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欲念

我感觉到了湖面水花开始出现涟漪——小玲肯定非常着急,她已经下水了!

容不得我深想了!要快解决这个问题!

眼珠子在眼眶里急速地转动着。

终于,在脚下不远处的水潭的石壁上,发现了一块突起的石头。

拚了!大不了再电一次,而且,这些鳗鱼放电之后,危险性会小一点,就算不成功,至少,也能让小玲少受一点伤害,说不定她就能撑了过去。

缓缓地吸入了最大限度多的水,然后,停了半秒,慢慢地绷紧了足弓,酝酿了一下力量,然后,手猛然从身体的两侧,横推向了头顶,把身体反方向退向那块石头,同时,一大股水,从嘴里疾射了出来,是的,墨鱼一样,推着自己的身体迅捷地向那块突出的石头射了过去。


接着,我感觉到了强大的电流,象水波一样,猝然从以电鳗的身体为圆心,一波一波地荡漾过来——天拉,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竟然象发梦一样地感觉到!

而且,在我的脚趾尖接触到了那块石头之前,我能清晰地感觉到电波还在离我有十几公分的距离上!

时间短得不能再短!

完全象是不由自主一样,我已经瞬时调整了自己的身形,双手已经在头顶上合拢指尖的方向,正是冲着湖面。

而且,两腿自然地弯曲。

在我的脚底板稳稳地踏在那块突起的石头上,同时两腿已经弯到了一半的时候,指尖,才传来了剧烈的电击的麻木与刺痛。

指尖一麻之后,就再也没有那种洞察的感觉了,也感觉不到电波在水里的慢慢荡漾了。

强大的电流,刹那之间,从头顶的指尖,传递到了我正蓄势而待的双腿上。

带着一点苦涩的欣喜,我一下子又被电流击昏了过去。

但残存的一点意识,让我感觉到,我的双腿,似乎,在电流到来时,受到了刺激的双腿,猛然地不由自主地一蹬,把我受到反作用力的身体,象一颗鱼雷一般射出了这个危险的水潭,冲向了湖面……


真好!

等我的意识忽然又复苏的时候,我仍然沉浸在刚才被电昏过去的刹那之间的欢欣之中。

但是……

我怎么觉得自己在云雾里行走?

而且,似乎,自己的脸,埋在二堆丰满的肉肉里——对,是乳房里呀?

难道,我没有醒来,只是一场昏迷中的春梦?

也许吧!既然是做梦,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我的嘴唇开始贪婪地寻找那枚抚慰受伤灵魂的乳头,同时,手一把想要把这个梦里的女人抱个满怀——不要再向前飞了,停下来,让我们在云雾里做爱吧!我要你,不管你是谁,既然命运已经安排……


但是,我感觉到了不妙。

没有梦里那种心想事成的感觉。

我没有停下来,而是有了一种失重的感觉——象是被惯性甩了出去一般。

猛然睁开眼睛。

看到两条洁净光滑的腿,好象很熟悉……在反射着清晨的朝霞。

但这两条腿,正被我的手牢牢地抱着,锁住了。

现在,我正和她一起,在摔倒的过程里!

糟了!我想。这时候睁开眼睛已经太迟了!

在身体接触到石头地面但痛的感觉还没有传递过来的一瞬间,我明白过来:我正被丁总扛在肩头上奔跑以控出我肺里的湖水——她一定是以为我被水淹死了。

而我醒来后忘情的拥抱,让她和我一起摔倒了。

身体落地!

还好,我在下面。

本能地勾了勾头,防止脑袋被摔碎——任何练过的都知道,要让肩背部先落地才安全一点。

但……这么轻轻地一勾头……

鼻子时嗅到了女性迷人的味道,而且,我的头的位置,不太对!

甚至,我的嘴唇,亲在了一块最不应该亲吻地地方……

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开始时,我的下面一热,然后,感觉到是她的脸庞,正受到这身体重量的惯性,压向了我的两腿之间,接着,她动了一下,更让我……

我们的姿势,是难堪的69……

“田田是不是醒了……”一个急迫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小玲。

我抬起头,清晨的阳光里,小玲站在朝阳的光圈里,象一个女神。

而我,抱着女神的师父妈妈……

手松开……

丁总起身。

这才发现,她一身是水,肯定都是我吐出来的。

而,她身上仅穿了一身中空的睡衣,所以,湿湿的样子,象没有穿衣服一样的透明……

“你……还发烧吗?”我问丁总。

“我……”丁总说不出话来,一只手遮着胸部,一只手,呵护着她的下体。虽然她也许知道我的眼睛,能看穿一些物体——平常她穿不穿衣服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是,这样在阳光下,在空气里,在她徒弟,在她养女的面前,她还是害羞了。


一个成熟的女人害羞的样子,要比一个雏儿害羞的样子迷人一万倍——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是呀,我说要背你跑,妈非要她来背,她烧还没有退呢……”小玲急切地说:“你呢?田田,你怎么样了?”

“我没有问题的……只是这湖水里有电鳗,人们以后不要下湖……谢谢……我们回家吧!”我站了起来。

我走在前面,让她们跟在后面。免得丁总害羞,在我的目光下,她整个丰腴的身体都微微有一点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