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七节 节外生枝

妖刀 收藏 2 27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七节 节外生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艳遇编年史

第十七节 节外生枝

事情,和我想的差不多。这反而让我有点泄气——怎么都和我想的差不多呢,一点挑战都没有。

警察例行公事,问了我们一些问题,然后,检查尸体,看有没有活着的。

当然没有,都死的硬硬的了。

这一场屠杀,灭了乌拉尼西亚的七个议员,占他们所有议员总数的六分之一,对这个国家的政治来说,是一场地震!

警察按我们说方向。又去出事的海域,只捞起了一具尸体,眉心上有一个弹孔……经查,此人正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疑犯。

所以,既然都说疑犯已经死掉了,所以,也没有怎么为难我们。

对我,也只是简单地问了问口供。可见,这个国家的警察,大概也没有办过这样的大案的经验。

等船开了一夜,在清晨停在乌拉尼西亚的首府,这个岛,翻译过后,是波涛的意思。华人都叫它波涛岛。

我住在秀秀的公寓里。是半山腰的一间非常漂亮的别墅。

洗了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了一觉……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秀秀依然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汪洋大海,在发呆。

估计她是睡不着了。

我也不搭理她,自作主张,在她的别墅里四处转了转。还好,她这别墅挺不错,也没有人安装什么窃听器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周围的环境,也都没有什么凶险。特别是对整个山坡来说,倒是个重要的战术要地,似乎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不知道是不是仅为巧合。


秀秀的房间里,到处是法律方面的书。我随手翻了一两本,但没有兴趣,作罢。

回到客厅时在,自己动手,煮了咖啡,倒了一杯送给秀秀。

她也不暇思索地接过去,仍然看起来有点发呆。

“钱云什么时候回来?”我问。

“傍晚的时候。”秀秀用有一点沙哑的声音回答。

“她……对了,你没有说我的情况吧?”我问。

秀秀点了点头。

“你仍然不要告诉她,只说是一个中国人,听说恰好是你母亲的徒弟,另外,她要是问你其他关于我的事情,让她明天中午,到中心广场去见我吧……”我指了指手里的城市地图上的一个广场。


秀秀似乎想说什么,但仍然只是点了点头。

我接说:“你要告诉她,你现在惹的人是白色天使这个黑社会组织的人,你问她应该怎么办?”

秀秀仍然只是点头,有点消沉。

“另外,你这个住处,嗯,挺不错。要是你觉得方便的话,我打算在这里借住几天……对了,钱云她来这里住吗?”我问。

秀秀的脸刹时之间便红了。

她有一点手忙脚乱,过了半晌,才想起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哦……那钱云的公司在什么地方?”我问。

秀秀告诉了我。我看了看地图离这里并不远。

看来,要是早的话,下午就能见到钱云了。

我又不紧不慢地和秀秀聊了半天。

原来,这套别墅,就是钱云的住处。就处是在乌拉尼西亚这样的不富裕的岛国,要在首府所在地的半山腰上买一套别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秀秀是个法官,工资收不错,她仍然买不起这样的别墅。


难怪,我刚才在别墅时转一圈,觉得气息自己很熟悉,本来以为是因为秀秀是小丽姐姐的原因,没有想到原来这房间里自己熟悉的气息,事实上是钱云留下的。

秀秀只是和我聊天,没有半点想要做饭的意思。

她有点失神了,我觉得。我问她什么,她都回答,但我不问的事情,她绝对不说一个字。她也绝对不多说一句话……她似乎心事重重。

最后,还是我,在厨房的冰箱里,找了几条鱼,红烧了一下,然后,又做了个紫菜汤。等把饭菜放到桌子上,请秀秀过来。

秀秀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端起碗来,慢慢地吃饭,仍然不想说什么。

我本来,想用饭菜的美味,来打动她一下,想一想家的好……但是,她这样没精打彩地吃着,估计饭菜在她嘴里也不会有什么美味可言。只好作罢。

我想,秀秀一定在等着钱云的出现。

我猜不出来,钱云在门口出现的时候,秀秀会不会冲过去,投入到她的怀抱里……

我更猜不出来,钱云见到我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但下午的时候,钱云并没有出现。原来,因为天气的原因,航班取消了。

秀秀吃完中餐,便回她的卧室去休息了。开始的时候,辗转反侧,很不安稳。但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沉沉地睡着之后,反而,不容易醒来。所以,她这一觉,一直睡到黄昏才醒过来。等她一觉醒来后,立刻便打了个电话给钱云,这才知道钱云滞留在夏威夷。今天不会回来了。


这时候,我已经无聊地看了十几本乏味的法律书了。

后面的一夜,我与秀秀都在回避一些东西。

所以,吃完饭后,说了几句话,她仍然闷闷不乐地回卧室睡觉去了。

我向她要了几本关于本地方言的语言书和学习的音像光盘,恶补了一晚上的语言。这个岛国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方言和英语,却都是这个岛国的通用语言。

学一点,毕竟要比不学的好。现在学它一学,说不定马上就能用到。

在离开太极岛之后,一直没有性。奇怪的是,没有,反而也不再去想它了,它也便不再困扰我了。也许,就象把石头推上山,没有再把它推到了山谷,所以,这块石头在山顶,虽然危险,但却没有那种地块大石头从山顶冲向山谷的破坏力了。


这样也好。

我也该收一收心了。

第二天,秀秀在家呆不住,她说她要去上班。我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的不安感觉,于是,告诉她,如果钱云回来,不要告诉她正午时分,到中心广场去找我——告诉她我是个中国来的牧师!


秀秀上班,我也没有呆在家。

于是先在开着车在岛上转了一圈,然后,到城市中心,步行到处转悠一下。

这个岛,很漂亮。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岛的民族特色似乎不够强。

许多建筑物是欧式的风格,和其他的曾经有过被殖民历史的国家差不多。

不同的是,在这个市中心,许多店,是日本人开的。许多招牌,也是日本的……这大概和日本现在是这个岛国的最大援助国有关吧。

街上的游客,各个肤色都有,但仍然以日本人偏多。

华人,照例,集中在一条不是太长的唐人街上。据说,这条街的历史也不久,也只有十几年历史而已。

昨晚学的土著方言,发挥了很大作用。我先是听,然后,也慢慢地可以和当地人用方言聊几句——吹呗!

他们都深信不疑——我来这个岛很多很多年了——不然,怎么方言讲得这样好!外来的游客和其他移民,一般都讲英语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