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4/


徐州,吕布大宴乡绅和士人。李剑破列叫范名家去参加。

依然是笙歌漫舞,倩影袅袅。在这温柔乡中,百姓的疾苦,人民的生死,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提这败兴的话语。酒来杯往中,众人已是耳红目赤。众人大敬吕布和范名家。吕布喝酒比起打仗来,那就是差的远了。不几樽下来。已然开始头昏脑胀。范名家没有勇气享受他们的好酒,只是饮点清泉。不过野生感叹,两千多年前的清水比起二十一世纪的任何水质来讲,都要甘甜可口不知几许。

陈宫对范名家道:“大仙为我徐州造出的超级马车,从百姓白日的热情看来,那是举世无双啊!”

张辽接口道:“大仙之鬼斧神工,单就马车一看,想必乃大仙的冰山一角而已。”

范名家道:“尔等皆无须客气。今日还有一件喜事要让大家知道。”

众人一听还有喜事,皆高兴万分。神仙出手,又岂是凡品。是以都张大眼睛等着神仙之喜所言何物。

范名家示意歌舞退下,然后轻拍手掌两声,一阵间,门外两名军士抬着一箩筐物件进来,置于范名家座前,随即退下。

众人见箩筐上有麻布盖住,皆不知里是何物。难不成神仙开心,想向我等发黄金不成。

吕布略一抱拳道:“敢问大仙,这箩筐之中是何物?”

范名家见众人猪哥般贪婪的眼神,随即道:“此中乃是绝世宝物,今晚在座之人,皆可有份。”

众人心里那个高兴啊,所以说树大好乘凉,跟着神仙混,随时有好处啊。这拿了宝物回去,就供于神坛上,当大家都知道这是神仙所送。那还了得啊!是以众人皆高兴得笑不闭嘴,那眼神眯成一条线去了,活脱一个周扒皮似的。

范名家见状暗笑不止:“尔等每人五张,不得多拿。”

众人一听,都如恶狗抢屎般扑向箩筐。张飞知道刘备白天抢马车被人暗揍一顿,非常愤怒,是以这次抢宝贝是最勤奋,凡是在他周围的人都被拳打脚踢几下,就当是为刘备报仇。当中也有不少谩骂的,但是不骂还好,刚一张口就被张飞补上一锅贴。

吕布虽然看到张飞动手,但是碍于身份,也没有去箩筐那里和他一番计较,只待将来有机会再收拾未迟。刘备经过白天被打以后,这次学精了,不去抢可以保留一个良好的形象。不为财物所动,这岂不是仁仁君子的作风嘛!关羽自然还是在那里冷眼以对,虽也想去,又不想丢掉那份矜持。是以在那里不停摆着姿势装酷。

范名家看着众人你争我夺,顿时明白李剑所言属实,人的心性在利益面前就立即变的刺裸裸。就如同光着身子的妓女一样,可以将其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也是感概良多。

陈宫被张飞一拳打在鼻梁骨上,感觉脑袋都快爆炸般疼痛。当时就天旋地转。鼻血长飙。几乎昏倒。吕布心里很不是滋味: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环眼贼真太过分,敢在我吕大爷的地盘打人。真欺人太甚也。正想动手,忽然看到大仙皆不为所动。于是心念一转,随即冷静下来。

刘备看到张飞如此,心中很是高兴,终于报了白天之仇了。得罪刘备,老子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哼哼!

张飞不知道,今天他这一吨痛打,在以后的吕刘相斗中,陈宫因为今日之恨,几乎将刘备赶净杀绝。刘备多年的基业也被陈宫毁于一旦。

众人在一阵舍生忘死的争斗下,虽然身上被张飞打的头青脸肿,但是仍然以必胜的信念拿到了那五张,张飞勇猛。把剩下的半箩筐全数抢去送与刘备。

众人负痛之下,以为抢到何绝世宝物。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后悔不已。柔软白净的一张白色之物。吃不能吃,用不知怎用,还被张飞一顿好打。看来神仙也会骗人啊!

范名家看到众人表情。心中大笑,随即道:“尔等可是非常后悔?”

众人心中肠子都悔青了,但是那里敢说,全都嘴上道:“无悔,无悔!”

范名家自然明白,继续道:“刚才张飞对大家拳打脚踢,尔等可知道我为何不加以阻止?”

众人听到大仙这样一说,身上的伤感觉更加疼痛了。陈圭捂着半肿的脸庞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让张飞给折腾成这样,还请大仙为我主持公道。”众人皆要求严惩张飞。

范名家笑道:“我之所以不予理会,就是想公告诉大家一个真理,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不劳而获,想要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太轻易就会拥有,没有人会去珍惜。”

众人心中都道大仙小气。拿就拿嘛,这些道理在送给我们之前讲讲就行了嘛,还要叫张飞这蛮子将我等痛打一顿。亏,太他娘的亏了。

太易拥有的一切,世人皆不太懂得珍惜。就如同今天的太阳,空气。世人都认为这是大自然的赋予。全世界任何一人都可以得到。何用珍惜。也许在生命即将弥留之际。才明白活着的时候,有太多太多的一切都没有珍惜。等明白其宝贵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

范名家明白对众人讲道理,不是一时三刻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立即道:“你等可知费力抢来是何物?为何我说其宝贵无比?”

众人皆摇头。这白白的,难道还是烙饼不成。

范名家道:“从今天起,你等都可以不再用刻刀于竹简上刻字,也无须用昂贵的锦帛书写。”

众人闻言大喜过望。那竹简刻书,麻烦之极。锦帛虽好,但奈何昂贵而少之又少。难道这抢来的白色之物。可以于上书写不成!

范名家继续道:“这叫宣纸。我于前几日造成。材质极好,成本低廉,制造简易。以后世上之人皆可用之也。”

众人皆大喜。这真是好宝物也。只是可惜,才抢到五张。早知道如此,刚才也学张飞一般,无用客气。想到此,众人皆对张飞投向仇恨的眼光。

张飞看着留于众人脸上的杰作。自然不把众人的仇恨记于心上。只道吃了他这一吨麻辣火锅以后,对他张三爷就会尊重多了。

范名家继续道:“尔等现在知道此纸的宝贵了吧。适才我说过任何事情皆呀付出代价,张飞得罪众人,而得半箩筐宣纸,这就是他付出后而得到的报酬。但是可惜啊!”

张飞闻听大仙在说他,于是问道:“不知道大仙所说可惜是何意也?”

范名家大笑道:“翼德猛则猛矣,可惜你费劲抢到之物,对你而言却是无用之极也!”

张飞环眼一睁道:“大仙此言差矣。琴棋书画对我张飞来说,那真太易而!”

众人皆不信,就张飞那小样,斗狠斗勇那我等自然相信,杀猪匠还玩琴棋书画,那这还叫世界吗?

张飞见众人见不信于他,怒哼道:“门缝里看人,把大爷我看扁了。”看到先前歌姬表演未撤走的古筝。随即对范名家道:“大仙,我现在就在众人面前来几下。让这些粗人长长见识。”

众人听到,无不生气,在座中人,长相最粗鲁者非他莫属。想不到他还说众人是粗人。哎,这真是什么世道嘛。

张飞随即走到古筝前坐下,看着那古筝,,那粗黑的爪子在古筝上抚摸婆娑。两眼竟然有些湿润起来。众人心道这黑子估计没有什么料道。但又在众高人面前夸下海口。可能是无法下台,是以心中难过。范名家只道张飞外表憨厚笨重,想不到其感情竟然细腻至此,想必张飞也有他人不为知的辛酸。

吕布手下大将宋宪嘲笑道:“张黑大汉,不要在再装装斯文了,不行就赶紧下来,没有人会取笑于你的!”众人立即大笑。

张飞闻言,原本有些失神的双脸立即恢复了昔日的神采。随即站起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尔等皆小儿之见也,今日且看我让你等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完又复坐下,调试一下琴瑟。那往常凶猛异常的双眼突然变的无尽温柔,那原本粗壮且有力的大手突然变得灵活无比,双手在古筝上一抚。

众人立时感到心境开明,如同听到百鸟齐鸣,高山流水,瀑布声声入耳,气势磅礴。和心爱的美人策马郊游,温驯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惬意无比。远处烟波浩淼,无数游人架舟于湖上来回穿梭。蝴蝶蜻蜓就在头顶不停漫舞,漫天落英缤纷。美立时倚靠在自己那雄厚的肩膀上,看着爱人那如同明月般的明眸,那春风微吹,舞动了美人青丝,有几丝温柔的秀发停留在脸颊上,令人心痒不止,爱意菲菲......

众人正沉浸在甜蜜无比的幸福之中,张飞古筝变得高亢无比,顿时一片萧杀之声,仿若千军万马就在眼前,向自己冲刺过来,金戈震耳,战马嘶鸣,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立时变的乌云密布,刹时间就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沙尘漫天。瀑布倾刻倒流,湖上竟然波涛起伏,小舟皆被打翻于水,那舟上之人落水后不停挣扎,一转眼就沉于湖底,不复再见,蝴蝶蜻蜓已不知所踪,黑压压的乌鸦不停在哀号,凄凉无比。那千军万马向自己冲讲过来,瞬间美人和自己就被战马践踏成肉酱,狂风一卷,连肉末都再也见不到半点......

琴声嘎然而止,众人还以为适才脑海中那个人就是自己,心中皆大骇无比。只道已经粉身碎骨,猛一醒悟时,心跳仍然狂热。想必刚才已经沉浸过身,已被张非琴声吸引进去。若不是张飞适才停住,只怕先前已经是心跳过猛,大脑冲血而死。

众人听到先前之琴声,对张飞皆立时刮目相看。真想不如此粗矿之人竟然可弹奏如此让人身临其境,引人入胜之琴声。真人不可貌相也。不过当张飞的相貌在脑海中再转几圈时,立时否定答案,认定之前琴声乃是天神相助,张飞蛮子是怎样也不可能弹出如此天籁之音的。

人就是这样,当认为与对方差距太远而无法相提并论时,就会自己安慰自己,给自己一个最好的籍口,让自己更加好过点。

众人再望向张飞时,只见他脸上两行清泪,眼神再度充满柔情,极度吃请,如同看着梦中的妻子。众人皆大惊,想不到平日里粗矿之极的张飞,既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皆暗道张飞一定有一段极其伤感但是又美丽的故事,只是是何故事,又不得而知罢了。

范名家此时也是很受感动,想到他们三人在神农架被蟒蛇带来这个世界,适才又受张飞琴声所影响。压抑良久的情感顿时有些难以控制。对亲人和战友的思念也顿时浓烈无比。是以也是满眼湿润。径直走到张飞面前,两手轻拍其肩以示安慰。然后抱起张飞之古筝,右手往酒桌一挥,上面佳肴立时被扫于地上。随即放古筝于上,缓缓道:“闻弦歌而知雅意,我也献拙一首,送与张将军及在座诸位。”随即也轻抚琴弦,嘴里也跟着旋律唱了起来。

有爱就有恨

或多或少

有幸福就有烦恼

除非你都不要

跟你的温柔比较

一切变得不重要

没有你 分分秒秒

都是煎熬

有爱就有恨

或多或少

想一次白头到老

说再见太潦草

看你头也不回地走掉

心里像火烧

分分秒秒. 没有你

管他艳阳高照

忘记你我做不到

不去天涯海角

在我身边就好

要是承诺不可靠

是什么让我们拥抱

忘记你我做不到不去天涯海角

在我身边就好

如果爱是痛苦的泥沼

让我们一起逃


众人闻听到范名家引声高歌,曲中歌词无尽哀伤忧郁,感叹岁月蹉跎竟是如此,而平日里白白浪费了无限青春,功名富贵虽然拥有,而自己的亲人却远离尘世,永远不能再复相见......

唯独张飞一人闻听到此曲精妙,在加上范名家之和唱,顿时就感到了无限的柔情蜜意,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种相向而坐,却两心一体。携手相对,相夙相飞。对前妻的思念之心更甚。无限惆怅,人未醉但心已尽碎......

此曲为谁弹,唯知音也!

世上有谁知道,勇猛著称的张飞竟然如此儿女情长?

琴止声停,众人皆鼓掌叫好。范名家明白自己的表演比张飞的琴声相比,那是相差太远。不过自己引用张学友最受欢迎的歌曲到三国表演,想不到既然有如此效果。更想不到自己的知音竟然是张飞。之前也被张飞之琴声顷倒,于是对宋宪道:“宋将军可懂古筝耳?”

宋宪闻言甚感奇怪,莫不是大仙看我很有天分,想要传教于我,那可真天大美事啊,于是急忙对范名家道:“懂!”

范名家道:“你可知道我和张将军所弹是何?”

宋宪立即道:“古筝!”众人闻言大笑不已,皆暗道宋宪真草包也,大仙所问弹奏为何性质之琴声,他却道是古筝,废话,谁不知道是古筝啊!众人这时感到黑脸的张飞被宋宪可爱多了。身上的伤也不再那般疼痛了

张飞对范名家投以感激一笑。然后从箩筐里拿出一宣纸,对众人道:“琴我刚才已经试过,现为大家送上诗画,快与我磨墨来!

张飞袖口一撩,略一思神,手中笔走龙蛇,时而刚劲有力,时而婉转缠绵。眼神里再度泛出绵绵爱意......


李剑三人住于文馨阁,此时他正和苏代直象棋大战。李剑举起手中“炮”,举棋不定,随即对苏代直道:“我们要为百姓造福,光是整个设计出来,手中没有银子,凡是都要受制于人啊!”

苏代直道:“我明白头叫发明家去参加晚宴的意思,就是要将宣纸推销出去。我相信宣纸在这个年代是前途一片光明。但是我觉得你好象有些什么忧虑?”

李剑缓缓道:“我心中正是有许多忧愁啊,说实话,我们糊里糊涂就来到这个世界,然后糊里糊涂的就让人认定为大仙,时间一久,大仙我们也习惯了。但是我却担心我们还能装神弄鬼多久?”

苏代直也道:“这是个关键时候啊,如果在诸侯大会以前被人揭穿身份,后果真不敢想像,到时候不要说为民请没命了。恐怕天下之大,也没有我们三人安身立命之所啊。”

李剑道:“是啊,所以我们要未雨绸缪啊。现在起我们就要储蓄力量,到时候就算给人揭穿,只要我等一心为民,自然会万人拥护的!”

苏代直道:“就是,车扫山前必有路,我们三人在,万大的事情都可以解决!”

“将军”,“是吗”。

“将军”是李剑手中棋子将军,那叫“是吗”的是苏代直吗?

自然不是他。

李剑二人面前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红色的披风,红色的头巾,红色的衣服,再加上一把红色的剑。想来说“是吗”的一定就是满身红唧唧的这个仁兄了。

苏代直发问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人一字一句道:“我是一剑红,别人叫我杀手,杀是杀手的杀,手是杀手的手。来这里也不想干什么。只是赚点银子花花而已。”

苏代直继续道:“我们没有银子,你来错地方了。”

那一剑红还是那么慢吞吞的道:“地方没有错,是有人给我银子,叫我来杀了你们!”

李剑大笑道:“你竟敢来杀大仙?活的不耐烦了吧。”

苏代直继续道:“大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一剑红继续道:“你们几个装神弄鬼之徒,以为可以瞒得过天下人耳?”

李剑问道:“何人叫你来此?”

一剑红冷冷道:“被我杀之人,都会如你一样,但是我杀手的规矩很简单。按理说我是不应该这样做的,但谁叫我为人太过善良呢?所以在此人剩下最后一口气时,我就会告诉他答案,让其瞑目。”

苏代直道:“你认为可以杀了我们?”

一剑红红道:“杀人只要一剑,一剑如果杀之不死,以后我皆不再杀此人。所以我的名字叫做一剑红,但是很抱歉,到现在为止,在下还从没有失手。”

李剑心里寻思良久,三国里面没有听说这号人物啊。想不到才到这里没有多久,就碰上了这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苏代直也冷冷道:“只要你告诉我们,是谁叫你来的,我可以放你走!”

一剑红闻言狂笑道:“笑话,真笑话也。你等自己动手自杀好了,不要让我动剑好吗?做人难道就不能助人为乐吗?

叫人自己动手自杀,天下还有这么懒的杀手。

这人是谁请来的呢?难道还有人知道他们的底细不成?

杀手这次是否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