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一节 奶奶的心愿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4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一节 奶奶的心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当铁拄叔叔和婶子带着小灿走后,就好象是移走了一座大山似的,顺子那压抑,沉重的心情顿时觉得轻松愉快,豁然开朗……

顺子就兴高采烈地喊道:“秋妮妹妹,小桃儿姐姐,刘尚弟弟,你们都来我的房间吆,我还讲故事给你们听……”

小桃儿和刘尚一听顺子要给他们讲故事听,刘尚高兴地蹦着喊道:“秋妮姐姐,给奶奶洗完衣裳赶快来我哥哥的屋子里,哥哥要给咱们讲故事了……”!

正坐在刘奶奶跟前洗衣裳的姑姑笑着答应说:“哎,我知道了,给奶奶的衣裳洗完以后,我就过去了,你们先听着……”。

“嘿,嘿。嘿,秋妮儿,你哥哥又给你们三人讲故事呢,要不,你去听完了以后再洗也行吗,你从早晨就一直手脚不停地忙到现在了,也该歇一会儿,喘口气儿了呀?”

“嗨,奶奶,我在家干习惯了,一点都不觉得累,你这件外罩石榴红缎子上衣不能很在水里浸泡,要是浸泡的时间长了,会有皱纹的,也不能用热水烫洗,会蜕色发黄的。”

“嘿嘿嘿,孩子,你在咱们家为奶奶可是顶大角色的小大人呀,不论做啥事情都考虑得很细致呀,哈哈哈……”奶奶看着姑姑勤快,温顺,机灵的神情,红润的脸上笑得泛着光泽。

“奶奶,看您说的,我也没有干啥活,只是给婶子帮了一点忙,嘿嘿……”姑姑看着奶奶的脸色,也害羞地低着头笑了起来。

“奶奶,俺顺哥读完小学以后,还读啥学呀?”

“还有初极中学,高级中学,还有比高级中学高的叫啥来着,嗨,你铁拄叔叔给我说过多少回了,可我的脑子就是记不住,反正比高中高,就是大级学校吧,怎么?你想让你顺子哥上到哪个级别算到底呀?”

“奶奶,以我看吗,只要我顺子哥有争强好胜的材料,就供他上到最顶高级的学校,让他多学点东西,等长大了以后,走南闯北,干啥事情都不怕,你说呢奶奶?”

“好,好,还是俺秋妮想得周到呀,你奶奶我呀,也是这么想的,让顺子上最高级的学校,等毕业有出息了以后,让俺们的秋妮也跟着顺子出去风光风光,也享受享受那荣华富贵是什么滋味,哈哈……”

“嗯,奶奶,到那个时候呀,奶奶你和我叔叔,婶子才是应该跟着我顺子哥哥享福的时候呢”!

“傻孩子,那你呢?你就不和你的哥哥在一起了?”

“奶奶,我顺子哥哥一当上官什么的,就会长期在外头不回来,我怎么能见着他呀?再说了,我爹要是和我哥哥,弟弟要饭回来以后,我就也回家去了,怎能老是住在你们家不回去呢?”

“你奶奶都想好了,你即使以后回家去了,也没有关系,咱们两家离有一里路的长短,象串门一样,让顺子放学以后,天天去你们家看看,你呀,就多来奶奶家做针线,好让奶奶结实得等到顺子长大成家立业,看着让顺子和你跪到奶奶跟前,磕着头喊声亲奶奶的那一天呢!”

“嘿嘿,奶奶,看你说的,我现在不也是天天在喊你奶奶的吗?”

“哈,哈,哈,傻丫头,现在你喊我奶奶也很亲,可和给我磕头那一天喊奶奶的滋味可是不一样啊,孩子,等你们两个都长大了以后,我说的话意思,你就明白了呀,奶奶我得一定要等到你们磕头那一天,我才能闭上眼睛啊……”!

“奶奶,我永远都不再让你说闭眼睛的事儿,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以后,我去哪里,就把你给带着,我还给你做吃,做喝,做穿!”

“好孙女,奶奶就一定等着那一天吧,哈哈哈……”

“妹妹,洗完了没有?快过来呀,等着你呢……!”顺子在连声地叫着姑姑。

“哎,洗完了,这就过去.....!”

“秋妮,快去吧,让你顺哥多给你讲点学问......”

刘奶奶高兴地看着姑姑的背影,真相是复老还童的小孩儿,笑得前仰后合,笑出的晶莹泪珠顺着面颊流到胸前,滴到奶奶那外圆内方的玉红心里,“我感觉着星泰和两个孩子们都快该回来了,唉,也该回来了呀,这一恍都有二年多的光景呀,真是让人挂念呀,这星泰回来以后,我要把秋妮和顺子的亲事给定下来,星泰这一回,不同意也得同意,秋妮天生就是俺们顺子的媳妇,是前辈子的因缘,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以后,我都可以名正言顺的不让顺子再回他姨妈家去受地主家“福气”的委屈……”

“妹妹,快,坐下来,我们都等着你呢。”

“哎,顺子哥,你今天给我们讲的是啥故事呀?奶奶说,让你多教我们些学问来。”

“好的,我一有空就教你们识字,以后我要是在外地工作的话,带你们出去,总得认识男厕所和女厕所吧?今天讲给你们听的故事名字叫{功到自然成}”

“哥哥,快讲给我们听吧.....”刘尚急不可待地催促着顺子。

“哎,我可是先说,这个故事可都是在书本的,可不是瞎编,你们听好了,“在唐朝时代,有一个童年学生叫李白,他天生聪明伶俐,学啥东西都是一点就通,可他就是爱贪玩,学习成绩有时高,有时低,私塾老师严厉地批评他以后,李白非常懊恼,曾有想逃学的念头......

李白去私塾上学每天都要经过一条河流,他每次走到河桥上面的时候,都要站在桥的正中间弯着腰,低着头看着清澈透底,源源不断向东流的河水是那样的新奇,那样的爽心……

当李白 顺桥而下走到河岸边的时候,猛的一抬头,“啊!又是这位老奶奶蹲在河边呢,她是在磨什么东西呀?这些日子,我天天都看到老奶奶一个人蹲在这里磨着什么,可用功了,我得上前去问个明白.....”

李白也蹲在老奶奶身边看了一阵子以后就诧异地问道:“老奶奶,您手里拿着铁棍是在磨啥呀,这么用劲儿?”

哈,哈,小儿童,我要把这根铁棍磨成绣花针,绣花用呢!”老奶奶一边说着话,一边不停地磨着...

“哎呀,老奶奶,这么粗的铁棍你啥时间才能把它磨成绣花针呢?”李白替老奶奶发愁得直皱眉头......


“孩子,人生在世上,再难的事情只要你想去做,用心去做,不歇息的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儿,这功夫用到了,啥事情也自然就成功了……”老奶奶嘿嘿地笑着看了看李白,就又低下头噌噌地磨了起来……

李白站起来走着想着:“哎,老奶奶说的对呀?啥事情不都是需要人去干的吗?干一件事情并不难,难的是怕你不用功,不专注,半途而废,虎头蛇尾,那就什么事情也干不好,象老奶奶这种坚持不懈的要把铁棍磨成绣花针的恒心和持之以恒的精神是值得我学习和借鉴的呀……!”

从此以后,李白在私塾里读书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贪玩过,无论遇到多么难的问题,他都用心思考,刻苦钻研,学习成绩总是名列第一,受到老师的夸奖和同学们的敬佩……。

这就是咱们奶奶经常教育咱们说的一句:“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绣花针”的典故来历……”。

“顺子哥,那你可要也象李白那样用心地读书呀,长大了以后,去大地方干大事儿,那才有出息呢……”

“顺子弟弟,我们回来了……”小灿前脚刚踏进门槛就吆喝起来了。

“啊!顺子,今天不是咱娘送她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小桃儿不高兴地嘟囔着。

“唉,这又不能让人安生了呀……”顺子板着脸去了奶奶的屋子。

姑姑坐在顺子房间的凳子上一声没吭,也没有出来迎接……

“哈,哈,哈,秋妮,你怎么不理我呢?”

“嗨,你多景人呀?咋的,还非的都迎接你回来不成?多稀罕人不是,秋妮姐姐就是不搭理你,我看你能把她怎么样!”正在顺子屋里看书的刘尚瞪着眼睛撅着小嘴,替姑姑顶炝着这位滩家的“刺猬大公主......”

“娘,你们把小灿不是给送回家了吗,怎么一会儿可就又回来了呢?”

“咳,你妈妈把大门锁得紧紧的,怎么进屋里面去呀?我能给她留那里吗?我没有办法,又让她先回来了,顺子,等你妈妈出门回来,我一定让她回去,一会儿都不能留下这个风丫头!”

刘奶奶严厉地责怪道:“你姐姐的心可真够狠的,成心让小灿在咱们家里闹得天昏地暗,鸡犬不宁啊!”奶奶摇着头,气得直跺脚……

奶奶冷静了一会儿问顺子:“顺子,你在王沟也不知道你妈妈还有远地的亲戚没有?”

顺子想了想恍然大悟地说:“啊!奶奶,娘,我想起来了,在春节前夕,我和小灿吵架的时候,我妈说,过罢春节让我和小灿都回到这里来,她带着小会到香枫县去朋友家散散心,现在她真的走了?”

“啊,我知道了,娘,那是和我姐夫生前一起做生意的尺素平的丈夫,叫东圈儿,他们家有两个丫头,三个男孩子,他们的大儿子今年十七岁,已经成家了,他们的老二小子叫东水,和小灿是童年同月生,比小灿大了十天,我姐姐肯定是去他们家躲避咱们去了,娘,你说是不是?”

“香枫县离咱们路山县有多远路?”

“娘,可不近呢,有二百多里呢?”

刘奶奶点着头,心里好象是有谱似的说:“那咱们全家都先委屈着点,你姐姐在那里也住不了多久,肯定还有别的事情,等她回来以后,咱们两家就把话给挑明了,井水不犯河水,再让你的姐姐给小灿找个婆家,咱们也就放心了,赶快让小灿回去,让她去一个新家受受教育,让她婆家管教管教,改一改她这个没有家规,家法的秉性!咱们家的院子里不能栽这棵满身长刺的玫瑰树,也更不能开出寒心扎肺的刺手花!跟咱们家院子里的血红腊梅花是极不相称的!如果再把这棵带刺的玫瑰树和腊梅花栽在一起,那非的把咱们家院子里清香扑鼻的花朵给刺死不可!不能让咱们秋妮和顺子再受这个窝囊气!晚上,我得再安排一下秋妮孩子,可不能为这个风丫头而再气得不吃饭,跑回家走了,那我这把老骨头可真的就要散架了!!”

“娘,我知道,等我姐姐回来,我就找她去,撕开脸面断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