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9节 结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这个时候岳效飞已然知道了朱聿键的身份,再跟他说话自然是用的别一番态度。

“朱(猪)——兄”岳效飞在朱聿键和陈天华面前故意把这个朱字拉的很长。

陈天华眼神中微露诧异,朱聿键很稳健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说实在的朱聿键也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由于他成天来,渐渐的也与老军营的人混熟了,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老军营的人除了自尊感比别处的人强一些而外,人却比他处的人要宽厚、要淳朴,这和他原先想的不一样,他一直以为这里住了一群刁民,如果不是和他们接触多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他们是这样的人。尤其谈起岳效飞“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说什么的都有,有些明显是土匪转职他们说的就更加下流不堪,就这样居然没有一个人来说个‘不’字。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坐在一起胡说还是起自岳效飞,而且他自己也是没大没小、没上没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

“朱——兄这就是你不对了……”

岳效飞还待说下去,早被朱聿键一把搂住,向人少的暗处行去。

朱聿键现在多少看出来岳效飞的为人。

“他是个没什么大志、没什么心机、没什么忠义、没什么优点、就是讨了两个好老婆的俗人,这个是老军营的人嘲笑岳效飞时说的话。”

在朱聿键看来,岳效飞这个人第一是个奇才,第二是个大智若愚的人,第三他没有那么多小心眼但大处该看到的他都看到了(他说的是岳效飞按照现代企业组织生产的办法来管理自动线,他要知道岳效飞完全是一付拿来主义的嘴脸,他该不会挖掉自己双眼吧)。

“岳老板……岳老板……我知道你看出来了,不过你也不必这么大声吧,你以后还让我在这老军营混不混了?”

“你钻到我老军营……”岳效飞高声叫嚷。

朱聿键忙摇摇他,打断他的话“岳老板,别叫、别叫,算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先别叫,听我解释行不。”

岳效飞挣脱朱聿键的手臂,气呼呼的坐在一张桌子旁“行,行,你说,看我老军营的人是怎么待人的,就你这样,就你这样还想在我老军营混呢!再者了你是皇帝,不在宫里和你的三千嫔妃混,跑我们这混个屁呀,你该不是看上我们这的谁了……你……”

朱聿键算看出来了,岳效飞压根就不在乎他是不是皇帝,只在乎他是不是朋友。

“我委曲求全的混进老军营也不就看你岳老板是个人物,是个有血性的可交之人,你不领情还在这里怪我。”

“哟嗬,你还有理了,你冒名混进我老军营你还有理了,你……”

朱聿键看看岳效飞的声音又开始高了,忙上前一步坐在他旁边。

“岳老板,你看我都向你认错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虽说先前咱们有些误会,你说我做的怎么样,该算是够朋友的吧,这样你也拿点义气出来,人家说日久见人心,咱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咱这人怎么样?”

“要说你这人吗!”岳效飞突然说“什么玩艺,连自己真名都不敢说……”

“嗨,嗨你这个人怎么跟个丫头一样,我都给你说了我是不得已么,你还不依不饶的。”

“也行,算你说的有理,不过你以后可是不能再来了,你是那个什么皇帝吗,来咱这小地方多失身份。”

“看你这人,我来是顶着白三爷的帽子来的,现在除了你又没人知道”

“就这么算了?”

“要不这样,咱俩结为兄弟,怎么样有我这皇帝作你大哥,你就是亲王了,”

“狗屁,你那皇帝位子我都不希罕,还亲王呢……”

“这……那你说”

“是这,咱们作兄弟可以,不过话先说清楚别想让我见了你就磕头作揖的,我没那嗜好,再者你到这老军营不就是想让我们给你训练新军嘛,这个没问题,钱可是一文都不能少。”

“得了,知道你爱钱,将来我要是打下全国,我就给你一片大大的疆域让你称王……”

“我才不做什么王呢,见了你又是要跪,又是要拜,给你说了我没那嗜好,是这,将来你要是做了皇帝你得把海外那几个岛给了我,咱俩之间帮忙可以,传旨免谈。”

“那将来你儿子要不听我儿子的怎么办”

“瞧你那小样,连你儿子的事都想了,放心吧,我那不会是我儿子继承的,所以我死以后会怎么样,那是他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朱聿键撇撇嘴,是啊,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关系,唉!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者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说这些也有些太远,好在岳效飞这个家伙还肯结为兄弟,最少现在是不怕他造反了。

岳效飞暗自好笑,因为他的“阴谋”得逞了。

两个人插烛似的在跪在地下,结了兄弟,刚磕完头,岳效飞又叫起来了。

“大哥,看你那帮手下,没一个好东西,就那个王士和成天坏老子的好事,非得我倒插门不可,你想我能么?”

朱聿键心里悲哀道“你不会就是为了个和我结拜兄弟的吧。”反唇相讥道:“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呗,再说了我说给你赐婚你又不愿意。”

“哎呀,可是用到你了,看你那德性,算了就算了,那你的新军自个想办法编去,我还不做你生意了。”

“不编就不编,有什么了不起,回头我就给王士和老头说,把王婧雯选了妃子,我让你急去。”

岳效飞傻眼了,那两个现在就是他的死穴,一看朱聿键净向他的软肋下刀子,嘴上先就软了,“行了、行了,还说是兄弟,朋友妻不可欺这话你不懂,你要不帮忙算了,我和她们两个来个新事新办。”说完拿眼睛瞅着朱聿键又道:“我可是你兄弟,你要不怕丢人我怕什么?”

看看差不多了,朱聿键嘴里应承“行,行,你还真是块魔,这个忙我帮了,哎,这个可就算贺礼了,到时可别指望我再给你拿什么!”

“行,我瞧着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