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一章:并肩浴血(二)

红色猎隼 收藏 20 7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一章:并肩浴血(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激战正酣的长岛林场,数辆满载着印度陆军士兵的军用卡车正小心翼翼的从伪装的半地下掩体内缓慢的驶出,在几乎得不到空中掩护的战场上,印度陆军只能依靠遍布岛上的掩体工事保存自己的重装备和有生力量。远处的制高点上数门老式的ZU-23-2式23毫米双管牵引式高炮正努力阻击着中国垂直登陆部队对被围于林场中同僚的增援。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数千年前古老的战争法则引导着印度陆军在此刻孤注一掷,全力以赴歼灭林场内坠毁的米—171型运输直升机群附近仍在抵抗着的中国陆军登陆部队。体型高大的Tatra 815 8×8 Kolos越野卡车牵引着轻便的76毫米榴弹炮向着围攻的战场前进。宽大的车厢内,紧张的印度士兵们正紧握着各自的武器,准备着一场血腥的猎杀。

但这支车队刚刚行驶出掩体,开上茂密的森林中印度军方小心构筑的单车道战备公路。一颗大威力的定向地雷突然在开道的车辆右侧猛的炸响,动能强劲的冲击波轻而易举的将毫无装甲防护的军用卡车掀反在地。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印度陆军措手不及,他们难以相信在自己隐藏周密的营地周围竟然还埋伏着中国人的一支奇兵。

被掀反的车辆内头破血流的印度陆军士兵挣扎着爬出车轮仍在飞转的卡车,数枚40毫米枪榴弹却在印度军队的车队后侧炸响,队尾的卡车率先被击中。脆弱的军用卡车油箱被洞穿,迅速的起火燃烧起来。满身是火的印度陆军士兵惨叫着从车上跳下,在路边的草丛中痛苦的翻滚着。

丛林内2挺T75式机枪和6支T86自动步枪的火力扫射着进退两难的印军车队,高速旋转着的子弹撕裂着所击中的任何物体。车厢内来不及动作的印度士兵在弹雨中混乱的挣扎着,直到子弹在一片血雾之中射穿他们的身体,夺取他们呼吸的权利。

短短几分钟之内,2个排的印度陆军便成为了一堆堆毫无生气的尸骸倒卧在归于平静的林间小路之中。随着一阵树叶沙沙的轻响8名身着迷彩军服的中国士兵从树林里的伏击阵地中缓步走出。“迅速对这个营区定位,传输给空军方面。”体格健壮的队长李奎麟上尉,小心翼翼的率领着自己的小队走过这片尸横遍野的战场。

现年36岁的李奎麟上尉2年前恐怕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机会和昔日的对手并肩在异国的土地上作战,出生于军人世家的他。祖籍山东的祖父曾在黄浦江边和来犯的鬼子兵拼过刺刀,走过中缅边境的野人山。但戎马一生换来的却是怀揣一捧故乡的泥土,远离故土飘零海岛。从那以后,李奎麟上尉就习惯了北望,习惯了家中墙壁上的“勿忘在莒”。

但投身军旅之后,纷乱的政局和糜烂的士气却深刻的令年轻的李奎麟深深的感觉到失望和彷徨。自己固执的违抗父亲在陆军中为自己铺设的坦途,所投身的“国军精锐”的台湾海军陆战队,在进入20世纪最后几年却面临着全面裁撤的危险。

为了谋求所谓“反攻大陆”而一度加强的台湾海军陆战队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蒋经国时代曾一度达到3个整师、2个直属团的庞大规模。在国际上列第三位,甚至超过前苏联和英国的海军陆战队人数。

但随着两岸军事力量的逆转和台湾政局的变幻,在“精实”的口号之下,台湾海军陆战队遭到了裁减。不仅被砍掉了一个整师的编制,台湾海军陆战队的独立登陆战车团,已经缩编为“独立登陆战车大队”。从团级降到了营级。而几个“蛙人搜侦部队”也缩编为1个搜侦大队。

而其中最无奈的当属台湾海军陆战队的军官。被视为第一精锐的台湾海军陆战队,过去承受了比其它军兵种更多的压力,付出了更多的牺牲。但在该兵种大幅度裁减的今天,他们的升迁之路几乎完全堵塞,而外调陆军任职困难重重,还可能受到歧视,可留在台湾海军陆战队,他们则要面临降职降衔降薪的待遇。

但和那些终日怨天尤人的同僚不同,李奎麟上尉选择了默默的奋发和自强。在他入伍2年之后,他被调任了台湾海军陆战队中最为精锐的,有着“特种兵中的特种兵”之称的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

虽然“海军水中爆破大队”顾名思义仅是一支执行特种工程任务为主的工程兵部队,但实际上却是岛内唯一能从水下,陆地与空中渗透敌区的三栖特战部队。台湾海军陆战队精锐蛙人的集合。在世纪之交的台湾当局“精实案”大改革中,不但没有遭到裁撤,更以美国“海豹特种部队”为蓝本进行了脱胎换骨的大改造。被谋求“台独”政治诉求的某些政客当作了一支具有“战略能量”的救命稻草来看待。

已经记不清经历了多少艰辛的训练,多少夜不能寐的枕戈待晨。但是年轻的李奎麟上尉所期盼的战争却始终没有爆发。虽然台湾海军陆战队一度在某些政客自身利益的驱动下一度“咸鱼翻身”,成为军中宠儿。但是已经熟悉了政治的李奎麟上尉却知道这一变局实际上只是令台湾离祖国更为遥远。但9.13的枪声终结了台湾长达多年的“独夫政治”。 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拒绝了走投无路的政客发布的“突袭反对党总部”的要求,站在了人民的这一边。

两岸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重归于好,但一度身心疲惫的李奎麟上尉却希望可以脱下军装。当他带着自己的想法回到位于大甲溪旁的祖宅,却发现早已年迈的祖父摘下了墙上的“勿忘在莒”,换了一副新写就的“封狼居胥”。是啊!中华民族已经在激烈的内耗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作为一个军人,他应该忠于的是整个民族的利益,而非某个狭隘的政权。

作为台湾海军陆战队“整合远征旅”的先遣部队—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是唯一一支直属于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司令部指挥的部队,作为精锐的特种部队在全面登陆战开始之前便通过水下渗透潜入印度陆军防御森严的各岛展开特种攻击行动。

乘坐水下特种潜艇登陆长岛的李奎麟上尉已经在一片茂密的丛林里潜伏了两天了,卸下了沉重的德雷格无气泡封闭式水下呼吸器,换上迷彩战斗服的台湾籍特种兵们在树林的深处埋好自己的装备,便开始在岛上执行情报收集和暗杀破坏等特种行动。在发起这次伏击之前,李奎麟上尉和他的小队已经炸毁了印度陆军的几处关键的通讯设施和预设阵地。

“队长,我们的弹药储备已经不足了。”在迅速打扫完战场之后,特种兵们迅速检查了一遍各自的装备,连日的激战已经耗尽了他们渗透之初所携带的武器弹药。6支T86式自动步枪都只剩下不到2个弹夹的子弹,而提供压制火力的T75式机枪子弹更不足百发。

“都是中国人,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抛下自己的身上的沉重的T86式自动步枪,李奎麟上尉将自己弹夹交给已经没有子弹的战友,掏出贴身的T75消声手枪。率领着自己的小队向着密林深处枪声大作的战场前进,在他们的身后两枚激光制导炸弹准确的从天而降,将在重重的伪装网之下的印度陆军营地炸成一片火海。

尽管印度军队对可能遭遇的垂直登陆打击作了充分的准备,但是在早已渗透进入各岛核心地域的中国特种兵的协助下。中国军队强大的垂直登陆集群仍然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控制了各岛的预定登陆场,印度滩头阵地的侧后开始出现一个个全新的战场。被孤立的滩头阵地上,前沿的各火力点被逐一拔除,被寄予厚望的装甲部队,不是在被优势海空火力消灭在中途,就在滩头的对抗中被迅速消耗掉。

各辅助岛礁上的守军在强大的攻势面前再难支持,黄昏前鲜艳的八一军旗开始在一座座硝烟弥漫的岛礁上空飘扬起来。而在中安达曼岛、 南安达曼岛、长岛、哈夫洛克岛等主要岛屿上,经过血战中国军队各登陆部队业已打通了各滩头登陆场之间的联系,顺利的将战线向前推进了数公里。

血色的落日下,海面上依旧炮声隆隆。燃烧的舰艇和装甲车辆在波涛中随波逐流,满是鲜血的滩头上,一顶顶被鲜血染红的头盔被冰冷的海水冲向沙滩的深处,一架画着红十字图案的大型直升飞机频繁起降着,将伤员后送向远离战场的临时的海上医疗船内。

历史永远会记下今天:2008年1月28日农历十二月廿一日,这一天中国—东盟联军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成功登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