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八章

一木人 收藏 7 266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哟,姐是来检查工作的呀,他在里头洗那个啥呢,你去问他吧。”赵宁刚要说李岩在里面洗澡呢,你去看看吧,但一想这话太露骨,不点明了我知道你王华北啥意思呀,不就是惦记我老公吗,所以赵宁说得很含糊。

“让病刚好的媳妇作饭,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王华北就向卫生间走去,半天没回来。原来王华北一到卫生间门口,刚一推门就听见了里面哗哗的水声,知道被赵宁捉弄了。但当她看到李岩浑身泡沫,而那东西正支楞八翘的,随着李岩身体晃动而晃动,王华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夹着腿,慢吞吞来到厨房。“死妮子,连姐姐也逗。”

赵宁心里这个乐呀,用双关语说道:“姐,这么快就检查完了,不可能呀,我得出看看,”说完赵宁从餐桌这边躲着王华北往外走。

“等等,好妹妹,你说姐对你好不,算姐求你了,行不?”王华北彻底地放下了架子,不要了脸面,王华北关上厨房门对赵宁低声求道。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都得经历了一个蝉蜕过程,也许他或她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失落,但却并没有感到多么痛苦。一个人下意识地或者无意间偷了一次人,之所以会因羞愧而捂起脸,是因为这种窃贼毕竟是少数。如果所有的人都偷过人,这个人偷人后就不会脸红了,他或她甚至会很坦然。

王华北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用“偷人”这样的词汇来鄙薄自己,但她知道当今社会“偷人”的人绝不是少数,为什么就该我王华北脸红?恐怕有多少富姐官妇,就有多少偷人的人呢!而且不单是小偷,还有大盗呢!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善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而现在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却也模糊了,随着生活潮流的推进,已将很多人内心深处的道德堤防淹没以至冲垮。如果“道德”是一个午餐肉罐头的外壳话,很多人早已拿出各种工具,想尽办法将这层外壳剖开,因为里边藏着一个东西叫:美味!

赵宁知道是时候了,不能再玩了,再玩王华北翻脸,脑羞成怒,倒赔了。于是搂着王华北说道:“姐,您对我的好,妹无以报达。妹懂姐的苦处,妹也早就同意了。可是得他也同意才行呀,虽然说是猫都吃腥,可这事不是一回就能解决问题的,得让他今后老老实实听咱的,您说是不是?姐,所以我想,姐,咱不能急一时,对不?”

饱汉不知饿汉饥,王华北心中说道,可人家赵宁都同意了,而且还点白了,你要是就用一回行,我赵宁帮你,可你要长期用,关键是李岩,而不是我赵宁了,所以还真得忍。于是王华北点点头:“谢谢妹妹。”

“姐姐咱吃饭吧,办法是人想的,就凭姐姐能没有好办法?来,姐,喝口粥,慢慢想,”赵宁递给王华北一碗粥。

当李岩洗完澡出来后,才发现王华北来了,“姐,什么时候来的?”

“大狗熊洗澡的时候就来了,还卖票参观呢。”赵宁逗着李岩和王华北。“参观?参什么观,”李岩没听懂。“死妮子,你就胡扯吧,”王华北轻轻地打了一下赵宁。

吃完饭李岩随王华北上班,赵宁也打车上班去了,李岩再三嘱咐注意身体,才让出租车走,王华北这个羡慕呀,但没着,谁让咱人老珠黄来的。

一上午李岩在项目司可以说是没得闲。短短几天的时间,李岩在整个政务院系统内已经是无人不晓,职位虽微,名气够大,特别是他清晰俊朗的相貌,亲和迷人的微笑,很有男人味的气质,他的一切,在政务院等众多部门的女性里面已经成了她们私下的话题,长得不错,又有亲和力,没有华丽身世,没有吓死人的背景,对一些条件一般,要求不高的未婚女性和已婚的来说,李岩显然是最理想的情人,而且,要接近他那是非常容易,随便假公济私一番,就能出现在他的面前。跑要项目的,前来祝贺的,包括现套的,多了。弄的李岩疲于应付,眼瞅临近中午了,李岩借口回家看有病的媳妇,才逃出了主楼,快步向大门走去……

“李岩,上那去?”一个女人在叫他,李岩扭头一看是王华北。“主任,您有事吗?”“别走太远,下午二点开会,你的方案总理办公会已经批了。下一步看你的了,快去吧,”王华北人前得端着架子。

“是,我去看媳妇了。”李岩人前也是毕恭毕敬,给足王华北面子,然后出门打车就奔文化管理委员会而去。走到半路才想起来文化管理委员会他也没去过,于是忙给赵宁打电话,一问赵宁在她妈家,便让司机往北四环方向开去。

赵宁的家在德胜门外的一个小区里,这会儿正是车流高峰期,南来北往的公交车上满载着乘客不时被堵在路上,公交车里形形色色的乘客好象已经习惯交通的拥堵,并无什么焦躁不安之色,基本上所有的乘客都没什么表情,空洞洞的眼神木然的瞧着窗外。不知不觉间李岩的车已经走到了市中心,前面不远就是在全国都富有盛名的商业街,一些大型的广告牌遮住了半栋楼,广告牌上的美女图象在阴光的照射下更加耀眼夺目。商业街上熙熙攘攘人潮如织,人们不时从街道两旁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商店里涌进涌出,空手进去的人,出来都提着大包小包,人们纵情肆意的购物、消费。现在的有钱人还真多啊。

李岩心中有点感叹,国家富裕了,大多数人也富裕了,为什么我还这么穷呢?李岩的车走进了这人潮涌动的商业街,随着人流向前走着,李岩是不能进商店里购物,他只想感受这热闹的气氛,人潮里夹杂着穿着时髦的年轻女郎,初夏时分不算很热的气温让一些爱美的,身材又过得去的女郎迫不及待的展示着自己傲人身姿,或穿着吊带裙,或身着小背心,裸肩露背,打扮颇为清凉,与她们擦肩而过时,阵阵不同品牌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让李岩这颗年轻的心一阵躁动。

车走出商业街,外面的路上又是另一番景象,街道旁行人行色匆匆,路面上车流滚滚,李岩看了看表,这会儿12点多了,也不知道这些人,这些车何去何从?在忙碌些什么?可像李岩这样内心焦燥切惶惶不安的人却无人知哓。

赵宁在路口接着李岩,因为他知道李岩找不到地方。借口李岩买了不少东西,便出来接了,然后俩人在福旺超市确实买了不少东西,才回到赵宁妈家。

“哟,石头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呀?就三口人,吃不了,一会儿你们走时拿回去点,”赵宁妈唠叨着。

“妈,给您买了,你就留着,我们再买,”赵宁扶着她妈往屋里走,李岩在后面跟着。

这是一个二室一厅、七十多米的房子。布置的简捷、明亮,家中的几盆兰草。俗话说,家居有兰,大福大贵。茶有清香,兰有异香,兰如玉,随人缘,兰草有草中钻戒之称,佐证着主人与世无争的心态,墙上那幅字就是很好的证明:人贤室雅。

“宁,爸呢?”李岩没有看见赵宁的父亲,所以问道。“你爸又去少年宫,教孩子们拉琴去了。”赵宁的妈虽然是满头银丝,但面象却一点也不显老。“石头快坐呀。”俗话说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石头,最近身子壮实了不少,说活气比以前足多了……”

“妈,他去北方考察期间认个师傅,天天带他锻炼,这不,回来每天早晚还练呢。”赵宁向她妈解释道,丈母娘的眼睛贼疼女儿,所以特别注意细小。

“身体好最好,比什么都强,宁儿陪你相公看电视,石头难得来一趟,妈去做饭。”赵宁妈说着站起来就往厨房走去……

李岩一看刚要起身,被赵宁给拉住了。“石头从来不会做饭,”赵宁小声说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在一天,就伺候你和二老一天。”李岩说着站起来就往厨房走去,赵宁一看没办法只好也跟了过来。“妈,您去歇着吧,我和石头俩做。石头最近学会几个菜,想给您露一手,”赵宁将她妈推出了厨房。

赵宁妈虽然觉得有惊奇,以为石头这孩子变了,也就没往心里去,乐得享受一回,不时还到厨房门口看一下这俩口子干得怎么样。

就在李岩和赵宁俩人在厨房忙碌着的时候,赵宁的父亲赵小天回来了。一进屋就对赵宁妈说道:“宁儿俩口子来了,人呢?”

“厨房呢,说是学了几个菜,想给咱们露一手。”赵宁妈指着厨房说道。赵宁爸赵小天用鼻子使劲吸了两下,“闻着不错,就不知道吃着怎样。” “爸,保准你天天盼我们回来,”赵宁探出头来说着,还作个鬼脸。

要说会的不慌,李岩是三下五除二,“叮、当”一通大勺响,六个菜完事了,吓得赵宁看了好几回大勺露没露。

李岩做的菜艳味重;汤浓味谈。因为他们站里南来北往的司机是哪儿的都有,正所谓是众口难调,所以后来李岩就采取了菜艳味重,汤浓味淡,赢得了吃饭司机的一致好评,都要求他开个饭店。但李岩的心思没在这上,再者客流也不行,就没整。用李岩自己的话说,不是有人逼我,而是形势所逼。其实你可以把做菜当成是种享受,特别是当有人分享你的劳动成果时,你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当李岩俩口子将饭菜端上桌时,赵宁的父母看到这色香味齐全的菜肴,真有点不相信这是他们俩口子做的。“石头,这是你新学的手艺?”

赵宁在一旁说道:“怎么样?不错吧!这叫石头变成孙悟空,什么都会了,爸、妈,快坐下,我去扶妹妹来。”

李岩站在一旁看见门口橙子上有个布袋,知道是赵宁她爸赵小天的乐器,就想将它放到一边,然后把橙子拿过来好座人。一只手一拿没拿起来,稍加了些劲才把它提起来。赵宁爸忙过去接到手里,“行呀,石头,一只手能拿起来了。”

赵宁刚好扶她妹妹从另一间屋里出来,忙接过话去,“爸,石头现在身体锻炼的比过去强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