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的一封情书

zj96126 收藏 0 8
导读:潘金莲的一封情书

话说潘金莲来到地狱虽然已经1000多年了,但一直未再嫁。前几百年潘金莲总是在忏悔自己在人间做的那些丢人的事,对武大郎很内疚,因此也没有再嫁的心思。后来潘金莲有点春心萌动,可施耐庵那个老家伙写了本《水浒》,把她的名声搞臭了,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更把她诬蔑成了千古淫妇,想再嫁个好鬼就难了;秦桧、魏中贤等鬼魂也曾经对她暗送秋波,写过情书,可潘金莲对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西门庆也又缠她过几次,想重续旧情,被潘金莲骂了个狗血喷头,再也不敢来了。就这样时间长了,潘金莲再嫁的心也就冷了。


近些日子潘金莲一直在观察一个新来的鬼魂,那就是4年前来地狱的胡长清。此鬼魂在人间时曾是副省长,来地狱后很快就与阎王爷及总判官和珅拉上了关系,进步特快,前几天才破格晋升判官。潘金莲也参加了判官评定会,胡长清那篇才华横溢的述职报告,使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回来后多少年已经平静的心又开始春心荡漾,整日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思虑了几天,实在是耐受不了那相思之苦,大着胆子给胡长清写了封情书,托夜无常小鬼送给胡长清,情书的内容被夜无常小鬼偷偷的看了,抄录如下。


长清:

您好,虽然您我未曾交往,但相信您一定知道俺的大名,俺就是那在人间妇孺皆知,被人骂作千古淫妇的潘金莲;自从在判官评定大会上看见了您,您的音容笑貌,满腹才华就深深打动了俺,虽然来地狱一千多年了,还没有一个鬼魂能使我金莲如此动心,为了使您更好的了解真实的潘金莲,更为了表达俺金莲对您的爱慕之情,金莲俺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希望您能理解。


一千多年前,俺金莲还是个小人物,俺与西门庆那厮勾搭成奸,及害死武大郎的事,当时虽然在清河县闹的满城风雨,但后来俺小叔武二郎把俺和西门庆那厮一同送到了地狱,俺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人间也得到了部分人的同情;可万万没有想到,过了四五百年,那个叫施耐庵的老家伙可能是为了突出俺小叔二郎的英雄气概,或者老家伙本身就有点变态,却把俺那点丑事添油加醋全部又给翻了出来;特别是那个叫兰陵笑笑生的后生,更是可恶,无中生有的编造了本黄色小说《金瓶梅》,把俺金莲描写成了千古淫妇,至今让俺抬不起头。到现在我还不明白,您说当今人间有些小报记者为了挣点稿费养家糊口,胡乱编造些新闻还可以理解,可几百年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稿费,俺金莲又没有惹着兰陵笑笑生这后生,他这么编派俺到底是为什么呢?


唉,这些事就别提了,一提就气的俺牙根痛,反正无论俺怎么说,千古淫妇的名声俺也洗不掉了,还是与长青您说句知心话吧。最近一百年,特别是近几十年,俺一直在想,像俺潘金莲,在人间那二十多年,真是活的窝囊,一是恨俺生不逢时,二是恨俺没有选择好人生之路,如果生在妇女解放的今天,而且俺能灵活的选择人生之路,那俺不但不会混到如此下地狱的地步,而且一定会有幸福的一生,俺这样说,长青您可能不理解,容俺慢慢与您聊。


俺潘金莲的美貌相信您早有耳闻,如果不是名声臭,四大美女中那会有貂禅?特别俺那双三寸金莲,至今无人可比;正因为有了如此的美貌,俺还不到十八岁时,俺的东家张大户就对俺动手动脚,而且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强行把俺占有了,一定要收俺作二房;那张大户比西门庆那厮更有钱有势,如果俺金莲当时想得开,顺水推舟,做了二房,再给老家伙生个胖小子,张家一半的家产就是俺的了,等老家伙命归西天,金莲再找个年轻的后生,梅开二度,享受晚年,这是多么美好的前程,也是当今多少女人所追求的生活?可金莲没有这么做,一是当时没有这个时尚,二是金莲太傻。


二奶没当成,俺把张大户告个强奸罪,或者讹诈他几十两银子,出俺这口恶气,然后一人悄悄的到东京打工,找个高衙内那样的靠山,或者膀个大款,最下策做个坐台小姐,俺潘金莲也不会有今天!可怜俺那三寸金莲,出不了远门,俺也没有那个胆量,最主要的是当时没有那么些大款,也没有那么些高官,清河县里加上俺小叔二郎才二十多个吃官粮的,可不像现在,一个县里有几千政府人员,就是个傻小妮也能找一个吃官粮的。就这样,俺金莲命苦,不但没有脱离苦海,又进了深渊,被逼嫁给了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


俺早就听说武大郎的烧饼很有名,可曾没有见过武大郎,新婚之夜,在锦囊绣被中,俺好不容易才找到俺那三寸丁谷树皮,一看那张烧饼脸,更把俺下了一跳;可那时俺想的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好与武大郎同床共枕了二三年,却从来没有享受到作女人的快乐,现在想想,有几个漂亮女人愿意这样一辈子?婚后第二天保证就离婚,实在离不了,就来个夫妻分居,不用半年,那婚也就离了,可俺金莲在那个时候,能这样干吗?


婚后第二年,俺小叔二郎回来了,在景阳岗打死了老虎,更是轰动一时,等俺与小叔见面,俺就特别惊喜,一母同胞的兄弟,一个是八尺男儿,一个是三寸丁谷树皮,兄弟之间差别怎么会这么大呢?无论让谁说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男人的女人,见了俺小叔那样的男子汉,有谁不会动心呢?为什么却骂俺金莲一千多年?


俺小叔武二郎是真正的男子汉,对俺的眉目传情一点也不动心,至今俺还佩服俺小叔。可几年压抑的情欲在俺心里又活了,当俺遇上了西门庆那厮,他又是天下第一色种,俺就红杏出墙了,现代的姐妹们,难道谁不理解俺金莲?


金莲说了这么多,俺也不是没有做错的地方,俺千不该,万不该毒死武大郎。其实武大郎那可真是个好人。可女人一到那个时候,就完全没有了理智;天下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是错的,女人不是心狠,女人的心一般都很善良,只是在特点的情况下,容易失去理智,像俺那样,做出伤天害理的事,过后想想,肠子都懊悔断了。因此,俺狠心毒死了武大郎,俺小叔二郎把俺送到了地狱,俺是罪有应得,这也是俺最不该做的事,如果没有这件事,俺金莲绝对不是个坏女人。


长青,说了这么多,您知道金莲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吗?俺希望您站在当代男人的观点上理解我,俺金莲绝对是封建社会的受害女性,说俺是千古淫妇俺实在是冤,假如您能理解俺的苦衷,喜欢俺的漂亮伶俐,风情万种,那咱俩就交往下去,共结万年之好;如果您对俺仍然没有好感,也千万不要把这事给传去出,俺金莲可被这些谣言害苦了,人言可畏,况鬼言乎?


万分希望能收到您的回信。


金莲2004-5-16于地狱单身女人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