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勋章征文]{长城原创}我最喜爱的勋章.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10 51
导读:{爱心勋章征文]{长城原创}我最喜爱的勋章.

在铁血我的ID名下有十枚章,那些原创,精华,作者章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读者纪念章一方面是我写贴子赚的奖励金子换的,另一方面也是对书库作者的一种支持。说实话,用金子买了那些VIP作品后,我还没怎么去看过,只是先放在那,等想起写书评时再说。


十枚章中我最心爱的也是最珍贵的是爱心勋章。


爱这枚章第一是因为这是一枚勋章,铁血的章有纪念章,奖章,勋章三种,勋章是等级最高的。而且爱心勋章设计的非常好看,那杏黄色的底上镶着一颗红艳艳地心,象征着我们黄色皮肤下流动着鲜红,滚烫的血液,在血液的支持下跳动着一颗博爱的心。这个设计使爱心勋章如此夺目,即使是把铁血所有章集合摆在一起,最引人目光的还是爱心勋章。


第二是因为铁血设立的勋章中有奖励爱心的勋章。一个网站说到底还是个商业机构,商者为利,曾也有不少网友对铁血的一些商业行为大加抨击。如果铁血不使用商业手段那她就不会生存到今天,能使这些网友有平台来发泄对商业行为的不满。而铁血设立的奖励中只奖励那些对她的商业价值有用的行为那也不能称为铁血,铁血能奖励那些富有爱心的人说明铁血是在走着现代商业的路:获利的同时不忘社会责任。


第三是因为获得爱心勋章的条件:发给那些为希望工程捐款或勇于献血的人们。

我从没给希望工程捐过款,不是我吝啬,是我要做一个守法的公民,我清楚地知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本大法“宪法”中明确写着:公民有纳税的义务,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力,国家施行九年义务教育。


直到一个月前,一提到给希望工程捐款我就说,我不助长违法行为。既然宪法中写了国家施行九年义务教育,那为什么还要人们捐款,如果是做不到的就不要写在宪法中,写进去了就要做到,政府违反法律我阻止不了,但我不支持可以吧?我要守法,该纳的税我一分不少地纳,该交的费我一分不迟交,别的,免谈。


还好,一个月前,政府宣布开始真正施行九年义务教育,所以以后我还是不会向希望工程捐款。


那么,我要获得爱心勋章只有献过血这一项了。这个好说,我多次献血。说我有爱心也没那么高尚,5年前不要说我自己走进献血站就是有人来下任务我也会逃之遥遥。原因是我十六岁时的一次经历。


我十六岁就到北京远郊的一山区插队了,到那不久公社接到上级下达的献血任务,农民们纷纷报名参加,他们不是有爱心而是已经习惯于党叫干啥就干啥,而且献血后的那份补偿还是很吸引人的。因为不缺献血的人公社也考虑我们这些热血知青的上进心,决定:知青这次不参加献血。

可偏有一位女知青就是要表现一下她的勇气和对党的积极热情。硬是挤进了献血的队伍很光荣地献了血,并且一点补偿都没要。


这次献血活动结束了,结局很不圆满,那位献血的女知青原本就有家族风湿病史,献血不久病发了,很痛苦地回城里休养,几乎没在村里待多长时间,招工条件中下乡两年时间一到,组织上立刻安排她返城。而那辆装着血袋的车在返回北京的途中出了车祸,一袋袋山区农民的鲜血撒落在公路的地上。


从那以后,我对献血很不感冒,一是怕献完后对身体有损,二是怕献出去的血被糟蹋了。


人到中年时我更远离献血的事,因为好吃好喝,我有段时间血脂高,转氨酶高,中度脂肪肝,每次去医院检查身体时我都开玩笑地对医生说:我献点血吧?医生都会说:先把你的这些指标降下来再说吧。


经过三年的坚持,我的这些指标都恢复正常了,这天我走过一辆停在街头的献血车,我灵机一动:上去看看。


我登上车,一位护士很热情地接待我,我问她是不是先检验我的血液指标合格才能献血。她说不用,她们会把检验记录保存好,如果我的血液不合格会通知我。


我奇怪了,如果不合格通知我有什么用?把我那袋血处理了?还是用做其他什么地方,不先检验合格了再抽血明显地让人觉得献出的血不知道被用在了那。正在我准备离开时,刚从抽血床上献完血起来的一个小姑娘晕倒了。陪着她的另一个小姑娘很着急,嘟囔着:“叫你莫这样子急唦。怎么办哩”


我问她:“怎么回事呀。“


她说:“她是我的老乡,今年才十七岁,坐三天的火车从老家到这里来找工,一下车就对我说要一起逛逛街,走到这里她看到献血车就非要来献血,我说你歇几天再说她偏不,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晕倒?“


护士一边说:“那是她劳累后就抽血,没事的,躺一躺就好了。“


我下车买了些热甜饮料拿过来塞在小姑娘的手里:“给她喝,补充糖分和水,她会好的。“


转身我对护士伸出手臂:“来,我献血!“


世界上很多事不能想得太多,如果思前想后就什么也别干了。这个晕倒的小姑娘虽然莽撞,但她首先是有一颗爱心,爱,这个人最基本的情感激励之下,即使是付出爱心会带来些自身的伤害又有什么!爱人也是爱自己。付出了爱也会有爱来临。


至于献出的爱被用做什么地方了那不用自己追寻,我们要做的是证明自己的爱心而不是看到爱心的结果。


以后我每年都要走进血站献出自己的鲜血,我不知道我的血用到了谁身上,用到了那里,但我清楚,我献血是为了证明我有一颗爱心,我只要对自己负责,保持爱是最重要的。


我这样心安理得地献血只到前段时间才有了不安。11月,我在铁血上看到了爱心勋章,我想找出我的献血证,我才发现因为每次献血我没打算要证明书和补偿什么的,所以献完了人家给我的献血纪念章和证书都不知道被我放在哪了。这倒不急,反正春天是我每年献血的时候。到时候留住证书申请铁血勋章就是了。但让我着急的我是AB型血,这种血型的人少,一旦血库这种血液存量不足时我有证书到那就可以献。我在家里好一通翻箱倒柜,还好,去年的证书还在,我把她传给了铁血管理员,得到了我最心爱的爱心勋章。


现在每天我来铁血时我都会看着爱心勋章即欣慰又难过。去年夏天,北京血站血库AB型血库存告急,我大哥,一位15岁就当卫生兵的老退役军人听到广播后马上掉转车头直奔血站,结果他热情而去伤心而回:“唉!老子17岁就在部队医院给需要急救的小孩献过血,以后还献过多少次,现在居然因为岁数大和血压高献不成了!“


我也在担心。再过几年我的岁数和血液指标不行了,我还能用我的热血证明自己爱心依在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