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3节 新船下水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3节 新船下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就在慕容卓和陈荣坐了船向江南去的时候,这里老军营的第一艘船也造好了。

由于是这艘船下水,在家里发痴的岳效飞被强拉了来。基本上船的样子和这个时代的船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宽尾、尖首、平船底,这样的船吃水浅,阻力小航速快,三桅大帆用的丝麻混织的材料(各位书友我瞎猜的,我家离海边远,对于船是比较的不通)这样的帆不但坚韧而且轻巧。岳效飞在这个船上用了几件他以为比较先进的技术,第一就是螺旋浆技术,两个六叶大浆里面的驱动部分不用说了,跟战车里面的差不多。整条船六人驱动,两人掌管帆索,剩下两人分别为船长和大副。

朱聿键混在人群里,他都习惯了,在老军营没有什么特权,按岳效飞的说法这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而且可以更好的保护他的身份不泄露。不过他这会可没往那想,只是在不断的用心打量这条船。

这船比时下河里跑的船要大些,外表来看和那些船没什么太大区别。不过以朱聿键对于岳效飞的理解,这条船一定有古怪。古怪在哪里现下可看不来,非得走起来才知道。

那边照新船下水的例,摆开狮队、敲起锣鼓,配着船坞两旁招展的彩旗显的有若过节般热闹,更有一班船工不要命的放着串串鞭炮,以求在以后的日子当中尽皆是顺风顺水的日子。

本来按照陈天华的意思,想要岳效飞给老军营的乡亲们说两句话。不过岳效飞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调调,不管干什么都少不了领导讲话,讨厌不讨厌。所以一句“你是咱老军营百姓的头,你来说。”给推掉了。

陈天华当下就撇撇嘴:“你都不说,我说个什么劲啊!”说完回过头闷闷的走了。

岳效飞清楚陈天华现在的身份(给朱聿键当探子),所以才会把他放到民政方面去(大家全当他是民政局长),想让他跟老军营的乡亲们多打打交道,这样也许好很多。心里感叹:“这人哪,就别太聪明了,太过于聪明老的太快。”摇摇头暂时放下这个事情,他相信将来陈天华会明白的。

黄固、徐烈钧两个都是陆上的兵头,对于船他们没有太大兴趣,两个人按照陈天华的要求今天派了不少兵来维持秩序,他俩依然一身军装跟着来看看。

眼看吉时已到,陈天华领着郑老根、赵大锤、及造船的师傅以及宇文绣月、王婧雯两人登上船坞头里专门搭的高台之上,王婧雯一袭白色罗裙,与宇文绣月的湖绿色罗裙,被和煦的熏风吹动罗带衣袂随风而动,越发衬的两人的倩影楚楚动人。她们两个站在上头,看着满场欢腾的人群,她们也被这喜庆的人群感染。宇文绣月眼尖,一眼瞅见被小叶子和安仔强拉硬拽来的岳效飞。

“姐姐,你快看咱们那个懒夫君被小叶子和安仔给抓了来呢!”

“相公……相公”亏着岳效飞从不打麻将,不然非让她俩喊的赔死不可。

岳效飞在走来时还一路低头想着那个关于忠诚度的难解之题,被两个小孩子给强拉硬拽的弄出门来,一路上两个人叽叽喳喳个不停。新来的宇文绣月的丫头倩儿倒是挺乖巧的跟在他们一旁。岳效飞心不在焉的听,当然了整个船的设计过程他参予了,整个船的制造过程王婧雯更不厌其烦的给他汇报的清清楚楚。唯一的欣慰是他想到了战舰,到了福州后开展海外贸易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到那时再让你们瞧瞧岳某人想出来的战舰,保证吓你们一大跳。(请各位读者也猜猜)

眼见到了船坞,鼎沸的人声、不断鸣放的鞭炮都,冲击着岳效飞的听觉,眼里到处都是彩旗,渐渐他的兴致也提了起来。

“大哥你看……你看那不是两位嫂子……”

“小姐、绣月姐姐……”小叶子先冲着高台上站的两人挥手喊叫,她的嗓子真是又细又尖,岳效飞心里恶作剧的想,她这一嗓子不知道能不能吓死老鼠?

倩儿也被这欢快的人群所感染,虽然她没小叶子那么放的开,可是也高兴的仰着小脸冲高台上的二人挥手不停。

“咚……咚……咚……”三眼铳连放三声响炮,嘈杂的声音被这巨响硬压了下去,高台下的人们都安静下来,大家明白吉时已到。

陈天华领着众人献了祭,再拿出一篇祷文来,写的颇为古雅,以致岳效飞这素来古文学的还凑合的人死活是听不明白,不过大意也将就听了出来,无非是对于河伯的颂德、恳求予以保护等等话语不一而足。在心里他对陈天华的文采及为佩服,他能为这件事写这么长一往篇稿子,真是由不得他不佩服。这要把陈天华放在今天跟某位领导绝对是个值得提拨的青年干部。

好容易等他说完,下面才是岳效飞真正想看的节目,也是岳效飞把两个老婆赶到台上去的原因。

良辰吉日忌见阴人,想来大家都明白意思,如果不明白那么大家肯定见过,逢年过节时女人吃饭难上桌子,又或是房屋上梁等大事之时女人往往又要廻避等等不一而足的这样的岐视性规矩,大家都见过或听过,今天岳效飞就是要和这个规矩叫叫真。

一白、一绿两道人影盈盈然拉起那个吊在船前的瓷坛子向船上抛去。

随着“呯”的一声,硕大的船体在滑道上向江中滑去。

伴着巨大的水花,新船已平稳的浮在江上,并开始缓经移动向码头。

朱聿键看着巨大的船体平稳的移向码头,它并没有升起船帆,船尾划出浅浅的涟漪,轻巧的调头滑了出去。

“这个岳效飞把那东西也给装到船上了?可这也跟车船一点不像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