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三节 鲨鱼

第十三节 鲨鱼

随着海底的洋流,慢慢地向前飘移。

这样慢慢地,似乎有那么一点闲适。但我不知道自己要飘移到哪里去。

也许,只是找一个稍大一点的海鸟,然后,找一个欢场,发泄一下欲火……

有时候,人头脑里想的东西会离奇的可笑。

但过了一会儿,思想,又会慢慢地恢复正常。

我想,还是随着这洋流在海底里潜行吧!不管它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于是,我一直在离海面三四米深的地方,随着海流向前去。除了饿的时候,会刀子一挥,宰杀两条活鱼,剥一点鱼肉享用一下之外,我基本上象四肢张开,懒洋洋地象睡在一张浮云的摇篮里。


有时候,会有讨厌的水母,忽地一下,把我缠到它们无数只细长的触手中去,而且,这些看起来颜色绚丽的水母是有毒的!虽然,我的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在经过基因改造过后,特别是经过恶魔护身符的力量加持后,已经无视象水母触手上所携带的这些类生物毒素了,它们不能给我严重的伤害,但是,却仍然让我很不爽一会儿!这大概是抵抗这样的毒素,仍然要消耗掉我体内的某些物质,所以,暂时,会让我体液的物质构成有一刹那间的失衡,所以觉得不适——这提醒我,我并不是金刚不坏之身!所有的能力是有限制的,有条件的,而不是无限。物极必反!


但这样反复的刺激,却也锻炼了我身体的抵抗力,渐渐地,我的身体,对这种生物毒素的刺激,不再敏感了。

而且,我只要快速地在海水里一个旋转,锋利的饮血匕首,会把我周围一两直径的范围内的所有触手,切割掉,随着海水流走,于是,身边便清静了不少!

就这样一路飘流,倒也是很有趣味。

因为四周清静,而且,没有小丽这样的尤物在身边,好像没有了刺激,性欲的冲动,也失去目标,慢慢地,竟然消退了。

而且,这样的闲适,放弃了一个多月来对力量的不懈的追逐之后,身体里的力量,在沉寂了一些时候之后,反而象发酵了一般,变得更加的沉稳与深厚了一般。

是呀,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动静要相宜,才能接近到完美的境界里去呢?

所以,也并不觉得空虚寂寞,反而,因为自己在一个全新的,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世界里,又有着新的进步而觉得分外的充实!

但我没有想到,这股大洋里的海流,竟然会把我带到了一个更新鲜更刺激的地方去——它们竟然把我带到了鲨鱼群里去了。

不过,我有一点奇怪的是,鲨鱼们竟然象是害怕我一般,并不对我进攻,相反,只是远远地围绕着我转。

这让我有点不耐烦!

而且,它们这些庞然大物,把我身边本来伴着我畅游的鱼群都吓跑了。让周围的景色单调了许许多多!

我并不想杀它们。虽然我似乎有把握。

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像那些各式各样的小鱼或者虾兵蟹将!

杀了这样一群鲨鱼,也许要几十年,或者,这里将不会在有鲨鱼群出现了……

不过,我有一点好奇——这些鲨鱼,为什么并不游走,却一直在我的身边转悠着呢?靠,没有见过我这样帅的人类么?这大概是最合理的解释!

它们想吃我,但又不确定是不是有危险。

它们本能地害怕象我这样陌生的生物出现在它们的领地上,但又不甘心,总想尝尝鲜。这种心情,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肉食动物的贪婪,才是它们的本性!!!

所有的肉食动物都是靠不住的,如果你是血肉之躯的话!

但我敢保证,一旦它们这样选择,那么,它们只有一条路——死!!

当然……如果我不小心,也可能死的是我。不过假若我葬身鱼腹,死了,那刚才吹牛,也不会让我害羞了,所以,牛还是要吹一下的!

谁也不能无视这些庞然大物的锋利的牙齿。

象我这样的一把防身的匕首,估计不管在它那吓人身躯上,狠狠戳上几下,都不会对它有太大和伤害!

这相像里的一切都不发生——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我想。

为了慎重起见,我慢慢地上浮,浮到了水面上。吐掉了肺里的海水,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毕竟空气里的含氧量要比海水里要高得多,所以,身体里的能量会在暴发后得到更快速的补充。这样清凉的海风,让我感觉挺爽!毕竟我是在空气里长大的!


大口地享受了一下这鲜美的空气之后,我把挂在胸前恶魔护身符上的潜水包解开。

要是鲨鱼进攻,情况危急的时候,那我要做的事情

想了想,从潜水包里取出了一件游泳裤穿上——这样,会让自己的身体更流线形——某物会划水,影响我的效率……

海面上,远比海水中要单调的多!

一群鲨鱼,竟然有二十四只之多,仍然心怀鬼胎,在我的身边不住地流动着。

有时候,它们甚至有一两条大胆的,会一直向我冲过来,象是在恐吓我。然后,从我身边一闪而过——这些恶鱼在试探我,我想。

可恶!我骂了两句。

不动声色地开始慢慢地向前游泳,一方面是为了活动一下手脚,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在一场人与恶鱼之间的厮杀前,能脱离这个危险的区域。

但估计脱离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些恶鱼们,已经盯着我快一天了。

我不知道这些嗜血的生灵,在夜晚,是不是要比我更好——看一看它们的巨大的眼睛,让我不那么自信——虽然,我在眼睛在夜晚能看到一切东西,除了没有白天丰富的色彩。


要想避免冲突,最好的办法是在它们发动攻击之前,上岸上去!

或者有一条船。

远处,正北方向上,就有一条船。但它在我肉眼极目可望的海平面之下。

它投映在我灵魂上的映像,是一条豪华的游船。不是太大,所以,不大可能是那种公用的聚积了几百人的越洋游船,在这个不在主航道上的汪洋里缓缓而行的姿态告诉我,它极很有可能是私人的游轮。


上面应该有四十个人,大概是在举行一个PARTY,似乎,我能听到游船上飘渺的歌声一样。

好吧!我主意已定——就服从那条船上避一避吧。

我才不稀罕和这些庞然大物一决高下:就算我赢了又怎么样?

我挥动手臂,开始从容地向那条船 的方向上流去。

开始的时候,我游得很慢,免得让这些嗜血的恶魔们,以为我已经害怕,以为我想逃跑……

这一群二十多条鲨鱼,仍然不紧不慢地跟着我的方向。

在我的身体旁忽远忽近。

它们一定有一点迷惑了——怎么这个人,大半天时间,都在随波逐流,现在忽然开始游泳了呢?

慢慢地,我加快了速度。我猜,我一个时辰之内,在太阳没入西方的海平线之前,我能游到那条游船边上。

洋流的方向是向西方的,而我,是向北方游,这样,不太省力。但对我来说,影响很小。我的身体早已适应了海水的激流了,何况这样的一点点流动的趋向?

但速度一提高,西向的洋流对象鲨鱼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影响就大得多了。

经常会在一两条鲨鱼明明是直接在我的后方发力,似乎象是要挑衅一般地向我直冲过来,但与我平行的时候,已经在离我好几米远的西面了。

我继续加快速度。而且,我每深深地吸一口气之后,便下潜两米深,在海面之下,象一条箭鱼一样,直接射向那条目标之船。我的皮肤,似乎也能直接从海水里吸取氧气,所以,每一次下潜,我都能坚持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这也是我刚才发现的,看来,以后没有必要,老是把自己的肺里灌满一下子的海水……


在海平面下的速度,要比在海面的波涛拍打下快很多。

很快地,那些鲨鱼们不再能轻易地超过我,但却仍然在我的身后紧追不舍。

我继续提升自己的速度——如果不是我身上还挂着一个潜水包,它们一定会被我甩开的,我想。

但这个包,我没有轻易地把它丢了。因为那个包里,我密封着一本自己的护照。这样,到哪里,都会方便一点,毕竟是我一个人在瞎转,万一需要的时候,亮一下——比如说要乘坐飞机旅行什么的,会省去许多的麻烦。


所以,一个时辰之后,我带着一群鲨鱼,出现在离那条游船二三海里的地方。

这条船,白色的游船,非常的漂亮。

但是,船上的气息,却不象我刚开始感应到的那样,有四十多个人,现在算一算,顶多只有……十三个人!我再向那条游船游了一会儿,我更细心地用自己的意识搜索了一番后,终于感应到了准确的数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