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七十二

赵启杰 收藏 5 21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七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七十二)


“把声音给我关小一点儿,房子都快要被你震翻了!”苏欣一到家,就冲芦荻吼道。芦荻吐了个舌头,把音响的声音关小了些。她知道妈妈这几天心情不好,正在为小马的离去生气。于是,她跑到苏欣的面前撒娇地说道:“妈,你要多听听流行的歌曲,很好听的。”

“好听个屁!一天到晚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苏欣阴沉着脸,“搞不懂这些玩意有什么听头。”

“妈,您老就外行了吧?这些都是时下最流行的,听一听使人年轻,嘻嘻。”

“我就不信,你妈听这些东西还能年轻!”苏欣终于露出笑脸来,“今天怎么没有与小徐出去玩呀?”

“哎呀,妈,您又来了!我难道不能在家呆一会吗?真是!”

“哎,我想起来了,我来问问你,你们的事到底怎么说?妈也不强迫你,要是感觉差不多,就领个证得了,不然要是这次领不到房子,你可要后悔的哟。”

“急什么呀?我还没有想好呢。”芦荻说道。

“你是不急,妈的头发都快被你急白了!哼!”

“你还怕女儿嫁不出去呀?”芦荻调皮地说。

“我不是怕你嫁不出去,我是怕你找不到好老公,死丫头,想气死我!”

“妈,我说你,小徐在你眼里就真得这么好呀?”

“嗯,我感觉这伙子不错。有文化,又懂事,将来转业混个一官半职的,不用我再为你们操心了。”

“妈,我总感觉他不太适合我。”芦荻说。

“为什么?他哪儿不好?人品不好?长相难看?地位太低?”

“妈,找对象关键是看人,如果两人合不到一块,怎么在一起过一辈子呀。你说呢?”

“妈当然明白。妈是过来的人,这个还不知道呀?我倒是担心你一时糊涂,上了别人的当。”苏欣说。

“上当?上谁的当,你女儿这么聪明还会上当?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呀?”

“哼,难说。人在恋爱的时候,往往是最愚蠢的,一旦上了别人的贼船,后悔都来不及了。”

“妈,你越说我越听不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哼,丫头,你给妈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还装着别人?!”

“没有呀,你瞎猜!装谁?装着你呗!”

“你别给我耍贫,没有就最好。你看看小马,没想到跟着李克跑了。你看着,罪有她受的!李克要钱没钱,也没有正式工作,跟在他后面还有个好?”想起这些苏欣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警告你,以后我不许你再与鲁兵他们几个人来住,他们没一个是好东西!”

“看,人家又得罪了呀?总是骂人家。”芦荻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反正你以后不要与他们再来往!”

“不与你说了。”芦荻说着,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苏欣的声音关在了门外。

其实,芦荻的心情也不好,所以才把音响的声音放得很大,藉以排除心中的烦恼。自从和徐小虎相处以来,在感情上总是疙疙瘩瘩的。一有空闲,她就一个人躲在房间听音乐。在她的柜子上,摆放着鲁兵当初作为生日礼物送她的磁带。每次看到磁带,鲁兵的影子就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几个月没有见鲁兵,听说鲁兵去的地方很偏僻,不知他一个人在那儿生活得怎么样,心中充满着一丝朦胧的牵挂。很想知道一些关于鲁兵的消息,但却无法得知。现在连任柯都不在鸿运露面了。

想起任柯,芦获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对,何不去找蓝萍呢?蓝萍和他们走得最近,从她那儿一定可以打听到一些有关鲁兵的情况。问题是,我怎么问才能不露声色,不让蓝萍看出来呢?转念一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过去喝杯咖啡,随便聊聊呗,或许蓝萍健谈,对自己说出点什么呢?反正呆在家里也郁闷,不如现在就过去。想到这里,芦荻简单装扮了一下,提起包走出房间。

一路上芦荻打着腹稿,思考着怎么引出话题。其实,她这种想法都是多余的,女孩在一起,什么话自然而然地就聊出来了。她刚一进咖啡屋,就被蓝萍发现了,远远就叫道:“嗨!”

“嗨!蓝姐!”芦荻没有找座,而是来到了吧台,“这么巧,你今天下午当班呀?”

“是呀,怎么,你一个人过来的?”蓝萍往芦荻身后看了看,问道。

“嗯,刚好路过,过来歇歇。你现在忙吗?好久没见了,如不忙我请你喝一杯。”

“好呀。不过,你来这儿还是我请,呵呵。”蓝萍一指座位,你先去坐,我马上来。”

“哎!”芦荻很高兴,她没想到与蓝萍见面会显得如此自然,答应一声,找个座位坐下来等着。或许是爱屋及乌,芦荻感觉蓝萍显得特别亲近。

“请吧。”蓝萍端了两杯饮料,在芦荻的对面坐了,望着芦荻问,“今天怎么这样闲呀?店里面不用帮忙了?”

“这会儿没事,要到傍晚呢。”芦荻说,“你们也好久没有去了吧?蓝姐的酒量可真大。”

“哪儿呀,我平时也不喝酒的,我被那帮臭小子哄的。”蓝萍说,“我喜欢和他们哄着玩儿。”

“嗯,那次我答应你和任柯参加你们聚会的,后来临时有事没捞到参加,我爽约了,请蓝姐不要生气。”芦荻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一阵难过。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蓝萍说,“不过,那晚特别开心,你要是在就好了。那晚他们几个都喝多了,李克醉得一塌糊涂呢。”

“那鲁兵他们几个呢?”

“也差不多了,要不是我制止,还不知都要醉成什么样子。”蓝萍眉飞色舞地向芦荻描绘道。

“呵呵,真有意思。”

“是啊。不过,好久没有像那样喝酒了。他们几个现在四分五裂,很难聚到一起了。”蓝萍感叹道。

“我知道,听说鲁兵去了基地。”

“嗯,前几天我和任柯还去看他了呢。”蓝萍说。

芦荻终于绕到了自己想聊的话题上,自然而然地问:“鲁兵在那儿怎么样?好玩吗?”

“还好玩呢,穷乡僻壤的,他在那边就一个人,挺不容易的。”蓝萍说,“唉,这个鲁兵呀,也真是难得,那个地方他竟也能呆得住。”

“条件很差吗?他现在还好吗?”芦荻急切地问。

“看起来还不错,不过,我看出他好像也有点心事。”

“哦。”芦荻低下了头。

“哎,你喝呀。”蓝萍把饮料往芦荻面前推了推。

“哦,谢谢!”芦荻用恳求的目光望着蓝萍说,“蓝姐,我也喜欢到乡下去玩,下次你们再去的时候,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蓝萍终于知道了芦荻前来的目的,心里不禁有点不高兴。你以为你是谁呀?把人家甩了,还想去刺激他呀。想到这里,蓝萍委婉地拒绝道:“我也记不清去那儿的路了,是任柯带我去的。你最好去找一下任柯,这事他说了算。”

“好吧。那说定了。我走了,蓝姐,谢谢你的招待。”芦荻心中涌起一阵酸楚,她不想再呆下去了,站起来礼貌地与蓝萍道别。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