,然后把大车也还给了他们。


从侦查情况看,小城里的驻军可能已经不是东北军了。这里离察哈尔不是很远,孙寒打算在这附近休整几天再走。另外他有个想法,他想把从城里的伪军身上捞上一把再走。但现在的情形想打仗谈何容易,自己还泥菩萨过河呢,所以在没有成熟的想法之前,孙寒还不想把这个念头说出来。


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曹猛领着人偷了几个牧场。他偷的很策略,先是用慢药趁放牧的时候把狗毒死了,然后从毡房外面用绳子绑牢。一口气偷了四十多只羊。孙寒假装责怪曹猛,说将来有机会再还人家吧,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废话,只是面子上过的去罢了。


本来山坳里面还有几个守林的,兄弟们去了之后就把他们的房子占了,把守林的关在一间放杂物的小房子里。经过差不多两个多月的跋涉,所有人都疲劳到了极限,这段时间成了难得的休整机会。


这天听见远处乒乓作响,大家本以为是枪声,听了一下才听出是鞭炮的声音。本来孙寒是知道今天是除夕的,但他害怕大家想家,就没敢说出来。这段时间孙寒觉得身上的担子快要把自己压垮了,他本是个火爆脾气,但现在憋得有火也不敢轻易发。现在关键是要把兄弟们拢住。


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这支队伍带进关内。孙寒在想,别看小鬼子现在很牛比,早晚老子带着人打回去。


除夕佳节,兄弟们闷在几间木头房子里,背井离乡的哀愁不禁悄然袭来。所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他们,堂堂的东北军,丢掉了东北,让自己的家乡落到了鬼子手中。


看着气氛这么沉重,孙寒有意想和大家唠唠嗑,好排遣一些大家的乡愁。就让李雄明讲几个笑话,他了解李雄明,肚子里面荤段子不少。


可此刻的李雄明也是被强烈的思乡之愁笼罩着,哪里还能讲什么笑话啊,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李,整两段,赶紧麻利的。”孙寒一脚踢在李雄明的屁股上。李雄明不情不愿地起身挪了个地方,这下孙寒够不着了。


“我操,你这鳖孙,赶紧整。”孙寒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挨个发了一圈,唯独不给李雄明。烟是前几天在城里买的,他一直不舍得抽。


“那好,整一段。”李雄明咳嗽一下,把一口浓痰吐在地上,然后朗声说道:“东北是咱老家啊,那疙瘩大伙儿都知道冷,可咋个冷法,大伙说说。”


“撒尿抖慢了,尿都能冻住。”一个兄弟接着说,众人大笑。


“听老辈人说,以前有老客从山上下来,嘴唇冻掉了,走哪儿都龇着牙笑。”


“这都不算啥,我给你们整个绝的,听好了,真人真事。大家听好了啊。”李雄明确实是个说笑话的材料,几句话把大家的心说的跟猴挠的一般。


等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之后,李雄明说道:“有年啊,那天冷的嘎嘎的,雪一气就下了一个来月。那树都冻得喀吧响。俺们村有祖孙爷俩,有天小孙子出门拉屎,结果刚拉出来就被冻在地上了。冻住了之后那屁眼门子疼啊,就扯嗓子喊他爷爷。老头一看心疼孙子啊,赶紧爬过去拿嘴哈气,想把屎橛子给整化了。哪想到啊,那天太冷了,老头的胡子立马给冻在小孙子屁股上了,两个人都被冻在哪儿。”


说到这里李雄明停下来不说了,孙寒心里在骂,掏出一根烟扔了过去,李雄明接住了狠狠吸了两口,火头没几下就烧掉了一半,烟头被烧成尖尖的红点。


边上兄弟的兴致刚被逗上来,这下哪里肯罢休啊,催促着李雄明接着讲。


“好好,我再整一口。”李雄明紧着把烟抽到快要烧着手了才扔,刚才他是不舍得烟,怕讲笑话的时候烟白白地烧了。


抽饱了之后,李雄明把烟头踩灭了,然后接着说:“当时我正好路过啊,一看这路边上好好怎么蹲两马猴。”


兄弟们放肆地大笑,孙寒也笑了出来。


“我就看新鲜啊,过去瞅瞅,一看,日他姥姥,两个人被屎橛子冻地上了。我说赶紧得救人啊,从边上整了根棍子,对准了就要砸。结果老头说了句话,差点没把我整的乐趴下。”李雄明说到这里腆着脸看着孙寒。


“操你姥姥,你他妈一个屁分两宿放啊。”孙寒嘴上笑骂,但还是掏了根烟扔了过去。


李雄明从地上把烟捡起来吹吹土,然后夹到耳朵上。边上的兄弟眼睛瞪多大地等着他继续讲。


“哈哈,老头说,小伙子,一定要看准了啊,长胡子的是脸,不长胡子的是屁股。”说完了李雄明笑呵呵地环顾大家。


“这就完啦。”


“可不就完啦,你还要咋样。”李雄明把火钳夹起一块火媒子点着了烟。


边上的兄弟面面相觑,都没怎么弄懂李雄明说的是啥。


突然武鸣悟出来了,“操你姥姥的,你妈勒比的敢笑老子不长胡子。”武鸣笑的浑身发抖,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砸李雄明。


这时大家才都明白过来,众人肆意的狂笑,年岁大长了胡子的兄弟指着年纪小的傻乐,年纪小的也哈哈大笑。


大家好像忘却了自己现在身在异乡,和主力脱离,没有后方,没有给养,甚至有时连吃的都没有。他们还是那么年轻,却要承受远不该他们这个年纪承受的东西。


若干年后,丁三已经成了一个老兵,他也在一个饥寒交迫的冬夜给自己的部下讲了这个笑话。其实带兵就是那么简单,你把部下看作自己的兄弟,他们就会追随你。


笑声就那么洋溢着,大家都太苦了,无论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而终于有了这么一个缺口可以倾泻出来。


笑声慢慢低了下去,兄弟们逐渐沉默。最后又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开始有人叹息,开始有人无声的抽泣。看着大家情绪上的低落,孙寒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他把手上的烤土豆扔回到火堆边上的热灰中。


“兄弟们,今天是咱中国人的除夕佳节,这本来是个家家团圆的日子,可是鬼子打了进来。咱们多少老百姓家破人亡,多少中国人没法和自己家里团聚。咱们是堂堂的东北军,操他姥姥的,丢人啊。”


“长官,打回老家去。”


“对,打跑日本鬼子。”


“操他姥姥的小鬼子,只要老子还活一口气,就他妈比的打到底。”


打回老家去!多么朴实的一句话,当年多少中国人,多少背井离乡的中国人,正是心中揣着这句话,端着刺刀扑向火海……


打回老家去,打回东北去,就这样,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争夺,一条生命一条生命的牺牲。没有了家园的中国人,为了自己的土地,为了自己的子孙投入了那十余载的血腥厮杀。


看着同仇敌忾的兄弟们,孙寒高声说道:“兄弟们,今天是除夕佳节,咱们都有家,都有老娘,但咱们还要和小鬼子打仗,不能守在家里,不能孝顺咱俩,兄弟们,咱们到门外列队,一起朝东北方磕几个头,就当是给老家的家人拜年了。”


三十多个铁打的汉子在除夕佳节的寒冬中跪成了一片,遥遥地向东北方磕了三个头。有人默默地流下了眼泪,有人纵声大哭。


“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