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六节 混乱

妖刀 收藏 2 1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六节 混乱

“她是法官……任何敢审判我们兄弟的人,都得死!”那个女杀手说起来,语句凶狠,但,却没有什么说服力。因为她的话语里,更多的是胆怯,来杂着痛苦的呻吟声。


我转过脸去,看了看秀秀,她刚刚恢复了一点红晕的脸,霎那之间,又变得惨白。她一定没有想到,所有的灾难,竟然都是因为她而起。

我走过去,接了拉秀秀的手,同时示意其他人留在原地,而只有我和秀秀,走到了甲板上。

然后,我对秀秀做了个手势。

秀秀不解,皱了皱眉头。

我想也不想,说:“把她们都杀光,不然她们会怪你,传出去,所有的人,死去的和他们的家人,都会责怪你的……”

秀秀身子一抖,瞪大眼睛看着我,似乎难以置信:“你……你疯了!要为这事情杀这些无辜的人?”

我一怔,如梦初醒。

忽然之间,心里的所有的杀戮之意,象潮水一样的退了过去。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觉到了自己的过分了。是呀,刚才所做的一切,太残忍了,而且,刚才的想法,太自私了。

我展颜一笑,掩饰了一下。

秀秀奇怪地看着我。

我转移话题,说:“我的包,掉在大海里了。我想下去找一下……但我有点胆心,要是有其他人来……下去找一次,要一个多小时的吧,我想……”

“不!不!不要走!”秀秀连声说。她大约不太习惯我刚才的凶狠,但她又本能地害怕突然来袭的危险,就象刚才她绑在栏杆上的时候,被人用枪指着头。

她并不想我离开她。

“可是,我的证件什么的都在那个包里呀!”我说。

“这……没有事的,我们可以联系中国大使馆,让他们替你补一个护照。那个大使,我有一个朋友和他很熟悉,而且,那个大使很友善的……”秀秀想了想说。

我摇了摇头,说:“我的护照是新西兰的……临时用的……”说多了,秀秀肯定越发不能理解。所以,我自觉的住口了。

转口我说:“现在,你妈妈和小丽,还有小玲,都在新西兰的一个岛上。

说完了,再联系到秀秀是个法官,估计象我这样的身份,以及自己的经历,肯定和她许多话谈为到一起去,于是,索性闭口不谈了。

秀秀听我说起她的妈妈,一下子象是被定身法定住了身子一样。

这时候,天上的一弯月亮与群星,已经在没有退尽红晕的天上,向着仍然活着的人,挤眉弄眼。除了海浪的哗哗声之外,便是船舱里,那个女刺客不时,大声呻吟一下。


我忽然明白,自己刚才的惭愧,在理论上讲是正当的。但事实上,如果,只讲利益,其实,杀人灭口,带着秀秀,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直接回太极岛上去,是最佳的选择。


但是秀秀的理想呢?

也许,她宁愿死去,也不想在那个太极岛上,渡过余生。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想了想,问秀秀:“你是法官?做了几年,有什么熟悉的高级警官吗?”

秀秀想了想,说:“有。但也只是工作关系。不过,我有个朋友……”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而且,脸一红。

“哦……”我看着她。心里想这人一定是她的情人。不知道秀秀的情人是什么样的男人?帅吗?

秀秀手指绞在一起,有一点扭捏,过了几秒之后才接着说:“他是个议员,但他和警方的关系特别的好……你是怕入境后麻烦吧?”

我摇了摇头,说:“这倒是不怕。问题是刚才我们活捉的那个杀手,来头太大了!那个叫白色天使的组织,是个非常狠毒的黑社会组织,我怕你有危险……对了,你也听说了,你手上是不是有什么贩毒的案件在审?”


秀秀点了点头。

“能放一放吗?”我问。

秀秀为难地说:“我们那个区,只有两个法官,另外一个休假了……”

“休假?只怕是怕死,所以溜了吧……算了。你的朋友不是中国人吗?”我问她。其实,在外面生活的久了,并没有什么成见。秀秀有个外国男朋友,也是可以接受的正常事情。


秀秀摇了摇头,说:“不是,他是从印度移民过来的。但他有一个中国名字,叫钱云。”

“什么?钱云?怎么象个女人的名字?”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那个曾经和我有过故事的丫头的脸,万千表情,象飞快翻动的相册,在我的心灵里,急速的翻动着。

“她……就是个女的……”秀秀说,似乎更难为情了。

不详的预感,在我的心头晃动。

“她……是不是有个哥哥,中国名字叫钱海龙?”我再问她。

“是呀!你怎么知道?”秀秀奇怪地问。

我的头脑里轰地一声巨响。这又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更让我一时之间,有种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过了半晌,我才再迟疑地问她:“那个……钱云,是不是一米六七左右高,鹅蛋脸,眉毛弯弯的,但她喜欢把眉梢向上画?”

秀秀更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死钱云……我的心里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她竟然跑去印度了,然后又从印度移民到了这个岛国,还做了什么议员……这也就罢了,她竟然旧习惯不改,偷偷地泡小丽的姐姐秀秀。这个死丫头,一定知道秀秀是小丽的姐姐……


“你……你是怎么认识这个钱云的,是在她移民前还是移民后?”我没有回答秀秀的话。

但秀秀的脸色有一点阴晴不定。她一定从我的问话里猜出我与钱云是认识的。以一个女人的敏感,她肯定开始怀疑我与钱云有点什么故事。

“偶然有一次,在一个PARTY里遇上的,当时,她已经是议员了。”秀秀回答了我的问话。

我叹了一口气。

“你是谁?”秀秀忽然问我。

我一愣。

看了她半天,我才反问她:“你不知道吗?”

秀秀咬了咬嘴唇,过了十几秒才回答说:“你是……是不是小丽的男朋友?小玲以前寄过一封信给我,说起你的事情……你叫何田田?”

现在,轮到我脸红了。我没有点头。我实在没有办法说自己到底是谁的男朋友——是小丽的,还是小玲的?难道我能理直气壮地说:全是!

我转移话题:“那外钱云,我很熟悉的。以前,当小丽在监狱里服刑的时候,那个钱云,也关在那个监狱里——如果你说的那个钱云也是我所说的钱云的话。”

“什么?”秀秀失声问。她的手扶着墙,几乎要站不稳。

“好少好长的时间……”我猜到了不少事情,但却作不知,只是说:“很多很多的往事……”叹了一口气,我摇了摇头,说:“先不说这些吧。我去把船上的无线电修好,做事事情要先和钱云联系一下,然后,才和警方联系,才比较妥当。你说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