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四章 伤心的野驴

独孤雄 收藏 0 14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四章 伤心的野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一人手执一段妇人尸体正在发愣,苦菜花的龙鳞旋风球早到面前,“砰”地一声正中牛骨呼噜脸颊,将牛骨呼噜砸落马背。猪骨呼噜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独孤雄的金枪早到!还不等他拔刀招架,独孤雄已经一枪穿透他的心脏,然后高高举起,像挂一片肉干一样把猪骨呼噜挂在半天里。

一万多番兵见英勇无敌的猪骨呼噜瞬间就被独孤雄给挂了,不约而同齐声惊呼一声。抬眼看时,一片血瀑布从猪骨呼噜的心口喷出,把就要爬上正午的太阳染透红色胭脂!骑在北极长毛象上的契丹少女“咦”了一声,目光闪闪地看着独孤雄,眼睛里满是敬爱之意。

牛骨呼噜见自己的兄弟被独孤雄一枪送进阎王殿,气得哇哇大叫,抢过一匹高头大马,绰着自己那把砍掉过无数宋朝兵将、无辜百姓头颅的八尺长板斧哇呀呀大叫奔向独孤雄,举起板斧向独孤雄当头劈去。独孤雄不慌不忙,把金枪上的猪骨呼噜的尸体向外甩出,打落几个番兵。接着抬起金枪架住牛骨呼噜的板斧,只听“咣”地一响,火花四溅,独孤雄只觉得双臂微微麻了麻,心里暗道:“想不到这个骨头畜生还有些力气!”二人在驴马背上你来我往,站过六合,牛骨呼噜哪里是独孤雄的对手?被独孤雄觑个破绽,一枪刺穿喉咙,命丧当场!

上万番兵见受到他们吹捧的两大呼噜没几下就被独孤雄挑了,个个惊得变色,先前还在鼓噪不已的番兵们你看我,我看你,顿时噤若寒蝉。六姐鼓掌欢笑道:“大兄弟,杀的痛快!你再接再厉,把这些狗番奴全杀光!”独孤雄听后苦笑不已:上万番兵即使是树叶,一阵风都吹不干净,自己一个人怎么杀得过来?

忽听铁弹子闷哼一声,抓住挂在胸前的铁链,把拖在身后的大铁弹子向独孤雄当头甩去,独孤雄大吃一惊,急忙猛踢楚霸王的肚子,闪在一边。铁弹子甩了个空,几百斤的大铁球打进土里,霎时砸出个半人深的大坑来,溅了独孤雄和苦菜花一头一脸的泥土枯草!独孤雄惊出一身冷汗,苦菜花咂舌不已,四周的番兵轰然鼓噪!铁弹子大怒,刚要动手甩出第二弹,坐在北极长毛象背上的契丹少女喝道:“铁弹子还不住手!”铁弹子乖乖听话,把铁球拉回身后垂手立在地上。

此时一万多契丹兵已经冲上山坡,密密麻麻的塞满大片草坡平地。刀枪林立,旌旗漫天,番兵个个瞪着牛眼,目放凶光,把独孤雄和苦菜花围在核心。独孤雄和苦菜花就像是蚂蚁堆里的米粒、被蜜蜂抬进蜂巢里的虫蛹,挣不脱,跑不掉!

独孤雄和苦菜花环顾四周,心里都在盘算着逃生之计。忽然一声锣鼓,旌旗开出,一个凸眼凹鼻、鼻孔朝天的契丹青年骑着一匹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矫健大马在几员大将的簇拥下闯到阵前。番阵里顿时一片骚动,番兵交头接耳议论道:“耶律小王爷来了,耶律小王爷来了!”苦菜花仔细打量耶律小王爷时,发现他的嘴唇大面积向后翻,看上去就像是驴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耶律、耶律,果真是条野驴!”独孤雄却看着那匹雪白马露出垂涎之色。

野驴好像没有看见独孤雄和苦菜花一般,自顾走到北极长毛象旁边,向坐在金莲花里的契丹少女弯腰施礼,色迷迷地盯着少女淫笑道:“表妹为何一声不吭就跑到前方来了?万一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向太后交代?”少女哼了一声,蹙眉把脸转过一边,并不搭理他。野驴很是焦急,打马走到大象身边焦急地喊道:“表妹,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欺负你的人是谁?你告诉我,我去把他杀了给你出气!”见少女不吭声,接着道:“表妹走出这半日可想死我了,隔得太远说话不方便,我这就上去和你说话!”说着就在马背上立起身作势要爬上象背。

北极长毛象扬鼻大吼一声,声音响彻云霄!野驴小王爷震得耳朵嗡嗡响,一头栽下马来,靠近北极长毛象身边的马匹纷纷惊嘶后退,上万契丹兵个个抱着脑袋捂住耳朵。苦菜花差点被长毛象的叫音刺穿耳膜,骑在马背上只觉得头昏眼花。

一直站在北极长毛象前面似睡非睡的铁弹子听见大象吼声,怒目圆睁转过身来,一步一个坑跨到野驴小王爷身边竖起筛箩般的拳头怒吼道:“胆敢惊动我家公主,找死啊!”先前簇拥着野驴小王爷的将军急忙勒转受惊的马头亮出兵器上前救护。铁弹子哪里将他们放在眼里?挥动拳头几下就把他们连人带马打飞出去。

独孤雄看后吃惊不小。铁弹子还要进一步动作,大象上的契丹少女咤道:“铁弹子,快回去,不许惹麻烦!”铁弹子闻言,方才住手悻悻后退。契丹少女看了野驴小王爷一眼用响鞭敲敲北极长毛象的背冷冷道:“我的长毛兔好像不喜欢让表哥上来。表哥要聊天还是去找那些被你们掳去的汉人女子聊吧,我还有事情要办,就不陪表哥了。”

野驴小王爷在万人眼前摔了个狗抢屎,又被契丹少女冷嘲热讽,肚子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惹不起铁弹子,就要把火撒在别处。他站起身推开来扶他的将领走到阵前,拍拍屁股上的灰,指着地上的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的尸体吼道:“他妈的是谁干的?是谁杀了我的爱将?”独孤雄冷冷道:“是我。”野驴小王爷打量了独孤雄一番叫道:“你他妈是什么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杀我的人,不想活了?”

野驴骂声未绝,苦菜花早已觑准他的驴嘴一球踢射过去。野驴小王爷猝不及防,驴嘴被龙鳞旋风球刮得稀烂,仰面朝天摔在地上。野驴手下的将官急忙上前救护。上万番兵哗然骚动,舞动手里兵器蠢蠢欲动,只等契丹公主或是野驴小王爷一声令下,立刻就抢上前去把独孤雄和苦菜花剁成肉泥!

野驴小王爷仗着父亲老耶律王爷的权势,从小骄横跋扈,看谁不顺眼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哪里吃过这样大的亏?站起身一摸驴嘴已经被龙鳞旋风球划得稀烂,血肉模糊露出黄牙。这一摸不要紧,只摸得他心似冰冻,犹如万箭穿心!你道为何?原来野驴小王爷从小就对表妹的美色垂涎三尺,立下誓言非她不娶!眼见表妹越是长大越发出落得水灵灵的,而且心志越来越高,放出话来非要嫁个才貌双全的如意郎君。自己又长了一副猪头驴嘴,要才无才,要貌没貌。想要凭本事靠竞争进入表妹心中的如意郎君的行列已经希望渺茫,今天又被苦菜花刮碎了驴嘴,唯一可以炫耀的奇特资本已经残破,你说叫他怎么能不恼火伤心?

只听野驴带着哭腔吼道:“立刻放箭,将他们万箭穿心!”尽管野驴的驴嘴划通了不少洞,说话漏风,但是“放箭”两个字众番兵还是听得清的,只听哗啦一响,上万番兵立刻绰弓在手,搭箭拉弦,就要射击。眼看独孤雄苦菜花就要变成刺猬,猛听契丹公主在北极长毛兔背上喝道:“谁敢放箭,杀无赦!”番兵顿时没了注意,放下弓弦愣在那里不知道究竟该听谁的话。

苦菜花冲独孤雄高喊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快闪呐!”站在地上一球射翻两个契丹兵,抢得一匹高头大马和两把锋利的弯刀,一头钻进契丹人围成的人墙里面,双刀乱舞,犹如砍瓜切菜般冲杀出阵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