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1节 挪窝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你哪知道呀,我全是为你着想呢。你想那九个人手中的连环手弩,护甲,枪式弩弓哪个没有,这下好了,保不住那个邹知府和祖天杰多深的交情,给流到江湖上难保不被清兵知道,到时你的军队即使是换了装,鞑子不也知了根底,你还怎么打?”

“邹维文,你这个狗东西看我到了福州不把你骟了才怪”一想到自己军队打鞑子不是百战必胜,心里就来气的朱聿键给气的心里直骂。

“嘿嘿,你心里在骂我呢吧!咱都是成人了么,你要骂就痛痛快快骂出来吧,千万别憋着,小心憋出病来。”对付朱聿键岳效飞是完合照搬金涛那一套,看来应用的是完全到位,你看,朱聿键给气的直翻白眼显乎没背过气去。

“好了,好了,别装了,现在我有正经事给你说呢!”

“是不是说走的事”

“嗯,你看咱们现在每天出车三十辆,半个月大约就有四百五十辆,再加上我这里原来就有的一百多辆满街跑,你那延平城好歹凑不出三百辆牲口拉的车这就有近七百辆了,再加上建宁的差不多少就有近千辆了,反正就是百十里路的事,估计用不了五六天建宁那儿的百姓就可以撤完,到了延平坐船去福州的人大约也就千把户人,咱们可就得快了。”

“你的意思咱不等了?”

“咱等个什么劲?剩下是我岳父和郑森的事,关咱们什么事?其实,我说大哥,你可要想清楚,你手边就原来那五百近卫,加上施琅带的近两千铁骑,可是没多少人的,倘若我岳父手下的三千二兵将来归了你,那你可就……”

看着岳效飞那一付“懂了吧”的样子,朱聿键摇摇头,“这小子还真狠,把王士和手下的兵全给算计完了,他想干什么?”

“吓,这还不懂,我岳父那个人虽然是那么个脾气,可他毕竟对你是绝对忠心的,将来咱到了福州,那儿那个知府我是饶不了的,这不是刚好是个缺么!”

朱聿键再摇摇头,嘴里说:“我不是不懂,我就想不通你怎么那么坏,人家邹维文不过没向着你,你就要人家完蛋,结果位子还给你丈人空下了。”

岳效飞突然摆出一付很正经的表情道“不是,大哥当年汉武大帝曾说过‘犯我大汉天威都,虽远必诛’。想来这句话我是做得说不得,但你却是说得也做得。”

“当然,我当然做得,我是这大明的皇上我怎么做不得……嗯!这话现下来说却是不错的一个说法。而且还不必改成大明来说,天下又有几个‘大汉’!”朱聿键在心里赞同这句话,在这个胡虏入侵的当,这话该多拢人心。

“那好,你就快造你的东西,过几天咱就去福州,先安定好那里是要紧的。”说着朱聿键一口喝完手中的饮料,扔下书跑了。

“唉!终于走了,不枉我费了这半天劲,安仔,赶紧的去把黄固、徐烈钧、还有郑师、赵师他们都叫来,”

天上的星斗在缓缓的旋转着,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恒指北方的北斗七星。岳效飞小的时候常常趴在家庭做业上透过窗户,呆呆的看着这七颗星斗,心里默默祈祷它们能给他一个人生的指引,让他逃过这让人感到无聊的作业,让去进行些有趣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可以决定自己该如何做的事情出现,往往都是父母、老师在说“这样、这们、你要这样做。”

回想着往事,岳效飞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心中呼喊“我想这样做,那么我就会这样做,天又怎么样,我命得由我决定,你们——统统靠边站。”

“长官”黄固、徐烈钧都算是军人,他们来的很快。

岳效飞招呼他们坐不,郑老根、刘大锤都隔了一会才哼着小曲来到,不用问是看晚会去了。

“这不是咱大明的五千料的宝船么,”这一向郑老根和刘大锤成天督造内河航船,对于造船也知道了一些,一眼看见岳效飞桌上摊的图纸就说了一句。

按史籍上的记载,宝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十八丈”,换算成当今的尺寸,这艘船长达130米,宽50多米,排水量达数千吨。有人存在疑问,认为木帆船造到这样大的尺度,在工程学上是难以想象的。但是2000年一项重要发现———《天妃经卷首插图》,证实郑和宝船不是虚构,而是历史的真实。

“嗯,二位还懂得真不少。”岳效飞稍有些吃惊,到了明末大号宝船不但少见,很多造船的技术也因锁海多年而失传。

“我们是听洪师傅说的,要说这次咱们造的船他可是出了不少点子呢。”

“可不是,要说这造船,只除了老板想出来的那个螺旋浆厉害以外,其他的我看咱老军营没谁能比人家洪师傅的本事高哩。”

“嗯!有这么个人我还真要和他聊聊才行”

岳效飞感兴趣了,他还真没想到这里还有造船的高手,他的本意是到了福州后再搜寻造船人材,给他来他一网打尽,没想到这给他遇上一个。

“是啊,我和大锤商量着,是不是把他聘成咱老军营的造船技师,这样的人材我俩觉的只当一般技工可惜了。”

刘大锤也赶紧点点头表示两人是商量过的。

“好啊,你们两个意见一致,那好就后天吧,明天我想想考题,后天咱们考考他是不是真有那么大本事,让二位师傅一起推荐他。”

老军营的规矩是,技师要通过岳效飞的考试,才能被聘为技师。一旦通过考试那就神气了,职位可是和岳效飞的两位娘子同级的,不但工作时主要是动嘴而且这一方面的技工可都由他来考试的,你想想看,在这么个尊师重道的年代里该是多么高的一种荣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