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雷多特在安西城见到老大从草原归来,上次没来得及邀功,本想这次补上,可是一见面硬是让叶鹰毫无表情的脸给吓了回去。在天风学院的时候,他曾经经历过一次,当时老大不知什么原因,脸就和现在一样,没有任何表情,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死亡之气。当时芬蒂因为和京城的一个帮派打架吃了亏找他帮忙,自己和三姐在身边帮话。他竟然把三人打得一个个筋断骨折,连兰芷婷都不能幸免,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而他们就在病床上,那个青蛇帮的老大硬是跪在床前认错。他们软硬兼施之下才问出原因,原来老大打完自己三人,就找上门去,一个人将青蛇帮上下百余人全部打断了双腿,声称不来认错就每人卸掉一条右腿。至今不明白他当时为什么那么出手没有轻重,但躺在床上的痛苦却仍然记在心中。如今想起来,雷多特又打了一个寒颤,连问也不问了,赶紧找个理由跑回天狼关去了。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想到他到天狼关歇了一夜,叶鹰第二天就到了他的中军大帐,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安排两万五千蒙古兵驻扎在天狼关。雷多特不敢有半分多嘴,赶紧吩咐下去。之后叶鹰就让他升帐,召集所有西北军大队长以上将官,限定在半时之内。

叶鹰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坐在临时在雷多特主帅位置旁边添加的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中军大营鼓声雨点般密集,传遍天狼关内外。

将士们刚刚打了打胜仗,都清楚关外没有敌人了,不知道为什么紧急集合,还是向中军靠拢的号令;可一贯的纪律还是使得他们迅速披挂,集中向中军大营靠拢。行动过程中将领们接到了传令兵的召唤,几乎每个将领都问怎么回事,传令兵的回答如出一辙——不清楚!

雷多特浑身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虽然自己的西北军训练有素,仍然怕那个将领临时有事耽误,到时候命丢了不说,自己也要遭罪。所幸外面并没有传来多大的吵杂声音,除了密集的鼓声,只有战马散乱的蹄声和人的跑动声,偶尔一两声兵器的碰撞声。

“亲兵团集合完毕!团长杜杉!”仅仅半刻,第一个将领出现在帐下。叶鹰扫视一眼,只见来人浓眉大眼,方脸少须,身材中等,40左右年纪,第一眼看觉得此人属于粗狂类型,可是身上有一种沉稳的气质。正当他在心中审视之际,又一员将领也快步入帐。

“骑兵第一师统领戈舒文报到”

….

“老大,全部都到了。”雷多特试探着提醒叶鹰。

此时,叶鹰脸上的表情已经有所舒缓,点了点头说:“嗯,不到半时,虽然部队没有集合完毕,但将领都到了。传令下去,各部停留在目前位置,待会儿我们去看看怎么样,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命令立即传了下去。可是帐内帐外的将领却糊涂了,那个坐在旁边的年轻人是谁,怎么军团长还要听他的吩咐?紧急召这么多人来到底为了什么急事?

帐中分两列站着师级以上统领,加上亲卫团长一共33人,帐外是大队长一级的将官,黑压压的站了一片,叶鹰心中计算过,共有146个,本来应该是155个,也就是说战斗中阵亡了或者是空缺着。

叶鹰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说:“西北军的弟兄们,你们打了大胜仗,我代表公主殿下和秦州百姓慰问你们。不过呢秦州贫穷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暂时也没有什么可以奖励大家,就每人赏银10两,以后各种物资优先供应你们西北军。”

叶鹰虽然没有扯着喉咙喊,可是方圆十里之内的所有将士都听到了他的话。这等于说以后有什么好的武器和装备优先装备自己,这对于士兵或许意义不大,但对于军团长来说等于承认自己等同于禁卫军的待遇,是一种极高的荣誉了;而对于中层将领来说,有了优良的武器装备,不但战斗力能上个档次,同样能降低伤亡,减轻训练的负担。而士兵们一月的军饷按照帝国旧制是1两银子,等于多发了10个月军饷。于是几乎是同时,传来了山呼般的声音:“谢公主殿下!!谢公主殿下!!”

叶鹰看身边的雷多特竟然眼眶红红的,低声骂说:“不值钱的主儿。”其实,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明白雷多特这样的家族对于军人的荣誉看得多么重要。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带领着皇家军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只有皇上信任、最有能力的人才能够担任。就在此时,雷多特暗暗立下终生追随叶鹰的誓言。

叶鹰歪打正着,无意间俘获了这个结拜兄弟的忠心还不自知,待呼声平静下来,才继续说道:“虽然是打了胜仗,但不用我说大家心里都清楚,实际上我们连一场像样的仗都没有打,完全是素伦狮子王哥巴哈亚斯自己打败了自己!”

40万俘虏如今都在关内关押,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如今叶鹰的话让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仔细一想确实如此,人家西北军连一场像样的战斗都没有交锋,完全是因为自乱阵脚,后方兵力抽空导致的结果。于是都对狮子王充满了愤怒,一些人当场还动手殴打身边狮子族的人,自然被看管的士兵驱逐开来。

“不管怎么说吧,公主殿下不能因为这点原因就赏罚不明,即使没有战功,至少大家还有搬运物资的功劳嘛。”

将士们是不知道是夸奖自己还是讽刺,可是人家说的似乎在理,于是一个个倒觉得有愧于公主的奖赏,一个个面有羞愧之色。

雷多特恨的牙痒痒,这么大的功劳让他三两句话说得好像自己错了似的,不但没功,公主还是按着面子给的赏了?

叶鹰可不管他,继续发表演说:“我听说有些将士因为被罚围城跑步十分不满,牢骚满腹。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这次大搬运也不会这么顺利了吧?看来时常练习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我刚才和你们雷多特军团长商议了一下,以后的操练加上这一项,每天10里武装跑步,每旬200里急行军操练。还有一件事要和大家说一说,相信大家都知道素伦40万俘虏在我们这里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这还是好的,他们的族长会花钱把他们赎回去。公主说了,我们秦州绝不会去花钱把你们从敌人手中把你们买回来,战死了,我们为你收尸,供养你的家小;伤了,我们为你医治。但是,如果是投降了,成了俘虏了,对不起,其他部队可以,西北军绝对不可以,所有俘虏的家属一律斩首,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来玷污我们的军旗,玷污公主殿下和秦州百姓对你们的信任!”

“宁死不降!”虽然雷多特正在心里问候某人的家属,却也知道如何借机造势,树立信念,趁机运集功力高呼道。

“宁死不降!宁死不降!宁死不降!”所有将士跟随着吼了起来。

日后的惊雷军团闻名于各国和后世的精神至此确立,而使叶鹰和雷多特二位始作俑者想不到的是,“宁死不降”日后竟演变成了惊雷军团的进攻冲锋口号。

“下面宣布一项决定:西北军抽调5个骑兵大队、15个步兵大队、3个师级统领,35个大队长,组建秦州第二个野战军。无论抽调哪个人,哪支队伍,都必须执行军令。另外还要再说明一点,公主殿下让我转告西北军将士们:西北军作为保卫西北大地的绝对主力,他不希望再看到和城防军比武失败的情况。”说完,叶鹰示意雷多特遣散了众将。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城防军容纳不了这么多人,而且我们需要兵力来威慑南宫世家。蒙古脱离了我的控制,我不想再出意外。”

雷多特终于明白老大愤怒的原因了。既然失去了这个助力,就要自己来弥补,这也很正常。于是随同叶鹰上马,领着一队亲卫兵在营外散布的队伍间巡视。行进间叶鹰点了几个军容特别严整的大队,其实整个来看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于是干脆回去,路上对雷多特说:“看到将士如此训练有素,我也就彻底放心了。小雷,剩下的你来安排好了,西北军的空缺有一万蒙古骑兵,加上贵州过来的1万兵马弥补。以抽调的西北军为骨干、加上贵州军2万、蒙古兵一万五,剩下的从安西的城防军和原来退下去的西北军补足十五万,组建第二军。西北军这边的事暂时有芷婷代你来做,给你三个月时间,给我再组建一个西北军出来。”

“三个月?你疯了?”

“你才疯了呢!上次还不是你说的三个月练出了一个野战军吗?我见过贵州过来的那几个人,海蓝亚查、蒙凉、陈之山以及老将军赵武都非庸人,跟我从蒙古过来的王胡子也是一员战将。这些都是带过兵的,交给你的这些兵除了城卫军,都是战场拚杀出来的。如果你没有信心,我来做,你代我往中都走一趟,把你的亲事给办了,再问问老元帅的意思,看看东北的情况。”

光是头一件就让他望而却步了,雷多特赶忙回答:“我不是不知道有人帮忙嘛,我做就是了。哎——你说的陈之山是不是和我们同期的那家伙?”

“嗯。小雷,我听说素伦的狮子族新任族长派人和你联系了?”

雷多特摇了摇头,叶鹰心中起疑,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只听雷多特说道:“不但狮子族都来了,虎族、豹族、狼族、象族、猴族、飞马族都来了,只有贫穷的牛族和羊族没来。整天烦死我了。不明白弄这么多人干什么,真应了一句话——人多更胡乱,越乱越混蛋。”

“都来了?难道说——你安排我和他们一会儿见个面,恐怕是素伦出大事了。”

“出大事?好吧,我这就让人去请他们,你在哪见他们?”

“找两间光线比较暗,比较宽的屋子,派一队警卫负责安全保密。”

林寒霜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还没来得及挂印出走,此时皇帝陛下病危,不得不奉诏回京。皇上用只剩下骨头的手握着她的手,还没说话就留下了泪,“霜霜,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没想到我不但没能照顾好你,还要你帮助我守着刘家这江山。我亏欠你太多了,本来不该再要求你什么的。咳咳咳——”

“陛下,你别这么说,你对我已经很好了”林寒霜赶紧扶着他,不忍看他如此,将他扶着躺在床上。

“霜霜,我怕我死了之后,风家会拥兵谋反。那时,就只有你能治得住他,我决定将国内的兵马大权交给你,有你总管。”

“皇上万万不可,这样一来,风家势必以为要对付他们,只能逼得他们立即造反。”

“那——如何是好?我听说你准备离开军团,是真的么?”

林寒霜也不隐瞒,“皇上,我有了义兄的消息,要去寻他;也想回去看看义父义母。”

“哎,当年我刘家也算是造反得来的江山,如果风家夺了去,也算是报应了。你退下吧,我累了。”

“是——”林寒霜不知该说什么,悄悄退了出来。

天狼关一见小黑屋子里,叶鹰在和猴族长聊天。

“猴三族长,咱们又见面了。”

“是是,见过大人。”

“如何?现在你还觉得我当初的条件高吗?”叶鹰嘲笑着说。

“不高,不高。是哥巴哈亚斯不知贵军的利害,自取灭亡。”猴三近乎谄媚地说道。不过事实确实如此,秦州抢来的粮草、武器和金银,加上素伦重新武装五十万大军的费用,将超过当初叶鹰的要价。更为重要的是,如今粮食价格上升,天龙、楚越、圣华因为战乱如今粮食都供应不足,只有魔族和印月粮食充足,可是魔族的粮食大部分都被远东地区买去,素伦要从魔族买粮,万里之遥,根本不可能。要从印月买就必须经过龙之帝国,可是龙国会让粮食进入素伦这个敌人手中吗?其实根本没处去买,粮食如今在素伦有些地方已经涨到了1两黄金1杲(计量器,相当于现在的10斤)。

“不知你这次来所为何事?”叶鹰假意试探着问。

“我想求大人放回我们猴族的士兵。当然了,我们也要提供一些钱供贵方使用。”

“直接说花钱买回俘虏不就得了,”他注意到猴三只说赎回猴族的士兵,于是说:“猴三,四十万俘虏不是小数目,你们狮子王这次不心疼钱了?”

“这个——大人,我们国库早已空虚,狮子王只好让我们各族自己花钱赎回各自的子弟,所以还请大人要价不要太高,我们猴族一直比较贫穷。”猴三可怜兮兮的说,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有多可怜呢,还以为叶鹰不尊敬老人,欺负他了呢。

“猴三,到如今你还想哄骗我,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猴族兵全部杀掉吗?”叶鹰凶巴巴的吓唬道。

“不敢欺骗大人,我绝对没有欺骗大人。”

叶鹰话声转厉,斥道:“狮子王哥巴哈亚斯是不是已经倒台了?素伦兽人的王权战争是不是开始了?你们如此各自为政的来谈判赎回各自的族兵,除了王权战争之外,还能有什么解释?猴三,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竟敢欺骗我,明天你就等着为族人收尸吧!”

“扑通”一声,猴三吓得跪了下去,“大人,你不能呀,我,我,你,我——”猴三竟然晕了过去。

之后,叶鹰分别见了剩余的使者,但对于叶鹰的要价他们都不敢决定,于是立即派人返回族中回报。由于狼族距离最近,也是第一个要求和叶鹰再次谈话的,可是却被告知秦州的代表已经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再谈。

这下使者们几乎疯了,因为当时叶鹰告诉他们,每个俘虏每天要支付1两黄金的看管和伙食费。一天下来,每个族都要付上少则数万两,多则20万两的黄金,可是黄金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