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四节 杀鲨

妖刀 收藏 3 21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四节 杀鲨


第十四节 杀鲨

她愕然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的手,向下探了过去。

然后,摸到了她的腿。修长,富有弹性……

一条毛料的裤子,湿湿的,包裹着她的腿,但却掩盖不住她的青春动人。

我把她的一条腿向上抬,然后,顺着她的膝盖向下抚了过去。

很快,我摸到了她的脚。

她战栗着,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向她笑了一笑。

她更是惊愕地看着我。一双眼睛里的黑色的眸子,是我既熟悉又陌生的……

有着惊喜,有着恐慌,有着哀怨,有着依赖,有着怀疑,有着……

但下一秒,我的手,在她的脚踝骨处轻轻地一捏。

“啊~”她短促地叫了一声,嘴里的热气,冲到了我的脖子上,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然后,她的腿一下子伸直,她的脚,从我的手里脱了出去。

下一秒,她的眼睛里有了一种迷惑的东西。

“好了吗?”我问她。

我能感觉到她的腿,贴在我的腿上,轻轻地蹬了几下……然后,看着我,她的脸上有了笑容——脚踝处的疼痛的消失,让他短暂地忘记了目前的困境。

但开心的时刻非常的短暂,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有一个枪匪,正从船刚才的那一边,跑向我了和她——小丽的姐姐,秀秀,躲藏的这一边。

我拍了拍她的脸,指了指我们的头顶。

她再一次茫然地看着我。她还没有听到头顶的脚步声。

“深深地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你要支撑三五秒钟!我解决头顶的那个人,再回来!”我说的挺快,但力图每个字都非常的清晰,所以,有两次,我的嘴唇,都碰到了她冰凉的耳廊。


她迟疑了一下,但马上,她也听到了皮靴快速地踏在甲板上的声音。于是,她点了点头,听话地松开了手。

她的手一松开,便开始简单地扑腾了几下,接着便开始慢慢地下沉。

我从后腰处摸出了我的那把匕首。

刀尖,浅浅地刺在了船体侧的甲板上,我的手腕,轻轻向着匕首按了按,嗯,这样的深度,已经足够我的借力了!

我的耳朵听着上面的动静。

那个枪匪,已经快跑到了船边上。

“一步,两步,三步……”我默默地数着他的脚步,知道他正兴奋地跑过来,也许在满心希望能从水里一把拉起一个湿淋淋的如花似玉的花姑娘……但他浑然不觉,他正在走向一条死亡之路!


一样的!我还想。

其他人,就处东跑过来,也只不过是苟活几秒钟而已!

当我数到第六步的时候,那个家伙,离船舷不过一步之遥!

手腕一用手,我便借着这把匕首在这船侧的那个小小的坑洼提供的反作用力,身体向上射了出去。

并不太快的速度。

但等到我的头顶,在船舷之下十公分的地方时,上冲的力量已经用尽。

那个兴冲冲地跑过来的匪徒,也已经跑到了船舷边上,他的脚正踏在船舷上。

我手一探,已经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脚踝,下一秒,他的枪响了。

但他这时候,上半身已经摔倒在甲板上,小腿已经被拖下了船舷。

他手里的枪,发出震动,而子弹正漫无目标地射向天空。

再过一秒,他整个身体,已经被我拖下了甲板。

传说中的借力——我将他的身体猛地向下一拉,同时,自己的身体,又冲上了船舷。

在他的那不住嘶喊的咽喉,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手里的匕首,刀尖的锋芒,掠过了他的脖子。

接下来,我的左手,拿住了他举过头顶的枪枝,这是一枝M16。弹匣里还有八颗子弹,黄洽澄澄地挤在弹匣里,跃跃欲试!——如果我的意识是可信的话,就是这样!——我的意识当然是可信的!它还没有辜负过我呢!


右手的匕首,还身插在了身后。右手的枪瞬间换到了右手。

我的身子,借着刚才上窜的作力,已经探出了船舷。

左手,已经抓住了船舷边上的围栏。

那边惊慌的五个人,正纷纷举起枪。

其中那个负责指挥的男人,他的枪举得最快。

甚至,有一颗子弹,已经向我射了过来。

这家伙绝对不是第一次杀人。

他根本没有瞄准,这倒不是他的枪法很准或者是他的本能的意识可以让他随意地把枪一指顿时可以夺人性命,而是,他这样的一枪,指着对方的一枪,先发制人的策略!


如果是其他人,也许,被这样的指向自己的一枪吓住了——正常的反应是,当对方的枪指向自己时,都会本能地躲避。

但事实上,如果不是象“后羿”组织里的那些身经百战的神枪手,认真的瞄准了再开一枪的情况之外,一般很难一枪中敌,取人性命!

是的,那个领头的枪匪的这一枪,也只是先发制人的,以压制对手为目的的一枪。

虽然近距离地开了一枪,但我已经事先本能地知道,按那颗子弹的轨迹,它会射在我左侧三十公分距离上的铁围栏上。

“砰”地一声枪响,在这几乎没有回声的大海上,显得清脆,但格外单薄。

但马上,又有“当”地一声,在我左侧的铁围栏上响起——我的本能的意识分毫不差!

我的枪举起,但放过了领头的这个男人。

时间象是停滞了一般!

上一次我在太极岛上被电鳗电击时感觉到了电波传递到自己身体前的波动——这样的感觉再一次被我体会到了。

那五个男人,都消失了!

整个世界,只余下了枪,五枝枪膛里的子弹在缓缓蠕动的枪!

甚至,枪身也不存在了,只有五个不大的枪膛,里面的子弹,大大小小,有一枝枪膛里的子弹,正被击发后的火药的销烟所缭绕……有的枪膛所有的还算安静……有的正有一颗黄橙橙的子弹正在往枪膛里挤……有的,子弹正在被击发,引火帽时原火药已经开始燃烧……


有一个枪膛里的子弹,已经被一团怒放的销烟推动着,向枪筒里缓缓地发动……

对了,就这这一枝枪,就是这枝子弹已经射出的这枝枪!

我手里的枪快的象闪电。

清脆悦耳的枪声,呼啸而出的子弹……

我不用管它!子弹既然已经射出!

这样的自信是必须的。

我必然要相信,当我的这枚子弹射出之后,它一定会毫无道理地射中刚才我选中的那枝枪后面的操纵者!

正中额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